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男人

George Tong珍藏:文靜在內,豪邁在外 

Harry Winston Opus 10 的衛星轉碟、Cyrus Klepcys 的半邊逆跳、MB&F LM1 的懸浮擺輪等,理性思量,那位幕後推手,應該又有點癲,又有點狂,才會不按章法地出牌、不囿於傳統地設計。真相原來天淵之別, 現實的Jean-Francois Mojon,一副文靜謙遜的個性,在George 眼中,冷靜是他的最強武器,複雜機芯結構經常遇到的問題,都給他迎刃而解。

2010 年,Jean-Francois Mojon 獲日內瓦鐘表大賞的評審們賞識,頒發最佳表匠名銜,那一年,Harry Winston 也拜倒Mojon 石榴裙下,情商他創作Opus 10,其中全世界只此一枚的藍調版本,成為了George 珍藏清單的一份子。

Chronomen_George-Tong

GEORGE TONG

資深腕表收藏家

George 形容Jean-Francois Mojon 是純品的人,我們十分認同,工作坊Chronode 得到不少大品牌的合作機會,個人又是GPHG Best Watchmaker,但在過往的訪談中,從沒高高在上的氣焰,說話不算懸河,卻總是溫文地有問必答,解說有條不紊。

不太交際的老實人
怎樣看得出他純品? 為何覺得他老實? 要由George 出席Opus 十周年晚宴時說起。「2010 年是Opus 誕生十周年的日子,Harry Winston 在自家廠房舉辦慶祝晚宴,共設10 張桌子,邀請了Opus 1 至Opus 10 的設計者,坐鎮每一張桌子,全屬響噹噹的名字,例如F.P. Journe、Greubel Forsey、Christophe Claret、Urwerk 等。瑞士製表業其實只是一個細小的社群,彼此都會認識,尤其是已有一定名聲的Jean-Francois Mojon,絕對不是一個小人物。」George 卻發現,席間Jean-Francois Mojon 獨坐一角,自斟自酌,全然不是一個交際派對動物。「我主動跟他攀談,告訴他特別訂製了一枚Opus 10,他竟然高興得像粉絲遇上偶像,嚷著要和我合照,其實,他才是製表大明星哩!」

建構機芯高手
George 非常欣賞Jean-Francois Mojon 支配機芯的能力,經歷於IWC 任職技術主管的鍛鍊,那管多複雜的顯示機制,他都有本事協調出合適的機芯結構,堪稱表壇一位出色的解決師。「有點巧合的是,Opus 10 面世那年,Ressence 剛好也推出近似的設計,利用轉碟顯示時間。Opus 10 表盤擁有3 塊轉盤,分別指示小時、分鐘和秒鐘,下面的24 小時第二時區轉盤在轉,上面的轉盤也跟著轉,然而「12」小時和「60」分鐘的刻度,無論去到任何方位,永遠保持向上正北位置,你不會見到「12」字倒置於其他方位。設計師需要加裝一個counter disc,在下面轉盤轉動的時候,逆向固定小時和分鐘轉盤,結構複雜不已。」本來不怎麼備受重視的表底,Jean-Francois Mojon 也創作了線向的動力儲備顯示,彰顯機械的不同凡享。

獨特藍兒本色
George 所擁有的另一枚Opus 9,挑選了藍寶石作為指示時間的工具,第二回Opus 10 概念如一,奉藍色為中心,原本普通版的黃色指針,全部改成藍色,轉盤上的時標數字,亦以藍代銀,倒是想象起來很簡單的藍色鱷魚皮帶,經歷一段不短的等候時間。「訂製時我希望用上藍色鱷魚皮帶,配呼應表盤的藍色縫線。但表帶廠的慣常做法是,優先處理數量大的訂單,特別訂製三兩條反而等得更久。」還好George 相識的Harry Winston 維修部主管,碰巧來港巡視,朝中有人自然好辦事。「言談間我提到皮帶一等再等,他立即幫我追問,原來表帶廠以為尚要製作十數條,因存貨不夠暫時擱下,只要一條的話倒不成問題,本來已等上3 個月,經他追問,第3 日便能收貨了。」

本應,George 還心儀下一代的Opus 11 變形金剛,可惜生產過程中,創作人Denis Giguet 離開了MCT,Harry Winston 無法取得完整的設計草圖,和George 商討後決定中止交易,即使品牌後來找到別人接手,也不能挽回George 和Opus 11 的緣份了。

返回選擇頁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