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芯聲

George Tong珍藏:MB&F 青蛙之瞳

George喜歡獨立製表單位的最大原因,是彼此交往沒那麼商業化,更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情懷,你懂造表我識貨。厭倦了凡事計算的勢利眼,他更渴望從獨立表匠感受到真摯的眼神,又或,像MB&F純真爽直的青蛙眼……

這枚HM3 Black Frog份屬George的第三款MB&F收藏,約購於2010年,其餘兩款分別為HM1和LM1,想一睹它們的廬山真面目,請翻閱敝刊早期的訪問內容。

Chronomen_George-Tong

GEORGE TONG

資深腕表收藏家

MB&Family
在品牌掌舵人Maximilian Busser的經營哲學裡,攜手創作MB&F腕表的團隊,都是他的老友記,即Maximilian Busser & Friends裡面的那些「friends」;對於George這些一直支持品牌的老主顧,Max更建立了一個MB&F腕表擁有人專屬的The Tribe群組,是族人也是家人,形容為Maximilian Busser & Family亦無不可。

帽輕情義重
George當然也是The Tribe的一份子,早前收到由瑞士速遞過來的包裹,內有一頂印有MB&F斧頭式上鍊擺陀圖案的鴨舌帽。這不是甚麼貴重的禮物,但令George感受最深的,是寫在帽邊的一句說話:「You are more than a friend, you are part of the tribe.」

George感嘆非常,這兩年可沒購買任何MB&F的產品,但Max仍然惦記著他這位老朋友。「帽子意義重大,傳遞出Max對我們感謝之情。當下我立即電郵多謝他,沒多久他便親自回覆,特別提到我是在MB&F取得成功之前,其中一位最早期信任他們的人。」George認為這就是獨立表匠和大品牌的本質性區別,識於微時,更有一種personal connection,也更念舊。

突出的眼睛
HM3初出時並非這個青蛙模樣,當時的兩個款式Starcruiser和Sidewinder,並沒有太多觸動George。「去到第三代變成HM3 Frog,改造得截然不同,看第一眼已喜歡,像潛入水裡冒出雙眼的青蛙。」George很欣賞HM3 Black Frog能把芝柏的基礎機芯,交到Jean-Marc Wiederrecht手上,將擺陀移植至表面,創作出與別不同的HM3,而且,MB&F為了成全心目中的設計造型,每每花費長時間改良細節。「一般上鍊擺陀呈半月形,轉動時力量更大,但HM3 Black Frog追求圓形的旋轉擺陀,為了使其off balance,擺陀其實設計成一邊重、一邊輕,才能達到最高旋轉效率。」

無瑕表鏡
兩個蛙眼般的時分顯示,造型是很有趣了,實用性又如何呢?有請George以用家角度親身解畫。「兩個圓拱形顯示弧度極彎,打磨藍寶石水晶的工夫肯定十分艱巨,結果相當正面,圓拱形表鏡像放大鏡,清楚透視內裡的顯示,讀時容易,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一如以往,George購入了HM3 Black Frog的一號作品,全世界只有另外的11人擁有同款作品。

返回選擇頁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