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stcheck:後生仔.買下表

腕表的二手買賣,正進行世代交替。以前,我們會去二手店舖「打躉」「打牙骹」,尋找別人拋售的筍盤;幾年前,大型網上交易平台興起,比如Watchfinder & Co或Watchbox,不喜歡舟車勞頓的可以多一個舒舒服服的選擇;最近,再有新平台加入戰團,Wristcheck近似exchange platform,目標培育新一代收藏家,而其實Wristcheck的創辦人Austen Chu,本身亦只是廿來歲的年輕人。未來是年輕人的世界,未來的二手鐘表交易模式,也可能由年輕人另闢蹊徑。 Wristcheck創辦人先在中環置地廣場開設pop up期間限定店,同一商場內的Wristcheck旗艦店亦瞄準今個月底開幕,Austen的鴻圖大計,核心就在出生地香港,而非他成長的上海。「香港可說是鐘表交易的世界之都,自由貿易,清關快捷,可更快將貨品轉運到客人手上,在其他地方,應付稅項及海關經常令人頭痛。而且香港是一個成熟的交易市場,開展網上生意相對容易,未來以此為根據地再拓展到中國、新加坡、泰國、越南等地。」Austen的理想,是建立當地本土鐘表交易圈,買家和賣家來自同一個國家。「經過疫情封關的教訓,假如沒有強大的本地顧客群,便大事不妙了。」雖然香港容易接通全世界,對於本土客群的需求可以減輕一點,但Wristcheck目前已擁有大概85%的本土客戶,而且年齡層非常年輕。「我們不少客戶只有『十八廿二』,大部分年紀都在35歲以下,早前有一位18歲客人剛購買了一枚Moser,沒錯是H. Moser & Cie.呀……又有一位差不多年紀的客人買了Audemars Piguet。」珍惜年輕人 Wristcheck的經營哲學,重點招呼「next genaration of collectors」,所以Austen從不同方面改革這個交易平台。「Wristcheck一半是交易、一半是教育,年輕人不一定仍然覺得腕表配襯西裝皮鞋才好看,反而旁邊有一雙Air Jordan,可能更有吸引力,所以拍攝照片時會加入更多潮流元素。」 Austen大讚香港為創業好地方,但對一些風氣不吐不快。「香港可能是鐘表買賣服務最差勁的地方……完全不重視顧客服務,假如沒有dress up、穿上proper的西裝,銷售員簡直視之透明……」對於喜歡鐘表的new comer,會是很不舒服的體驗,更難吸引他們進入鐘表世界。「其實這也是一個global problem,真的不應該這樣,要是他們只有難堪的經驗,便可能轉投其他收藏品的懷抱,例如波鞋、藝術品、車、酒等等,不利日後鐘表發展。」透明交易系統 Austen回憶朋友在網上交易腕表的經歷,一個收到的腕表表盤有所破損,一個付錢之後只收到一塊石頭……對方山高皇帝遠,難以追討,對買家缺乏保障。所以Austen建立Wristcheck的目標,就是提供一個百分百可靠的交易平台。「我們不是dealer,只幫助大家exchange,雙方身份保密,但資訊很透明,設有即時議價系統,比如賣家叫價10萬,買家可開價9.5萬,若然賣家接受便即時交易,款項會經由Wristcheck轉帳至賣家,一切順利的話,買家即日已可收到腕表。」Wristcheck的優勢,是交易透明迅速,其他平台落實需時,可能數星期後才能收到款項或腕表。 因為Wristcheck只是中間人,貨品都是consignment,不會壓低價值購入再放上交易平台轉售,賣家亦不用自行網上放售,曝露個人資料。是否有點像專門交易潮牌波鞋的StockX?「我們和StockX的交易模式相似,但他們是買賣為主,我們是一半交易一半教育的腕表平台,而且我們會直接和品牌合作,確保貨品的真確性,以及提供原廠維修。」暫時Wristcheck已和不少龍頭大牌等達成合作意向,由他們認證腕表真偽,而最特別的是,Wristcheck將實行全香港第一個二手表交易的保險計劃。「計劃全方位、全球保障,不小心撞壞了表圈,我們負責送回原廠維修;不幸腕表被盜,保險公司會賠償市場價值,收費約腕表價值的0.6%至1.4%,取1%為中位數,一枚勞力士百事圈約售16萬,保險費用只用$1,600,比AppleCare還便宜一點……」

Continue reading

George Tong珍藏:順得哥情得George意

George極度欣賞Max Busser的推銷技巧,大誇:「 He can sell you snow in winter」,用中文來說,就是口才了得極富說服力。 其實,George亦應給自己掌聲,MB&F素來不怎麼造unique piece,George卻有面子和牙力,使Max願意為他破例。 第一個接觸的Indie 經敝刊另一位專欄作家Eric So 介紹認識了MB&F 創辦人Max Busser,翌年SIHH 期間,彼此相約日內瓦見面,開啟了George 的獨立製表人體驗之旅。資深腕表收藏家「第一眼看MB&F,樣子甚為古怪,但很欣賞品牌think out of the box 的思維,其設計出來的『machine』,自己喜歡便行,才不管客人喜不喜歡。要是作為一個商業管理的案例,老師是會鬧的⋯⋯怎可能不做市場研究?怎可能不理會顧客的喜好?」不是unique,但只有一枚 成功的生意人,扭盡六壬滿足客戶,但還是要有一條底線的,請看Max 高手示範。George 有他的堅持,儲腕表只看得上唯一孤品或第一號作品,當他向Max查問有沒可能給他一枚獨一無二的作品,那是最鋒利的矛遇上最堅固的盾的一場精采較量。「MB&F 盡量不造unique piece,怕順得哥情失嫂意,PP 得罪一個客沒所謂,後面大把人排隊,MB&F 犯不起這個險,因為客人可能彼此認識,傳開去可麻煩了。據我所知,歷來MB&F只造過11 枚獨一無二的作品,3 枚HM1、3枚HM2、3 枚Only Watch、1 枚英國代理商Marcus 周年紀念版,以及1 枚新加坡Hour Glass 特別版。」即使MB&F 默許提供獨特的那一枚,但「unique piece」這個字沒可能像攞正牌招搖的,所以腕表背部只刻上「No.1 /1」,它生產了一枚,這是一號作品⋯⋯不愛comfort zone George 這枚HM1,以黑色PVD 鈦金屬製成,讓他最另眼相看的,是左右兩組小時和分鐘的齒輪,齊心傳輸動力往中央的陀飛輪,動力均勻得多,結構新穎獨特。George 更欣賞Max 愛冒險、愛跳出comfort zone的精神。「從91 至98 年,Max 於積家已晉升至很高級的職位,但他毅然離開,接手Harry Winston 腕表部,將其由20 人提升至500 人的團隊規模。至品牌製表新廠落成之前,又於2005 年自立門戶創辦MB&F。」在成功之際離開,甚至近年從日內瓦舉家搬往杜拜,重新適應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有這股勇氣。George 再補充:「Max 有創意之餘, 更有串連很多叻人的能力, 以LM Thunder Dome 為例, 可以將一個不修邊幅, 一個紳士溫文的Eric Coudray 和Kari Voutilainen 拉攏在一起,性格迴異但為同一件事賣命。又例如為早期Legacy Machine 打磨機芯搭橋的Jacques-Adrien Rochat,出來的效果靚到不得了,原來某超級品牌三問表以上的款式也情商他操刀打磨。」如此猛人也為MB&F 效命,可見品牌的凝聚力。

Continue reading

香港JW萬豪酒店中餐行政總廚Jayson: 令每一個圈的時間也貴過人

29歲當上5星級酒店中餐行政總廚,稱得上行內小神話,Jayson鄧家濠今年也不過33歲,回想起年少時已在爸爸的大牌檔幫手,早早立下當廚師的志願。 他走過一步一腳印,畢業後在台灣餐廳當學徒,人工只有五千元最後也被工資更低的嬸嬸們取代,令他明白到要成功必要有非一般才能。後來轉到某酒店的員工飯堂工作,放工後無條件的在中菜部幫手,慢慢學習當中廚藝;憑實力憑意志,Jayson在27歲升上Ritz Carlton的副廚位置,兩年後更攀上萬豪酒店的中餐部行政總廚……(C:Chronomen/J:Jayson)C:年紀輕輕成為高級酒店的中菜行政總廚,有沒有覺得自己的時間比一般人行快許多? J:我對時間的觀念是要盡量善用時間,沒錯也有很多人對我質疑,但我由當學徒開始便把所有時間投放在工作,正常人工作八小時,我做夠十六個。我來這公司時,每朝八點工作,凌晨兩點才走,因為必須了解這公司26年來發生過的事,包括菜單、菜色成本,以及每個員工的狀態。快與不快沒有準則,也沒人知道成功背後要投放多少時間。   C:如何管理每天的時間? J:我的女兒只有歲幾,工作時沒多機會見面,所以我每天會校早一個鐘起身,增加跟她相處的時間。而作為行政總廚,不是回來炒個餸、或做做文件就算。我要有系統地把工作安排,例如先檢查工作訂單、來貨對不對辦、同事工作進度如何,最繁忙的午晚市一定在陣,而且都會埋首去炒,感受團隊運作。我太太說,當我換上廚師衫,就好像上了身變了另一個人,很謹慎很standardize,不容許自己出錯。C:聽說你手上戴著的腕表背後有一段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J:每個男人最容易學習的對象是父親,我爸爸做大牌檔,每日都會戴勞力士datejust,到我正式做廚,當時的師傳也有戴勞力士,有一日他跟我說:「你戴表,我戴表,你知不知我隻表的秒針行一個圈,貴過你隻表很多倍?這個是你的目標,你要令你每一個圈的時間都貴過人。」結果這番話入了我腦,推動我要走上更高的位置。 當時就給自己訂下一個目標:當上副廚後就買一隻表獎勵自己。結果這願望在27歲時實現,那年剛好datejust推出了加大版44mm,剛好襯上我這身形了,哈哈。如沒記錯,這表賣6萬7,以我當年月薪二萬多來說不便宜了。我覺得揀表不應人家說好便去買,我不太喜歡勞力士的潛水表、大路款,反而鍾意優雅些、高貴些的datejust;當然,也跟爸爸日戴夜戴datejust有關。華人社會,尤其香港人會鍾情勞力士,名字本身已說明,要付出勞力才能擁有,這正是香港黃金時代的精神。 其實任何一件產品都是死物,吸引人的都是背後的story,戴casio及勞力士都是看時間,但這枚勞力士背後有自己的story,見到它會回想起自己曾經付出過,從而再警惕做人要有目標,要鞭策自己。C:戴勞力士前,你是戴甚麼腕表呢? J:記得我做學徒第一次出花紅時,買了隻Cyma,因為當時品牌有兩個廣告令我很有興趣,一個是傑斯,他說「少年得志憑天分,成就傳奇憑意志」,另一個是更入腦的劉德華,他說「我喜歡做第二」,因為可以追著前面目標一齊進發。   C:時間對廚師的意義是甚麼? J:我所認識的大廚都會戴表,概念可能是戴貴表便是身分象徵。時間對廚師很重要,煑一舊肉、蒸一舊魚都是分秒必爭,相爭15秒已經是另一質地。例如起一個餐,可能十多道菜,廚師要計算好起每一道菜的時間,雖然廚房內有個大鐘,但始終不及看腕表方便。 另外你會發覺,當大部人戴表戴左手時,廚師尤其是中廚會戴右手,因為切肉時左手按著肉,右手拿刀,那麼血水便不會沾到腕表;同樣炒東西時,如左手戴表要拋鑊便沒那麼靈活,相反右手拿鑊剷相對輕鬆得多。無論砧板切配或炒鑊腕表戴在右手便不易弄污。

Continue reading

Accutron首創音叉機芯至世上首枚靜電能機芯

六十年前,寶路華Bulova帶來世界第一枚音叉表,也是史上首枚電子表;一個甲子後,它們再迎來世界首個以靜電能驅動的腕表。對不起,稱它為腕表可能不夠準確,品牌表示:It's not a Timepiece, it's a Conversation Piece。未介紹何謂靜電能機芯,不如先溫故知新,看看音叉表是甚麼一回事。 Joseph Bulova早於1875年於美國紐約創立Bulova,後來於1912年拓展到歐洲,在瑞士Bienne設立自家製表廠房。真正獲得世人關注的,是它們於1960年創製了Accutron音叉表,是史上首枚電子表,把幾百年來的傳統擒縱系統顛覆。音叉機芯的原理是透過電磁鐵控制一個Y形由鋼或鋁合金製成的音叉(tuning fork),之後產生非常穩定且高達360Hz的頻率(一般機械機芯只有3-4Hz),從而驅動一枚多達300齒的齒輪,如此一來便能把每秒鐘分割得更仔細,腕表的精準度得以大大提升。如果大家把音叉表靠近耳邊,不會再聽到傳統的滴答滴答一擒一縱聲響,反而更像小蜜蜂發出嗡嗡聲。 可以說,音叉表是機械表與石英表的中間產物,後來震頻高達每秒32,768次的石英表於1969年誕生,隨即在全球掀起石英風暴,Bulova亦於八十年代正式停止生產音叉表。Accutron音叉表雖停產了一陣子,但創新精神卻長存,品牌一直以Accutron之名研發新技術,這系列的作品在腕表上找不到寶路華Bulova字樣,它代表著創新及精準。大概Bulova有心「栽培」它成一個分支,所以我們上網會發現有一個獨立的www.accutronwatch.com網站。 我們佩戴機械腕表,手腕擺動能令擺陀轉動因而把動能儲存於發條鼓,但來到這枚Accutron,我們郁動手臂則會帶動機芯兩個渦輪旋轉(位於表盤下半部),渦輪飛快轉動會產生靜電能,繼而儲存於蓄電池內。如果是石英機芯,電池內的動力將供應給電磁摩打( Electromagnetic Motor),但這裡則不同,動力會分發給兩個世界首創的靜電摩打( Electrostatic Motor),一個提供時分針運行,另一個則先輸送往10:00位置的靜電感應渦輪,驅動柔順秒針行走,各司其職為腕表帶來每月只有正負5秒的誤差。要知道,這已經比一般石英機芯更準確。 特別一提,假若腕表靜止下來5分鐘,10:00位置的渦輪跟秒針會停止,一來以節省能量,一旦配戴者再郁動,它就會走回當下最準確的秒鐘,功能就如CITIZEN的Eco-Drive的省電模式。經過10年研發的靜電能驅動腕表,初登場有兩個版本,Spaceview 2020較具傳統氣息,它採用垂直表耳、表殼較小只有43.5mm而且打磨得較幼細,並將原作透視表面設計的驚人視覺效果重現,充分展現靜電能驅動裝置的準確性,也看到電鍍了較多經典的綠色色彩,搭配的是真皮皮帶。至於另一個尺寸較大具45.1mm的Accutron DNA版本,名字代表了它傳承了Spaceview的DNA。這腕表亦採用了透視鏤空機芯,但表殼外形較酒桶,表盤外圍設有一個綠色分鐘刻度圈,採用hooded式表耳配橡膠表帶,也給腕表帶來多一點時尚感。前者約售3,450美元,後者則3,300美元,將於10月底推出,以這個價錢能享受世界首創腕表技術、外形設計與別不同,表盤更有賞心悅目的動態渦輪,是相當划算了。限量版Spaceview書冊套裝:附有Assouline發行的《ACCUTRON: From the Space Age to the Digital Age》特別的尊貴奢華盒裝版本,承載著限量版Accutron Spaceview 2020時計 - 腕表和書冊均有相應的獨立編號,限量300套,約售4,000美元。

Continue reading

專訪CeeCan.com主理人──Nic Chung

《名錶論壇》在香港鐘表雜誌界地位超然,兒子鍾梓泰Nic把大師鍾泳麟的棒接得緊緊,多年來秉承著推廣鐘表藝術欣賞的使命。今年Nic把雜誌全面改版,帶來更年輕更有活力的新內容新layout;與此同時,Nic又宣布推出名為CeeCan的二手表交易網站,由寫表到賣表,大家都好奇這位年輕主腦人看準了甚麼時機?(C:《Chronomen》/N:Nic)C:當初為何有CeeCan.com計劃? N:計劃在2018年尾開始。我覺得香港一直沒一個well known的腕表交易網站,外國有很多的,例如《Chrono24》等,香港沒理由容不下一個…… 我認為二手表是新手接觸腕表的最佳途徑,與其沒頭緒地買一枚新表,倒不如買一枚高質素的二手表,同一價錢可能找到更符合要求的心水款式,而且更容易引起新手興趣。這引申的問題是,一般新手未必懂得分辨真假、優劣,所以信譽是很重要的關鍵,現時市面也未出現公認最好的二手店,大家還是會怕買到老鼠貨、翻寫面等等。 記得法拉利某高層曾說過:為甚麼我們沒有生產入門車款?其實我們的二手車就是入門款了。我就是抱著類似理念去創立全新二手表交易網站。   C:為何取名CeeCan?有特別意思嗎? N:CeeCan就是「時間」的諧音。草擬時的目標是要易記、簡單、年輕,最好能跟時間有關係,那怕是自己造字。C:籌辦時最大困難是甚麼? N:有人認為入貨貨源是關鍵,但《名錶論壇》有很好的根基,我們跟很多愛表的讀者及收藏家是好朋友,也跟不少牌子合作辦VIP飯局,他們經常換表戴,那麼便同時成為潛在的賣表及買表顧客了。 網站遇上最大的困難應該是時機。去年先有社運,再遇上疫情,打亂了我們推出網站的步伐。我們是網上平台,推出時自然要靠網上宣傳,但在運動期間所有社交平台都分享著那類新聞,我們怎出post也不會有反應;就算賣廣告,讀者也無心機看、無心機買。   C:如你所說,《名錶論壇》是很好的基礎。你會如何融合雜誌與網站產生更大的優勢? N:我覺得兩者可以是互利的。例如藉著雜誌的公信力,可以給網站的二手表作深入評論,讓讀者成為網站的潛在客人;網站又可以在雜誌賣廣告,或者給客人免費訂閱,讓顧客吸收更多腕表資訊,甚至教育新手如何認識腕表。有人會擔心在雜誌鼓勵二手表買賣,不怕得失品牌嗎?這方面我倒沒憂心,因為腕表的二手市場價值,也正反映牌子本身的價值。你看Patek Philippe,它的二手市場屹立不倒,也造就它成為皇者地位一大因素。C:比起市面其他二手腕表網站,CeeCan最大特色為何? N:相信是認受性。我們有替產品作認證,保證每件產品都是真貨,也會提供售後服務。另外我們也提供預約看表服務,雖說現時網民購物已接受到幾萬元交易,但買十萬的貨品還是最好看看實物,尤其是腕表,Online看表總看不準,簡單如每個人的屏幕都不同啦,偏色又是另一問題。 說到底,我們只擔當中介角色,如果你是二手店舖,也歡迎把貨品交給我們,讓我們替你找到好買家。   C:網站正式運作數個月,有沒有你預期的成績?經濟及鐘表市場皆不濟下,你覺得對二手腕表買賣網站是危還是機? N:當然未做到預期效果。如剛才所說,因為社運及疫情令我們起步慢了,環球經濟亦不似預期。「危」就一定了,但「機」亦不細,我始終認為二手市場在香港未開發成熟,說不定大家不想出街的情況下,會用更多時間上網看表。 我們的期望是,當做到「正常」的生意後,可以從線上拉到線下,多舉辦活動如找Tim哥主持二手表分享會,形成一個買賣分享小社群。另外也可搞網上拍賣,老實說我們早已準備好相關配套技術。後記:不要嚇怕他們 認識Nic Chung的,都會覺得他想頭多多拼幹多多,口裡常掛著「變革」,身體也付諸實行。問CeeCan有沒有給他帶來改變?他表示最大的轉變是要「面向大眾」。他不諱言雜誌的讀者很hardcore,甚或是年紀較大的資深表迷,遇上金融經濟危機或劇變時,奢侈品往往首當其衝,就是因為傳統太傾側某族群消費,大家為何不培養多點年輕人?Nic最後點出:「現時後生仔得閒無事不會走入表行逛,可能覺得門面裝修格局太高,也有可能是售貨員太白鴿眼,我們建構網站第一件要做到的,是不要嚇倒他們。」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George J. von Burg III

「用最好的心情,擁抱最壞的事情」,在訪問Claro團隊的時候,他們讓我想起了這句話。疫情之下,社會氣氛灰沉,Claro於愚人節發文,戲稱推出一款以抗疫為主題的腕表,旨在跟大家開個玩笑,發放正能量,怎料反應大好,意外地為品牌帶來機遇。Claro董事總經理George J. von Burg III是瑞士人,家族四代皆從事製表業,1967年移師香港發展,Claro正是由他爺爺一手創立。「Claro於1961年成立,在六十年代末盛極一時,曾銷售過百萬枚腕表,至七十年代漸走下坡,故公司把重心放回製表業務,主力設計及生產腕表。Claro雖未有停擺,但只在特定的巿場銷售。」George說。鑑於疫情嚴峻,各地封城兼停工,使George的製表業務大幅下滑,但同時卻為Claro帶來契機。George說:「近年我們有意復興Claro,礙於資源有限,只能緩步發展,集中在網上銷售。近來人人留家避疫,改於網上購物,這反而使我們的腕表銷售數字上升。我相信這段期間所有網購公司的銷售額均會有所增長。疫情就像一個警示,點出網上銷售的重要性。」製表業務放緩,也讓George的團隊有更多時間思考Claro的發展可能,抗疫表Power of Resilience正是醞釀於疫症蔓延時。電子商務市場數碼營銷經理Kon Chan表示,最初只是想借腕表提醒大家留意社交隔離及戴口罩,由構思、設計至發佈只花了三個星期,怎料反應熱烈,他們跟George商量後,便決定弄假成真,於Kickstarter進行眾籌,讓更多人可以擁有這枚腕表。由於Claro的原有型號款式並不適合,品牌設計經理Jacky Chan便重新構思了這個充滿幽默感及玩味的設計:表盤左方的半圓蓋子以口罩為靈感演變而來,獨立的同心三圓盤象徵社交距離,表盤文字「WHO KNOWS」和「PRC」,以及中央的病毒轉盤更是充滿戲謔意味。雖然創作原意是開玩笑,但Jacky的設計倒是認真可行,加上公司有豐富的製表經驗,故在決定推出腕表後,整個團隊也能快速應對。然而,故事也不是一帆風順,策劃經理Kim Kaur指出Kickstarter要求實物樣辦作審批之用,但其時不少廠房因防疫而停工關閉,結果整個計劃被拖遲了一個月。無可否認的是,Claro已因為這項目提高了知名度,促使品牌改變一貫的保守策略,正考慮作更積極的發展。這是疫境下一個小型腕表品牌的故事,Claro遇上了「危」與「機」這對雙生兒,也憑著小型品牌特有的彈性和膽識走在兩者之間,甚至勇敢地跳出框框,尋找新的機遇。「Power of Resilience腕表的誕生不是出於商業決定,而是創意的體現。」George說:「它不單是用於報時,更是一種情感連繫,代表著對未來的希望。」 最後,我希望Claro,以及鐘表界的每位,也能在逆境中化危為機。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Moment

非常讚同Moment兩位掌舵人Franco和Cyrus的見解,肺炎是一個催化劑,讓大家清楚自己、明白不足,應對疫情不止搓搓手消消毒,其實該從根本經營模式清潔改革,Moment轉變銷售腕表類型,舖家不得不與時並進,甚至香港未來亦理當改弦易轍,才能在後疫情年代掙一片立足地。 冷門轉型熱門 肺炎一到,舖家生意直插,數字嚇人,不是下跌八成就是九成。Moment走運,海嘯來臨前正在轉型,貨品由冷門轉向熱門,疫情下生意勉強做得來。「我們以前專賣冷門特別款式,肺炎前剛好轉向吸納大眾熟悉的牌子,專門尋找限量版或市場難搵的罕有型號,疫情下生意仍然可以,大約下跌兩至三成。」 Franco回憶,昔日不用擔心腕表是否偏鋒,只要向客人道出其特點,不愁沒生意。「現在沒辦法了,唯有面對,加入熱門元素令生意更穩定,三成保持收藏家真正會喜歡的冷門特別款,七成賣大路貨,畢竟好景時花錢比較疏爽,如今消費更小心,大品牌有其brand value,對消費者來說更有保證。」 近廿載的荒謬市場 Franco自2000年左右入行,見證鐘表市場泡沫式膨脹,到達一個不可理喻的地埗。「近20年鐘表市場十分荒謬,以一般零售標準來說唔make sense,一個口罩成本一元可賣兩元,一枚十萬元的高級鐘表,利潤或許只有少得可憐的兩千,但店家卻要壓十萬蚊的貨。」所以Franco斷言,這回疫情對舖家的影響最壞最深遠。「鐘表銷售品牌的利潤最高,直接賺去七成,舖家最叻只賺十多個巴仙,別人說鐘表sales搵錢容易,身光頸靚,其實只是屁話,好景時還可以,現在和洗碗差不多……」 10個煲得返5個蓋 因為Moment是樓上舖,租金壓力較細,人手也不用地舖那麼多,利潤賺少一點,貨品價格競爭力便高一點。「做表講求現金流,遇上big drop,很多舖家都變得緊絀,唯有裁員、關舖。」實力雄厚、口袋夠深的舖家,還有本錢可燒,開舖多、賺錢少的寶號,便最危險了。「舖家的profit margin約為8-10%,如果要200萬養活一間舖,即要做上2,000萬生意,以往生意可以10個蓋冚10個煲剛剛好,現在生意一落千丈怎樣蓋?相信下年初之前,本身分店數目甚多的舖家,或會關掉不少分店。」難保年底經濟復甦,變回10個蓋出來?「估計年底最多返回高峰時期的三、四成,到下年疫情完全過去,很多店舖已彈窮糧絕,要是今年高位承接貴租的店舖,簽下3、4年長約,2021年一樣撐不下去,很大可能壯士斷臂關舖。」 是時候反思 Franco認為,樂觀看待疫情,不一定是壞事,反而可讓牌子思考未來如何令表迷產生passion。「銅表一出大家一窩鋒去造,復古一出全世界都是vintage,像倒模打印,是時候反思了,品牌省回參加Baselworld的費用,可投放多點資源於創作上,不要再沉醉過往的成功,人就是死線將近才學懂進步,現在可能正是一個good time。」 舖家也要反思,只做旅客生意能否生存。「要思考側重一邊搵食是否真正安全,幾年前各大集團如Richemont或Swatch Group已提醒店舖要開始專注本地客群,但很多舖家只對內地客恭敬,遺忘了本地客,其實香港人也會消費,只是期望被尊重的感受。」 香港已完?再造? Franco預測香港未來很難維持鐘表市場最大戶地位,交易可能只剩下現時的一半。「香港作為鐘表進入大陸市場的功用已達尾聲,未來10年,大牌子覺得大陸市場愈趨成熟,我得知的是不少品牌已決定關掉香港部分分店,轉為開在內地,香港的持分額只會愈來愈低。」那香港鐘表業還有甚麼出路?「反而香港在生產腕表方面仍然重要,不少內地鐘表廠的老闆仍是香港人,生產出來的部件仍有頂級水準,吸引瑞士品牌敲門求購零件。香港何不考慮投放更多宣傳於made in Hong Kong身上?讓更多人知道,香港擁有上乘的製表技術。」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Sam Hines

2020年4月,我們的人生,像跳進另一個平衡時空,做了很多以前不會做的事:在家追看Netflix、在家跟著〈Show肌〉健身、在家用Zoom和朋友對酒當歌,還有連續四個星期,比〈慾罷不能〉更欲罷不能地關注著Sotheby’s的網上拍賣,正如蘇富比鐘表部環球主管Sam Hines所言:「世界正在急速急速地轉變。」面對疫情,以為網拍是權宜之計,後來才發現,網拍已悄悄展現其威力,大有機會成為鐘表拍賣新常態。 網拍試驗喜出望外 莫說各地收藏家不能來港參加拍賣,連拍賣行本身,辦公室停擺的停擺,員工休假的休假,拍賣市場怎會不一潭死水?唯獨香港有打不死精神,蘇富比於3、4月只有香港鐘表部有限度運作,live auction太天方夜譚了,online auction是唯一出路,4月8日起開始連續舉行了4場「Watches Weekly」拍賣,成績好得Sam令也感到意外。「拍賣結果遠勝預期,即使收藏家需要居家抗疫,無阻他們的熱情,4場拍賣合共錄得2,100萬,勞力士Paul Newman Daytona拍得238萬,百達翡麗Nautilus 5711更打破網上拍賣紀錄。」 Sam也觀察到,世界各地收藏家均對嶄新的每周拍賣感到感趣。「以第一場每周拍賣為例,參加者國籍十分平均,30%來自亞洲,30%來自美國,餘下的歐洲居多,當中最令我們意外的是不少為意大利人。」參與者並非來自單一市場,對拍賣行來說,的確是值得鼓舞的訊息。 網拍真正升格 成功非偶然,但一次疫情,助了網拍一大把。「以前的網拍,大多為中檔次款式,亦較易於網上找到,總括來說,就是一些不太值得放進實時拍賣的腕表收容所。現在收藏家不能遠遊,願意付出更多在網上尋找心頭好,未來網拍腕表價值將會提高,永久改變拍賣生態模式。」比如5月舉行、以計時表為主題的每周拍賣,其中一枚百達翡麗Ref. 5070以往是實時拍賣的星級拍品,一年前根本想象不到會在網拍出現。 傳統拍賣有時候讓人覺得高不可攀,換了網拍,接觸面便更大,Sam預期年底之前,會有愈來愈多網上拍賣,virtual比live auction更多。「日後網拍將會增加高價值和極重要的款式,同時改變實時拍賣模式,只選精英中之精英,可能是一些高級古董腕表,數量也會更精簡,從以前大約600枚拍品精選為100多枚。」 Zoom近看 品牌網上發布新表,拍賣行會照辦煮碗嗎?「最近我們正籌備網上串流觀賞系統,可以放大腕表、近看保存狀態,有興趣的買家,可以預約形式,告訴我們想看甚麼拍品,我們便會透過Zoom程式互動,相信不久之後便會推出市場。」窮則變,上課用Zoom,開會用Zoom,拍賣也要與時並進。 人們足不出「國」,表展被逼取消,對拍賣行孰好孰壞?「收藏家買不到表,會從拍賣會入貨;分銷商賣不出表,也會於拍賣寄賣,同樣帶旺拍賣,繼續鐘表交易,不會坐以待斃。」Sam坦言壞處在於香港鐘表展期間經常也有拍賣舉行,不少人會順道往拍賣會看個究竟,各國斷絕來往,對實時拍賣人流難免帶來一點影響。最後Sam給大家的建議是,根據09年金融風暴所得之經驗,收藏家對「藍籌」品牌興趣始終較大,例如百達翡麗、勞力士、江詩丹頓等:「他們的製表哲學不止賺錢,還有對傳統製表工藝的熱愛,收藏家感覺安全和舒服一點。」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Eric So

讀者們對敝刊專欄作家之一Eric So應該不會陌生吧。本身是表迷,又創辦過鐘表雜誌,這幾年他轉戰經營自家品牌,追尋自己夢想。創立H.I.D以來不經不覺已三年多了,最近又參與經營另一新品牌,愈做愈勇,在此之際突然遇上新冠肺炎,生意少不免受到影響。「單是今年頭三個月,生意至少跌了七、八成。不過這趟疫情對我影響有壞亦有好。」Eric說過去數月零售市道氣氛極差,與他合作的零售商普遍生意都大減八成,他甚至相信疫情對消費市道的打擊不會在短期內消失,始終經濟受重創後要復甦需要長時間,人們的消費信心、對非必需品的需求未必會一下子大升,但他仍樂觀面對一切。「我自己的做事方式一向喜歡按部就班慢慢來,公司發展得太快很容易會快落,所以打好根基非常重要,寧願銷售放慢一些。雖然目前的發展跟我當初估計是有少許出入,銷售速度不似預期,也許我高估了香港市場對本地micro-brand的接受能力,但我仍很有信心,只要交足功課保持腕表質素,努力做好售後服務,在市場建立到良好聲譽,假以時日大眾對本地品牌的接受程度是會逐漸提高的。「疫情這段期間其實正好給我有機會靜下來,好好思考未來路向。現在我正研究如何改善網絡平台,跟客戶有多些直接溝通。宣傳方面更不能完全依賴零售商,我自己亦要下多些工夫。至於腕表設計方面,也許第一批腕表走的路線比較少眾,不容易被接受,未來可能會來一次大轉變,設計在保留個人特色的大前提下,味道會偏向傳統一些。」他說售後服務正如之前所說,是H.I.D其中一樣希望能建立口碑的環節,所以他會向客戶保證,腕表維修的話三日內必能取回,即使人為損壞亦不收費,務求令客戶開心又買得放心。雖說目前零售市場慘不忍睹,但Eric說也視乎個別情況,例如由他協助打理香港事務的獨立品牌MB&F,這一兩年銷售持續增長,即使疫情期間也沒有受太大影響。「可以看得到,香港專買貴價貨品的一群,消費能力完全沒有減退,只是這段期間無事無幹他們不會外出四處逛,有新事物刺激到他們的好奇或慾望,還是樂意到舖頭看看甚至掏腰包購買。」他目前正經營另一本地新品牌Behrens Original,市場反應亦令人鼓舞,過去一個月(四月)銷售增長不錯,沒有太受疫情影響。尤其當大家都盡量足不出戶,總會以為大部份腕表都經網上銷售,現實卻是網上和實店銷售比例很平均。「仍然有不少腕表經傳統店舖售出,我自己也有點意外,相信是因為Behrens的設計有新意,特別是對鐘表有認識的話,會發現這類設計過往售價至少十多萬或廿多萬,現在竟然是萬多元,而且全是限量製作,自然覺得相當抵買。目前Behrens只有兩個款式,已賣得不錯,今年內將按計劃逐步增加至六款設計,加上貨源將逐步穩定,相信未來的銷售增長會更加好。」

Continue reading

鐘表界疫境自強系列──邱子傑

創立於1997年的歐洲坊(Europe Watch Company),代理多個超級腕表品牌,並且紮根於尖沙咀東部超過廿年,是表迷及遊客選購時計的熱門地點。但創辦人兼行政總裁邱子傑(Jeffery)直言,早於數年前開始公司已不再單單依靠遊客,而是多了許多本地熟客的支持,故此在疫情初期生意影響並不太大,「鐘表零售是一項長線生意,大部分零售商都具有很強的實力,大家都曾經歷過沙士及多次金融風暴,我覺得今次的新冠肺炎疫情總會過去,大家都會捱得過。」對歐洲坊而言,疫情的影響在近兩個月才真正顯現,「其實在二、三月時,我們的生意額仍算穩定,但從四月開始才有大幅度下跌。四月份的生意額比去年同期下跌了近40%,五月份的生意亦非常冷清。」歐洲坊身為百達翡麗、Rolex及Tudor等多個鐘表名牌的銷售代理商之一,一直吸引著許多本地及來港旅遊的表迷。Jeffery表示,內地客人與遊客無法入境對香港零售業有著一定的影響性,但集團已經在尖東地區經營超過二十年,與許多本地客人建立起良好的關係,「我們早在數年前開始已不再單靠遊客來維持銷售成績,有許多本地客人成為我們的熟客,憑著良好的口碑及服務,雖然年初開始新冠肺炎疫情嚴重,但今年第一季度的銷售成續仍然非常穩定。」 對於四月份開始下滑的銷售數字,Jeffery認為與疫情持續導致消費意欲下降有關,「當然各大品牌沒有新貨登場亦是一大原因。」Jeffery自稱公司在疫情開始後便已做足衞生防護措施,每間店舖的清潔、為客人探熱等一直都有做。「我們店內環境比較大,有多個獨立的VIP房間、吧檯等,能為客人提供私隱的同時,亦有助大家保持社交距離。」對於近日許多鐘表、珠寶零售店內只有零星客人,店舖職員似乎無所事事的情況,Jeffery直言事實並非如此,「其實我們店內職員都非常忙碌,因為明白到客人無法或不想上街的心情,職員會主動以不同的通訊軟件與熟客聯絡,經過長期的接觸,了解過客人的喜好後,能更容易向客人提供適合的產品,或者像朋友般交流,保持良好的關係。」 因應最近較冷淡情況,歐洲坊正是檢討現有服務及銷售模式的最佳時機,「我們為店舖職員提供了大量的培訓課程,除了提升產品知識外,溝通及服務方式亦要有所改善。我們與各大品牌合作,由品牌向我們職員更詳細地解說品牌歷史、腕表細節等,故此職員們其實比以往更要忙碌。」Jeffery認為這是提升自己及店舖形象的好機會,面對網上銷售逐漸增多,他指對腕表而言,親身體驗、佩戴才能真正感受到腕表的魅力。他承認網上的大量宣傳有助客人對相關品牌及表款提升興趣,「但始終照片與實物是有區別的,只有真的摸得到,才能讓人有所比較及選擇,所以零售店仍然是具有優勢的。」對於現時本港鐘表零售業所面臨的難關,Jeffery表現得非常有信心,「作為一項長線生意,鐘表業絕對是一個穩健的生意,因為要經營一家代理多個品牌的零售商,本身的投資額已非常大,故此零售商本身都很有實力,而且大家都經歷過以往沙士、金融危機等問題。今次的疫情總會有完結的一天,我相信大部分的行家都能捱過今次難關。」Jeffery自言做生意一定有高低起伏,市道好時有市道好的煩惱,市道不好時亦要做足準備應付問題。忍不住問他生意好會產生甚麼煩惱,他笑言:「生意好時,很多熱門產品不夠賣,有些客人會選擇去外地購買,這當然算是一種煩惱。」 作為一家代理商,Jeffery認為只有做到「有合理定價、給予消費者信心,以及良好口碑。」生意自然陸續有來,故此其經營模式並不會作太大改變。面對現時瑞士鐘表展的突發更改,明年可能要在不同時期出席多個表展,Jeffery無奈表示,「以往去表展除了欣賞未來一年的新產品,考慮買貨的成本、公關宣傳的策略外,與各大品牌主理人的相聚亦是重要目的。」 雖然現在各大表展化整為零,表展及品牌也開始嘗試B2C(Business-to-Customer)模式,但代理商作為品牌與客人之間的「中間人」,肩負著非常重要的角色,他強調:「香港本地客人很多都非常有要求,我們作為專業的代理商,更需要以多年的經驗及人才去為客人介紹不同的腕表。」他認為這是一份可以長久做下去的工作,亦能傳承至下一代,「當然我仲未老到要退休。」Jeffery對於現時的工作充滿熱忱,亦對將來滿懷期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