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針 方程式

指針,在表盤上是最不可或缺的,偏偏我們未必會留意它的設計細節,甚至說不出它們的名字。綠葉的努力,無論如何都值得我們尊重。   指針 作為腕表最重要的綠葉,我們應該對其造型和名稱多加了解。除了只此一家又耳熟能詳的Benz 針、雪花針和箭形針,這裡嘗試歸納坊間最普遍的八種 指針 類型,希望大家至少知道自己戴著的表,那支指針究竟姓甚名誰。當然常見款式之外其實還有海量的獨特指針設計,有機會再詳細探討。又稱太子妃針的Dauphine針是最常見的指針款式,基本造型是一個極度不對稱的菱形,一邊超長一邊極短,長的一邊用來指示指間,短小的部份出現在軸心下方。它的設計千變萬化,線條可以畢直,有時會略修腰;部份用平面設計,有些則細緻地造成兩個或以上的切割面,感覺立體,又能在不同角度下映射出不同亮度對比。Patek Philippe在斯文款式Calatrava最愛用兩個切面的Dauphine針。Grand Seiko更是Dauphine針的忠實捧場客,指針線條看似畢直平實,其實邊緣斜角打磨光亮,造出另類立體感。Bvlgari旗艦的Octo Finissimo纖薄系列也喜款用兩個切面的太子妃針,中央位置再加鏤空設計。Baton針是另一款最普遍的指針類型,這法文名字意思是stick,但凡身形又長又直的指針都可稱為baton針。針的末端大部份是尖角(外形像鉛筆,因此也有人稱為pencil),放在運動型腕表身上末端則多數呈圓形或方形。因為線條簡約,追求顯示清晰或風格簡約的設計都愛用這類型指針。Panerai幾乎所有款式都用baton指針,夜光落墨的範圍也是長條形設計。勞力士的Datejust也是baton形指針的擁躉,指針造形是長方柱體。風格簡約的Piaget Altiplano,想當然用傳統的長條形stick指針。Feuille是法文名字,意思是樹葉。葉形指針身形娥娜多姿,就像樹葉般中央部份圓闊,兩端逐漸修身,線條簡單但形態優雅,所以經常得到優雅型腕表垂青。它的身形可以纖幼修長,也可短小圓潤,但萬變不離其中,很容易辨識。主力營造超級簡約紛圍的H. Moser & Cie.,表盤斷捨離的地步可以只剩下時分針,主角地位超然,委以重任的就是葉形指針。柳葉形針形態優雅,與classic斯文款是最天造地設,Blanpain簡約典雅的Villeret一律用纖幼加上鏤空的葉形針。IWC腕表家族裡走classic路線的Portugieser及Portofino均採用柳葉形指針,計時表設計尤其散發優雅紳士味道。Alpha針形狀比較古典,跟Dauphine針相若都是一個拉長了的不對稱菱形,但短小那一端修身至又長又窄,連接軸心的針孔設在最底處。在一眾腕表品牌裡,朗格是Alpha針的最忠實粉絲,除了用數字窗指示時間的Zeitwerk,幾乎全線所有型號都以Alpha指針上陣。發放古雅氛圍的Jaquet Droz同樣是Alpha針的長期擁躉,運動表款以外的所有款式均採用Alpha指針。寶璣針顧名思義出自陀飛輪發明人寶璣(Abraham-Louis Breguet)大師之手,針的線條極纖幼,在臨近末端有一個鏤空圓形,內裡中空的圓並非位處正中而是偏心式設計。這款指針造型在十九世紀相當流行,到今天也是常見款式之一,多數出現在強調古典美的腕表身上。名叫寶璣針,當然是Breguet「御用」的指針設計,除了計時款式Type XX家族,幾乎所有款式都採用寶璣針或其變奏。江詩丹頓的Historiques主要復刻昔日設計,這枚枕形American 1921採用的就是古典的寶璣指針。Poire 同樣是法文名字,英文是pear梨;由於形狀跟樸克牌中的黑桃相若,所以亦有spade hand的稱號。這㮔設計線條比葉形針更娥娜多姿,古典味相當濃厚,大家熟悉的大笨鐘也是採用這款指針設計,今天標榜傳統味道的腕表都樂於採用。Glashutte Original在偏心式設計的Panomatic系列裡採用Alpha針,在這個classic的Senator款式裡則主要用典雅的藍鋼梨形針。強調傳統美的獨立製表品牌Lauren Ferrier也愛採用梨形針,造型比一般設計更修長纖幼。Bovet在水晶殼Recital 26身上採用的梨形針有類似兩顆黑桃double spade的設計,末端的黑桃塗有夜光物料。教堂式指針和黑桃或梨形針一樣古典味相當濃烈,一如名字所言設計概念來自教堂的建築細節或教堂鐘塔上的指針,紋理和線條相比其他指針豐富,有鏤通設計亦有塗上夜光物料的款式。營造懷舊氛圍加強傳統味道的腕表多數採用這種設計。Montblanc 1858計時表的設計參考昔日Minerva古董表的造型,所以指針也是採用傳統的教堂式指針。Zenith的Type 20 Rescue帶有濃厚懷舊運表味道,指針設計亦以教堂指針為基礎。劍形 指針 一如其名就像劍刃,開端比較窄身,然後逐漸加闊,到尾段輕輕收窄成尖端。因為身形普遍粗闊,多數會在潛水表上出現,方便大家清楚閱讀時間。潛水表使用的指針多數會稱為Plongeur(意思是diver),不過造型其實都類似寬闊的劍型針。當然針的長短大小和夜光設計可以就造出很多不同變化,所以劍形針亦會出現在classic和時尚的款式。歐米茄Seamaster採用的劍形指針(或Plongeur針)是鏤通設計,配有大圓點夜光。卡地亞不少classic的設計都愛使用造型簡約纖幼的劍形針。

Continue reading

George Tong珍藏:貝母神雕

當George把腕表端出來,先讓我們估一估屬於哪個品牌?雖然表面沒一粒文字,但從陀飛輪搭橋的Place Vendome造型,以及鮮見的貝母雕刻工藝,還是有一點兒端倪看得出來(實在不知道答案?大圖有腕表型號,下文亦有交代!); 另外,宛若山水畫的珍珠貝母雕刻,出自何位高人手筆?得到素來崇尚工藝的George青睞,自然不是泛泛之輩,那就是雕刻大師Olivier Vaucher,以不同色澤的珍珠貝母,堆砌出海邊小屋風光,2007年George驚鴻一瞥,大呼nothing like it 無可比擬!資深腕表收藏家大牌寵兒 工藝表欣賞多了,沒理由沒聽過Olivier Vaucher的名字。這位master engraver於日內瓦開設工作坊,在各大品牌心目中等同信心保證,Hermes Arceau Tigre的漸變琺瑯表盤、Richard Mille RM19-02 Tourbillon Fleur的開花雕刻、Van Cleef & Arpels的逆跳仙子等,同屬大師傑作。Olivier Vaucher真正讓George留下深刻印象的出品,其實是江詩丹頓250周年的Masques面具系列:「表盤十分漂亮,工匠花上數月才能造成一塊表盤,加上限量生產,極度搶手。」不能抗拒的表盤 面具系列大收旺場,Olivier Vaucher也得到Van Cleef & Arpels賞識,2006年開始構思貝母雕刻的Landscape系列。「VCA參照1925年的首飾盒設計,情商Olivier Vaucher將其珍珠貝母砌成的風景畫移植到表盤,2007年SIHH期間,品牌展示已完成雕刻的那一片表盤,第一眼已經喜歡到不得了,更是我第一次不用看到整枚腕表成品,光憑表盤已決心購買的經歷。」因為Van Cleef & Arpels不會自製機芯,於是向同門Piaget借來600P陀飛輪機芯,然後George還可按心水選擇腕表配搭,包括白金表殼和baguette-cut鑲鑽表圈,表背用上貝母夾板,陀飛輪小窗配備鑲鑽框架,還刻上「Piece Unique」孤品字樣。「超時」空傑作 還在構思階段的時候,Olivier Vaucher預計每一片貝母雕刻表盤的製作工時約150小時,但工藝大師就是有精益求精的脾性,埋單計算,遠遠超時工作。「Olivier Vaucher造第一枚表盤時太過努力,最後足足花上350小時才完成,當時我還跟品牌打趣說,收取我150小時的成本便好了,不要額外計算那200小時的超時費用……」之後Olivier Vaucher繼續為品牌製作了多枚Landscape款式,但在George眼裡,畢竟第一枚才最鬼斧神工。親身尋「母」 Olivier Vaucher曾表示,接下VCA這趟任務,最大挑戰是搜羅配合構圖的貝母材料。「當時市面上沒那麼多colourful的珍珠貝母,他要親身飛往大溪地,聘請潛水員尋找指定顏色的貝母。」 George直言,這種貝母雕刻表盤,難度更勝彩繪表盤。「珍珠貝母十分堅硬,雕刻時稍一失手,便無從補救。而且成色天然,不能人工改色,要謹慎搜尋合適原料,再根據手頭上的材料組成心目中的圖案。這表盤的工藝是world class的,猶如一枚art piece,愈看愈喜歡。」 目前為止,George擁有只此一枚的Olivier Vaucher出品:「暫時其他作品的水平都及不上這一枚,將來有沒有機會?看緣份啦。」

Continue reading

勞力士369專題(三):拍賣行、二手店談Explorer走勢

來到最後一集勞力士369專題,繼之前解構了Explorer七大時期,以及古董勞力士專家及腕表雜誌主編跟大家分享,這次我們找來Vintage Concept店長Albert Leung,還有Phillips的香港鐘表部門拍賣主管何子永先生,一起看看二手Explorer的市況,以及市場的拍賣情況如何。停產的東西特別多人問、多人炒,隨著全新36mm的Explorer Ref. 124270推出,究竟上一代的39mm Ref. 214270會不會停產?價格有沒有水漲船高?我們找來二手古董勞力士店舖Vintage Concept的店長Albert,跟我們談談新表的走勢、哪些型號較受買家歡迎,當然也順道推介一些值得收藏的舊Explorer……在二手勞力士運動表中,Explorer受歡迎程度有多高? 老實說,Explorer是多人喜歡,但未必是勞迷首選;它的3、6、9 DNA很強,但始終size是它的限制,例如早陣子興大尺碼直徑腕表,Explorer便無緣分一杯羹。同樣是潛水表,可能比較多用家會選GMT-Master款式。 今年勞力士重推36mm的Explorer Ref. 124270,對39mm的Ref. 214270的行情有沒有影響? 又沒有太多人問Ref. 214270,可能本身39mm也不算太受歡迎吧。當年勞力士可能覺得市場興大尺碼腕表,所以也在Explorer試試水溫;事實上,當36mm回歸,品牌也不會說明39mm會停產。反而有顧客問今年另一枚金鋼版Explorer Ref. 124273,可能跟近年的金鋼熱潮有關,也可能是覺得混金款式較有趣。據說有人以約10萬元成交,但跟原價$84,500也差不了多少。 個人來說,我不太喜歡新設計的Explorer,因為除了表盤正中央的大皇冠,還有6:00位置SWISS跟MADE中間的小小皇冠標記,有點重覆的感覺。 近年哪些Explorer型號較受買家歡迎? 我們可先分膠鏡及玻璃鏡吧。膠鏡以Ref. 1016為主,一般粉面matte較受追捧,俗稱「肥仔字」(即3、6、9 三個字特別粗厚)的是可遇不可求,就算沒紙也叫價十多萬;還有後期一點的L及R Series。 至於現代版的玻璃鏡,以Ref. 14270較多人問津,當中又以T25面比SWISS面受歡迎,因為T25面有機會變色。一般來說,T25面跟單SWISS面的價格可相差1萬元。 Ref. 1016生產期長達26年,當中哪些款式最值得收藏? 大概是六十年代尾七十年代初暱稱為frog leg的款式,那時的勞力士皇冠標記猶如青蛙腳因而得名,這個時間的Ref. 1016也包含了肥仔字呢。 有沒有遇過一些買或賣Explorer的有趣故事? 曾遇過一位女士想找一枚Ref. 1016,問她想要甚麼年期、甚麼特質,她統統也答不出,只知道她會經常來店舖看看。我們知道她對勞力士是有認識的,不過就如揀「男朋友」般,永遠說不出自己的要求……她可能只是戴慣了玻璃鏡,想找一枚膠鏡試戴。最後,她失驚無神買了一款我也記不起有何特質的Ref. 1016,總之我們形容她是找到「一見鍾情的男朋友」。Big Bubble Explorer Gilt Dial Ref. 6298:腕表生產於1953-54年,這麼早期的Explorer未必一定有 3、6、9數字,這枚無數字的賣相較斯文優雅,是Ref. 6098後推出的,內搭大棺材肉。($255,000)Ref. 6610:這枚Ref. 6610也是早期作品,產於1957年,已經不再是Big Bubble,改用了1030機芯,當年仍是採用Radium(鐳)面,當嚦架面慢慢揮發,更有懷舊味道。($275,000)Ref. 1016:這些內搭1560或1570機芯的Ref. 1016,如果保養得好又齊件的,可以值30萬,這枚氧化得較厲害的,大概是水氣經由膠面入侵。這表很有歷史,亦有chronometer認證紙,屬六十年代產品。($169,000)Ref. 1016:同樣是Ref. 1016,這枚產於七十年代中期,保存得更好,勞力士logo是長皇冠形,比較高身,有齊出世紙,價格也較高。(約$20萬)Ref. 14270:此表產於1997年,保存良好,要留意6:00位置下寫上「T SWISS T<25」,屬於T面的它自然較矜貴。此表有紙。($75,000)Ref. 14270:較後期的Ref. 14270不再採用Tritium,6:00位置換上「SWISS」一字,這表為1998-99年出品。($56,000)比起Daytona不斷擦新拍賣紀綠消息,勞力士的Explorer雖不經常登上頭條新聞,但Explorer其實是新晉藏家的入門首選,也屬拍賣行常客。究竟Explorer的拍賣價值如何?哪些年期及型號最受追捧?我們有請富藝斯(Phillips)香港鐘表部門拍賣主管何子永先生為大家解說。以勞力士來計,Explorer是否不算拍賣常客? Explorer其實在拍賣上算是常見的表款,因為有許多喜愛勞力士運動表的新晉藏家視Explorer為勞力士運動表入門首選。不論是古董或是現代Explorer都是最受歡迎的勞力士運動表之一。 哪個時期的Rolex Explorer最受歡迎? 1950年代的Rolex Explorer最受歡迎,例如五十年代的Ref. 6350配「Honeycomb(蜂巢)」表盤,專為抵禦極端環境而設計,機芯經過精密天文台認證,這個型號在拍場上較少見,但也是因為其珍稀所以受到追捧。另外一款Ref. 6610也是於五十年代初期推出,同樣是勞力士運動表迷的至愛。 舉例說,今年6月我們的香港春拍有一枚約生產於1957年的Ref. 6610,金字備亮漆面,估價是24-34萬港元,最終以50萬4千成交。 另一枚於5月日內瓦春拍亮相的Ref. 6350更厲害,1953年出品配有蜂巢面,最終成交價達88,200瑞士法郎。 還有一枚Ref. 6350於2020年12月在紐約「Racing Pulse」拍賣會上出拍,估價5-9萬美元,最終以12.6萬美元成交,接近100萬港元。比較多人喜歡在Ref. 1016裡尋寶,當中哪些較有欣賞價值? 型號1016有著很長的生產期。我認為六十年代為日本市場推出的限定「SPACE DWELLER」Ref. 1016最具收藏價值,因為極其稀有,加上背後的故事有趣,因此也被鍾愛勞力士的資深藏家們視為最佳收藏表款之一。 今年勞力士推出Ref. 124270及金鋼款Ref. 124273,尺寸回到36mm,那有沒有令39mm的Ref. 214270停產及更受追捧? 我個人比較偏好36mm版本的Explorer,所以我非常樂見這個經典尺寸回到市場,36mm版本是受到更多勞力士資深表迷追捧的款式。至於39mm版本是否會因為停產而受到追捧,我認為這個可能性是很高的。

Continue reading

勞力士369專題(二):專家鍾情Ref. 1016

上集解構了由上世紀三十年代至2021年勞力士Explorer的七大時期轉變,今集我們請來專家跟大家分享Explorer的情懷點滴。 一位是VRHK(Vintage Rolex Hong Kong)創辦人之一的Jim Lai,他認為「3、6、9救了Explorer」; 另一位是鐘表雜誌《Spiral》主編金成,他則認為Ref. 1016的圓渾鈍厚外形,最得他歡心。如是我們雜誌的忠實讀者,不會對Jim Lai感到陌生,他既是VRHK(Vintage Rolex Hong Kong)創辦人之一,亦是我們友好的專欄作家,他每期跟大家分享古董勞力士的珍藏及故事,稱他為「勞力士活字典」可能不足夠,「勞力士百科全書」稱號大概更適合他。問他Explorer的珍藏,他說全盛時期單單Ref. 1016已超過7枚……對Jim來說,勞力士的Explorer就是「經典」的代名詞、是「長青」的最佳代表:「三個數目字:3、6、9就是icon,簡單不過!Explorer就是實而不華,不需要任何鑽石等元素加持,它的簡單就是最好看、最powerful,也是十分user-friendly的款式。」一般用家只認得表盤上3、6、9三個時標,但在收藏家眼裡,Explorer還有很多細微的分野及值得欣賞的地方,Jim細說:「由54年的Ref. 6200開始,表盤可以由1953-58年分為Radium (鐳元素)及1959年之後的Tritium(氚元素)時期,夜光物料不同、顏色不同、數字字體不同、size不同……統統都是欣賞古董Explorer的樂趣,資深收藏家一眼便能分辨出來。」Jim不諱言這就是收藏古董Explorer有趣之處:「例如生產期長達26年的Ref. 1016,無論是Tritium、Tropical、Matte Dial都各有不同味道,之後又可細分不同字款如standard字及肥仔字。我個人特別鍾情字體變得厚厚的肥仔字,不規則得來十分可愛,它是六十年代尾約67-68年的產物,我會形容它是勞力士的一道甜美dessert。」全盛時期Jim曾經擁有7枚Ref. 1016,當中肥仔字也有4款,價值由較早期的15-17萬,漲升至現時20萬過外;對他來說,印象最深刻的一枚,是在法國買的:「大約3年前,在IG認識了一位收藏家,他放賣一枚大全套的Ref. 1016肥仔字,大全套的意思是有原裝外盒、內盒、貼紙、日曆卡、膠牌仔、天文台紙,連原裝買賣收據也有。單據表明腕表在1971年以2百多美元售出,這天賣家則以約25萬港幣放售。雖然價錢不便宜,但我猜想未來三五七年也未必能在市場找到類似或比它更好的選擇,於是湊巧我去法國公幹,便聯絡他交收。」但說回來, Explorer從來不是勞力士運動表最大紅大紫聚焦鎂光燈的那一位,至少比起Submariner、GMT-Master甚或Daytona。Jim甚至形容,它是有點「梗頸」的:「始終由Ref. 1016開始,Explorer已肩負著勞力士入門表的任務,它在款式、功能,甚至gimmick上,都不及Submariner或Daytona;也由於它的表殼尺碼較細,設計上較難突破或製造驚喜,它的位置毋疑是有點『梗頸』。可以說,3、6、9設計是救了它,另外木村在日劇中強力加持也令它的光環變得更亮,亦更持久。」作為資深收藏家,如果新手買家想購買舊款Explorer I,Jim有甚麼意見?「現時資訊發達,價格愈來愈透明,無論是否新手買家,買表前最緊要是做好功課,可以先加入不同群組跟大眾討論,如購買可先找一些有信譽的店舖。個人的意見是,如是初接觸古董表,可先由入門級別埋手,先enjoy一下箇中樂趣,認識加深了才進一步購買。舉例Ref. 1016,Gilt Dial表面太令不夠vintage味,可以先試試Matte Dial藥膏面,當然不用一下子去到肥仔字。由淺入深,給自己一些目標,努力賺多些錢再買高階的,這樣才好玩。」 最後也問問Jim,對於今年回歸36mm、又推出金鋼版的Explorer有甚麼意見?他坦言今年新作驚喜欠奉,跟上一代分別不大:「金銀潤向來在勞力士家族不算矚目、價格也難做到好成績。依我看,如果全隻是玫瑰金又不同,新鮮感十足;又或者,像去年OP款帶來不同顏色表盤,就真的驚喜萬分了。」對於勞力士Explorer,身兼《Spiral》、《JET》、《美紙》總編輯的金成有以下的分享:必須承認,比較喜歡從前的表,所以開場白都是甚麼二十年前。又二十年前,第一次看到Ref. 16520 Daytona驚為天人之前,其實先看上Ref. 14270 Rolex Explorer在先,然後才陸續遇上之前舊版上鍊6系Daytona和Rolex Explorer 1016,當然更加驚為天人×3000。Daytona是很有距離,Explorer或Explorer II成為了短期目標。當時大表熱潮初起,但我還是覺得36mm的Explorer有點小,所以首枚自己買入的是Explorer II——那枚可能比Seiko 5還多人戴的Ref. 16570。Rolex Explorer被說成最具初心的Rolex腕表,它的3、6、9外形比簡單更簡單,流行了半世紀卻沒有大變動,成了最有型的數字圖騰。在上世紀三十年代,Rolex銳意設計一枚專為登山或探險使用的腕表,到了1953年,John Hunt和Edmund Hillary團隊帶著Explorer成功登陸珠穆朗瑪峰。但我內心有少許好奇的,Explorer的表殼其實是最傳統的Datejust變種,只一下子鎖定了黑色表盤,把date功能廢除,只留下3、6、9三個清晰明淨的阿拉伯字母,也許更強悍更防磁,但除了報時便幾乎沒有特別功能的369,竟然可以配合登山冒險嗎?但戴著369的人最終又安然無恙啊,那麼369真的非常配得上Explorer這名字。直至1971年,根據多年來真正登山探險經驗得來的意見,可以使用橙針分出日夜時間的Explorer II 1655問世,我才稍稍舒懷,證明我的常理也有番咁上下,真的用上Explorer II探險才比較合情理吧。但都是宣傳和經營手法,全個香港成千上萬戴Explorer,絕對不會隨便登陸珠穆朗瑪峰的,我們只是愛上那非常經典獨特的369設計罷了。現存從Ref. 214270中三個略方略扁的金屬字母,蛻變自九十年代的Ref. 14270。當年這迷人的369設計,增添大量運動感和時尚氣息,把認為阿爸阿爺才戴Datejust的年輕群眾吸引過來。好奇怪是,當年認為36mm很小,終於來到Ref. 214270的39mm,本來應該是最完美尺碼,你又會忽然覺得39mm的魔法略褪色,好像那36mm才是很有道理很經典的比例。再當然,說到那三個數目字,Ref. 1016圓渾鈍厚的369才深得我心,不管有沒有木村在《Love Generation》加持過,都會覺得那三個圓數字配36mm表殼配啞黑的表盤,才是最具初心趣味的設計,遠遠拋離Ref. 14270的369。即使那三個字,對登山涉水其實沒有甚麼太大助力。我也一直幻想,未來Explorer的新版,有沒有可能會是Ref. 1016的圓字配39mm!

Continue reading

John_Richard Mille_website

John拆機芯 : Richard Mille 花開有時

Richard Mille的腕表每一枚都有創新結構,又愛使用新物料,由基本型號以至複雜的追針計時和陀飛輪,機械感都極強烈,但偶然又會有浪漫詩意的設計,例如這枚RM 19-02陀飛輪。 RM 19-02表面是一枚珠寶表,只有鑽石、花卉和時間顯示,質實是一枚陀飛輪,而且是automaton機械人偶設計。是這樣的,按下表殼左邊按掣,那朵粉紅色玉蘭花的花瓣便會徐徐打開,然後陀飛輪會慢慢升起(大約1mm),跟花卉開花讓花蕊的花粉得以傳播開去的自然現象如出一轍。再按一按掣,花瓣又會慢慢合起來。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整場好戲可以隨心按掣觀賞,不去動它的話,腕表每隔5分鐘亦會自行開show。不用太擔心玉蘭花開合太多會耗用動力影響走時,整個活動機械裝置是用另一個發條鼓提供動力。這是Richard Miller第一枚的automaton機械人偶設計,至今也是唯一一枚。腕表2015年推出,只造30枚,有白金鑲鑽、紅金鑲鑽以及寶石款式,這枚更用彩色寶石在表殼鑲嵌花卉和樹葉圖案,與玉蘭花陀飛輪互相輝映,數量極少,平時難得一見,多得John讓大家有機會目睹其廬山真面目,一睹它的automaton設計。表殼:白金 尺碼:45.4 x 38.3mm(厚12.55mm) 功能:時、分、陀飛輪、活動機械 防水:50米 限量:30枚尺碼:31.5 x 29.62mm(厚5.72mm) 振頻:每小時21,600 動力儲備:36小時 寶石:40石 陀飛輪:直徑11mm 游絲:Elinvar by Nivarox之前John已跟我們解構過RM 61-01 Yohan Blake陀飛輪,知道他們會特別替螺絲加入俗稱戒指墊圈加強安裝穩固度,也見識過擺輪的造工如何反映背後表匠的上乘手藝,從這枚開花陀飛輪特別版,則可欣賞到他們的寶石鑲嵌工夫做得很細緻,由於表殼是三層式結構,寶石要分別在每一個部份的不同地方鑲嵌,合起來才能造成整個表被寶石覆蓋的充實感覺;另外Richard MIlle表殼兩側一般各有兩行拱形柱體,要在這位置好好的鑲嵌寶石亦非易事。 RM 19-02最特別的地方就是那朵會開合的玉蘭花,John指出它的機械設計原理跟三問表很相似,需要有調速器或控時齒輪(三問表上的調速器俗稱為飛輪),用來控制花瓣開合的速度,否則一下就開完,無法像現時般用大約七、八秒時間溫柔地綻放。表面有這樣精采的機械活動固然好看,表背下的機芯設計亦相當有趣,黑色鈦金屬基板鏤通的部份同樣是花瓣形狀來的。花瓣平時合起來的,只露出由粉紅色寶石和鑽石鑲嵌成的花蕊。花瓣大約用七、八秒時間徐徐打開,然後陀飛輪會慢慢升高大約1mm。黑色鈦金屬基板鏤通的部份以花瓣形狀為主。左下方部份是操控花瓣開合的調速系統。拆下這部份的搭橋,可看到操控調速系統的部件(右)。操控調速系統的部件就是與這個齒輪相配合,控制花瓣開合的速度。鑽石和彩色寶石分別鑲嵌在三個不同部份的表殼上。表殼兩側的拱形柱體亦鑲滿寶石。

Continue reading

Wristcheck:後生仔.買下表

腕表的二手買賣,正進行世代交替。以前,我們會去二手店舖「打躉」「打牙骹」,尋找別人拋售的筍盤;幾年前,大型網上交易平台興起,比如Watchfinder & Co或Watchbox,不喜歡舟車勞頓的可以多一個舒舒服服的選擇;最近,再有新平台加入戰團,Wristcheck近似exchange platform,目標培育新一代收藏家,而其實Wristcheck的創辦人Austen Chu,本身亦只是廿來歲的年輕人。未來是年輕人的世界,未來的二手鐘表交易模式,也可能由年輕人另闢蹊徑。 Wristcheck創辦人先在中環置地廣場開設pop up期間限定店,同一商場內的Wristcheck旗艦店亦瞄準今個月底開幕,Austen的鴻圖大計,核心就在出生地香港,而非他成長的上海。「香港可說是鐘表交易的世界之都,自由貿易,清關快捷,可更快將貨品轉運到客人手上,在其他地方,應付稅項及海關經常令人頭痛。而且香港是一個成熟的交易市場,開展網上生意相對容易,未來以此為根據地再拓展到中國、新加坡、泰國、越南等地。」Austen的理想,是建立當地本土鐘表交易圈,買家和賣家來自同一個國家。「經過疫情封關的教訓,假如沒有強大的本地顧客群,便大事不妙了。」雖然香港容易接通全世界,對於本土客群的需求可以減輕一點,但Wristcheck目前已擁有大概85%的本土客戶,而且年齡層非常年輕。「我們不少客戶只有『十八廿二』,大部分年紀都在35歲以下,早前有一位18歲客人剛購買了一枚Moser,沒錯是H. Moser & Cie.呀……又有一位差不多年紀的客人買了Audemars Piguet。」珍惜年輕人 Wristcheck的經營哲學,重點招呼「next genaration of collectors」,所以Austen從不同方面改革這個交易平台。「Wristcheck一半是交易、一半是教育,年輕人不一定仍然覺得腕表配襯西裝皮鞋才好看,反而旁邊有一雙Air Jordan,可能更有吸引力,所以拍攝照片時會加入更多潮流元素。」 Austen大讚香港為創業好地方,但對一些風氣不吐不快。「香港可能是鐘表買賣服務最差勁的地方……完全不重視顧客服務,假如沒有dress up、穿上proper的西裝,銷售員簡直視之透明……」對於喜歡鐘表的new comer,會是很不舒服的體驗,更難吸引他們進入鐘表世界。「其實這也是一個global problem,真的不應該這樣,要是他們只有難堪的經驗,便可能轉投其他收藏品的懷抱,例如波鞋、藝術品、車、酒等等,不利日後鐘表發展。」透明交易系統 Austen回憶朋友在網上交易腕表的經歷,一個收到的腕表表盤有所破損,一個付錢之後只收到一塊石頭……對方山高皇帝遠,難以追討,對買家缺乏保障。所以Austen建立Wristcheck的目標,就是提供一個百分百可靠的交易平台。「我們不是dealer,只幫助大家exchange,雙方身份保密,但資訊很透明,設有即時議價系統,比如賣家叫價10萬,買家可開價9.5萬,若然賣家接受便即時交易,款項會經由Wristcheck轉帳至賣家,一切順利的話,買家即日已可收到腕表。」Wristcheck的優勢,是交易透明迅速,其他平台落實需時,可能數星期後才能收到款項或腕表。 因為Wristcheck只是中間人,貨品都是consignment,不會壓低價值購入再放上交易平台轉售,賣家亦不用自行網上放售,曝露個人資料。是否有點像專門交易潮牌波鞋的StockX?「我們和StockX的交易模式相似,但他們是買賣為主,我們是一半交易一半教育的腕表平台,而且我們會直接和品牌合作,確保貨品的真確性,以及提供原廠維修。」暫時Wristcheck已和不少龍頭大牌等達成合作意向,由他們認證腕表真偽,而最特別的是,Wristcheck將實行全香港第一個二手表交易的保險計劃。「計劃全方位、全球保障,不小心撞壞了表圈,我們負責送回原廠維修;不幸腕表被盜,保險公司會賠償市場價值,收費約腕表價值的0.6%至1.4%,取1%為中位數,一枚勞力士百事圈約售16萬,保險費用只用$1,600,比AppleCare還便宜一點……」

Continue reading

George Tong珍藏:順得哥情得George意

George極度欣賞Max Busser的推銷技巧,大誇:「 He can sell you snow in winter」,用中文來說,就是口才了得極富說服力。 其實,George亦應給自己掌聲,MB&F素來不怎麼造unique piece,George卻有面子和牙力,使Max願意為他破例。 第一個接觸的Indie 經敝刊另一位專欄作家Eric So 介紹認識了MB&F 創辦人Max Busser,翌年SIHH 期間,彼此相約日內瓦見面,開啟了George 的獨立製表人體驗之旅。資深腕表收藏家「第一眼看MB&F,樣子甚為古怪,但很欣賞品牌think out of the box 的思維,其設計出來的『machine』,自己喜歡便行,才不管客人喜不喜歡。要是作為一個商業管理的案例,老師是會鬧的⋯⋯怎可能不做市場研究?怎可能不理會顧客的喜好?」不是unique,但只有一枚 成功的生意人,扭盡六壬滿足客戶,但還是要有一條底線的,請看Max 高手示範。George 有他的堅持,儲腕表只看得上唯一孤品或第一號作品,當他向Max查問有沒可能給他一枚獨一無二的作品,那是最鋒利的矛遇上最堅固的盾的一場精采較量。「MB&F 盡量不造unique piece,怕順得哥情失嫂意,PP 得罪一個客沒所謂,後面大把人排隊,MB&F 犯不起這個險,因為客人可能彼此認識,傳開去可麻煩了。據我所知,歷來MB&F只造過11 枚獨一無二的作品,3 枚HM1、3枚HM2、3 枚Only Watch、1 枚英國代理商Marcus 周年紀念版,以及1 枚新加坡Hour Glass 特別版。」即使MB&F 默許提供獨特的那一枚,但「unique piece」這個字沒可能像攞正牌招搖的,所以腕表背部只刻上「No.1 /1」,它生產了一枚,這是一號作品⋯⋯不愛comfort zone George 這枚HM1,以黑色PVD 鈦金屬製成,讓他最另眼相看的,是左右兩組小時和分鐘的齒輪,齊心傳輸動力往中央的陀飛輪,動力均勻得多,結構新穎獨特。George 更欣賞Max 愛冒險、愛跳出comfort zone的精神。「從91 至98 年,Max 於積家已晉升至很高級的職位,但他毅然離開,接手Harry Winston 腕表部,將其由20 人提升至500 人的團隊規模。至品牌製表新廠落成之前,又於2005 年自立門戶創辦MB&F。」在成功之際離開,甚至近年從日內瓦舉家搬往杜拜,重新適應一個截然不同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有這股勇氣。George 再補充:「Max 有創意之餘, 更有串連很多叻人的能力, 以LM Thunder Dome 為例, 可以將一個不修邊幅, 一個紳士溫文的Eric Coudray 和Kari Voutilainen 拉攏在一起,性格迴異但為同一件事賣命。又例如為早期Legacy Machine 打磨機芯搭橋的Jacques-Adrien Rochat,出來的效果靚到不得了,原來某超級品牌三問表以上的款式也情商他操刀打磨。」如此猛人也為MB&F 效命,可見品牌的凝聚力。

Continue reading

香港JW萬豪酒店中餐行政總廚Jayson: 令每一個圈的時間也貴過人

29歲當上5星級酒店中餐行政總廚,稱得上行內小神話,Jayson鄧家濠今年也不過33歲,回想起年少時已在爸爸的大牌檔幫手,早早立下當廚師的志願。 他走過一步一腳印,畢業後在台灣餐廳當學徒,人工只有五千元最後也被工資更低的嬸嬸們取代,令他明白到要成功必要有非一般才能。後來轉到某酒店的員工飯堂工作,放工後無條件的在中菜部幫手,慢慢學習當中廚藝;憑實力憑意志,Jayson在27歲升上Ritz Carlton的副廚位置,兩年後更攀上萬豪酒店的中餐部行政總廚……(C:Chronomen/J:Jayson)C:年紀輕輕成為高級酒店的中菜行政總廚,有沒有覺得自己的時間比一般人行快許多? J:我對時間的觀念是要盡量善用時間,沒錯也有很多人對我質疑,但我由當學徒開始便把所有時間投放在工作,正常人工作八小時,我做夠十六個。我來這公司時,每朝八點工作,凌晨兩點才走,因為必須了解這公司26年來發生過的事,包括菜單、菜色成本,以及每個員工的狀態。快與不快沒有準則,也沒人知道成功背後要投放多少時間。   C:如何管理每天的時間? J:我的女兒只有歲幾,工作時沒多機會見面,所以我每天會校早一個鐘起身,增加跟她相處的時間。而作為行政總廚,不是回來炒個餸、或做做文件就算。我要有系統地把工作安排,例如先檢查工作訂單、來貨對不對辦、同事工作進度如何,最繁忙的午晚市一定在陣,而且都會埋首去炒,感受團隊運作。我太太說,當我換上廚師衫,就好像上了身變了另一個人,很謹慎很standardize,不容許自己出錯。C:聽說你手上戴著的腕表背後有一段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J:每個男人最容易學習的對象是父親,我爸爸做大牌檔,每日都會戴勞力士datejust,到我正式做廚,當時的師傳也有戴勞力士,有一日他跟我說:「你戴表,我戴表,你知不知我隻表的秒針行一個圈,貴過你隻表很多倍?這個是你的目標,你要令你每一個圈的時間都貴過人。」結果這番話入了我腦,推動我要走上更高的位置。 當時就給自己訂下一個目標:當上副廚後就買一隻表獎勵自己。結果這願望在27歲時實現,那年剛好datejust推出了加大版44mm,剛好襯上我這身形了,哈哈。如沒記錯,這表賣6萬7,以我當年月薪二萬多來說不便宜了。我覺得揀表不應人家說好便去買,我不太喜歡勞力士的潛水表、大路款,反而鍾意優雅些、高貴些的datejust;當然,也跟爸爸日戴夜戴datejust有關。華人社會,尤其香港人會鍾情勞力士,名字本身已說明,要付出勞力才能擁有,這正是香港黃金時代的精神。 其實任何一件產品都是死物,吸引人的都是背後的story,戴casio及勞力士都是看時間,但這枚勞力士背後有自己的story,見到它會回想起自己曾經付出過,從而再警惕做人要有目標,要鞭策自己。C:戴勞力士前,你是戴甚麼腕表呢? J:記得我做學徒第一次出花紅時,買了隻Cyma,因為當時品牌有兩個廣告令我很有興趣,一個是傑斯,他說「少年得志憑天分,成就傳奇憑意志」,另一個是更入腦的劉德華,他說「我喜歡做第二」,因為可以追著前面目標一齊進發。   C:時間對廚師的意義是甚麼? J:我所認識的大廚都會戴表,概念可能是戴貴表便是身分象徵。時間對廚師很重要,煑一舊肉、蒸一舊魚都是分秒必爭,相爭15秒已經是另一質地。例如起一個餐,可能十多道菜,廚師要計算好起每一道菜的時間,雖然廚房內有個大鐘,但始終不及看腕表方便。 另外你會發覺,當大部人戴表戴左手時,廚師尤其是中廚會戴右手,因為切肉時左手按著肉,右手拿刀,那麼血水便不會沾到腕表;同樣炒東西時,如左手戴表要拋鑊便沒那麼靈活,相反右手拿鑊剷相對輕鬆得多。無論砧板切配或炒鑊腕表戴在右手便不易弄污。

Continue reading

Accutron首創音叉機芯至世上首枚靜電能機芯

六十年前,寶路華Bulova帶來世界第一枚音叉表,也是史上首枚電子表;一個甲子後,它們再迎來世界首個以靜電能驅動的腕表。對不起,稱它為腕表可能不夠準確,品牌表示:It's not a Timepiece, it's a Conversation Piece。未介紹何謂靜電能機芯,不如先溫故知新,看看音叉表是甚麼一回事。 Joseph Bulova早於1875年於美國紐約創立Bulova,後來於1912年拓展到歐洲,在瑞士Bienne設立自家製表廠房。真正獲得世人關注的,是它們於1960年創製了Accutron音叉表,是史上首枚電子表,把幾百年來的傳統擒縱系統顛覆。音叉機芯的原理是透過電磁鐵控制一個Y形由鋼或鋁合金製成的音叉(tuning fork),之後產生非常穩定且高達360Hz的頻率(一般機械機芯只有3-4Hz),從而驅動一枚多達300齒的齒輪,如此一來便能把每秒鐘分割得更仔細,腕表的精準度得以大大提升。如果大家把音叉表靠近耳邊,不會再聽到傳統的滴答滴答一擒一縱聲響,反而更像小蜜蜂發出嗡嗡聲。 可以說,音叉表是機械表與石英表的中間產物,後來震頻高達每秒32,768次的石英表於1969年誕生,隨即在全球掀起石英風暴,Bulova亦於八十年代正式停止生產音叉表。Accutron音叉表雖停產了一陣子,但創新精神卻長存,品牌一直以Accutron之名研發新技術,這系列的作品在腕表上找不到寶路華Bulova字樣,它代表著創新及精準。大概Bulova有心「栽培」它成一個分支,所以我們上網會發現有一個獨立的www.accutronwatch.com網站。 我們佩戴機械腕表,手腕擺動能令擺陀轉動因而把動能儲存於發條鼓,但來到這枚Accutron,我們郁動手臂則會帶動機芯兩個渦輪旋轉(位於表盤下半部),渦輪飛快轉動會產生靜電能,繼而儲存於蓄電池內。如果是石英機芯,電池內的動力將供應給電磁摩打( Electromagnetic Motor),但這裡則不同,動力會分發給兩個世界首創的靜電摩打( Electrostatic Motor),一個提供時分針運行,另一個則先輸送往10:00位置的靜電感應渦輪,驅動柔順秒針行走,各司其職為腕表帶來每月只有正負5秒的誤差。要知道,這已經比一般石英機芯更準確。 特別一提,假若腕表靜止下來5分鐘,10:00位置的渦輪跟秒針會停止,一來以節省能量,一旦配戴者再郁動,它就會走回當下最準確的秒鐘,功能就如CITIZEN的Eco-Drive的省電模式。經過10年研發的靜電能驅動腕表,初登場有兩個版本,Spaceview 2020較具傳統氣息,它採用垂直表耳、表殼較小只有43.5mm而且打磨得較幼細,並將原作透視表面設計的驚人視覺效果重現,充分展現靜電能驅動裝置的準確性,也看到電鍍了較多經典的綠色色彩,搭配的是真皮皮帶。至於另一個尺寸較大具45.1mm的Accutron DNA版本,名字代表了它傳承了Spaceview的DNA。這腕表亦採用了透視鏤空機芯,但表殼外形較酒桶,表盤外圍設有一個綠色分鐘刻度圈,採用hooded式表耳配橡膠表帶,也給腕表帶來多一點時尚感。前者約售3,450美元,後者則3,300美元,將於10月底推出,以這個價錢能享受世界首創腕表技術、外形設計與別不同,表盤更有賞心悅目的動態渦輪,是相當划算了。限量版Spaceview書冊套裝:附有Assouline發行的《ACCUTRON: From the Space Age to the Digital Age》特別的尊貴奢華盒裝版本,承載著限量版Accutron Spaceview 2020時計 - 腕表和書冊均有相應的獨立編號,限量300套,約售4,000美元。

Continue reading

專訪CeeCan.com主理人──Nic Chung

《名錶論壇》在香港鐘表雜誌界地位超然,兒子鍾梓泰Nic把大師鍾泳麟的棒接得緊緊,多年來秉承著推廣鐘表藝術欣賞的使命。今年Nic把雜誌全面改版,帶來更年輕更有活力的新內容新layout;與此同時,Nic又宣布推出名為CeeCan的二手表交易網站,由寫表到賣表,大家都好奇這位年輕主腦人看準了甚麼時機?(C:《Chronomen》/N:Nic)C:當初為何有CeeCan.com計劃? N:計劃在2018年尾開始。我覺得香港一直沒一個well known的腕表交易網站,外國有很多的,例如《Chrono24》等,香港沒理由容不下一個…… 我認為二手表是新手接觸腕表的最佳途徑,與其沒頭緒地買一枚新表,倒不如買一枚高質素的二手表,同一價錢可能找到更符合要求的心水款式,而且更容易引起新手興趣。這引申的問題是,一般新手未必懂得分辨真假、優劣,所以信譽是很重要的關鍵,現時市面也未出現公認最好的二手店,大家還是會怕買到老鼠貨、翻寫面等等。 記得法拉利某高層曾說過:為甚麼我們沒有生產入門車款?其實我們的二手車就是入門款了。我就是抱著類似理念去創立全新二手表交易網站。   C:為何取名CeeCan?有特別意思嗎? N:CeeCan就是「時間」的諧音。草擬時的目標是要易記、簡單、年輕,最好能跟時間有關係,那怕是自己造字。C:籌辦時最大困難是甚麼? N:有人認為入貨貨源是關鍵,但《名錶論壇》有很好的根基,我們跟很多愛表的讀者及收藏家是好朋友,也跟不少牌子合作辦VIP飯局,他們經常換表戴,那麼便同時成為潛在的賣表及買表顧客了。 網站遇上最大的困難應該是時機。去年先有社運,再遇上疫情,打亂了我們推出網站的步伐。我們是網上平台,推出時自然要靠網上宣傳,但在運動期間所有社交平台都分享著那類新聞,我們怎出post也不會有反應;就算賣廣告,讀者也無心機看、無心機買。   C:如你所說,《名錶論壇》是很好的基礎。你會如何融合雜誌與網站產生更大的優勢? N:我覺得兩者可以是互利的。例如藉著雜誌的公信力,可以給網站的二手表作深入評論,讓讀者成為網站的潛在客人;網站又可以在雜誌賣廣告,或者給客人免費訂閱,讓顧客吸收更多腕表資訊,甚至教育新手如何認識腕表。有人會擔心在雜誌鼓勵二手表買賣,不怕得失品牌嗎?這方面我倒沒憂心,因為腕表的二手市場價值,也正反映牌子本身的價值。你看Patek Philippe,它的二手市場屹立不倒,也造就它成為皇者地位一大因素。C:比起市面其他二手腕表網站,CeeCan最大特色為何? N:相信是認受性。我們有替產品作認證,保證每件產品都是真貨,也會提供售後服務。另外我們也提供預約看表服務,雖說現時網民購物已接受到幾萬元交易,但買十萬的貨品還是最好看看實物,尤其是腕表,Online看表總看不準,簡單如每個人的屏幕都不同啦,偏色又是另一問題。 說到底,我們只擔當中介角色,如果你是二手店舖,也歡迎把貨品交給我們,讓我們替你找到好買家。   C:網站正式運作數個月,有沒有你預期的成績?經濟及鐘表市場皆不濟下,你覺得對二手腕表買賣網站是危還是機? N:當然未做到預期效果。如剛才所說,因為社運及疫情令我們起步慢了,環球經濟亦不似預期。「危」就一定了,但「機」亦不細,我始終認為二手市場在香港未開發成熟,說不定大家不想出街的情況下,會用更多時間上網看表。 我們的期望是,當做到「正常」的生意後,可以從線上拉到線下,多舉辦活動如找Tim哥主持二手表分享會,形成一個買賣分享小社群。另外也可搞網上拍賣,老實說我們早已準備好相關配套技術。後記:不要嚇怕他們 認識Nic Chung的,都會覺得他想頭多多拼幹多多,口裡常掛著「變革」,身體也付諸實行。問CeeCan有沒有給他帶來改變?他表示最大的轉變是要「面向大眾」。他不諱言雜誌的讀者很hardcore,甚或是年紀較大的資深表迷,遇上金融經濟危機或劇變時,奢侈品往往首當其衝,就是因為傳統太傾側某族群消費,大家為何不培養多點年輕人?Nic最後點出:「現時後生仔得閒無事不會走入表行逛,可能覺得門面裝修格局太高,也有可能是售貨員太白鴿眼,我們建構網站第一件要做到的,是不要嚇倒他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