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表也有收藏價值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站在鐘表收藏角度,一直以來慣常收藏的鐘表產品,大眾一般視線只會集中在機械制式的腕表身上;至於電子制式腕表,很多時候都會被人忽略、不被列入考慮之列。原因很簡單,一來是維修問題,二來電子表一般都是大量生產,以罕有度衡量,便少了一份收藏誘因,再加上電子表本身被認定缺乏了人手打磨裝嵌等傳統工藝,更加令它們的收藏價值下降。但實情是,由電子表首次於上世紀中面世以來,也曾經有一些具備收藏價值和條件的款式,值得我們多加留意,甚至考慮作為收藏品清單之列。個人認為,在七、八十年代生產的一些Omega型號最值得注意,皆因在這短短十多二十年間,正值電子表最興旺的年代,款式不單新穎,機芯設計也以突破性的方向研發,故此不少款式無論機芯設計或功能皆極具獨特之處,相比近代的電子表產品,絕對多了一份代表性;亦即是說,一些來自這個年代的電子表款式,除了是今天電子表的始祖,也可說是獨一無二、有著自家特色的收藏品。先以Omega於七十年代首次發表的MegaQuartz系列為例,其時正值電子表開始在鐘表市場崛起的年代,各大品牌包括Rolex、Patek Philippe等都爭相研發能夠提供更精準報時的電子表,其中Omega的Cal. 1500系列機芯就是一個最具代表性的系列,作品包括最為人熟悉的星座Constellation Marine Chronometer 款式,腕表配備極高頻率的機芯,不光擁有甚具代表性的外形,而且它迄今仍然是Omega 最精準手表的紀錄保持者。這個Cal. 1500系列機芯,當年主要安裝於不同型號的星座系列腕表身上,主要以長方形為主,也推出過少量另類形狀款式,據了解也有一些極少量的prototype 流入了民間收藏家手中。此外,同期亦有另一台MegaQuartz的Cal. 1300高頻率機芯,準確度優化至每月誤差不多於5秒,一般裝配到海霸Seamaster系列身上。技術上,這系列機芯透過電流令石英材料產生高頻率震動,取代機械表的擒縱系統劃分機芯指針行程,可非常精準地細畫出每一秒時間內的的震動次數,藉此提高機芯運行的細緻度。相比機械機芯最高的5Hz震頻(每秒震動10次),MegaQuartz機芯的2.4MHz能夠大大改善每一秒行程的精準度,從而改善整體腕表的準確程度;相反,基於機械機芯因為結構上無法在高頻狀態下持久耐用,怎樣改變也無法突破高頻率的界限。 收藏這一類電子腕表,其實也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首先是維修問題,由於生產日子久遠,零件欠缺,購買時先要確保機芯處於良好運作狀態;其次是電池問題,但這些Omega款式的優勢,在於他們的電池屬常見款式型,比較容易買到,而為了保障機芯可以良好保存,必須定期更換電池,或在長時間不佩戴的情況下將電池取出。另外就是這個年代的電子表,由於內含機械組件,所以亦需定期保養確保機芯能夠處於最佳狀態。

Continue reading

Kevin 聽「軍」一夕話:英國海軍加持 Rolex MilSub Ref. 5513

上期跟大家介紹從事迷你倉生意的Kevin Chan如何「遊戲人間」,他不只愛收藏古董旅行喼、腕表、藝術畫作、潮流玩物,而且全部有所鑽研,有點像周身刀張張利的火麒麟。當中尤其鍾情軍表,他收藏軍表的格言是「精,真,新」,即是追求精緻、真品、新淨。Kevin愛分享,我們也老實不客氣地翻開他的軍表珍藏表櫃,每期找一枚出來,聽聽他說故事…… 第一枚出場的,是勞力士MilSub。 MilSub是Military Submariner的縮寫,顧名思義是軍用的Submariner,也就是五十年代英國國防部委託勞力士生產的軍用潛水表。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Submariner誕生於1953年,但1957年英國海軍Royal Navy開始使用的Rolex腕表並不是Submariner,而是A6540及A6538。翻查歷史,後來英國國防部MOD(Ministry of Defense)改用了Omega的Seamaster 300給潛水人員佩戴,服務期為1967至1971年。之後,勞力士再次回歸MOD,在1971至1979年期間,依次推出了MilSub Ref. 5513、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及Ref. 5517。之所以有double reference,因為在表耳刻有5517字樣,而表耳之間則刻有5513。Kevin幾年前購入這枚MilSub Ref. 5513,過程不可說是輕易,因為要找一枚長相好的舊軍表很講緣分,通常是膠鏡有破損。「很難找到一塊合適的膠鏡。如果不是原裝的話,在太陽反射下會出現不一樣的折射效果。」Kevin再為我們詳細解構腕表的細節:「我這枚屬於Serif Dial截線面版本,秒針特別修長,相比普遍的肥型較為罕見,相信是當年MOD特別為駐伊朗的潛水員而訂造,據說當年伊朗國王叫英軍教他們的敢衞隊添置裝備時,見到英軍的勞力士表很漂亮很實用,於是也叫勞力士訂造一些。根據網上資料,它們應該不會超過二十枚。在表底蓋上,這表刻有0552/923-7697數字,當中0552代表SBS海軍小艇隊(Special Boat Service)的編號。下一行的100/74,即是腕表是1974年製作第100枚的意思。」再集中欣賞表盤,我們可看到代表Tritium的T有一個圓圈圍著,稱為Circle T Tritium Dial;表圈上出現全60分鐘刻度,跟一般Submariner只有開首15分鐘有所不同,是為了配合軍事上的潛水應用;指針方面,也摒棄了Submariner常用的Benz針,採用較寬闊的造型,外界稱之為Sword Hand。而因應實際需要,腕表採用Fix bar連接表殼和表帶,以減少表帶鬆脫的可能。 Kevin最欣賞這表的地方,是在Submariner的世界,軍潛地位數一數二:「甚至比私人潛水公司Comex更罕有。要知道,軍表的處理更為嚴謹,一般戰後或士兵退役後,裝備及衣履都要歸還給軍隊,不容許隨便流出市面;而國家處理的方法,不外乎銷毀,或是以拍賣形式出售。另外,勞力士軍表在英國MOD內比起IWC、Longines等算是貴價貨,當年製造的數量不多,大多assign給高級官員佩戴。」有朝一日,Kevin想收集齊Ref. 5513 Mark I & II(手頭這枚是Mark II)、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及Ref. 5517;他坦然,有錢的話,要買齊不難,但要買到condition好的,則很難很難。現時,他會在周末期間不用穿西裝時戴上這枚Ref. 5513,悠閒地周圍逛,不會因為它身價約值200萬港元而把它長年鎖在夾萬裡。談到最想收藏的勞力士軍表,Kevin眉飛色舞:「終極想買枚MilSub Ref. 5510。它的表冠特別大,而且沒有護肩設計,表圈則有紅色倒三角,是當年越戰澳洲特種部隊潛水士兵用的;據知全球只有4枚,估價大約7至800萬港幣。」

Continue reading

走在勞力士Jim端:如來神掌細Royal

兄弟班帝舵近年挺看重一個Royal系列,但此皇族不同彼皇族,勞力士的Royal,是上世紀中期品牌所推出的小巧細表。你以為兩年前的Oyster Perpetual色彩多變難以抉擇嗎?據Jim所言,Royal的款式才是層出不窮,尺寸、型號名字、表面的種類,他都沒法全部掌握。 VRHK創辦人以下介紹的兩枚,是他特意保存的收藏,一枚表盤擁有星形字,另一枚皇冠圖騰作時標的暱稱更架勢,叫「如來神掌」,像從天而降的掌印,是不是等於萬佛朝宗般難以抗拒……Jim不諱言,曾經有一段時間,不斷搜羅各種Royal款式,後來發現很難填滿這無底深潭⋯⋯便放賣了大部分款式,唯獨此兩枚難捨難離,一直保存至今。「Royal大概是上世紀四十年代的產物,要到1963年才停產。」廿多年來,究竟衍生了多少個版本?Jim也無從稽考:「以尺寸計,30、31、33、34mm都有,甚至再迷你的尺碼;以型號計,數字更是一大串,6444、6244、6144、6422、6246、6082、6022、4444、6427、6145⋯⋯」看著Jim一邊解說一邊上網翻查資料,你說還有沒有其他Royal型號?答案十居其九尚有漏網之魚。 市場上表迷對舊裝勞力士運動型號趨之若鶩,Royal是恰好相反的另類。「雖然它配備Oyster表殼,但只有基本的防水性能。腕表普遍搭載Cal. 710機芯,手動上鍊,動力較短,給男士們不時上鍊增加佩戴樂趣。」Jim坦言,比較資深或年長的表迷,才對Royal感到興趣,市場上流通量不高,擁有它甚講緣份。現代款式喜以不同顏色增加選擇,但對比Royal系列只是小巫見大巫,據Jim統計,Royal表面可找到數十款變奏:「有像唱片的,也有蜂巢面;有gilt dial,亦有matte dial;有數字時標,更有棒狀刻度。」今次Jim帶來的兩枚Royal,也對比鮮明,一凹一凸,皇冠圖騰是扁平的,星形刻度則是鑲貼上去浮起來的。正因如此,Jim認為Royal在六十年代初停產不無原因:「同一個款式創作這麼多不同面盤,成本不低,勞力士這樣投資下去回報成疑。」加上運動表興起,左右夾擊,又細又簡單的Royal敵不過時代巨輪黯然告退。這兩枚Jim碩果僅存的Royal腕表,型號為6244,直徑約34mm,配襯罕有的鏈帶。「現時最top的古董Royal,叫價大約15萬左右,不算最貴,但問題是貨源短缺,像日本收藏家便甚少放售這款如來神掌,在香港見過的大約只有三枚。」Jim補充鏈帶Royal更加可遇不可求,即使你有本錢,亦未必找到願意割愛的賣家。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Richard Mille RM35-01 Rafael Nadal

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John拆機芯」這欄目顧名思義由製表師John Ng為大家裝拆機芯,看機芯的結構,看機芯設計的特色,看一些獨特功能的活動原理等。不過今次John為大家找來的Richard Mille RM 35-01,無論是腕表的設計或是機芯的結構和特色,根本不用拆都看得到,那還有甚麼好拆呢? 告訴大家答案時,先講講這款表不用特別拆來看的原因。RM 35-01的3件式結構表殼,從其顏色和紋理,一看便知是以品牌著名的碳纖維TPT製造,利用厚度平均不超過30微米的碳絲以45度角互相交錯層疊後再切割而成。由於紋理是隨機自然混成,所以每一枚RM 35-01的紋理都不盡相同,在提供超輕且堅硬的結構之餘,也令腕表更顯獨一無二。 至於所搭載的RMUL3手上鍊機芯,高度鏤通得有如X光透視人體後只餘下骨架可見一樣,即使不用放大鏡,都可輕易見到機芯不設傳統底板改以鈦金屬搭橋來支撐所有零件的獨特結構,可提供高達5,000G的防震能力之外,也使機芯重量減輕至只有約4克,而兩個發條鼓則提供共55小時動力儲備。至於看不到的,是因為不設透明底蓋而看不到機芯背面,看不清擺輪的模樣,也看不到平衡砝碼的式樣。所以就算真的拆這款表,能夠看得更多的,也只有機芯背面。 至於John拆這枚RM 35-01的原因,是發現腕表看來總感覺怪怪的。其一,是表冠居然設於9:00位,而記憶中,Richard Mille可沒有推出過RM 35-01的右手版,即使拿度是將腕表戴在右手上;其二,為何機芯上的文字會倒轉了的呢?原來答案很簡單,是上手維修的師傅錯誤地將表盤外圍的分鐘圈倒轉了來安裝,所以驟眼看腕表才像變成了表冠設於9:00位的右手版。 John對於上手師傅居然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實在感到很無奈,慨嘆這行業良莠不齊,作為消費者,在揀選原廠以外的維修鐘表師時,確實要小心謹慎。犯上這種錯誤,基本上只要拆除表殼上蓋即表圈部份後,將分鐘圈調回正確方向再安裝便可,但假如是其他涉及機芯零件安裝上的錯誤,就有可能會對機芯做成永久的損傷了。由於分鐘圈9點位的黃色牌最搶眼,所以驟眼看會以為腕表屬於右手版。三層式表殼看似簡單,但結構設計實則應用了建築原理,既堅硬也堅固。扁平的底蓋呈弧狀的造型令腕表佩戴十分舒適,切合手腕形狀。更換表帶必須拆除螺絲,每顆螺絲都有墊片加強穩固程度,是腕表中較少採用的設計。拆除表圈後便可拆除分鐘圈,移開分鐘圈已可見到整個機芯。三層式表殼就真的是以三個部件組成,說簡單其實也很不簡單。將機芯上磅,原來比官方公布的4克略重0.5克。機芯背面的銀黑布置,正好是正面的相反。

Continue reading

Kevin Chan珍藏:儲軍表格言「精、真、新」

上到Kevin Chan的辦公室房間,偌大的空間有桌球檯、小型酒吧、古董旅行喼、藝術家畫作,還有很多潮流玩物⋯⋯一看便知是個興趣多多的長不大男孩。不只的,他的嗜好還有收藏腕表。很少買新表的Kevin:「新表有錢總有機會買到,我慢慢追求有錢也買不到的東西,這樣才夠特別。另外我也不太喜歡跟人撞表呢。」 Kevin四十出頭,已是一間迷你倉集團的主席:「對,我的生意是賣空間的,當你空間夠大,你的時間自然便會來。雖然每個人每天的時間是有限的24小時;但我們要做的事,是沒有limited by 24小時⋯⋯」寥寥幾句,道出了他的生意(空間),跟時間(腕表)的關係。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簡單介紹一下這位生意人Kevin,在加拿大讀高中的他,後來回到HKU修讀電腦,畢業時股票市道暢旺,專做IPO backend project的他賺到了第一批資金;後來他發覺IT人比較難管理,於是想起加拿大很流行的存倉生意,結果由百幾元一平方呎的工廠大廈迷你倉,做到今天管理超過170萬平方呎空間的集團主席,Kevin漸漸累積到財富,他認為每個人的財富應分為四部分:一是工作、二是現金等流動資金、三是房地產、四是興趣喜好:「它們分別放在四個pocket,我的原則是第四個pocket絕不能影響頭三個。」買vintage認識專家很重要 在第四個pocket中,其中一部分是腕表。「我本身做生意,所以會特別留意腕表品牌的背景,尤其是他們的成功要素。我研究不同品牌的歷史書籍,發現到很多百年品牌的成長中,頭40年都不算賺大錢,以勞力士為例,他們是由約創立60年開始,加入了運動元素,開創了Submariner等表款才急促成長;當中marketing策略尤其重要,marketing如做得不好,機芯或設計有多好也事倍功半。」Kevin大約在15、6年前接觸腕表,起初都是買Rolex、AP、Richard Mille等等優質大品牌腕表,後來認識了VRHK的Jim Lai及John Ng(同樣是敝刊的專欄作家),慢慢便愛上古董勞力士:「我們經常有聚會,十多人一起交流,買vintage一定要認識專家,他們的經驗是無價的,能讓你快速學習。買好表是困難的,很容易會買錯,所以一定要靠朋友、信朋友,再慢慢累積經驗,當中沒有幸運成分。」大約3年前開始,Kevin找到儲軍表的樂趣。「我細個很喜歡玩士兵公仔,玩海陸空戰棋很愛擺陣。現實世界不能儲軍槍,軍衫也不容易,如想以最小空間儲最大量軍事用品,腕表是最好選擇。」起初屬門外漢的Kevin,會在網上廣結世界各地的軍表愛好者:「其實只要找到有地位有信譽的專家,跟著他們的portfolio去買就不會錯;就算貴一點也不緊要,買貴一定比買錯好。」精、真、新、筍 Kevin認為,買舊軍表不能處處從金錢及升值著眼,首要條件是要——真。他儲軍表的格言是「精、真、新」。精是要精細、精緻;真就是不能買贋品;新即是無用過。軍表通常是軍人退役後交回軍部,有機會翻新後再拿出來拍賣,又或是從未有人戴過的才有價值。正如古董也是,出土的代表埋葬過,價值會減少。最後一點才是筍,under or above value,精、真、新齊備但如果賣家開天殺價,也不值得收藏。」談到儲舊軍表的樂趣,Kevin喜愛每一枚軍表都有屬於它的歷史。「買舊軍表要懂得分真假,過程中會培養起欣賞腕表的細節位。當你搜尋一枚心頭好,還會訓練到跟其他人洽談技巧,這value比腕表的價值可能更高。又例如當你儲了一定數量舊表,在市場上多了人認識又多了叫價能力,便有機會train到你的談判技巧。由儲表引伸出來的學習,可謂無止境的。」由購買第一枚Mark 11英軍軍表開始,到今日積極搜尋英國登陸諾曼第一隻COSD表, Kevin很樂意跟大家分享其珍藏。由下期開始,他會為大家打開腕表夾萬的珍藏,有興趣聽聽腕表故事的讀者請不要錯過了。

Continue reading

Mark Cho──男人的「細」緻

Armoury聯合創辦人腕表潮流不斷變遷,十年前,大表當道,直徑43、45、47mm大家尚沒有甚麼意見;近年小男人抬頭,40mm也嫌頭大身細(表大手小)了……38mm男裝表正在急速冒起;但對於男士服飾店Armoury創辦人之一的Mark Cho來說,跟理想中的最佳體型還有一點距離,在他眼中,32至36mm的腕表才是最佳典範,「細」緻在骨子裡。在香港和紐約都有分店的Armoury,是本地其中一家甚有代表性的男士服裝店,全身total look都可在那裡配搭得到,甚至紳士帽、紳士仗也有,那麼,被喻為男士們最重要的配飾——腕表,他們怎可能遺忘?加上創辦人Mark亦是腕表愛好者,所以店內不時展示高質素的腕表作品,涵括新裝與古董表。 Mark和不少腕表收藏家的心路歷程相近,鍾情腕表由一枚二手入門款式開始。「我是大約從2005年開始認真儲表,第一枚購買的是1972年出產的Omega Chronostop,單按鈕計時,按一下只可計算60秒,十分簡單,喜歡的原因主要是便宜……」那時候Mark剛剛畢業於倫敦工作,午飯時間經常流連附近一家二手表舖:「最終買了那枚Omega腕表,大概盛惠350鎊,當時一枚全新Omega自動表約售1,000鎊左右,可想而知,二手表相對實惠得多。」 然後Mark逐漸投入收藏腕表,更有一個有趣的經歷,讓他「經一事、長一表」。「話說我擁有一枚F.P. Journe Octa Divine 36mm,佩戴一兩年後感覺date wheel出了問題,拿到紐約維修,他們回覆我因為那是盜竊品,不能把腕表歸還給我……」Mark出示了所有購買單據,證明他是在不知情下購買,品牌美國老闆為表歉意,邀請他往店舖會面。「當時我們在F.P. Journe店內遇上兩位Armoury的熟客,發現彼此有不少mutual friends,慢慢便熟落下來,他更說要補償給我,借出Resonance給我佩戴數月。」這位美國老闆誠意十足,不單免費借出腕表,後來得悉Mark非常喜愛這枚Resonance,還提議為他設計一枚special piece。「我當然喜出望外,並詢求可否多造幾枚,留給Armoury的VIP。結果本來造一枚變成造了五枚,品牌還破例將最後5枚38mm鉑金表殼款式預留給我(其時Resonance已轉用40mm表殼),造成藍面灰字的特別版。」 除了和F.P. Journe關係良好,Armoury店內也有寄賣Grand Seiko、Longines、Vacheron Constantin等等作品,Mark可有考慮過,設立專賣鐘表的分部呢?「我不希望做full time watch retailer,畢竟Armoury以造衫為主。但如果能和鐘表品牌每年合作籌備數個計劃,每年都有數枚special edition,我們絕對深感興趣,尤其是細表。」 訪問當日,Mark戴上只有31mm的百達翡麗Ref. 565,配上一身紳士打扮,匹配非常。問到他當一位gentleman好好dress up自己之後,該配襯甚麼腕表?「很多表廠都不太願意造細表是不對的,完全ignore亞洲人市場。其實亞洲男士手腕不算大,最適合的尺寸其實是32至36mm。」Mark很喜歡朗格這個牌子,初期看他們的機芯可能沒甚麼特別,但其實倒角的打磨、擺輪夾板上的雕刻等全屬一流。「我最愛的朗格系列是Little Lange 1,直徑36mm,還有造得出色的guilloche。」

Continue reading

走在勞力士Jim端:Daytona鏈帶

一枚新裝勞力士鋼殼Daytona 116500LN,定價約十萬(撇開很難用這價錢入手來說);大家可否知道,假如想為六十年代的古董Daytona更換鏈帶,以一條end link為71N、鏈帶為7835型號為例,動輒就要十萬以上……? VRHK創辦人鋼圈Daytona Ref. 6239配271耳蓋鏈帶膠圈Daytona Ref. 6263配71耳蓋鏈帶這是一個活生生「帶憑表貴」的例子。大家應該知道,古董勞力士運動表泰半使用不鏽鋼鏈帶,Daytona亦不例外,多年前此型號並不如現在火紅火熱,普通一條舊裝鏈帶,大抵數千元便有交易。「只不過八年前,Daytona鏈帶普遍不用一萬元,然而自從Daytona變得popular,也帶挈鏈帶升值,現在一般的571型號要兩萬五,最近在二手店看到一條最罕有的71N型號,更叫價12、13萬。」根據Jim對於六十至八十年代中期的Daytona鏈帶分類,大概可將耳蓋(end link)分成五期、鏈帶(bracelet)分為三款。「Daytona最早面世於1963年,不設防水故沒有Oyster字樣,由那時候開始至六十年代中期,均配71型號耳蓋,配7205型號鏈帶。」「然後於1967至68年,誕生了71N型號耳蓋,只限這兩年出產,跟其他耳蓋的產量比例大概為1:100,極其矜貴,索價十萬以上,光是71N那個耳蓋,已價值四萬左右,像表盤之於古董腕表的重要性。」但Jim強調,71和71N型號耳蓋偏高偏尖,設計像拋物線弧形,較易刮花表殼。 罕有不代表實用,71N不夠平易近「表殼」,故此收藏家都喜歡平、實一點的第三代耳蓋271型號。「六十年代後期至整個七十年代,Daytona改用271和371型號耳蓋,配7835鏈帶。這款耳蓋比較扁平,更貼服於表耳,相對更受歡迎。」依Jim的觀察,後期愈來愈多人追捧271型號耳蓋,即使不對期亦在所不惜。最後Daytona於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再換上571耳蓋,配78350鏈帶。「這款571耳蓋主要用於Big Red、6263、6265等型號,最特別之處是整條鏈帶均由實鋼solid steel製造,最耐用、最防鏽,而且只有它的耳蓋可獨立拆出來,方便維修。」 Jim解釋因為Daytona不用應付下潛任務,表帶不用加裝雙重摺疊扣,亦毋須加裝延長裝置,相對Submariner、Sea-Dweller等潛水表鏈帶更加簡單,但因為Daytona廣受表迷歡迎,普及程度更高,故配件有價有市,鏈帶價格猶勝其他型號。近年腕表流行快拆換帶,可惜舊裝勞力士並沒此項設置,不過對收藏家而言,換帶其實也簡單:「替舊裝勞力士更換鏈帶,有一種牙簽文化,利用牙簽一篤已可鬆開耳蓋,替換方便簡單。」71型號耳蓋配7205鏈帶 (1963至66年)71N耳蓋配7835鏈帶 (1967至68年)271型號耳蓋配7835鏈帶 (六十年代後期至七十年代中期)371型號耳蓋配7835鏈帶 (跟271同期)571型號耳蓋配78350鏈帶 (七十年代後期至八十年代中期)

Continue reading

John Ng Gosselin Pocket Watch Thum

Gosselin Pocket Watch 古老擒縱和芝麻鏈

縱使現今製表技術一日千里,技術基礎始終是從前人而來。所以今次John揀了一枚古董兩問袋表拆解,看它所採用的擒縱系統和芝麻鏈究竟是何模樣。 無論是古老座鐘、袋表還是現今戴在手上最先進的高複雜腕表,其運作原理其實大致都一樣。簡單講是靠發條輸出動力,再利用擒縱系統來控制動力的一收一放,然後通過不同大小齒輪和與之連動的指針,來達到指示時間的目的。也因此,走時是準是差,幾乎全看擒縱系統這個負責調速的裝置究竟是怎樣設計。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鐘表技術發展了這麼多年,擒縱系統的種類自然也千變萬化,不過如真的要比較,現今腕表幾乎一律採用瑞士槓桿式擒縱系統,就算有品牌研發新設計,背後理念其實也差不多,講種類,還是古老袋表的年代比較百花齊放。當然,這麼說對現今品牌不公平,因為瑞士槓桿式擒縱系統之所以能夠突圍而出,絕對是經過長年累月汰弱留強的結果,大家都選用最好的設計、從中改良甚至發展出新設計,確實是很正常不過的做法。 回正題看看John所拆的這一枚袋表究竟採用了甚麼擒縱系統。由於年代太久遠,單看夾板上的字樣,不敢講這枚袋表品牌是Gosselin還是Gosselin A Paris。不過從其機芯布局和擺輪蓋上的雕刻花紋,John表示這袋表至少有200年歷史,表盤沒有表鏡保護,而本身又有兩問報時功能,相信是為視障人士而設,因為可靠摸指針和聽報時來知曉時間。打開底蓋及內蓋後,可看到兩問功能所需的兩條音簧和4、8點位置凸出的兩個音鎚,可報時和報刻。12點位不是動力儲備顯示而是調校走時的快慢針,下方雕滿花很漂亮的是用來保護和固定擺輪的擺輪夾板。其實在未正式拆開機芯之前,John已經從機芯側的齒輪看出,此表採用了crown-wheel verge escapement這種源自十四世紀的古老冠狀輪擒縱系統。之所以如此命名,在於擒縱輪(圖5)的造型與皇冠相似,而這個冠狀輪的齒牙會與平衡擺輪軸的軸芯上兩個凸出的擒縱片(圖6)互相咬合而得來。這種擒縱系統過往多數用於大型座鐘,一般靠擺輪上掛兩個重物來調校走時速度。 這種擒縱系統的最大優點是結構簡單,擺輪需要擺動的幅度較細,因而耗用的動力也較少,對擒縱輪的製作精度要求也不特別高。但缺點是因為擺輪和擒縱輪呈90度角安裝,整個系統所佔的空間較大,不利於袋表的小型化;而且每次擒縱過程都需要經歷多一次recoil步驟,冠狀輪會因此逆行,所以走時精準度有限。至於應用此系統的袋表,則由於動力來自發條,在上滿鍊和快將沒鍊時的動力差太大的關係,所以必須加裝芝麻鏈傳動系統來幫助將動力輸出平均化,使袋表體積未能進一步因應時代發展而縮小。最終這種擒縱系統大約在1800年左右便完全消失,被更先進的設計所取代,不過前後也流行了差不多350年呢。雖然已是200多年前的產物,但所有零件都經過悉心修飾,銀色不鏽鋼部件還經過鏡面拋光。John表示這種齒輪齒牙叫做mechanic teeth,是單純為推動齒輪走動而設,摩擦系數大,動力傳遞差。John憑相中的羅傘輪看出這袋表採用了十分古老的冠狀輪擒縱系統。當年袋表流行這種擺輪夾板鏤通雕花,而從花紋可看出袋表究竟是來自英國、法國、瑞士還是其他地方。這就是這種擒縱系統叫作冠狀輪的原因,命名方式簡單直接。平衡擺輪軸芯上兩塊凸出的三角形擒縱片,會輪流與冠狀輪進行impulse、 drop和recoil三個動作。因應袋表以發條作為動力來源,採用這種擒縱系統必須靠芝麻鏈來平均動力,提升走時精準度。200多年前已能夠憑人手製作如此精良的芝麻鏈傳動系統,實在很懷疑人類的巧手究竟有無極限呢!

Continue reading

從奧運到冬奧

香港鐘表品牌 H.I.D主理人作為奧運大會官方指定計時器,Omega幾十年來一直有為奧運會推出特別紀念版產品,今屆奧運剛於八月圓滿結束,接下來便是明年2月在北京舉辦的冬季奧運會。Omega過去亦會在冬季奧運期間,推出特別版腕表紀念這個每四年一屆的冬季盛事,今次就揀來一些比較有趣的款式重溫。首先是一款來自2010年冬季奧運的Seamaster系列款式,採用原有的Seamaster潛水表作為基礎,把藍色主題改為以紅及白兩色配襯。純白色表面突顯冬季奧運雪地主題,再把原有的可旋式外圈改為紅色,令腕表有著一種非常強烈的對比效果。再在秒針位置加入奧運的五環標記,令其更具代表性。值得一提的是這款特別版採用了品牌研發多年、能讓機芯耐用程度大大提升的Co-Axial機芯,令這款原本比較普通的Seamaster變得更加珍貴。接下來是於2018年冬季奧運會期間推出的一套五款Seamaster系列自動腕表,自從1932年開始第一次成為奧運會官方指定時計之後,這一年Omega已經是第27次擔任大會指定時計,在長達86年的合作關係中,Omega亦為奧運生產過不少紀念版本款式。這款奧運紀念腕表仍然以最能突顯出奧運精神的五色元素作為設計基礎概念,不過就改為一分為五的腕表主色調,每種顏色均注入皮帶和表盤細節突顯五環元素。這一套五款的Seamaster設計上採用了類似Speedmaster外形的經典款式外殼,最大的特色便是其表盤設計,採用了1976年滿地可奧運計時器上所採用過的黑白兩色袋表設計,而這種黑白兩色表盤的構思,亦曾出現在四、五十年代的一款雙秒追針計時袋表上,令這個2018年紀念版系列的外觀,更能突顯一份歷史價值。而同樣地,這系列腕表也採用高級的專利8800 Co-Axial Master Chronometer自動機芯設計,配以透明底蓋,讓機芯底部一目了然,可以欣賞運作情況。同一年,亦即是上一屆冬季奧運會期間,品牌亦推出了貴金屬Seamaster系列腕表,採用多款特別研製的貴金屬外殼,當中分別有18K黃金、18K Sedna金和18K Canopus金合共三個版本。其中Canopus金是品牌當年獨家研發的一種全新白金合金,色澤上比其他白金特別亮白,表面採用蛋白色搪瓷製成,讓這個系列帶有濃厚的古典味。而此款手表線條上,外殼的表圈同時採用薄邊式設計增大表盤面積,營造出獨特視覺效果。機芯則選用上Cal. 8807 Co-Axial Master Chronometer機芯,上鏈擺陀和擒縱搭橋均以玫瑰金作點綴。外形線條上跟同期上述介紹過的五色系列雖然相同,但這個貴金屬系列在外殼物料與表盤設計配搭方面,卻能展現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Continue reading

John拆機芯:Ochs und Junior Annual Calendar

萬年曆表很複雜,售價不便宜,所以百達翡麗在1996年研發出功能相似而售價便宜不少的年曆表Ref. 5035。年曆表的結構其實也不簡單,要顯示日期、星期和月份之外,還要懂得區分大小月份,只在3月1日才需要手動調校日期,想想都知不易做。不過無論年曆表有幾複雜,都難不到擅長化繁為簡的天才製表大師Ludwig Oechslin,他的經典名作MIH Watch,在ETA 7750機芯上只增加9個零件便做到年曆顯示,厲害得過份。 繼MIH Watch之後,Oechslin大師在自家品牌Ochs und Junior推出了另一年曆表大作,表名就簡單叫作Annual Calendar,而腕表所採用的年曆系統也如其名一樣簡單,在ETA 2824-2機芯上新增3個特殊零件便完成,比MIH Watch的9個更進一步之外,甚至比百達翡麗Ref. 5960/1A的年曆模組有154個零件也簡化太多了。資深鐘表收藏家、獨立製表師及維修師傅在年曆資訊的顯示上,Ochs und Junior Annual Calendar也極盡簡約之能事,放棄傳統數字和字母顯示,改在表盤上三組圓點來代替:最外圍貼近時刻的30+1個圓點是日期顯示,以順時針方式走動,配合時刻每5個一組計,要看日期非常容易;至於表盤中軸上下兩組圓點,12:00位置的12個圓點是月份顯示,6:00位置有7個圓點則是兼具日夜顯示的星期顯示,只有一個橙點代表AM,出現兩個橙點代表PM,而月份和星期都因應系統的結構而以逆時針方向轉動。 至於新增的3個零件,包括有如星星的鈍五齒齒輪、如海膽般擁有24齒的月份輪,以及齒牙形狀如蝙蝠頭的星期輪。而為成就如此簡單的年曆系統,表盤成為了整個模組的基座,底部設有安裝這幾個零件的凹槽,ETA 2824-2機芯原有的日期顯示盤都需要改成特製的日期環,並將與小時輪連動的金屬圈改成兩指造型,使其可在中央帶動月份和星期輪的轉動。至於這些零件的真面目,就靠John找來一枚年曆系統壞了不懂轉動的Ochs und Junior Annual Calendar來為大家拆解。兩件式表殼的結構異常簡單,機芯直接安裝在表盤底部,不需傳統外框,而實心表底附帶表耳,結構穩固。在擒縱輪附近的夾板邊可看到ETA標誌和2824-2字樣。近看可見刻度和指針上的夜光物料填充得完美無瑕。機芯外圍是特製的日期環,帶有橙色標記。表盤底部上下兩個銀色齒輪為月份輪和星期輪,月份輪與銅製鈍五齒齒輪連動。由於中軸用來與小時輪連動的齒輪已斷了齒牙,所以年曆顯示亦因而失效,怎轉表冠都調校不到了。表盤是整個年曆模組的底座,拿走所有齒輪後可清楚看到所有顯示的圓形視窗。14個齒牙形狀像蝙蝠頭的星期輪。帶有24齒的月份輪。月份輪與鈍五齒齒輪連動的方式。反轉鈍五齒齒輪,可看到底部有5隻針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