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男人

George Tong珍藏:MB&F LM 1 話題大擺輪

MB&F_LM1_George Tong

George眼中的LM1,是一枚「conversation piece」,容易勾起別人興趣,那個Jean-Francois Mojon設計的懸空擺輪、那台Kari Voutilainen操刀的基礎機芯,以及那些由Jacques-Adrien Rochat人手打磨的機芯零件,話題足夠讓人聊上好幾天。

這是George 所擁有的第3 枚MB&F 作品,數月前介紹過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頭炮HM1,今回跟大家分享品牌另一頭車馬Legacy Machine 系列的初創作LM1。當年George 的一句說話,差點令LegacyMachine 叫不成Legacy⋯⋯

Chronomen_George-Tong

GEORGE TONG

資深腕表收藏家

Heritage VS Legacy
話說在2011 年,Max Busser透露正在籌備全新產品系列,概念圍繞假如他提早150 年出生,會把腕表設計成怎樣,還特地向George討意見,問他喜歡Heritage Machine 或Legacy Machine 哪一個名字?「我直話直說,雖然Heritage Machine 的簡稱HM 會跟原有Horological Machine 混淆,但Legacy 像過世後留下來的東西,好像不太吉利。而且反正當時品牌內部稱之為Heritage Project,我便建議取名Heritage Machine。」Max 簡直擁有教材式的待人接物,禮貌地運用一段戲劇性回覆,輕描淡寫交代深心處欽點Legacy 了⋯⋯「他對我說心碎了⋯⋯曾經有一位智者教導他,never ask a question when you are scared of the answer,他其實喜歡Legacy 這名字,但我一直說Legacy 的不是⋯⋯」

MB&F LM1_George Tong_on wrist

外套遮不住的矚目
George 並沒入手第一枚面世的LM1,直至2014年9 月,MB&F 推出限造33 枚的藍面鉑金版LM1,Max 為他預留1 號出品,更拍心口保證藍面LM1 可一不可再,打動了George 向Legacy say yes⋯⋯「每一枚MB&F 都是很好的話題性作品,戴在手上引人注意,大家很容易便會攀談數句。LM1 的擺輪棲身表盤中央,形象誇張突出,造法有趣。兩地時間可獨立調校,精準至不同的分鐘時差。」George 特別讚賞MB&F 的執行力,設計天馬行空,但不會讓人等上數年,每每準備妥當才公布,9 月下訂單,12 月LM1 已送到他手上。

MB&F LM1_George Tong_close up

高手加持
LM1 情商Jean-Francois Mojon 研發機芯零件,懸浮擺輪沒問題,就是欠缺一台base movement,於是乎,Max 又找老朋友Kari Voutilainen 相助。「起初,Kari 推卻Max 邀請,解釋自己忙得不可開交分身不暇。Max再發揮其三寸不爛之舌,描述整個LM1 計劃的挑戰,終能說服Kari。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接受挑戰,但Kari樂意接受Max 交給他的高難度挑戰,大師風範教人佩服。」許多時候,獨立表匠參與了腕表某部分的生產工序,但不一定在開售前碰到過完成品真身。George 聽說,當Kari 在巴塞爾表展看到LM1,喜歡不已,提出以自家作品交換一枚LM1,代表腕表得到大師的認同和讚賞。

MB&F_LM1_George Tong_back

影后設計師
George 欣賞腕表十分全面,表面重要,表背也花心機觀察入微。LM1 的部件打磨,George 豎起姆指讚賞有加。「MB&F 厲害的地方是懂得招納賢才,LM 出品的打磨皆非常出色,比HM 更靚,所有angling和polishing 出自Jacques-Adrien Rochat 團隊的手筆,其中十數人長期專注搭橋打磨,工多自然藝熟。除了MB&F,Jacques-Adrien Rochat 還替個別超級大牌操刀高級複雜表的打磨,精湛造詣不容置疑。」

最後問到George 在HM 和LM 兩者之間(HM 是現役Horological Machine, 不是從沒誕生的HeritageMachine 喔!!!), 喜歡誰多一點? 答案可能是MB&F 這類以創新為哲學的品牌,值得細意聆聽的。「我較喜歡HM,造型無跡可尋,沒有一枚事前預知得到它的突破性設計,LM 方面,也很突破,但我知道它總會有一個升起來的擺輪⋯⋯」。

返回選擇頁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