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George J. von Burg III

「用最好的心情,擁抱最壞的事情」,在訪問Claro團隊的時候,他們讓我想起了這句話。疫情之下,社會氣氛灰沉,Claro於愚人節發文,戲稱推出一款以抗疫為主題的腕表,旨在跟大家開個玩笑,發放正能量,怎料反應大好,意外地為品牌帶來機遇。Claro董事總經理George J. von Burg III是瑞士人,家族四代皆從事...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Moment

非常讚同Moment兩位掌舵人Franco和Cyrus的見解,肺炎是一個催化劑,讓大家清楚自己、明白不足,應對疫情不止搓搓手消消毒,其實該從根本經營模式清潔改革,Moment轉變銷售腕表類型,舖家不得不與時並進,甚至香港未來亦理當改弦易轍,才能在後疫情年代掙一片立足地。 冷門轉型熱門 肺炎一到,舖家生意...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Sam Hines

2020年4月,我們的人生,像跳進另一個平衡時空,做了很多以前不會做的事:在家追看Netflix、在家跟著〈Show肌〉健身、在家用Zoom和朋友對酒當歌,還有連續四個星期,比〈慾罷不能〉更欲罷不能地關注著Sotheby’s的網上拍賣,正如蘇富比鐘表部環球主管Sam Hines所言:「世界正在急速急速地轉變。」面對疫情...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Eric So

讀者們對敝刊專欄作家之一Eric So應該不會陌生吧。本身是表迷,又創辦過鐘表雜誌,這幾年他轉戰經營自家品牌,追尋自己夢想。創立H.I.D以來不經不覺已三年多了,最近又參與經營另一新品牌,愈做愈勇,在此之際突然遇上新冠肺炎,生意少不免受到影響。「單是今年頭三個月,生意至少跌了七、八成。不過這趟疫情對我影響有壞亦有好。」...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邱子傑

創立於1997年的歐洲坊(Europe Watch Company),代理多個超級腕表品牌,並且紮根於尖沙咀東部超過廿年,是表迷及遊客選購時計的熱門地點。但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邱子傑(Jeffery)直言,早於數年前開始公司已不再單單依靠遊客,而是多了許多本地熟客的支持,故此在疫情初期生意影響並不太大,「鐘表零售是一項長線...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梁青華

從1981年入行,見慣世面的老行尊口中吐出這句:「入行39年最差今次!」心底涼了豈止半截; 還好,這位香港鐘表業總會前主席、人稱華哥的梁青華補充了一句:「香港未來不會太差!」心頭才回暖一些。 華哥由喜運佳到創立天寶鐘表,歷盡中國改革開放、97年金融風暴、03年沙士肆虐、08年雷曼事件等,看慣風浪,由他以歷史...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Carson Chan

轉瞬新冠肺炎持續已近半年,香港疫情似有衰減之勢,巿民開始出街聚會,彷彿脫罩的日子就在可待之期。然而這段經歷豈是輕易能忘,期間各種變動所遺下的影響更是難料,往後日子要怎樣走下去,更是值得深思。Carson Chan,著名獨立表評人兼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FHH)首席華人教授,指出大眾的心態及行為模式已經有所改變,要關心的已...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Anthony Tsang

各行各業之中,最能反映巿道的就是零售業,其興衰代表著經濟狀況,也是社會信心的指標。近幾個月疫情肆虐,零售界大受打擊,奢侈品零售更是首當其衝。東方表行紥根香港59年,是本土著名鐘表零售商,其大中華區市場推廣部主管 Anthony Tsang亦坦言表行身處旋渦中不能幸免。難關有多難,數字是最客觀的說明。「早於去年年中的社會...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John Ng

受疫情影響,街道人流稀少,店舖尤其售賣高級消費品的商店可謂門堪羅雀,看見的畫面總是戴著口罩的店員站在門內呆看寂靜街道。走進著名二手腕表店陣地之一尖沙咀金域假日酒店地庫,大部份門戶關閉,櫥窗空空如也。過去數月已誠惶誠恐擔心被賊人洗劫,不敢大開門戶做生意,近月再來新冠肺炎肆虐,嚴重影響人流,可以說是雪上加霜。Walk-in...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Raymond Chan

創立不足五年的本地鐘表品牌Andersmann,一向於網上發售,僅少量會交由經銷商出售,但面對全球性的肺炎風暴,創辦人Raymond亦開始感到壓力。「香港生意至少少了一半,但原本已規劃好的計劃仍會繼續實行,雖然會有所拖慢,但絕不會停下來。」對於自己一手一腳打造出來的香港品牌,Raymond一直都有自己的堅持:由瑞士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