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ga奧運珍藏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奧運會自從在十九世紀末( 1896 年)在希臘雅典首次舉辦以來,每四年舉辦一次,只有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分別停辦了三屆。踏入 2020 年,原本由日本舉辦的奧運,又因橫掃全球的疫情影響,舉辦日期一再押後,而且更是史上首個被押後了整整一年的奧運。雖然今屆奧運暫定於大約個半月後舉行,但又因疫情未受控,至今能否如期舉行,仍然存在很多變數。上期提過一些上世紀早期 Omega 特別為奧運開發的計時器,其中包括有腕表、袋表,以及一些精密的電子計時器。 至近代品牌已開始把奧運作為一個主題去發展限量版腕表產品,這系列的產品亦已成為每一屆奧運會品牌的焦點系列。當中更不乏一些以經典奧運款式作為藍本,再重新設計而成的腕表,目標是為紀念這個每四年才有一次的世界體壇盛事製作特色腕表,讓收藏家可以有一個主題性的收藏方向。要數近代奧運系列,第一款我想推介的是 2008 年面世的限量版 Seamaster 腕表。這款配備 18K 黃金外殼的 Seamaster XXIX,本身是以 1956 年品牌為澳洲墨爾本奧運會製作、推出過的一款同系列腕表作為設計藍本。當年款式名為 Seamaster XVI (代表第十六屆奧運),本身是以一款同年代的腕表為基礎,先在表面上配以獨特設計,例如採用金屬刻度,再在表面 6:00 位置標記下,加上以羅馬數字組成 XVI 的金屬標記,另外採用了重新設計的外殼,當中尤其是表耳設計部分,線條獨特,而且整體簡潔,令到當年這款第十六屆澳洲墨爾本奧運會特別版腕表倍覺典雅。而這款 2008 年腕表由於是為了第 29 屆於北京舉行的奧運會而製,所以把表面上 Seamaster 字樣底下的標記,換成了代表 29 的羅馬數字「XXIX」,而當年在底蓋上以雕刻製成的凹凸奧運標記,則被換成為北京奧運標記。相隔半個世紀,由於生產技術進步了不少,所以於 2008 年推出的這款復刻版奧運紀念腕表,亦在製造上比 1956 年的款式大有進步。首先,外觀上細看 2008 年款式在外殼打磨、表面製造精細度,當中尤其是底蓋部分的雕刻圖案最為明顯。底蓋不再像 1956 年款式般,只在中央部分刻有奧運標記,而是在奧運標記周邊加入了凹凸圖案,讓 2008 奧運標記更加突出和有立體感,而且底蓋的邊位亦刻滿限量數目、奧運日期、以及識別此表的字樣。表盤方面,則選用了象牙色經打磨製成的光面效果,而所有的金屬凸字刻度和標記,就更加比 1956 年款式做得更加細緻、精美及更有層次感。機芯方面,品牌當年亦特別為此表採用了一台 Cal.2403 自動上鍊天文台級別( Chronometer )機芯。特色是比較罕見的 3.5Hz ( 25,200 A/h )擒縱震頻,擁有 48 小時動力儲備,而且機芯更是 Co-Axial 制式設計,屬當年高級別兼罕有。全數限量生產 88 套,這款 2008 年奧運限量版,我認為非常有收藏價值。

Continue reading

George Tong珍藏:貝母神雕

當George把腕表端出來,先讓我們估一估屬於哪個品牌?雖然表面沒一粒文字,但從陀飛輪搭橋的Place Vendome造型,以及鮮見的貝母雕刻工藝,還是有一點兒端倪看得出來(實在不知道答案?大圖有腕表型號,下文亦有交代!); 另外,宛若山水畫的珍珠貝母雕刻,出自何位高人手筆?得到素來崇尚工藝的George青睞,自然不是泛泛之輩,那就是雕刻大師Olivier Vaucher,以不同色澤的珍珠貝母,堆砌出海邊小屋風光,2007年George驚鴻一瞥,大呼nothing like it 無可比擬!資深腕表收藏家大牌寵兒 工藝表欣賞多了,沒理由沒聽過Olivier Vaucher的名字。這位master engraver於日內瓦開設工作坊,在各大品牌心目中等同信心保證,Hermes Arceau Tigre的漸變琺瑯表盤、Richard Mille RM19-02 Tourbillon Fleur的開花雕刻、Van Cleef & Arpels的逆跳仙子等,同屬大師傑作。Olivier Vaucher真正讓George留下深刻印象的出品,其實是江詩丹頓250周年的Masques面具系列:「表盤十分漂亮,工匠花上數月才能造成一塊表盤,加上限量生產,極度搶手。」不能抗拒的表盤 面具系列大收旺場,Olivier Vaucher也得到Van Cleef & Arpels賞識,2006年開始構思貝母雕刻的Landscape系列。「VCA參照1925年的首飾盒設計,情商Olivier Vaucher將其珍珠貝母砌成的風景畫移植到表盤,2007年SIHH期間,品牌展示已完成雕刻的那一片表盤,第一眼已經喜歡到不得了,更是我第一次不用看到整枚腕表成品,光憑表盤已決心購買的經歷。」因為Van Cleef & Arpels不會自製機芯,於是向同門Piaget借來600P陀飛輪機芯,然後George還可按心水選擇腕表配搭,包括白金表殼和baguette-cut鑲鑽表圈,表背用上貝母夾板,陀飛輪小窗配備鑲鑽框架,還刻上「Piece Unique」孤品字樣。「超時」空傑作 還在構思階段的時候,Olivier Vaucher預計每一片貝母雕刻表盤的製作工時約150小時,但工藝大師就是有精益求精的脾性,埋單計算,遠遠超時工作。「Olivier Vaucher造第一枚表盤時太過努力,最後足足花上350小時才完成,當時我還跟品牌打趣說,收取我150小時的成本便好了,不要額外計算那200小時的超時費用……」之後Olivier Vaucher繼續為品牌製作了多枚Landscape款式,但在George眼裡,畢竟第一枚才最鬼斧神工。親身尋「母」 Olivier Vaucher曾表示,接下VCA這趟任務,最大挑戰是搜羅配合構圖的貝母材料。「當時市面上沒那麼多colourful的珍珠貝母,他要親身飛往大溪地,聘請潛水員尋找指定顏色的貝母。」 George直言,這種貝母雕刻表盤,難度更勝彩繪表盤。「珍珠貝母十分堅硬,雕刻時稍一失手,便無從補救。而且成色天然,不能人工改色,要謹慎搜尋合適原料,再根據手頭上的材料組成心目中的圖案。這表盤的工藝是world class的,猶如一枚art piece,愈看愈喜歡。」 目前為止,George擁有只此一枚的Olivier Vaucher出品:「暫時其他作品的水平都及不上這一枚,將來有沒有機會?看緣份啦。」

Continue reading

Omega力臻精準的奧運精神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擁有 170 多年歷史的鐘表品牌 Omega,自 1932 年起已經成為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官方指定計時,在差不多 90 年的歷史當中,品牌除了為大會提供計時工具,亦曾推出過多款紀念限量版腕表,不少早已成為表迷追捧的收藏品。種類方面包羅萬有,由最早期我亦曾介紹過的機械雙秒追針計時袋表,到較後期出現、講求高精準度的電子計時器,品牌一直追求提升計時的精準度,情況就如汽車品牌參加賽車賽事般,透過賽車提升技術和測試新設計。所以作為這些世界性運動項目的贊助商,對品牌來說不單止提升形象,也是一種提升生產及設計技術的最佳途徑。要細數歷年來品牌創製過和奧運會相關的產品及設計,真的就算一本厚厚的書籍,也未能完全記錄。以首次在 1932 年美國加州洛杉磯舉行的賽事為例,Omega 為大會提供了一系列的計時袋表,作為計算賽事時間的主要工具。以當年的生產技術來說,這款袋表的特色,除可同時計算兩組時間,更能計算出精準度高達十分之一秒的時間。由於這系列袋表被沿用多年,亦曾出現過多款演變版本,近代更曾推出過以名貴金屬外殼包裝的高級限量版(300 套)。不過如果對此系列袋表有興趣的話,一些早期舊款也不算難尋,狀態佳的也只要兩萬多元便可找到。隨著這項世界性運動賽事競爭日漸激烈,對計時器精準度也愈來愈講究,計時需求精準度亦由 10 位數變為以 1/100 秒去計算。當中對品牌來說,第一次突破出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於 1948 年倫敦奧運會中,首次使用配合電子相機的計時系統,這個被稱為 Magic Eye 的系統,開啟往後電子儀器取代人手控制的計時方式。其後多年的奧運會當中,品牌再不斷研究和創製出高精準度的計時儀器,分別在 1952 年及 1956 年的奧運會,提供兩款首次結合石英電子儀器、精準度高達 1/100 秒的計時器,為往後的大會計時寫下全新標準。有趣的是 1960 年的奧運游泳賽事當中,就曾經出現過一幕以人手計算時間出現了三冠軍、三亞軍的賽果,要依賴 Omega 的電子計算儀器,最終才能確實計算出真正的冠軍誰屬。多年來品牌與奧運合作無間,雖然計時方面由原來的機械改為電子制式,但這個局面卻是無法避免的,雖然今時今日機械計時表也能造到 1/100 秒計時功能,但始終穩定性及精準度都不及電子儀器,作為生產機械表出名的品牌來說,透過研發這些高精準度的計時儀器,亦有效同時提升對機械產品的精準度要求,舉例品牌由最初開始採用及研發 Co-Axial 系統,就是要為機械手表在耐用及效能性上開發一個新的里程碑,與為奧運會提供可靠計時器的理念不謀而合。而且多年來因為品牌與奧運會息息相關,差不多每屆奧運會品牌都會創製出一些民用版紀念腕表。對收藏愛好者來說,這系列的腕表每隔四年才出現一次,不單止別具話題性,而且更有重大歷史意義,很值得視為主題性收藏目標。

Continue reading

MB&F_LM1_George Tong

George Tong珍藏:MB&F LM 1 話題大擺輪

George眼中的LM1,是一枚「conversation piece」,容易勾起別人興趣,那個Jean-Francois Mojon設計的懸空擺輪、那台Kari Voutilainen操刀的基礎機芯,以及那些由Jacques-Adrien Rochat人手打磨的機芯零件,話題足夠讓人聊上好幾天。 這是George 所擁有的第3 枚MB&F 作品,數月前介紹過Horological Machine 系列頭炮HM1,今回跟大家分享品牌另一頭車馬Legacy Machine 系列的初創作LM1。當年George 的一句說話,差點令LegacyMachine 叫不成Legacy⋯⋯資深腕表收藏家Heritage VS Legacy 話說在2011 年,Max Busser透露正在籌備全新產品系列,概念圍繞假如他提早150 年出生,會把腕表設計成怎樣,還特地向George討意見,問他喜歡Heritage Machine 或Legacy Machine 哪一個名字?「我直話直說,雖然Heritage Machine 的簡稱HM 會跟原有Horological Machine 混淆,但Legacy 像過世後留下來的東西,好像不太吉利。而且反正當時品牌內部稱之為Heritage Project,我便建議取名Heritage Machine。」Max 簡直擁有教材式的待人接物,禮貌地運用一段戲劇性回覆,輕描淡寫交代深心處欽點Legacy 了⋯⋯「他對我說心碎了⋯⋯曾經有一位智者教導他,never ask a question when you are scared of the answer,他其實喜歡Legacy 這名字,但我一直說Legacy 的不是⋯⋯」外套遮不住的矚目 George 並沒入手第一枚面世的LM1,直至2014年9 月,MB&F 推出限造33 枚的藍面鉑金版LM1,Max 為他預留1 號出品,更拍心口保證藍面LM1 可一不可再,打動了George 向Legacy say yes⋯⋯「每一枚MB&F 都是很好的話題性作品,戴在手上引人注意,大家很容易便會攀談數句。LM1 的擺輪棲身表盤中央,形象誇張突出,造法有趣。兩地時間可獨立調校,精準至不同的分鐘時差。」George 特別讚賞MB&F 的執行力,設計天馬行空,但不會讓人等上數年,每每準備妥當才公布,9 月下訂單,12 月LM1 已送到他手上。高手加持 LM1 情商Jean-Francois Mojon 研發機芯零件,懸浮擺輪沒問題,就是欠缺一台base movement,於是乎,Max 又找老朋友Kari Voutilainen 相助。「起初,Kari 推卻Max 邀請,解釋自己忙得不可開交分身不暇。Max再發揮其三寸不爛之舌,描述整個LM1 計劃的挑戰,終能說服Kari。並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接受挑戰,但Kari樂意接受Max 交給他的高難度挑戰,大師風範教人佩服。」許多時候,獨立表匠參與了腕表某部分的生產工序,但不一定在開售前碰到過完成品真身。George 聽說,當Kari 在巴塞爾表展看到LM1,喜歡不已,提出以自家作品交換一枚LM1,代表腕表得到大師的認同和讚賞。影后設計師 George 欣賞腕表十分全面,表面重要,表背也花心機觀察入微。LM1 的部件打磨,George 豎起姆指讚賞有加。「MB&F 厲害的地方是懂得招納賢才,LM 出品的打磨皆非常出色,比HM...

Continue reading

Chronomen_Eric_Omega Equinoxe_website

趣味電子表 Omega Equinoxe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電子腕表,對絕大部分鐘表收藏家來說,興趣不會太大,甚至看不上眼,皆因電子表的機芯,難以用傳統機械機芯技術維修,甚至可能因電池型號停產而難以保持運行。不過站在個人立場,一些產自七、八十年代的電子表,由於當時的普及程度,兼且使用的電池型號仍然容易找到,加上有著很高的趣味性,只要勤加保養,經常更換電池,亦可以是一件能夠見證鐘表歷史的收藏品。 好像今次介紹的Omega Equinoxe型號電子腕表,便是一枚結集了高貴外形、多種功能,兼且很有趣味特色的絕版舊作。一切要從七十年代的一場鐘表業電子革命說起,當年由於日本推出了一系列價廉物美、精準度甚高的石英表,成功稱霸鐘表市場,令當年瑞士機械表銷售數值急速下滑,瑞士製表業為了抗衡,便採用以電子表對抗日本石英表的策略。不過,基於兩地生產成本存在極大差異,瑞士製表業唯有加入創新元素例如複雜電子功能,或走高級路線等設計吸引買家。這場七、八十年代的電子表革命過後,最終令不少瑞士品牌元氣大傷,出現易手甚至倒閉潮。事隔多年後的今天,部分當年推出的電子表,擁有當年特色之餘,個別具趣味性的產品,亦變成了玩家的收藏品。這款名為Equinoxe的腕表,首次面世於1981年,其造型及功能配搭,絕對是一枚當年抗衡日本石英表的高級代表作。根據生產記錄,它亦是Omega史上第一枚及唯一一枚配備雙面(Reversible)外殼的腕表,款式選擇主要有今次介紹的金鋼或全鋼型號。Equinoxe的外殼結構原理就如積家的Reverso般,分為表帶連底殼,以及時計主體兩部份。用家只需把主體向右方推動再反轉,便能夠輕易把指針顯示時間的一面,與電子跳字顯示的另一面互相對調。顯示方面,在指針的一方設有時分兩支指針顯示時間;另一面的跳字顯示,則透過外殼兩旁隱藏的按掣操控,提供響鬧、日期、計時、倒數計時等多項功能。當用家主要查看時間,兼希望呈現高貴味道時,可以使用指針的一面;而當腕表需要作為運動用途,便可把跳字部分翻轉過來。所以Equinoxe可算是一枚擁有雙重極端性格的腕表,絕對反映出七、八十年代獨有的設計創意,值得大家剔除對電子表的偏見,抱以欣賞態度看待它。 致於Equinoxe之名、則源自英文字Equinox,意思解作晝夜平分點,最簡單的說法,即是日與夜的時間均相等於十二個小時的日子,這是天文學上每年只會發生兩次的現象。應用在這款腕表身上,相信是指行針及跳字部份均等的作用。說到這裡,我亦要分析這枚腕表的價值。採用Cal. 1655石英機芯的Equinoxe,雖然是一枚電子制式腕表,而且尺碼只有大約27 x 38mm,今天絕對談不上高級或能夠配合市場潮流所需,但以它的外形設計、配搭、造工,甚至表帶及摺扣的精細細節,以當年的產品水平衡量,絕對屬優質之作。現時一般市價數千至一萬元左右(主要視乎保存狀態),偶爾亦可在市場找到。基於它有著一份見證歷史的收藏價值,加上整體質素計算,性價比相當合理。今次這枚金鋼型號大約於15年前購入,多年來一直保持更換電池,所以它仍然運行正常。論尺碼,Equinoxe雖然不是一枚可作日常佩戴的腕表,但它附有一份歷史價值及趣味性,為它帶來極高收藏元素。

Continue reading

情迷Speedmaster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對大部份收藏愛好者來說,普遍都會得一想二,試問誰會甘願一生只擁有一件珍品!「收藏」吸引之處,並不單單在於擁有,搜尋過程中的體驗渴望追求和樂趣,遠勝筆墨所能形容。人生歷程中,管它收藏不收藏,鎖定目標後,那種思念與冀盼,若即與若離,果真是百般滋味。太多太多的例子告訴我們要理性一點,絕不可過份沉迷而大灑金錢滿足慾望;但是,從另一角度看,整個狩獵過程,收藏始終是一種健康嗜好,絕對值得推崇。奇怪地,人棄我取一直是我的個人習慣,繫於一個極簡單的理由——價值。爭取一些普遍受喜愛的東西,必然相對地需提高金錢花費,尤其是今天互聯網資訊製造了「地球村」,以至熱門項目如勞力士等,已趨向頗為瘋狂的價格。相反地,一些需求量較少的品種,往往價錢相差比率達數倍或以上,只要願意花時間搜尋,不難找到價廉物美的貨色。 以我鍾情的Omega Speedmaster計時腕表為例, 二十多年前父母送贈了我第一枚Moonwatch Speedmaster,當時還未對Speedmaster有太深入了解,喜歡原因主要是那獨特的外殼線條、剛柔並濟的外形,以及實用的計時功能。早期,這款861機芯在我心中未能稱得上是頂級品種,誰知經了解後才發現它大有來頭。有關Speedmaster與美國太空總署的淵源、以及321和861機芯的演變過程暫且不說。Speedmaster之所以能夠在眾測試機芯中脫穎而出,實非僥倖。它的整體質素、設計製作、耐用程度、歷史背景及零售價格,一直贏得我喜愛,成為了多年來的主要搜尋目標。我更曾下定決心要集齊1990年前生產的所有舊款Speedmaster,在最瘋狂時期,曾擁有28 款不同的Speedmaster,滿以為距離集齊圓滿一套的階段不遠,但看罷一本約1998年日本出版的Speedmaster特輯後,發現原來還差很遠⋯⋯這本書內含多達近50枚90年或以前生產的品種,所以最後不得不打消這個Speedmaster Collection心願,轉為隨緣精簡,揀選一些真正值得收藏的項目。根據經驗,我認為收藏Speedmaster大致可分成三大類別 : 歷史背景、罕有程度和獨特設計。 歷史告訴我們,世上首枚Speedmaster腕表(編號CK-2915)於1957年誕生,歷史價值絕對獨佔鰲頭。二十多年前, 我曾以大約1,000美元購入CK-2915-1第一代Speedmaster(最尾端的「1」字代表第一批製作的產品)。據知當年產量不多,至今存世的更少之又少。那時,一枚普通69年登月版Speedmaster只是約一萬港元左右。時至今日,一枚69年登月版已漲至三萬多元左右,而一枚1957-59年生產的第一代Speedmaster,更已達數十萬美元。剔除投資角度,Speedmaster系列本身擁有著珍貴的太空歴史背景,另外多次實地太空任務,證明它的耐用程度,所以無論收藏或日常佩戴均合適。早幾年廠方為紀念誕生五十周年, 曾推出過一款跟原裝版本極為相似的復刻版,可以說像真度跟原來第一代版本近乎一樣,個人認為絕對值得收藏。購買復刻版腕表的重點,在於新版本意識形態上一定要保留原有版本的外貌,就算不是以原來樣貌複製而成,也必須有能力令人馬上聯想到原裝版本。再加上為了增強實用性,必須配備水晶玻璃,以及最少30米的防水深度。今次這款Speedmaster五十周年復刻版,正好集齊以上所有條件,除了全新的金屬鏈帶之外,這枚復刻版的確跟原裝版本差不多一模一樣。

Continue reading

Carson英雄傳:Emmanuel Gueit

這次要介紹一位腕表設計師,只要是喜歡腕表的人,必定聽過他的作品,他的名字是Emmanuel Gueit。Emmanuel生於1967年瑞士,今年54歲,在製表業打滾30多年,也是一個鐘表界傳奇,對於沒多少人了解他的故事,著實令我覺得奇怪。 Emmanuel的製表生涯頗為特別,與一般的製表師有點不同。他成長於與腕表關係密切的家庭,爸爸從事腕表設計,工作的地點就在家中,故Emmanuel小時候經常看著爸爸工作,長大後,他到日內瓦的設計學校求學進修,怎料學校竟以沒有天分為由把他勸退,甚至建議他去當一個木工。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FHH首席華人教授及獨立表評人結果Emmanuel未有畢業便離開學校,然而這未有減退他對腕表設計的熱情,他決定自學腕表設計及相關知識,繼續追尋他的製表夢,終於,他創作了很多出色的腕表作品,包括Diesel的第一款TV screen腕表、Harry Winston Z1、Rolex Cellini、Piaget的Emperador Coussin Tourbillon Automatic Ultra-Thin及Minute Repeater,以及很多私人接洽的設計作品……而最具影響力及認受性的,還數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Offshore。 過去我已說過,Royal Oak是Gerald Genta的設計,那Royal Oak Offshore這個分支究竟從何而來?現在就讓我們看看Emmanuel從中擔當了一個甚麼角色。1987年,Emmanuel 20歲,獲聘於Audemars Piguet,得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也遇上了生命中兩個重要的人生導師:Jacqueline Dimier及Steve Urquhart,Jacqueline是品牌的設計部主管,Steve則是品牌CEO。Emmanuel於AP工作了兩年,有天Steve跟他說,觀察到Royal Oak於巿場有減弱跡象,希望於系列20周年之時推出新作,並向他提出了兩個設計要點,一是針對較年輕的群組,二是純粹為男士而設,因其時已出現了女士佩戴男裝表的現象。 當時Emmanuel只有22歲,年輕的他收到這個重要任務,自然萬分緊張及重視。他花了很多時間研究Gerald Genta的設計,最後他想到把所有設計元素放大,就像用放大鏡去看Royal Oak。在他的記憶裡,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把防水膠圈放大,這墊圈一般設置在表圈與表殼之間,以普通的白色橡膠製,肉眼不會看到,但他卻把膠圈加厚至肉眼可見,並改作藍色,還把藍色橡膠套用於表冠及計時按鈕上,彼此互相呼應以強調這設計細節,這在當時絕對是一個突破,因為並未有人這樣做過。Emmanuel完成設計草圖後便交予Steve,雖然想法是如此大膽,但Steve還是讓他一試。然而這設計未能得到所有品牌高層的認同,反對的更佔了多數,他們還多次勸停有關的研製計劃。Emmanuel自言是一個硬頸的年輕人,對於自己的設計更是深信不移,他仿似聽不到那些反對聲音,決定堅持下去,甚至利用工餘時間繼續進行,但這事獨力難支,還好有一些品牌供應商認同他的想法並表示支持,終於,他花了3年時間,製作出Royal Oak Offshore的原型。只看設計圖,難以看到實質的形態感覺,但有實物在前,震撼性便大得多。Emmanuel還記得自己拿著腕表原型給那些反對者看,他們的第一個反應還是覺得腕表很醜,直言表殼太大、太厚,並不斷強調著它的厚度。然而這次Emmanuel有備而來,除了腕表原型,他的袋裡還有一個秘密武器——一枚Rolex Sea Dweller,他把腕表放到檯上,情緒激動地說:「你們看看這枚厚表,它每月售出過千,如果你們覺得我的腕表太厚,那是你們對巿場認知太薄弱,不清楚正發生甚麼事。」Emmanuel現在回想也覺得那時的態度既幼稚又傲慢,然而高層卻笑了,並被他說服。終於,在6個月後,Royal Oak Offshore於1993年,Royal Oak的21周年於Baselworld登場。 不過,當年的巿場反應未如理想,不少人說他太過瘋狂,甚至Gerald Genta亦親口批評Emmanuel「謀殺了他的Royal Oak」,即使是Emmanuel的朋友Max Büsser亦跟他說腕表實在太大,賣不了的……即使其時評價如此負面,但在今天回看,便知道Royal Oak Offshore是一款十分成功的腕表,現時銷量極佳,於2018年推出的25周年特別版亦十分成功。往後Royal Oak Offshore也有了自己的傳奇:系列的首個代言人是意大利滑雪家Alberto Tomba;1997年首次推出顏色款,那本來只是慶祝Royal Oak 25周年的展示品,但最終因太受歡迎而落實生產;1998年,Royal Oak Offshore第一次在荷里活大銀幕出現,與阿諾舒華辛力加結下不解緣…… 在這裡分享這個故事,是希望大家可關注這位出色設計師的作品,而現在Emmanuel最新的工作就是重整Ikepod的腕表作品。

Continue reading

金裝全曆配方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有讀者朋友透過Facebook訊息提問,為何我對Omega古董表如此情有獨鍾?我的回覆是,由於他們上世紀尤其是三十至七十年代期間的作品,極大部分甚有創意,亦是自家原創,帶起不少製表潮流,所以這個品牌的確有很多值得欣賞的地方。自1848 年誕生以來,Omega多番創作出一些至今令人回味的產品,當中包括有1917 年的官方飛行人員系列腕表、1940 年特別為RAF英國皇家空軍特別製作的軍用手表、四十年代首次製作的陀飛輪腕表和同期面世的海霸Seamaster系列腕表、五、六十年代的星座系列及速霸系列等,其中速霸系列更於六十年代後期被美國太空總署選定為太空任務指定時計,自此奠定了Omega在鐘表市場上的地位。上世紀五十年代曾有一個類別腕表大行其道,那就是被稱為Triple Date(日期、月份、星期)顯示功能的腕表,當時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品牌如Patek Philippe、Rolex、Jaeger-LeCoultre、Vacheron Constantin、Universal Geneve等,紛紛各自推出這種功能的腕表產品,當然Omega亦不例外,加入全曆腕表的競賽行列,而絕大部分的同類作品,皆以圓形外殼為主,因應不同品牌本身的名氣,售價可以相差很遠,而當年大相逕庭的產量,造就今天這些腕表有著不同程度的收藏價值,以一枚鋼殼Rolex Triple Date為例,動不動就要過百萬;一枚五十年代的18K Patek Philippe Triple Date,則超逾二百萬。這都不是重點,其實Rolex也好,Patek也好,雖然它們的確很有收藏價值,甚至投資升值潛力,但論到趣味性和美觀性,我會推介今次這款Omega Triple Date。這款來自品牌Cosmic系列的腕表,最特別的地方是它的方形外殼設計,相比同期絕大部分採用圓殼的款式,個人認為這是那個年代最美的一員,不單止配備與別不同的方形表殼,外殼線條更有兩層式設計,美觀性和立體性大增。其次就是皮帶部分的表耳設計,跟外殼一體化,配合tear drop式的造型,令整體外殼線條設計可說達至完美境界。為方便調校日期,外殼兩旁分別設有三組pin-set按掣,用以手動調校日期、月相和月份。機芯方面,腕表跟同期圓形表殼款式一樣,採用一台Cal. 381手上鍊17石機芯,機芯由Omega研製,擺頻為每小時18,000次,直徑27mm,厚5.25mm,配備Incabloc防震擺輪。現階段我不太清楚市場價格資料,但有理由相信,它應該徘徊十萬水平,以這樣的質素和設計,即使付出再高一點的價錢,也值得吸納一枚作為收藏。 最後還有一些溫馨小提示,購買這款方形Cosmic腕表時需要特別注意,早於十多年前,腕表在Omega收藏家心目中地位很高,無不以收藏一枚為目標,所以個別不法之徒,會改裝比較普及的圓形鋼殼款式,偽裝成18K金方殼款式出售,做法是取用原來的機芯,以及表面金屬刻度、指針、標記等,再重新打造表面外殼,重點是質素造工非常之高,比原裝Omega規格還要高,所以若檢查時發現狀態過份完美,便要格外小心。

Continue reading

Carson英雄傳:Günter Blümlein

我們今期的主角是Günter Blümlein,高級製表業的一位重要人物,甚至可稱為近代表壇教父。2000年,他寫下了其事業最光輝的一頁,促成歷峰集團收購三個高端腕表品牌:A. Lange & Söhne、IWC及Jaeger-LeCoultre,雖然其時未有透露價錢,但巿場猜測作價達30億瑞士法郎。當年這三個品牌皆屬於LMH集團(Les Manufactures Horlogère),Günter正是該集團的主管,故歷峰集團在得到這三大品牌後所享的豐碩成果,Günter居功不少。不幸的是,在這宗交易完成後一年,Günter Blümlein便撒手人寰,終年只有58歲。 Günter Blümlein於1943年在德國紐倫堡出世,畢業後加入Diehl擔任學徒,那是一家德國百年企業,至今仍然活躍,其業務範圍廣泛,以機械工程為主。瑞士高級製表基金會 FHH首席華人教授及獨立表評人憑著個人努力,Günter獲得公司獎學金進修相關課程,「鐘表」亦包含其中。他於1968年完成課程後便重返Diehl,工程知識有所增進之餘,Günter還具有優秀的溝通能力,兼且能操幾種不同語言,故不久就獲派負責Junghans的巿場推廣及銷售工作。換句話說,他在Junghans累積下來的經驗,為他鋪下了日後在鐘表業發展的根基。 1970年代,石英表(尤其是來自日本的)充斥鐘表巿場,不少歐洲腕表品牌大受打擊。至70年代末期,著名德國公司VDO的主理人Albert Keck希望挽回劣勢——雖然VDO以生產汽車儀錶為主,但Albert與製表甚有淵源,不忍看到歐洲鐘表業被日本腕表擊摧——便與Günter商討,有意透過VDO收購A. Lange & Söhne、IWC及Jaeger-LeCoultre等腕表品牌。事成後,Albert在VDO旗下開設子公司LMH管理三個品牌,並於1982年委派Günter擔任執行董事,辦公室設於Schaffhausen。Günter Blümlein上任後,首個目標就是重整IWC,令它轉虧為盈。他的策略可說是擊中要害,首先,他為品牌重新定位,把IWC腕表與巿場上的一般石英產品作出區別,向大眾推廣IWC腕表皆是人手製造,而非機械生產。這宣傳點在現今看來並不特別,但在1980年代卻是十分前衞。其次是帶領品牌產品走向複雜領域,研製高複雜腕表,Kurt Klaus正是其得力夥伴,成功以7750計時機芯為基楚,加入萬年曆模組及4位數年份顯示,推出Da Vinci Perpetual Calendar,後來更進一步加入三問功能,該款腕表其時約售24萬德國馬克,後來再進一步發展出陀飛輪及追針計時等複雜功能。這策略令當時已遺忘高級機械腕表及複雜腕表的人重拾興趣,更讓巿場重新注視IWC的機械成就。現在Kurt Klaus被喻為IWC的工程教父,也可說是Günter一手促成,沒有Günter,相信也沒有今天的Kurt Klaus。 除此以外,Günter還擁有敏銳的巿場觸覺,他是IWC採用陶瓷及鈦金屬製表的推手。於1970至80年代,IWC與F. A. Porsche合作,並製作出全球首款鈦金屬計時表,成為品牌其中一個最賺錢的項目。現在回看IWC的八十年代作品,更覺品牌前衞,這當然亦是Günter的功勞。至九十年代初期,IWC已站穩陣腳,Günter便把精神放到JLC身上。雖然其時JLC聲譽甚佳,然而機芯生產商的形象太深入民心,有礙品牌發展。Günter潛心鑽研品牌歷史後,決定重推Reverso,但公司內部反對聲音甚多,認為腕表太細不合巿場,經多番討論,最終JLC Reverso腕表於1991年「復出」,名為Reverso 60ème Anniversaire,換上全新的大尺碼Grande Taille表殼,結果大獲好評。九十年代Reverso的成功一方面讓JLC重上軌道,另一方面也讓Günter展現出個人實力,贏盡掌聲。 Günter Blümlein成功把IWC及JLC推上正軌後,重心便轉投至朗格,但他並非完全抽身,而是一直同時管理三個品牌。Günter花了大量時間了解品牌歷史及DNA,更長期留在表廠,與Lange Walter緊密溝通及合作,至1994年,朗格重回腕表巿場,推出Lange 1系列,成績有目共睹。三個品牌的成功,最終造就了2000年與歷峰集團的高價成交。 有說時勢造英雄,或說英雄造時勢,Günter Blümlein的成功,時勢固然重要,但亦需要他具有傲人實力,才能獲此成就。可惜是他英年早逝,現在很多人已不知道這位重要人物,故希望能藉著本文,讓大家重新認識這位表壇強人。

Continue reading

George Tong珍藏:順得哥情得George意

George極度欣賞Max Busser的推銷技巧,大誇:「 He can sell you snow in winter」,用中文來說,就是口才了得極富說服力。 其實,George亦應給自己掌聲,MB&F素來不怎麼造unique piece,George卻有面子和牙力,使Max願意為他破例。 第一個接觸的Indie 經敝刊另一位專欄作家Eric So 介紹認識了MB&F 創辦人Max Busser,翌年SIHH 期間,彼此相約日內瓦見面,開啟了George 的獨立製表人體驗之旅。資深腕表收藏家「第一眼看MB&F,樣子甚為古怪,但很欣賞品牌think out of the box 的思維,其設計出來的『machine』,自己喜歡便行,才不管客人喜不喜歡。要是作為一個商業管理的案例,老師是會鬧的⋯⋯怎可能不做市場研究?怎可能不理會顧客的喜好?」不是unique,但只有一枚 成功的生意人,扭盡六壬滿足客戶,但還是要有一條底線的,請看Max 高手示範。George 有他的堅持,儲腕表只看得上唯一孤品或第一號作品,當他向Max查問有沒可能給他一枚獨一無二的作品,那是最鋒利的矛遇上最堅固的盾的一場精采較量。「MB&F 盡量不造unique piece,怕順得哥情失嫂意,PP 得罪一個客沒所謂,後面大把人排隊,MB&F 犯不起這個險,因為客人可能彼此認識,傳開去可麻煩了。據我所知,歷來MB&F只造過11 枚獨一無二的作品,3 枚HM1、3枚HM2、3 枚Only Watch、1 枚英國代理商Marcus 周年紀念版,以及1 枚新加坡Hour Glass 特別版。」即使MB&F 默許提供獨特的那一枚,但「unique piece」這個字沒可能像攞正牌招搖的,所以腕表背部只刻上「No.1 /1」,它生產了一枚,這是一號作品⋯⋯不愛comfort zone George 這枚HM1,以黑色PVD 鈦金屬製成,讓他最另眼相看的,是左右兩組小時和分鐘的齒輪,齊心傳輸動力往中央的陀飛輪,動力均勻得多,結構新穎獨特。George 更欣賞Max 愛冒險、愛跳出comfort zone的精神。「從91 至98 年,Max 於積家已晉升至很高級的職位,但他毅然離開,接手Harry Winston 腕表部,將其由20 人提升至500 人的團隊規模。至品牌製表新廠落成之前,又於2005 年自立門戶創辦MB&F。」在成功之際離開,甚至近年從日內瓦舉家搬往杜拜,重新適應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有這股勇氣。George 再補充:「Max 有創意之餘, 更有串連很多叻人的能力, 以LM Thunder Dome 為例, 可以將一個不修邊幅, 一個紳士溫文的Eric Coudray 和Kari Voutilainen 拉攏在一起,性格迴異但為同一件事賣命。又例如為早期Legacy Machine 打磨機芯搭橋的Jacques-Adrien Rochat,出來的效果靚到不得了,原來某超級品牌三問表以上的款式也情商他操刀打磨。」如此猛人也為MB&F 效命,可見品牌的凝聚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