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芯聲

George Tong珍藏:誰不會Mad for M.A.D.1?

很少人像Maximilian Busser的意念瘋狂,但很多人像George般著了魔瘋狂。

素來追求unique piece或no. 1編號腕表的George,藏品內只有兩枚非壹族類,其一是第一枚擁有的積家8 Days Perpetual,其二也是積家的Grande Revival響鬧萬年曆,那時候「入世未深」,boutique給甚麼便要甚麼,不懂為自己爭取「冧巴溫」。

事隔多年,George為MB&F第三度破例,收到M.A.D.1的預購通知即晚下單,不是掛慮爭不到第一號,而是擔心錯失這份深厚情誼的心意。

Chronomen_George-Tong

GEORGE TONG

資深腕表收藏家

購買MB&F腕表的人,都會被邀請加入「The Tribe」的VIP會籍,George當然是其中一份子。會員福利包括第一手資訊,比如有甚麼MB&F腕表上拍拍賣會(Goerge特別提到成功競投可送回MB&F免費抹油和提供兩年保養,可沒其他品牌如此慷慨),又或品牌推出新表或機械裝置的提示。George回憶起6月8日這個重要日子:「當日接到The Tribe的電郵,透露了一枚M.A.D. by Maximilian Busser的部分細節,很有MB&F的影子,側面以兩個圓環顯示時間,價格十分不可思議。」雖然George沒明言價錢,品牌也沒將資料公諸於世,只限The Tribe圈內發放,但網絡世界早已瘋傳僅需1,900瑞郎。

不用多想即晚預訂
George曾向品牌查詢腕表有否順序的流水編號,得到的答覆是不分前後,只有隨機的編號;不設限量,但僅限MB&F Friends和The Tribe成員訂購。「沒機會獲得一號作品,確實違背了我的收藏原則,但個人和Max相識多年,建立了深厚情誼,值得支持。」那夜,George已立刻完成訂購手續,7月27日貨便到手了。

以往MB&F常用Emirates SkyCargo等專業運送貴重物件的護衛公司送遞腕表,某一次護衛公司來到George的辦公室,秘書在電話那頭說:「湯生,有人揸住支槍搵你……」這次George可放下心頭大石,腕表經一般快遞送到他手上。「定價這麼便宜,品牌自不然需要減省成本,快遞成本為其一,又以牛皮取代鱷魚皮帶,前者清關工夫方便得多;另外表面沿用sapphire crystal,不過側面卻是mineral glass;還有轉用不鏽鋼表殼,都是慳錢的招數。」

從MB&F提取養分
George認為過往MB&F的創作經驗,完善了M.A.D.1的生產基礎,若然由零開始,無論時間或成本都沒可能這麼短和低。「Max從2014年開始構思,直至2021年才付運,因為MB&F表明不可阻礙HM和LM系列的正常運作,唯有一步一步慢慢來。」Geogre特別欣賞表底的設計,以一個X形組件扣緊表殼。「他們保守了表殼的秘密,只知道有別傳統表殼結構,你不會找到用以鎖緊表殼的螺絲,可能要請教John Ng或透過X光機才看得清奧妙。正因為MB&F曾生產不少古靈精怪的腕表,累積不少經驗,才更易水到渠成。」

不少人甫收到腕表,即在社交媒體上載上鍊擺陀的旋轉片段,夜光不斷急速運轉。「擺陀以Max很喜歡的鐵甲萬能俠戰斧為造型,將其設計成單向旋轉,因為雙向模式上鍊那方向旋轉速度比較慢,像這樣單向操作便可塑造戰斧高速揮動的情景。」George除了收到腕表之外,品牌還附上機械人圖案的感謝卡,讓他感受到濃厚的人情味:「MB&F節省了製表成本,但窩心細節沒有打斧頭,備有USB紫外光燈,用作照射戰斧上的夜光;表盒採用簡單包裝,但尺寸拿捏剛剛好,放進腕表之後不會因空間不足而凸起來。雖然不算豪華,但肯定是思前想後的周詳設計。」

返回選擇頁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