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 2024:Montblanc Iced Sea | 逆向深潛4,810

白朗峰,海拔 4,810 米,是阿爾卑斯山脈最高的一座山峰,亦是品牌 Montblanc 的名字由來,山頂的長年積雪更被化為「白色六角星」商標。一直以來品牌都以攀登高峰的目標去製作時計,而在 2022 年推出具有獨特冰凍表盤的 Iced Sea 系列後,品牌在今年的 Watches & Wonders 表展中繼...

W&W 2023:Van Cleef & Arpels 花與仙子的流光

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寶在W&W的展館,充滿漂亮飄逸的森林植物(其實由無數色彩漆片由天花倒吊下來),猶如仙境般淒美;而在芸芸眾多新腕表中,又出現似懂魔法變奏的小仙子,可謂匹配得天衣無縫。有工藝、有詩意,梵克雅寶的場館先給人留下一個很浪漫的印象……自上世紀四十年代起,仙子便是品牌的創作...

W&W 2023:Frederique Constant不離地飛輪

平民版萬年曆、親民版飛返計時、貼地40Hz高震頻腕表等等,其實都是形容Frederique Constant的出品,多複雜的功能,落在品牌手裡,都變得入世,變得觸手可及。今年適逢Frederique Constant成立35周年,品牌特別推出新一代自家陀飛輪,以壯聲威。不知不覺,Frederique Constant已...

W&W 2023:Montblanc 1858 Iced Sea冰川之灰色軌跡

專注,永遠都是成功第一法則,看看萬寶龍,近年戒掉貪婪,專心一致發展Montblanc 1858系列,不斷潛移默化之下,系列形象逐漸和山峰和Reinhold Messner(率先攀登世上七大峰的意大利冒險家)建立密不可分的關係,有些表跟賽車息息相關,有些表是潛水始祖,數十年後回望,Montblanc 1858可能就是攀山...

W&W 2022:Montblanc 1858 盤上閱冰

為了創作新款 1858 潛水表,Montblanc 沒有往海岸線走,也沒有下潛深海床,反而走上了白朗峰,並從 Mer de Glace(Sea of Ice)找到了靈感。吸引設計師的是水的另一種形態 —— 冰,但要讓「冰川」呈現在表盤之上,成為了一大難題。經多次試驗後,品牌終於找到了方法,創作出 Montblanc 1...

Tag Heuer Aquaracer 升級新裝

在Tag Heuer的腕表家族中,Aquaracer雖不如Carrera及Monaco著名,但亦是品牌重要的潛水表系列,在今年Watches and Wonders中更成為品牌主角,以新造型登場,帶來多款男、女裝新型號,還有以Ref. 844為參考的復古款,注入新意之餘,同時喚起歷史記憶,重申系列的重要性。在五六十年代...

Hublot 爐火純透明

說起藍寶石水晶腕表,第一個在腦海泛起的名字,十居其九是Hublot,五年前開發品牌第一個結「晶」,如今已坐擁紅、橙、黃、藍色藍寶石水晶款式,還有同聲同氣的綠色SAXEM。不說十居其十,是因為這兩年大家會對Chanel印象猶新,不光造了藍寶石水晶表殼,鏈帶也是史上首次全副透明武裝。可以看到,Hublot今年決心急起直追,...

Zenith Defy 極限突破

Watches & Wonders不單是新表發布,還是宣布新動向的好時刻,Zenith便乘時公布與越野電動車錦標賽Extreme E結成合作夥伴,擔任官方計時,並有全新腕表系列Defy Extreme同步登場。Extreme E為越野車賽,賽道遠比一般的複雜艱難,路上滿是障礙,對車手技術及賽車性能都是一項大挑戰...

Chanel 透視BOY·FRIEND

Chanel全新的BOY∙FRIEND腕表,讓你能看透「男朋友」的內「芯」,清楚了解「他」,欣賞「他」,與「他」不能分割。Gabrielle Chanel早在1910年,便為一直以來只穿著裙子的女性設計出運動褲裝,並製作以男性服裝為元素的寬鬆上衣,成為當時女性主義啟蒙的重要起源。所以「男衣女穿」對Chanel而言,有著...

勞力士2021新款一覽

表展前大家落力玩競猜遊戲,新表發布後,又落力玩photo hunt研究新款有甚麼改動,大概只有勞力士有這份本事,為我們沉悶和抑壓的生活帶來一點樂趣。人人都估中開頭,但無人估到結局。Explorer II今年50周年,加上仍沿用上一代機芯,今年推出新款幾乎是肯定,只是大家一廂情願新機芯會隨新形象出場,勞力士卻低調行事,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