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拆機芯:Ochs und Junior Annual Calendar

萬年曆表很複雜,售價不便宜,所以百達翡麗在1996年研發出功能相似而售價便宜不少的年曆表Ref. 5035。年曆表的結構其實也不簡單,要顯示日期、星期和月份之外,還要懂得區分大小月份,只在3月1日才需要手動調校日期,想想都知不易做。不過無論年曆表有幾複雜,都難不到擅長化繁為簡的天才製表大師Ludwig Oechslin,他的經典名作MIH Watch,在ETA 7750機芯上只增加9個零件便做到年曆顯示,厲害得過份。 繼MIH Watch之後,Oechslin大師在自家品牌Ochs und Junior推出了另一年曆表大作,表名就簡單叫作Annual Calendar,而腕表所採用的年曆系統也如其名一樣簡單,在ETA 2824-2機芯上新增3個特殊零件便完成,比MIH Watch的9個更進一步之外,甚至比百達翡麗Ref. 5960/1A的年曆模組有154個零件也簡化太多了。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在年曆資訊的顯示上,Ochs und Junior Annual Calendar也極盡簡約之能事,放棄傳統數字和字母顯示,改在表盤上三組圓點來代替:最外圍貼近時刻的30+1個圓點是日期顯示,以順時針方式走動,配合時刻每5個一組計,要看日期非常容易;至於表盤中軸上下兩組圓點,12:00位置的12個圓點是月份顯示,6:00位置有7個圓點則是兼具日夜顯示的星期顯示,只有一個橙點代表AM,出現兩個橙點代表PM,而月份和星期都因應系統的結構而以逆時針方向轉動。 至於新增的3個零件,包括有如星星的鈍五齒齒輪、如海膽般擁有24齒的月份輪,以及齒牙形狀如蝙蝠頭的星期輪。而為成就如此簡單的年曆系統,表盤成為了整個模組的基座,底部設有安裝這幾個零件的凹槽,ETA 2824-2機芯原有的日期顯示盤都需要改成特製的日期環,並將與小時輪連動的金屬圈改成兩指造型,使其可在中央帶動月份和星期輪的轉動。至於這些零件的真面目,就靠John找來一枚年曆系統壞了不懂轉動的Ochs und Junior Annual Calendar來為大家拆解。兩件式表殼的結構異常簡單,機芯直接安裝在表盤底部,不需傳統外框,而實心表底附帶表耳,結構穩固。在擒縱輪附近的夾板邊可看到ETA標誌和2824-2字樣。近看可見刻度和指針上的夜光物料填充得完美無瑕。機芯外圍是特製的日期環,帶有橙色標記。表盤底部上下兩個銀色齒輪為月份輪和星期輪,月份輪與銅製鈍五齒齒輪連動。由於中軸用來與小時輪連動的齒輪已斷了齒牙,所以年曆顯示亦因而失效,怎轉表冠都調校不到了。表盤是整個年曆模組的底座,拿走所有齒輪後可清楚看到所有顯示的圓形視窗。14個齒牙形狀像蝙蝠頭的星期輪。帶有24齒的月份輪。月份輪與鈍五齒齒輪連動的方式。反轉鈍五齒齒輪,可看到底部有5隻針腳。

Continue reading

走在勞力士Jim端:水鬼元祖6204 Sub Aqua

這沒錯是Ref. 6204,但表盤刻字找不到「SUBMARINER」,那個6:00位置的「SUB-AQUA」標記,是哪門子的魚目混珠伎倆……如果你有一刻這樣懷疑過,今天Jim來為Sub-Aqua正名了,它的輩份高於Submariner,全球現存六枚而已,放眼大中華區,就只有眼前這枚! VRHK創辦人一致公認的史上第一枚勞力士Submariner潛水表,是誕生於1953年的Ref. 6204,這說法沒有錯的,只不過調過來說,最早期的Ref. 6204可不是Submariner,名字其實是Sub-Aqua才對。「當年勞力士還沒定奪及註冊潛水表的最終名稱,剛好英國有一家著名的潛水組織名為British Sub-Aqua Club,勞力士忽發其想將Sub-Aqua印於表面,然而不久卻憂心版權問題,趕緊改回大家熟悉的Submariner。」 潛水人的共同回憶 收藏古董表的樂趣,是可以連繫起很多人的回憶。某次Jim在社交媒體以Sub-Aqua發帖,很快便有人留言,表明自己昔日是潛水員,對此腕表甚有印象,勾起滿滿的回憶。同樣和潛水息息相關的Comex版勞力士,數量不算少,為何Sub-Aqua如此超級罕有?「不同年代沒可能一概而論,但我認為主要是軍表和民用表的分別,軍用潛水表需要協助鑽探,比較多參與任務,自然有一定產量;民間潛水組織未必經常有任務在身,反而毋須訂購太多專業腕表。」 一見鍾情 既然Sub-Aqua全球只剩六枚,Jim是在怎樣的機緣巧合之下,得悉它的存在,然後收歸囊中?「我大約購於2018年,當時美國一家地位該入全球十大的dealer找我,表示有一枚很有趣的腕表放售,未必每個人都喜歡,但首先給我過目。美國辦公時間等於香港凌晨,一般而言我早已入眠,並把電話調校為靜音。但緣份就是其中兩三位dealer的電話,我並沒將其靜音,因為有時候回覆遲上兩個鐘,就會白白錯失好表。」 甫看到此枚Sub-Aqua,Jim已經知道絕非泛泛之輩,本身Ref. 6204夠罕有,再加上Sub-Aqua標記更是罕中之罕:「這種型號、這種表面格局,肯定是museum piece的級數,當下即時拍版要了。」事實上Jim獨具慧眼,每次發表關於它的帖子,總有人大呼沒見過真表流露羨慕之情,畢竟量少,碰到的機會亦少。 輻射持久不衰 腕表份屬Ref. 6204的嫡系,自然富有勞力士水鬼的設計因子。「表身直徑約37.5mm,配襯鋁製表圈,指針為pencil hand造型,並非後來的Mercedes hand。大部分五十年代的潛水表,均採用radium鐳夜光,輻射指數極高,同時Ref. 6204的瀝架面相對較薄,常見夜光氧化和變色,甚至鐳元素灑落表盤,造成表面甩色的情況。」採訪當天,Jim示範以探測儀器量度腕表的輻射指數,一般來說讀數超過20 μSv/h已屬有害,這枚Sub-Aqua的表面更錄得63以上,所以Jim不會經常佩戴,攜帶時還以膠膜包裹減低風險。 坊間普通的Ref. 6204作價約150至180萬,此枚Sub-Aqua的身價高出一倍逾300萬,然而雖則它存世的數量甚少,卻甚難闖出天價。「數量少不代表價值一定最高,始終它不如big crown Ref. 6238或Daytona,受歡迎程度沒麼高,價格一直有所距離。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Patek Philippe Ref. 5104P

透視裝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穿,也不是只要有自信和勇氣便可以,首要條件是要有讓人稱羨的上佳身材才有資格。腕表也一樣,必須內外皆美才可以玩透視表盤,否則只會自暴其短,將修飾得不好甚至沒修飾的機芯部件展露人前,只會成為缺點而非優點,淪為笑柄。 百達翡麗在2006年推出的Ref. 5104P,便是一款堪稱完美的示範作,品牌首次採用藍寶石透明表盤,將腕表擁有的多項複雜功能和結構,包括萬年曆、逆跳日期、月相和教堂鐘聲三問報時呈現於大家眼前,不用將表除下,就能夠欣賞屬於業界頂尖的機芯設計及打磨,甚麼倒角打磨、鏡面拋光、緞面裝飾、日內瓦波紋裝飾等統統都可欣賞得到。今天,John Ng便為大家拆開這枚穿上了透視裝的百達翡麗,將表盤上遮蓋了音簧的日期外圈也拿走,好讓大家能更徹底窺探這款大複雜腕表的真正內在美。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拆除表鏡、藍寶石透明表盤、指針和各小盤的刻度顯示盤後,便顯示出表殼內框的鏤通結構和機芯表面的完整面貌。可見腕表搭載的Cal. R27 PS QR LU自動機芯,基板上還額外裝設有一塊玫瑰金夾板用來增加腕表的美觀度。有別於一般月相輪,支柱並非簡單以直線設計,而是很優雅的波浪形。如此設計既可加強月相輪的辨識度,減低製表師在裝嵌時將之與其他齒輪混淆的機會,亦能進一步點綴機芯的賣相。從小至大,分別是閏年、星期和月份顯示盤,月份顯示盤底下的齒輪明顯複雜得多,因為還掌管了大小月份的日期跳轉控制。將透明的藍寶石萬年曆小盤都拿走後,就能更清楚看到控制各項功能顯示的齒輪和槓桿的複雜結構,而從一些齒輪的齒牙數目,便能猜出它的用途,例如靠近相片頂部近似花形的齒輪,帶有12個齒牙,就是用來推動月份盤轉動的。兩個經鏡面拋光的音錘,完美展現百達翡麗的頂級修飾工藝。留意兩個音錘的粗幼不一,粗音錘負責低音,幼音錘負責高音。另外在相片上半部份帶有花形裝飾的玫瑰金部件,便是三問報時的動力泉源,推動表殼側的推桿除了是為啟動報時功能之外,亦同時為報時系統上鍊。除了中間連接的部份之外,兩條環繞機芯設置的音簧其實並非如彈弓般頭尾連接著,中間是帶有很微細但一致的距離。普通鐘表師傅未必會肯維修三問表,因為裝拆音簧後都必須檢查和調校音色,沒經驗是做不來的。將表殼內框鏤通,主要目的不是為了偷輕,而是為了配合表鏡和底蓋邊框的弧形設計,來增加43mm表殼內的空氣體積,使三問報時的聲音可在表殼內得到更有效的傳遞和擴散,進一步提高報時音量。另外,啟動三問的鏤通推桿是玫瑰金製,表殼側有玫瑰金鏤通雕刻裝飾。

Continue reading

奧運五環計時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原定每四年一屆、2020年於日本東京舉辦的奧運會,由於疫情關係,最終押後到今年才上演,並於八月初圓滿結束。值得一讚的是,香港代表隊取得歷來最佳成績。縱觀奧運歷史,歐米茄作為賽事的長期合作夥伴,自上世紀三十年代開始便為奧運會提供官方計時器,而多年來,品牌更會於每一屆奧運會設計一些特別版腕表。這些特殊的奧運系列腕表,均按照每屆奧運會的主題製作。其中一系列特別為2008年北京奧運會製作的腕表,便極富特色,比如最具標誌性元素的Olympic Timeless型號,就擁有獨特的布局和機械設計,當年為配合奧運主題,歐米茄特別為這款計時表加入了一些特殊功能,兼且融入極能代表奧運的五環元素。Timeless Collection系列於2008年首次推出,建基於歐米茄研發多年、著名的Co-Axial同軸擒縱系統自動上鍊機芯。此Co-Axial同軸系統旨在提高擒縱系統的可靠性,並使其更耐用、可靠,即使機芯在長時間運作的情況之下,亦盡量減低擒縱系統的正常損耗,有效延長機芯壽命。讓Co-Axial同軸系統在功能上變得實用的原因,是改變了整個擒縱機械組件結構與運作模式,相比傳統的擒縱系統,Co-Axial系統減少擒縱機械部件的互相撞擊力度和次數,因而令相關金屬零件耗損程度大幅減少,能夠延長機芯正常運作的時間。這就是為甚麼歐米茄聲稱Co-Axial同軸機芯的維修周期時間,可比傳統擒縱機芯增長一倍的原因。 除了同軸機芯之外,Timeless系列最特別的是表盤上的功能顯示布局,為配合奧運主題,歐米茄重新編排整個顯示,目的是善用奧運五環標誌的特質,將功能融入標誌之內。 其中包括一個相當特殊的7天計時盤(左面第二個)和指針式星期顯示功能(在奧運五環正中間)。此外,還有30分鐘計時盤、小秒盤和12小時累計盤顯示,在五環內展示五種功能,與奧運主題相得益彰。某程度上,腕表也不失傳統因子,採用歐米茄超霸表系列沿用的表殼,造就腕表經典的模樣,42mm直徑亦是合理選擇。為配合古典造型,歐米茄選用了1957年第一款超霸表使用過的經典Board Arrow時分指針,使其更具標誌性和更符合運動主題。所以我認為此型號是收藏中相當不錯的款式,無論功能和設計上,均與歐米茄過去製造的大多數計時表頗為不同。當年,品牌合共推出了四款不同版本,包括全鋼款配皮帶、全鋼款配鏈帶,以及更頂級的黃金款和玫瑰金款。 話說回頭,腕表設計主題與上世紀九十年代的Eberhard Chrono4有點相似,當年這款Chrono4計時表引起不少話題,曾經創製一組從未出現過的線性平排計時顯示而大獲好評,傳統計時表一般在3:00及9:00位置,又或3:00、6:00及9:00位置,以兩或三個副盤作為顯示格式,所以Eberhard Chrono4的確是計時表設計的一大突破。它不止布局的轉變,如何調整計時齒輪系統來實現直線式的計時顯示,確實是一種全新概念,也是一項計時腕表的突破發展,因為直線式功能顯示在機芯結構設計上比傳統制式複雜很多,零件擺放位置需要更高的技術配合方可,怎樣才能將齒輪放在合適位置使機件順暢運行、互相配合穩定地運作是整個機芯設計的關鍵。 對於歐米茄來說,讓這些功能與奧運標誌的設計融為一體,更進一步發揮這種功能概念的特性。現時這系列腕表在市場的價格,不鏽鋼版本大約介乎四萬港元水平也算相當合理。

Continue reading

走在勞力士Jim端:方嘴Submariner 5512

歷代 Submariner 之中, Ref. 6204 是神壇元祖, Ref. 6538 是占士邦表,那麼, Ref. 5512 最特別的價值是甚麼?為何 Submariner 5512 一直屬於 Submariner 最熱門型號之一? 以下三點足夠說明了一切,5512花臣多多: 它開始搭載表冠護肩的生涯,從方嘴到鷹嘴到尖嘴再到圓嘴; 它的機芯得到 COSC 天文台認證,堂而皇之在表盤刻上「Superlative Chronometer, Officially Certified」字樣; 它啟蒙了現代 Submariner 潛水表的創作構思,表殼直徑設定於40mm。 這等份量,沒理由不夠資格獨立出來談論它吧! 護肩之始祖 史上第一款勞力士潛水表 Submariner ,於1953年橫空降世,到五十年代末之間,計上 Pre-Submariner 的 Turn-O-Graph Ref. 6202 ,延伸不下八款變奏:6204、6205、6200、6536、6538、5510、5508,有些型號重疊出現於同一年份,有些型號的生產期只有一年,但它們的共通點是,表冠旁邊都沒有 crown guard 護體。直至1959年,勞力士為了防震,也為避免誤調表冠,以 Ref. 5512 帶出護肩新設計。據 Jim 的認知,初代 Ref. 5512 產量僅100枚左右:「存活下來的第一代 Ref. 5512 估計只有三分之一,表面狀況良好的又只佔其中三分之一,所以市場上優質的首代 5512 大概僅存十數枚,據我所知香港獨霸當中的五、六枚,非常厲害了。」 早期創作「方」案 早期 Submariner 的直徑只有 38mm ,是 Ref. 5512 推動變革的,個子增至 40mm ,往後的近一甲子,都是 Submariner 潛水表的標準模階,要到去年才再加大那舉足輕重的 1mm 。 Ref. 5512 增加了 2mm ,也增設了護肩,造型約可分成四個階段。「59年初代5512的設計為方嘴(即護肩尖端呈方形),但因為不便調校時間,後來逐漸改良形狀,60年左右換成勾形的鷹嘴,然後是61至63年的尖嘴( PCG, pointed crown guard ),最後才是63年之後的圓嘴。」 面目多變 區分 Ref. 5512 的表面可以很簡單,1959至65年為瀝架面( gilt dial ),1965年打後屬於粉面( matte dial );但又可以很複雜,區區一個型號,可以有8至10種不同表面變奏。「可以是最罕有的369,可以是兩行字或四行字,可以是...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Gerald Genta Mickey Mouse的逆跳與跳時

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最出名的卡通表首當米奇老鼠表,尤其已故製表大師Gerald Genta在九十年代所製作、結合跳時和逆跳分鐘顯示的米奇老鼠表最令人懷念。貝母表盤中央印有走路姿態的米奇老鼠,右手兼具分針功能,以其手指指示分鐘。腳下6:00位置是面積特大的跳時顯示,如此編排,表盤格局呈現完美的對稱設計。隨著時間的流逝,米奇的手臂從表盤8:00位的0分開始,慢慢畫弧形地走至4:00位的60分,然後瞬跳回8:00位重新開始,配合跳時設計,比傳統的顯時方式跳脫得多。能夠如此自然地將卡通人物的肢體動作結合自家腕表的跳轉特色,就是Gerald Genta米奇老鼠表的魅力所在。 縱使顯時獨特,米奇老鼠表所採用的機芯卻並不複雜,且是普通不過的ETA 2892-A2自動機芯。經過Gerald Genta稍作改裝,在走時輪系加上一系列槓桿、齒輪,以及跳時顯示所需要的特大轉碟,便成就這款經典的逆跳分鐘加跳時顯示的腕表。也因此,打開腕表的底蓋,只會看到常見的ETA機芯布局,想知米奇老鼠表的機械設計,就要從表盤方面著手。 反轉機芯,映入眼簾是覆蓋整個機芯的小時轉碟,轉碟一如自動擺陀,透過中間三顆細小如針頭的螺絲安裝,其轉動為結構極簡單的走珠軸承。反轉小時轉碟,可見底部裝有特大如鯊魚鰭造型的12齒齒輪,其轉動就是靠機芯近3點位置的鎚形扣板以每60分鐘一次的方式推動。至於逆跳分鐘,主要靠分鐘輪底下一個如逗號的螺旋凸輪和一個鈎形觸輪所控制。當凸輪隨著分鐘輪轉動,帶動米奇老鼠手臂以順時針方向轉動,亦會同時推動觸輪沿著凸輪外緣不斷被向外推開。當米奇老鼠手臂走至60分鐘,觸輪就會在凸輪最高位跌回至凸輪的最低位,而整個與觸輪連接的槓桿也會隨即跳回原位。就是這個動作,既帶動米奇老鼠手臂由4:00位逆跳回8:00位,亦使槓桿一邊的鎚形扣板推動小時轉碟順時針向前跳動一格,完成跳時顯示的跳轉動作。 用文字解說整個逆跳機制好像很複雜,或者拍影片給大家看會更易明白。可惜今次John發現機芯的逆跳裝置出現問題,需要時間復修,沒能將底下的凸輪及其結構拍照給大家看。John指出,Gerald Genta這個逆跳裝置存在不耐用的缺點,因為逆跳一刻純靠觸輪以物理方式回彈至凸輪低位,容易因撞擊得多而變形外,觸輪需要帶動整組槓桿郁動,這對觸輪所構成的額外重量負擔可想而知,這也是Gerald Genta這類腕表維修率高的原因。米奇老鼠的右臂實則是逆跳分針,以其手指指示分鐘。特大跳字小時顯示,就算有老花都一樣看得一清二楚。與機芯同等直徑的特大小時轉碟。小時轉碟以底部一個帶有如鯊魚鰭的12齒齒輪帶動跳轉。三顆固定轉碟的螺頭,細小如針頭,打個噴嚏就會吹走了。拆除小時轉碟後,便可見整個以多支槓桿、扣板和不同造型凸輪構成的逆跳分鐘和跳時顯示的結構。如鎚形的扣板會在60分鐘時到達頂端,並瞬即向下回彈,從而推動小時轉碟向前跳動一格。整個逆跳及跳時機制就是靠分鐘輪底下的螺旋凸輪和鈎形觸輪控制。

Continue reading

Omega奧運珍藏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奧運會自從在十九世紀末( 1896 年)在希臘雅典首次舉辦以來,每四年舉辦一次,只有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分別停辦了三屆。踏入 2020 年,原本由日本舉辦的奧運,又因橫掃全球的疫情影響,舉辦日期一再押後,而且更是史上首個被押後了整整一年的奧運。雖然今屆奧運暫定於大約個半月後舉行,但又因疫情未受控,至今能否如期舉行,仍然存在很多變數。上期提過一些上世紀早期 Omega 特別為奧運開發的計時器,其中包括有腕表、袋表,以及一些精密的電子計時器。 至近代品牌已開始把奧運作為一個主題去發展限量版腕表產品,這系列的產品亦已成為每一屆奧運會品牌的焦點系列。當中更不乏一些以經典奧運款式作為藍本,再重新設計而成的腕表,目標是為紀念這個每四年才有一次的世界體壇盛事製作特色腕表,讓收藏家可以有一個主題性的收藏方向。要數近代奧運系列,第一款我想推介的是 2008 年面世的限量版 Seamaster 腕表。這款配備 18K 黃金外殼的 Seamaster XXIX,本身是以 1956 年品牌為澳洲墨爾本奧運會製作、推出過的一款同系列腕表作為設計藍本。當年款式名為 Seamaster XVI (代表第十六屆奧運),本身是以一款同年代的腕表為基礎,先在表面上配以獨特設計,例如採用金屬刻度,再在表面 6:00 位置標記下,加上以羅馬數字組成 XVI 的金屬標記,另外採用了重新設計的外殼,當中尤其是表耳設計部分,線條獨特,而且整體簡潔,令到當年這款第十六屆澳洲墨爾本奧運會特別版腕表倍覺典雅。而這款 2008 年腕表由於是為了第 29 屆於北京舉行的奧運會而製,所以把表面上 Seamaster 字樣底下的標記,換成了代表 29 的羅馬數字「XXIX」,而當年在底蓋上以雕刻製成的凹凸奧運標記,則被換成為北京奧運標記。相隔半個世紀,由於生產技術進步了不少,所以於 2008 年推出的這款復刻版奧運紀念腕表,亦在製造上比 1956 年的款式大有進步。首先,外觀上細看 2008 年款式在外殼打磨、表面製造精細度,當中尤其是底蓋部分的雕刻圖案最為明顯。底蓋不再像 1956 年款式般,只在中央部分刻有奧運標記,而是在奧運標記周邊加入了凹凸圖案,讓 2008 奧運標記更加突出和有立體感,而且底蓋的邊位亦刻滿限量數目、奧運日期、以及識別此表的字樣。表盤方面,則選用了象牙色經打磨製成的光面效果,而所有的金屬凸字刻度和標記,就更加比 1956 年款式做得更加細緻、精美及更有層次感。機芯方面,品牌當年亦特別為此表採用了一台 Cal.2403 自動上鍊天文台級別( Chronometer )機芯。特色是比較罕見的 3.5Hz ( 25,200 A/h )擒縱震頻,擁有 48 小時動力儲備,而且機芯更是 Co-Axial 制式設計,屬當年高級別兼罕有。全數限量生產 88 套,這款 2008 年奧運限量版,我認為非常有收藏價值。

Continue reading

走在勞力士Jim端:玻璃面16800、16660、16550

曾幾何時,Jim為古董勞力士劃下一條界線,唯獨四位數編號的款式,才視之為真正的「vintage」系列。後來想深一層,好些七十至八十年代的出品,在勞力士發展歷史上也舉足輕重,見證設計構造新舊交替,不該抹殺其「古董」的身份。正如下文中的16800、16660和16550型號,擁有五個數字的編號,又暱稱「玻璃頭」,即是從膠鏡蛻變水晶玻璃的年代產物,宏觀勞力士運動表的發展,它們自有獨特的存在價值。「這三款不是唯一的five-digit勞力士,但可說是換上藍寶石水晶的始祖,紀念價值較高。」Jim一語道破三款「玻璃頭」的獨特性,尤其是16800和16660,分別是Submariner及Sea-Dweller的過渡性型號,奠定日後沿用藍寶石水晶表鏡的規格,最重要是產期不長、產量不多,價格也沒不合理地飊升,加上前期採用matte dial粉面,更有vintage的DNA。16800的投產期為1979至88年,前身為1680,後繼者為168000,約可劃分為四個階段,眼前此枚屬於Mark I第一代粉面版本。「1979年至83年出產的Mark I或II款式,搭配matte dial啞面,並直接將夜光物料塗在刻度;1984年之後的Mark III或IV款式,大多採用gloss dial光面,夜光會用金屬框架套起。」作為過渡性型號,16800混合了1680和168000的血統,既有古董味濃的粉面,也有新一代的規格。「除了轉用藍寶石水晶表鏡,16800配備Cal. 3035機芯,震頻提升至28,800次,防水深度亦由200米改良為300米。」16660和16800看齊,份屬第一代轉用藍寶石水晶的Sea-Dweller,投產期屆乎1978年至85年。Jim指出腕表反映勞力士製造潛水表的決心,防水性能不再輕微增長,而是一下子增幅近倍。「腕表繼承1665,並啟蒙日後的16600,約有五個期數,同樣地,78年至83年出產粉面,84年由光面取代。腕表由防水610米,越級攀上1,200米,相當進取。」腕表另有「Triple 6」的稱號,參考編號非常獨特。因應深潛需要,設計亦大有不同。「它同樣具備Cal. 3035機芯,不過表殼較厚,表耳也屬厚身一族,才可匹配深潛所需的厚身鏈帶。而且16660的排氦閥門,亦特別大和深一點。」 眼前的16660屬於Mark I版本,外觀狀態相當出色。「像它的南瓜面,30枚之中也不保證找到一枚,比較罕有,原本黑色的表圈,變成帶藍又帶灰的色澤,味道勝人一籌。」最後一枚Jim所收藏的過渡性型號為16550,接過1655的火棒,之後由16570接班,採用Cal. 3085機芯,投產期只有1985至88三年。能夠得到Jim垂青,賣相當然與別不同。「腕表備有黑面和白面兩款,白面比較鮮見,最特別是變成creamy奶白面,若以價值衡量,高質白面可索價18萬,黑面一般叫價只有12萬。」腕表另有通渠面和非通渠面之別,前者6:00位置的刻字像紅海左右分隔,價值動輒比後者高出三成。

Continue reading

Omega力臻精準的奧運精神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擁有 170 多年歷史的鐘表品牌 Omega,自 1932 年起已經成為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官方指定計時,在差不多 90 年的歷史當中,品牌除了為大會提供計時工具,亦曾推出過多款紀念限量版腕表,不少早已成為表迷追捧的收藏品。種類方面包羅萬有,由最早期我亦曾介紹過的機械雙秒追針計時袋表,到較後期出現、講求高精準度的電子計時器,品牌一直追求提升計時的精準度,情況就如汽車品牌參加賽車賽事般,透過賽車提升技術和測試新設計。所以作為這些世界性運動項目的贊助商,對品牌來說不單止提升形象,也是一種提升生產及設計技術的最佳途徑。要細數歷年來品牌創製過和奧運會相關的產品及設計,真的就算一本厚厚的書籍,也未能完全記錄。以首次在 1932 年美國加州洛杉磯舉行的賽事為例,Omega 為大會提供了一系列的計時袋表,作為計算賽事時間的主要工具。以當年的生產技術來說,這款袋表的特色,除可同時計算兩組時間,更能計算出精準度高達十分之一秒的時間。由於這系列袋表被沿用多年,亦曾出現過多款演變版本,近代更曾推出過以名貴金屬外殼包裝的高級限量版(300 套)。不過如果對此系列袋表有興趣的話,一些早期舊款也不算難尋,狀態佳的也只要兩萬多元便可找到。隨著這項世界性運動賽事競爭日漸激烈,對計時器精準度也愈來愈講究,計時需求精準度亦由 10 位數變為以 1/100 秒去計算。當中對品牌來說,第一次突破出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於 1948 年倫敦奧運會中,首次使用配合電子相機的計時系統,這個被稱為 Magic Eye 的系統,開啟往後電子儀器取代人手控制的計時方式。其後多年的奧運會當中,品牌再不斷研究和創製出高精準度的計時儀器,分別在 1952 年及 1956 年的奧運會,提供兩款首次結合石英電子儀器、精準度高達 1/100 秒的計時器,為往後的大會計時寫下全新標準。有趣的是 1960 年的奧運游泳賽事當中,就曾經出現過一幕以人手計算時間出現了三冠軍、三亞軍的賽果,要依賴 Omega 的電子計算儀器,最終才能確實計算出真正的冠軍誰屬。多年來品牌與奧運合作無間,雖然計時方面由原來的機械改為電子制式,但這個局面卻是無法避免的,雖然今時今日機械計時表也能造到 1/100 秒計時功能,但始終穩定性及精準度都不及電子儀器,作為生產機械表出名的品牌來說,透過研發這些高精準度的計時儀器,亦有效同時提升對機械產品的精準度要求,舉例品牌由最初開始採用及研發 Co-Axial 系統,就是要為機械手表在耐用及效能性上開發一個新的里程碑,與為奧運會提供可靠計時器的理念不謀而合。而且多年來因為品牌與奧運會息息相關,差不多每屆奧運會品牌都會創製出一些民用版紀念腕表。對收藏愛好者來說,這系列的腕表每隔四年才出現一次,不單止別具話題性,而且更有重大歷史意義,很值得視為主題性收藏目標。

Continue reading

Paul Newman Daytona

走在勞力士Jim端 : Paul Newman Daytona

歷史上身價最高的五枚勞力士 ,其中兩枚都是 Paul Newman Daytona ,穩坐史上最貴勞力士寶座的一枚,更是Paul Newman本尊擁有的Daytona。Jim回憶起來,2017年的時候,好些Ref. 6239大概索價100萬,2020年的同期,要200萬才有交易了。這次Jim將分享四枚不同版本的Paul Newman Daytona,網羅黑或白面、涵括鋼或膠圈,也有是否配備鎖霸之分,想了解Paul Newman Daytona的來龍去脈,這是很好的一次入門精讀。 史上首枚「Daytona」誕生於1963年,當時表面只有「COSMOGRAPH」的字樣,起初Daytona只是一個暱稱而已,呼應腕表和Daytona國際賽車場的親密關係。表面上的弧形紅色「DAYTONA」字樣、「OYSTER」標記,以及黑色樹脂膠圈等等標準Daytona元素,都是1965年之後逐步加添上去。VRHK創辦人 表憑人貴 Paul Newman Daytona又是甚麼一回事?保羅紐曼既是賽車手,也是荷里活影星,因為經常佩戴Daytona的緣故,造就人表合一的傳奇,傳聞他曾在電影中佩戴過一枚Daytona特別版,「Paul Newman Daytona」之名終於不踁而走。腕表要怎樣才能符合這個「Paul Newman Daytona」的稱謂?「首要條件是副盤上一定要有格子刻度,另外表盤通常有多層次的step layer,並集中於黑白紅或黑白的表盤配色。」 Paul Newman Daytona 熊貓分類 眼前的四枚腕表,可概括了Paul Newman Daytona於1967年至1971年的發展脈絡。「Ref. 6239和Ref. 6241,分別搭配鋼圈和膠圈,內藏Cal. 722手上鍊機芯,每小時擺頻為18,000次,三色表盤採用黑、白、紅的配色;Ref. 6264搭配黑色膠圈,和鋼圈版本Ref. 6262同樣內搭Cal. 727手上鍊機芯,震頻提升至每小時21,600次,表盤只有黑和白配色,產量相對較少;而Ref. 6263被暱稱為大panda,代表計時pusher加入鎖霸裝置(沒鎖霸的稱為細panda),搭配黑色膠圈(Ref. 6265為鋼圈)。」1967年的Ref. 6239,白黑紅三色盤,配鋼圈。1968年的Ref. 6241,黑白紅三色盤,配膠圈。 特別的RCO 古董勞力士表盤的每一行字,價值都可以差天共地,Ref. 6263也不例外。「它有白面和黑面型號,白面為『ROC』布局,印字由上而下為Rolex、Oyster和Cosmograph;但黑面卻有『RCO』的調轉格局,Cosmograph在上而Oyster在下。」Jim估計是黑面產量不多,品牌於是借來沒鎖霸的「RC」黑面,加印「O」字移植到Ref. 6263身上,市場上比較罕有。1970年的Ref. 6264,白黑雙色盤,配膠圈。1971年的Ref. 6263,白面ROC字,配鎖霸和膠圈。根據Jim的經驗,眾多款式之中,膠圈較受歡迎,鋼圈予人老套之感。「傳統上勞力士黑面最受歡迎,16500LN Daytona的價值亦以黑面較高,唯獨舊裝Daytona一般白面勝過黑面,這方面比較特別。」 Daytona設計務實簡單,黑白深淺色調也是很好的配搭,易於惹人喜愛。Jim認為新版Daytona推波助瀾,舊裝Paul Newman Daytona又不斷刷新紀錄,造成近年水漲船高的局面。「現時Paul Newman Daytona起步價約170萬,若有心收藏別盲目追求相宜款式,缺少了一粒兩粒夜光,或者夜光只剩一半,皆大大影響腕表未來的價值。」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