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枚歐米茄經典 | Omega Speedmaster 除了月球表與Snoopy,重要表款還有……

Omega Speedmaster於1957年誕生,於今年迎來65周年,這些年來系列不曾中斷(另有詳文介紹Omega Speedmaster發展史,在此不贅),而隨著時代發展,經典款式也越來越多,最為人所知莫過於月球表,由月球表衍生出的Snoopy及紀念款更是不少人的心頭好;然而Speedmaster的經典豈止月球表與Snoopy,還有以下多款: 1960年代:Omega Speedmaster 月球表誕生 1963年 - Third Generation 獲NASA認證成功通過11項嚴謹測試的第三代Speedmaster ST105.003。1965年太空人Ed White進行美國史上首次太空漫步時佩戴的亦是此表。1965年 - The Moonwatch 1969年登月的Speedmaster,也是參與最多次登月任務的腕表。首度採用不對稱表殼,為表冠和按鈕提供額外保護,表盤首度印上“Professional”字樣。1968年 - The Moonwatch 首款採用861機芯(早期款式採用321機芯)並首款刻有獲NASA認證和登月等經典字樣的第四代Speedmaster ST105.012,成為了日後Moonwatch的標準。1968年 - Racing Dial 採用橙紅雙色分鐘刻度、橙色指針和標誌與及兩級設計的“Racing dial”。2004年推出過日本市場限定的復刻版,惟並未採用兩級表盤。1968年 - Ultraman 曾於1971年的《歸來的超人》(The Return of Ultraman)中出現,有着十分醒目的橙色計時秒針,2018年時以 #SpeedyTuesday 之名復刻回歸。1969年 - Commemorative Edition 慶祝太陽神11號成功登月的首款18K金Speedmaster,搭配酒紅色表圈。2019年的復刻版以Moonshine Gold表殼重現。1969年 - Mark II 首款重新設計的Speedmaster,採用拉絲太陽紋酒桶形表殼,另有Racing Dial版本。1969年 - Alaska I (Prototype) “Alaska”是Omega專為與NASA有關的項目而取的機密代號。這款原型表設有可拆除的鍍鋁外殼,以應付太空的極端溫度,是鐘表史上首款採用純鈦金屬的腕表。 1970-80年代:Speedmaster 自動表、電子表先後面世 1971年 - Mark III Omega首款自動上鏈計時表,搭載1040機芯,採用“Pilot”式表殼、十字形的60分鐘計時針,9時位設有24小時日夜顯示。1972年 - Alaska II (Prototype) Omega將Moonwatch的風格與Alaska I的部分特色結合,包括特大的鍍鋁紅色外殼,製作出Alaska II。2008年曾推出復刻版本。1973年 - Speedsonic 首款超霸電子表,因其鏈帶的設計,又有「龍蝦」之稱。內置電子機械機芯,表冠經刻意縮小,以強調無須經常調校時間或日期。1973 年- Speedmaster 125 為慶祝Omega創立125週年推出,全球首款獲COSC認證的自動上鏈計時表,共推出2,000枚。1978年,俄羅斯太空人曾佩戴此表在太空進行長達145天16小時的任務。1975年 - Apollo-Soyuz 專為1975年俄羅斯與美國太空人在太空會合時佩戴而製作。這歷史時刻象徵了冷戰步入終結。腕表限量500枚,12時位置飾有任務徽章圖案,是首款帶徽章的Speedmaster。1978年 - Alaska III Alaska III計劃的目標是要改良經典的月球表,特別採用磨砂不銹鋼表殼以防反光,小表盤上亦採用特大放射式數字刻度,更為清晰易讀。NASA於1980年代在太空穿梭機上採用這款腕表。1979 年- Alaska IV (Prototype) 以商用表款為基礎,為美國太空總署研製的石英原型表,以創新BETA燈光系統取代傳統燈泡。1980 - Apollo 11 系列是為紀念1969年的太陽神11號登月任務,這款黃金版是Omega首款內置861L機芯(“L”即“Luxury”,修飾份外華麗),並首款採用透明藍寶石水晶底蓋的腕表。共生產約300枚。1983年 - Bicolor Speedmaster首個雙色表款,以不銹鋼表殼襯14K金鋼鏈帶,金色表面襯銀色小表盤。生產數量不明,但現存數量稀少。1985年 - “Speedymoon” 在Speedmaster成為太陽神計劃指定腕表的20年後,首枚備有月相顯示的Speedmaster終於面世,部分罕有版本月亮更飾有人臉。共推出1,300枚。1987年 - Speedmaster Automatic 首款採用Moonwatch表殼的自動上鏈Speedmaster,生產期只有兩年,極之稀有,因而有“Holy Grail”之稱。 1990年代:復刻紀念Speedmaster 1992年 - Skeleton 這表是為慶祝321機芯的前身27 CHRO C12機芯誕生50週年而推出,其機芯經人手全面鏤通並雕花,工藝超卓,配備透明底蓋,限量僅50枚。1992年...

Continue reading

Omega Speedmaster 65周年 │細看經典超霸表前世今生 及 新一代Moonwatch和321機芯新品

對我來說,每年的1月4日都是值得慶祝的日子,皆因那天是家翁壽辰,但今年的1月4日份外特別,因為Omega以一款新的Omega Speedmaster為2022年打開序幕,慶祝這傳奇超霸表款誕生65周年。既然如此,就正好和大家回顧一下系列的歷史,追本溯源。 Omega Speedmaster始於賽車 成於登月 雖然一直都知道第一代Speedmaster "Broad Arrow "CK2915於1957年面世,但到寫引言時才想起,原來Speedmaster和家翁年紀也只差一歲,真是有夠巧合。對大部份人來說,提到Speedmaster就想起登月Moonwatch,對像家翁一樣於五十年代出生的人來說更甚,畢竟成長時親身經歷過太陽神11號登月這件震撼世界的大事,在他們心中,兩者之間可能是一個絕對的等號。不過,細心一想,從1957年到1969年之間相差達12年之多已可推斷,Speedmaster本身其實並非為登月而設,甚至和任何太空任務無關,而是一如其名字所示,以精準測量速度為初衷的一枚計時表,對象不是穿梭太空的火箭,而是風馳電掣的賽車。Speedmaster的發跡史很典型,但經典之所以能成為經典,就是因為其成功本就是順理成章,甚至理所當然的事,好表總是不愁寂寞的。簡單來說,就因Speedmaster的結構精巧,製作優良,既堅固又耐用,承受得住賽車時的劇烈震動和撞擊,計時又精準無比,加上表圈有測速計的創新設計,要作分圈計時比起其他表款輕鬆又簡便,集可靠和實用於一身,面世後馬上大受賽車手歡迎,因而建立了絕佳口碑。於是到了1964年,當美國太空總署(NASA)要物色一款計時表作為載人太空任務的裝備,很自然就把Speedmaster納入為測試對象之一。NASA一共向十個品牌發出邀請(但並未告知其目的為太空任務),最後只有四家回應,其中之一交來的是船鐘,馬上可以排除;另外兩家則在第一項測試——在真空環境下的極端溫度變化(正負250度華氏)測試——已不合格,只有一款表能通過合共11項測試,成功度過極端溫差、震盪、強烈撞擊和真空狀態的嚴苛考驗,它就是第三代Speedmaster,型號為ST105.003。順理成章地,Speedmaster自1965年起就成為太陽神計劃的指定腕表,成為一眾太空人的拍檔,並在1969年伴隨太陽神11號的兩位太空人進行舉世矚目的登月任務,那表是第四代的ST105.012。說到這裡也有個小插曲,話說當時登月艙的電子計時系統出現了毛病,於是首位踏足月球的太空人Neil Armstrong將Speedmaster作為後備計時工具留了在艙內,故佩戴Speedmaster登月的其實是第二位踏足月球的太空人Buzz Aldrin。上述故事,各位表迷可能或多或少曾有所聽聞,但較少人知道的是,Speedmaster其實早在1962年已衝出地球、遨遊太空,皆因美國太空人Walter "Wally" Schirra在執行水星計劃"Sigma 7"任務時佩戴的正是其私人的第二代Speedmaster,即採用Alpha式時分針的CK 2998。此外,太空人Ed White在1965年6月3日成為史上首位進行太空漫步的美國太空人時,亦已佩戴早期的第三代Speedmaster ST105.003。值得一提的是,不論是1962年率先上太空的第二代Speedmaster,還是1964年通過NASA測試和1965年Ed White佩戴的第三代Speedmaster,品牌事前都一無所知;換言之,非特製的普通Speedmaster也足以應付條件最嚴苛、最極端的太空任務,Omega的精湛工藝和超卓品質在此彰顯無遺。65年過去,經歷幾次機芯換代,時至今日Speedmaster依然是獲NASA認證可參與所有載人太空任務的腕表,也是國際太空站的永久裝備。 機芯進化史 真正的Omega Speedmaster表迷,又豈會僅僅滿足於表面上的蛻變?馬上來一同回顧其機芯進化史。資深表迷該有聽過Lemania這家機芯廠兼表廠的名字。話說1940年代時,Lemania與Omega份屬同門,是姊妹公司,兩者攜手開展了一項研發計劃,目的是製作一枚體積細小,且能提供12小時累計的機芯,以迎合當時席捲歐美的賽車運動之需要。這也解釋了機芯型號的由來:27指的是直徑27mm,CHRO是計時的縮寫,而C12則指12小時累計。27 CHRO C12又名Lemania 2310,由321件零件組成,亦因此Omega在1949年時將之命名為321機芯,搭載在Speedmaster之中。以直徑論,它是當時世上最小巧的計時機芯,厚度亦只有6.74mm。機芯搭載由星柱輪控制的水平離合計時機制,並以U型夾板固定計時秒輪和計時分鐘輪,配備萬八擺的螺絲擺,以快慢計調速。321機芯曾肩負過無數次太空任務,所有參與雙子星和太陽神任務的Speedmaster皆由它推動,足證其非凡實力。(左至右:Cal. 321的前身27 CHRO C12機芯、以零件數目命名的Cal. 321機芯、1968年接替Cal. 321的Cal. 861機芯、九十年代末應用於Speedmaster的Cal. 1861機芯)1968年,861機芯接力上任取代321機芯,搭載在ST145.022型號之中(早期的ST145.022是搭載321機芯的),即最深入民心的Moonwatch型號。861機芯改以凸輪取代星柱輪控制計時系統,整體構造亦較321機芯來得簡單,大方向是要令機芯更易生產和維修保養。當然了,兩者的精準度、耐用度和穩定性都是毋庸置疑的,畢竟搭載兩款機芯的Speedmaster都獲NASA選用。861機芯一直服役到1996年才由當代的1861機芯取代。兩者的主要分別在於861機芯採用鍍銅或無鍍層的零件,而1861機芯則經鍍銠,因此機芯的色澤有所不同。1861機芯直到2021年才停產,取而代之的是在2019年已登場、採用同軸擒縱的3861機芯。此外,Omega在2019年亦帶來了另一驚喜,就是將321機芯重製,且不是以舊機芯重新打磨那種常見的做法,而是從各種意義上都是貨真價實的重製。有關3861機芯和重製的321機芯,下文會另開段落介紹。上述各代機芯一律都是人手上鍊的,原因在於太空並無重力,根本無法驅使擺陀上鍊。話雖如此,首款自動上鍊的Speedmaster也早在1971年已面世,就是Speedmaster Mark III,內置由861機芯改裝而成的1040機芯,配中置計時分針,因此3:00位不設小盤,加入了日期窗,而9:00位的小盤內亦添上了24小時日夜顯示。順帶一提,由1040機芯改良而成的1041機芯,是世上首枚獲天文台認證的自動上鍊計時機芯。 新一代Moonwatch登場 去年,也是在1月,Omega推出全新一代Moonwatch,搭載3861機芯,正式宣佈服役25年的1861機芯步入歷史(有沒有人和我一樣很好奇為何要跳過2861?)。相比其前輩,新一代Moonwatch主要有兩項新特色,第一是採用同軸擒縱,第二是獲Master Chronometer認證。雖然Speedmaster分別在2005年和2016年已開始採用同軸擒縱和獲Master Chronometer認證的機芯,但一直都未進一步應用在Moonwatch上。因此,新一代Moonwatch絕對是系列的一大里程碑。2019年為慶祝太陽神11號登月50周年而推出的3861機芯需時4年才完成研發,是首枚獲Master Chronometer認證的人手上鍊機芯。其大小、布局以至擺頻皆和上一代的1861相同,寶石數由18顆增加至26顆,動力儲存由48小時稍稍提高至50小時。日差由-1秒至+11秒大幅收窄至0秒至+5秒。不再採用快慢針設計,改以四顆設於擺輪的螺絲作微調,藉此加強穩定性。又加入了拉冠停秒功能,讓用家可以更精準地調校時間。多得採用了同軸擒縱和矽游絲,3861機芯能抵禦高達15,000高斯的磁力。新一代Moonwatch直徑為42mm,設計靈感來自1969年隨太陽神11號登月的第4代Moonwatch,充滿着收藏家喜愛的經典細節,包括不對稱表殼、梯級式表盤、雙倒角底蓋、經電鍍處理的鋁表圈,以及測速計上的“Dot Over Ninety”(簡稱為DON,是採用321機芯和早期採用861機芯的 Speedmaster的特色)刻度和與70成對角的圓點。腕表採用經拉絲打磨修飾的整合式鏈帶,配以全新設計的表扣,以拉絲護蓋襯托拋光的Omega標誌。 3…2…1…完美復活! 接續介紹機芯進化史中提及的321機芯重製。2019年是太陽神11號登月兼人類踏足月球50周年的盛大時刻,正是將321機芯重製的絕佳時機。一如前述,這機芯曾用在多款遠征太空的Speedmaster之中,意義重大。為了重現321機芯的原貌,品牌特別組成專家小組,由研發人員、歷史學家、頂級工匠和資深製表師聯手,深入研究其歷史資料和原型圖紙,並借助斷層掃描技術透視在1972年太陽神17號太空任務中由太空人Eugene Cernan在月球佩戴的ST105.003,務求完整復刻機芯的每一個細節,還原整枚機芯的規格,花了兩年才完成任務。有趣的是,為怕走漏風聲,專家小組更將此計劃取名為"Alaska 11",與Omega當年專為與NASA有關的項目而取的代號一樣。321機芯的整個製作流程均在特設的機芯工場完成,而且每枚機芯的裝嵌,以至表身和表帶的組裝都會由同一位製表師負責,製作極其嚴謹。至於首枚採用浴火重生的321機芯的Speedmaster Moonwatch 321 Platinum,顧名思義,其42mm表殼是以鉑金鑄造,以採用不對稱設計和扭狀表耳的第四代Speedmaster ST105.012為藍本,黑色陶瓷表圈上是以白琺瑯製作的測速計,採用"DON"設計。表盤以黑瑪瑙製作,其深邃的黑調正好襯托出表面上的其他物料,包括18K白金製的時標和時分針,以及三個奪目的隕石小盤。為向Speedmaster的登月歷史致敬,Omega特別以來自月球的隕石碎片裝飾表面。在透明寶石表背下可見鍍上Sedna Gold(原作是鍍銅)的紅金色321機芯,十分悅目。上段介紹的鉑金版索價達55,000瑞郎,對不少表迷來說屬可望而不可即的表款。幸好到了2020年初,Omega進一步推出採用重製321機芯的鋼殼Speedmaster,港幣定價為11萬多,與鉑金版相比親民得多。鋼殼版本直徑為39.7mm,是以前文提及、太空人Ed White在1965年的雙子星4號任務中成為首位在太空漫步的美國太空人時所佩戴的第三代Speedmaster為藍本,採用直身表耳,比以第四代為藍本、42mm的鉑金版小一點,但沿用了後者的黑陶瓷表圈和白琺瑯測速計(當年的第三代Speedmaster用的是電鍍鋁表圈),並同樣採用"DON"設計。對於喜歡古典韻味的表迷,這表"Pre-Professional"的梯級式表面、仿古色澤的夜光物料,加上舊版的立體Omega標誌實在十分吸引。還記得我在引言中提及Omega今年以一款新的Speedmaster為2022年打開序幕嗎?慶祝系列誕生65周年的正正是第三枚採用321機芯的Speedmaster。一見其闊身的箭頭時針,就知道這次Omega改以初代的CK2915為設計靈感,並以18K Canopus Gold鑄造直徑38.6mm的表殼和鏈帶。這種品牌獨家的白金合金既亮白又耀目,而且色澤歷久不衰。除了表殼,以18K白金製成的指針和立體條狀時標上亦電鍍了一層Canopus Gold,確保各項細節的色澤統一和諧。飾於表冠上的NAIAD符號可追溯至早期的CK2915上的防水深度顯示,更添復古韻味。新作的表圈緊跟CK2915以拉絲圓紋的鋼底襯黑字,黑字更是以大明火琺瑯燒製而成,不用多說自然也有“DON”這項收藏家十分重視的特色。翻到背面,會發現透明藍寶石水晶表背上刻有海馬圖案,海馬的眼睛更鑲有傳統上代表65周年紀念的藍寶石,十分有心思。此外,腕表的65周年紀念木表盒上飾有與花梨木相近的紋理,其形狀和設計與1957年原版Speedmaster的表盒異曲同工,極具紀念價值。

Continue reading

Breitling Navitimer-website

Breitling Navitimer 70年無止境

去年末,Breitling與AOPA再度聯手成立「百年靈航空獎學金」,已預告今年Navitimer 70周年紀念將有大件事。話口未完,一個重磅的Navitimer系列2.0已蓄勢待發,連同全新任務小隊「Navitimer Squad」,包括被稱為#GreekFreak「字母哥」的籃球巨星Giannis Antetokounmpo、美國芭蕾舞史上第一個非裔女首席Misty Copeland及曾駕駛「Solar Impulse」環遊世界的飛行探險家兼精神科醫生Bertrand Piccard,一門三傑,火速登上「駕駛艙」,無止境一直飛。老老實實,會追捧Navitimer的表迷又怎會不知道這枚表與美國「航空業者和飛行員協會」(AOPA)的關係?問題是,世上表牌那麼多,為甚麼AOPA當年偏偏會向Breitling招手,委請時任的品牌大佬Willy Breitling為協會成員創作專屬的計時表?1952年是一個甚麼年代相信不用多說。AOPA此時想為旗下會員引入一枚實用腕表,要求也肯定不會低。 AOPA這個成立於1939年的非牟利機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飛行員俱樂部,屬下會員幾乎涵蓋所有美國飛行員。然則,儘管瑞士當時仍然中立,AOPA的會員不會不知道Breitling曾在戰時為英國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提供專利飛行儀器協力擊敗納粹軍,也不會不知道Breitling早在四十年代初已有推出厲害的陸空專用計時dresser watch。在人人渴求休養生息卻又敏感不安的五十年代,這些大抵都成為AOPA向Breitling招手(1952年)的最有力關鍵因素。歷史當然不是無緣無故,但說實用設計,怎樣的計時表才合符AOPA的要求呢?Willy Breitling劈頭便想到設計一款腕戴式飛行「儀器」來滿足AOPA的要求。他先以Chronomat機械表原版(在1940年取得專利)的對數滑尺調整為航空用途,然後再整合到旋轉表圈裡面,如此一來,飛行員只需要一步簡單操作便可進行包括平均速度、行進距離、耗油量、爬升率等所有必要的飛行運算。 作為Breitling旗下最重要的靈魂腕表之二,Chronomat與Navitimer兩者均以滑尺對數的方式,成功將涉及數理工程學等複雜機械運算功能集於一身。不同的是,後者無論在外觀或實際功能上都以「導航」(navigation)和「計時器」(timer)兩大準則為設計方向。諸如以小顆圓珠環繞表圈增加手感;又或以當時罕有的41mm大尺寸、超大型的鍍鐳阿拉伯數字及全黑面反白字的正副表盤示人,在視覺上形成鮮明對比,全都有別於Chronomat的正裝表風格。正因這種以飛行員為主體考慮的設計,Navitimer終在1954年正式署名為「AOPA官方腕表」,往後更經常出現在收藏家評選的「最值得擁有的10款腕表」的名單之上。這枚編號806的Navitimer是Breitling首個帶有AOPA「飛翼」標誌而未有協會簽名的歐洲常規版本。由於Navitimer最初只是受AOPA委託設計,僅限會員使用,表盤在12:00位置本來就不帶Breitling品牌名稱,只刻有AOPA署名的「飛翼」標誌而已。直到1955年,Navitimer航空計時表公開上市,僅保留了沒有署名的「飛翼」標誌,同時在上方召回品牌名號,於底蓋編號806。往後幾年,就在大多數航空公司競相提供跨大西洋航班之際,Navitimer Ref. 806成為了所有駕駛艙的中流砥柱。 翻查Breitling資料庫,會發現在1955-60年間,在Navitimer「飛翼」頭上的「Breitling」標記及字款原來也改動過幾次,當中又以後者於1959年面世的款式最經典、最受歡迎。2019年,品牌首次將這一款表復刻發行,帶來Navitimer Ref. 806 1959 Re-Edition,搭載自家B09手上鍊機芯,兼獲COSC認證,定價港幣6萬5。踏入1960年代,Breitling沿用SuperOcean系列的美學修飾,為Navitimer計時表增添了不少現代元素,除了加入對比鮮明的白色小表盤外,還破格將原來的圓珠表圈變身成鋸齒狀,而且更推出具有「雙噴射機」標記的款式。此表正是第一枚刻有「雙噴射機」標記的 Navitimer;1965年面世,箇中標記由兩架飛機重疊而成。據稱這一嶄新設計當時亦將「飛行員最鍾愛的計時腕表」提升到全新層次,除了飛行員之外,名人用家不計其數,像著名爵士音樂家Miles Davis和一級方程式冠軍Jim Clark、Graham Hill、Jo Siffert等更是頭號擁躉,令這枚「雙噴射機」一度成為年代曝光率最高的海陸空專業計時表。主旋律底下,大概沒有多少人對「Breitling in Space」有印象,可不少資料也顯示,在未有任何官方確認腕表之前,Navitimer(又名Cosmonaut)曾偕太空人Scott Carpenter進行「水星任務」,算是有紀錄以來的第一枚太空表。 「水星任務」(1958-63年)一共有6次載人太空任務紀錄。其中,Scott Carpenter佩戴了經過特殊改裝的Navitimer腕表駕駛Atlas7(1962年)進行任務。根據Carpenter在訪問中口述,當時腕表不但將測速儀(Tachymeter)改成了24小時刻度,有利太空飛行;表盤上的「Navitimer」也換上了「Cosmonaut」字樣,法譯為「太空人」。2012年即「宇宙神7號」升空後50年,Breitling為紀念此一重大成就,便先後發表了兩枚直徑43mm的Navitimer Cosmonaut 1962 Scott Carpenter和Navitimer Cosmonaut Blacksteel限量版表款。搭載Caliber 11 Chrono- Matic機芯,此表既是全球第一批具有計時功能的自動機械表,也是Breitling首度推出具有48mm超大表徑的Navitimer。 在1960年代後期,石英突襲,潮流更替,一眾年輕顧客對機械表熱情不再。Breitling不但沒有坐以待斃,反而聯手Dubois Depraz、Heuer-Leonidas和Buren-Hamilton研發全球首台具有計時功能的自動機芯。1969年3月3日,Chrono-Matic自動計時機芯面世;同年,品牌將Navitimer原來41mm的表殼尺寸增大至48mm,推出革命性的Navitimer Chrono-Matic Ref. 1806。腕表的表冠刻意置於9:00位,6:00位加日期視窗,其餘兩個計時按鈕則繼續留守原位。與自動機芯版本一樣,經重新編號的Ref. 816手上鍊版本及經典的41mm Navitimer計時表此時仍在生產中,而且都配備了全新的專利防水旋轉表圈,在功能上不斷升級。時光荏苒70年,為了打造全新的Navitimer常規系列,Breitling一方面保留腕表最易識別的飛行設計元素,並加以潤飾,另一方面卻通過大膽的表盤配色,把Navitimer變得時尚兼夾個人化。 從遠處看,一些基本設計如環形飛行滑尺、巴頓式刻度、熊貓表盤及鋸齒狀表圈在此統統不缺。然而魔鬼在細節。最明顯不過的,是腕表的表圈、表耳及滑尺均採用了扁平式設計,配合圓拱形水晶表鏡,其空間與輪廓的錯視感亦比之前任何一款Navitimer都更為豐富、有趣和輕盈;把視線再拉近一點,甚至會留意到箇中以拋光和拉絲混合處理的金屬效果相當具層次,富有光澤同時卻又很低調。誠然,是次redesign最令人驚喜的,必然是在12:00位召回未經署名的AOPA「飛翼」標記,相對於現時系列沿用的「B」字標記,更符合Navitimer的歷史源起。 搭載Breitling自製的B01自動機芯,腕表防水深度30米,可提供約70小時的動力儲備;表盤主要以1960年代流行的對比色設計為基調;日期視窗首次被整合到6:00位置的小表盤內,使得表盤布局看來工整對稱。常規系列備有46、43或41mm三個不同尺寸選擇,腕表除了經典的不鏽鋼表殼外,每個尺寸亦會額外推出一個18K紅金款式。其中,藍色、綠色和銅色以不同深淺色澤配對定義了更新版的表盤選擇。特別推介46mm的深綠面及43mm的冰藍面Navitimer,兩者同樣配置黑色計時盤,風格截然不同。長篇大論過後,究竟Navitimer(1952年)的「飛行滑尺」如何操作運算?事實上,Navitimer的「飛行滑尺」是通過倒置外圈刻度的旋轉方向,再對應內圈刻度數字而得出「兩數相乘」、「兩數相除」或「下降速率計算」等等不同計算。將外圈的「被乘數」旋轉對準內圈刻度「10」,此時對應內圈「乘數」的外圈數值即為運算結果。 例如圖中要計算7 x 12,先把外圈的「12」旋轉到內圈「10」,這時內圈的「7」便對應著答案「84」了。(同一圖同時顯示著9 x 12等如108等算式)將外圈的「除數」旋轉對準內圈的「被除數」,此時內圈刻度「10」對應的外圈數值即為運算結果。 例如圖中要計算120 / 4,先把外圈的「12」(即120)旋轉到內圈「40」(即4),這時答案「30」便會出現於內圈「10」對應的位置。(同樣也顯示著150/5等等算式)如要將英里轉換為海里,只要將外圈的英里旋轉到內圈的「STAT」,這時內圈「NAUT」所指示的外圈數值,便是英里了。 例如圖中要轉換60海里,只要把外圈的「60」轉到內圈「STAT」位置,再對應一下內圈「NAUT」紅色三角指示的,便是52海里了。假設英鎊跟瑞士法郎的匯率為1:1.5。我們想將40英鎊兌換瑞士法郎,方法是先將外圈刻度兌換率「15」旋轉到內圈「10」。這時內圈刻度的數值代表英鎊,外圈則是瑞士法郎,即時看到40英鎊能兌換60瑞士法郎。環形「飛行滑尺」除可進行上述簡單的乘除運算外,透過內圈刻度上各種航空學常用單位的標識,也可即時進行平均速度、下降速率計算、飛行距離、油耗或不同單位的換算。正如較早前提到,Breitling早於1940年已初嘗在計時腕表上設置環形滑尺,以協助數學家及工程師利用單一腕表進行複雜運算。最終,具有多項計算功能包括測速儀、測距儀及脈搏計的Chronomat專利計時表應運而生,為Navitimer的「飛行滑尺」工具埋一伏筆。

Continue reading

Vacheron Constantin website

Vacheron Constantin 全曆透視

沒有人會懷疑Vacheron Constantin的製表技術,Ref. 57260懷表坐擁57項複雜功能,Twin Beat萬年曆腕表開創快慢擒縱轉換先河,旗下陀飛輪、萬年曆表多的是。在如此輝煌的戰績下,很多人沒留意,原來Vacheron Constantin在2016年才推出首款採用自家機芯的全曆腕表,然後在短短5年間陸續出現於Traditionnelle、Historiques及Fiftysix系列,去年底還有全新的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 Openface透視版本,讓品牌全曆表提升了一個層次。全曆腕表,即同時備有日期、星期及月份顯示功能,對擅製萬年曆的Vacheron Constantin而言當然沒有難度,但即使不算是複雜功能,品牌對它亦甚為重視。回想2016年,Harmony系列一次過推出10款腕表,便是由Harmony Complete Calendar站在焦點,在眾星拱照的情況下隆重登場。其時腕表搭載自家研製的2460 QCL全曆自動機芯,以品牌首款自製的2450自動機芯改裝而成,採用雙視窗顯示星期及月份,中軸指針指示日期,此外還加入月相視窗,更取得日內瓦印記認證。2018年,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及Fiftysix Complete Calendar先後登場,並換上新一代的2460 QCL/1機芯。三曆同樣由雙窗一針指示,但按系列風格營造兩種布局,Traditionnelle的視窗距離較遠,置於2:30及9:30位置,身處時標之間,而Fiftysix的雙視窗則並列於品牌標誌之下,兩者擺陀設計亦有不同。來到最新力作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 Openface,換上全新的2460 QCL/2機芯,即2460 QCL/1的鏤空版本,零件微增至312件,把操控三曆運轉的輪系組件一一呈現眼前。不要小看開放式設計,做得好,便能夠把腕表提升至另一個層次。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予人正裝斯文的感覺,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 Openface則是前衞而富機械感,甚至令人聯想到具突破性的Traditionnelle Twin Beat萬年曆腕表,其通透畫面居功不少。 新作的表盤呈局部透視,盤邊是暗灰色的日期刻度圈及軌道式分鐘刻度圈,配金質棒狀時標,內盤上半是機刻放射紋的灰色盤,正好襯托品牌標誌,餘下位置統統留白,再覆上藍寶石水晶,保護內裡的2460 QCL/2機芯。說到底,機芯才是主角,自然是精雕細琢,供人觀賞。機芯主夾板經NAC電鍍成煤灰色,與盤色相襯,再以垂直拉砂打磨。星期及月份刻度圓碟就在眼前,特別用上藍寶石水晶製,以防遮擋碟下的齒輪組件,一對白面長磚位於標誌下方,標示當下的星期及月份,而日期則由月牙指針標示。月相窗位於6:00位置,過去款型只見上方的月相部分,這次換上半透明藍寶石水晶鏡,讓人看到月相盤上印有兩個月球圖案,其實月相碟是兩個月才完成一圈自轉,而品牌所用的是精密級月相,每122年才需要調校一次。反轉至背部,風格一轉,看到的是傳統機芯打磨工藝,煤灰色NAC電鍍主夾板及板橋分別飾以珍珠紋及日內瓦波紋,板橋經倒角修飾,擒縱夾板刻有日內瓦印記。22K金質擺陀鏤雕馬耳他十字,機芯滿鍊後可走40小時。 表殼直徑41mm,沿用Traditionnelle造型,配階梯式圓形表殼和表耳、凹槽底蓋及纖細表圈,備有粉紅金及白金款,配有小牛皮內襯的灰色鱷魚皮表帶。(粉紅金及白金款各$375,000)4年前,Vacheron Constantin 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甫面世便展現出一身高貴氣派,品牌直接把它放到Collection Excellence Platine系列之中,這意味著腕表的41mm表殼及表盤皆以鉑金製作,用料矜貴,自然價值不菲,並且只有100人能擁有。同年還有玫瑰金版本,搭配銀白色表盤亦見優雅。 事隔幾年,白金款終於在去年末現身,腕表貫徹系列造型,如採用階梯式圓形表殼和表耳,襯以纖細表圈及凹槽底蓋,表盤配上軌道式分鐘刻度圈及棒狀時標,以太妃式指針指示時間,傳承來自1920年代的製表規範。天鵝絨質感的暗灰色表盤被白金表殼環抱,高對比色調帶來鮮明的現代氣息。盤面延續系列全曆表的一貫布局,日曆刻度圈設於邊綠,由中軸指針指示,暗灰的針桿低調地滑過盤面,視線直接落於銀白的月牙針端。月份及星期窗位於3:00及9:00位時標的上端,印有月齡顯示的月相窗則在表盤下方,就像由5:00及7:00位的時標托起,三窗距離對稱平衡,拉闊了視線,營造出寬裕的空間感。 Traditionnelle全日曆腕表搭載2460 QCL/1機芯,由308件零件組成,配備停秒裝置,4Hz擺頻,40小時動力儲備,備有三項日曆及精密月相顯示,主夾板及板橋皆經過精緻修飾,如珍珠紋、日內瓦波紋及倒角打磨等,可透過透視表背一一清楚看到。腕表搭襯黑色密西西比鱷魚皮表帶。($327,000)。

Continue reading

Omeag_Calibre 321_website

Omega Calibre 321 一個機芯 二次降世 三款超霸

Omega於1957年推出首枚Speedmaster,是他們早有先見之明,總有一天Speedmaster將會一飛沖天上太空,所以機芯稱作Cal. 321,像起飛的一剎那3、2、1嗎……一別半世紀,這台被收藏家推崇備至的 Omega Calibre 321 ,由Omega原原本本的複製重生,2019年開始再度入籍Speedmaster,至今合共譜寫了1、2、3再生第三部曲。追源溯本,Calibre 321前身來自上世紀四十年代的CH 27 C12系列(又名Lemania 2310),其時Lemania表廠與不少瑞士大牌合作研發計時機芯,很多經典型號均以這台Lemania 2310為基礎,例如百達翡麗的CH 27-70、江詩丹頓的Cal. 1141等皆從它演變而成,另一台聞名於世的當然包括Omega Calibre 321。 Original Calibre 321 1957年,Omega拿正牌以Calibre 321機芯的名義推出市場,為日後幾代超霸表提供可靠心臟,包括第一代CK2915、第二代CK2998、第三代曾陪伴太空人Edward White首次太空漫步的ST105.003,以及第一枚隨太空人登陸月球的ST105.012等等,最後一役約在1969年,裝載於ST145.012身上,然後機芯便光榮引退,由Calibre 861薪火相傳。最重要的一點是,所有三款被NASA認證的Speedmaster型號,包括ST105.003、ST105.012和ST145.012,均由Calibre 321驅動,地位崇高。 CK2915 CK2998 ST105.003 正確來說,Calibre 321劃分成三個階段的不同版本,第一代約產於1957年至1963年,1963至1964年改為過渡型號,第二代則由1964年生產至1969年。過渡型號和第二代Calibre 321最明顯的改動,落在不對稱的clutch bridge,第一代造型是左右對稱的。如今Omega複製的Calibre 321,藍本正是源自第二代版本。說到Calibre 321這般厲害,到底它的結構具備甚麼特點?首先它的直徑約27mm,每小時震頻為18,000次,內藏導柱輪和水平離合器,統統屬於四十年代常見的計時機芯結構。另外機芯亦採用雙層游絲,以及擺輪夾板上的快慢針微調裝置。早期Calibre 321更設有一支游絲擋桿,避免腕表受到撞擊時,游絲彈起令雙層游絲纏在一起。或許品牌意識到復刻兩個字有點泛濫了,也滿足不了愈來愈奄尖的收藏家,既然現代電腦生產技術不斷進步,倒不如百分百複製經典,那邊廂江詩丹頓重塑了獨一無二的American 1921,這邊廂Omega更將一台Calibre 321還原,以後超霸迷悉隨尊便,可以選擇更現代化更防磁的Master Chronometer Cal. 3861,也可尋回Calibre 321那份思古情懷。數年前Omega秘密組成了研發小組,肩負重塑Calibre 321的非凡任務,終於花上兩年時間,包括使用Tomography數碼掃描技術,看清Eugene Cernan在太陽神17號太空任務中佩戴過的超霸表機芯,完完全全地複製出Calibre 321原有規格結構,還在機芯表面飾以Sedna Gold PVD塗層。可能大家會問,如此一模一樣,怎能從外貌分辨新舊Calibre 321?暫時最簡單的方法,是觀察機芯編號,舊裝Calibre 321普遍以「2」字開首,新裝則多為「8」字頭。 Modern Calibre 321 2019年,絕對是讓Calibre 321再世還魂的最佳時機,五十年前人類在月球踏出那一小步,最後一枚搭載原裝Caibre 321機芯的Speedmaster 145.012,也正式在該時候告老歸田(正確生產年份在1967至1968年,但有少量於1969年付運);跨越半世紀之後,Omega向前邁進一大步,重造Caibre 321機芯,第一枚落戶的對象就是這枚鉑金版Speedmaster Moonwatch Professional Chronograph,發布的日子,更是呼應當年太陽神11號登月的七月時份。 畢竟Speedmaster的鋼殼月球表形象深入民心,Omega不會動不動就轉用貴金屬表殼,印象中,在Speedmaster Calibre 321誕生的同一年(2019年),品牌亦推出了鉑金版Speedmaster Moonphase,之後便沒有很多了。此表的鉑金表殼直徑為42mm,看齊現役的Speedmaster Professional月球表,造型以首枚登陸月球的第四代超霸ST105.012為創作藍本,參照扭狀表耳造型,而非早期的直身線條。表圈以黑色陶瓷製成,測速計刻度以白色琺瑯塗寫,一派經典格局。為了向登月時刻致敬,黑瑪瑙表盤上的三個梯面副盤,特別飾以月球隕石片,開宗明義大打這是真正月球表的溫情牌(外面是月球隕石片,裡面是上過月球的機芯),收藏家很難不動心。或許要跨越的一個小小的心理關口,是腕表現價為49萬餘,但只配黑色皮帶而沒有鉑金鏈帶,當然,若以再生Calibre 321的首枚腕表歷史價值來衡量,對收藏家而言是無價的。($495,000)三款摩登版Speedmaster Caibre 321之中,最具收藏價值的該是這不鏽鋼款式,畢竟最原汁原味的月球表,捨鋼殼其誰? 腕表於2020年面世,作為Calibre 321重生的第二回作品,選角嚴謹,最後金榜題名的是歷史第三代Speedmaster ST105.003,該型號被喻為超霸表「Pre-Professional」階段之作,也是1965年太空人Edward White首次太空漫步時所佩戴的款式,沒理由提出反對了吧? 不鏽鋼表殼的直徑為39.7mm,比新一代Master Chronometer機芯的月球表略細2mm,當年ST105.003大概是最後一批搭載直身表耳的超霸表,新表亦有憑「耳」寄意。另外懷古至上的復刻款月球表,泰半和扁平方正的三格鏈帶湊成拍檔,明顯有別近代月球表中間加設幼身夾層的五格設計,就是這一點點差別,古味澎湃得多。跟鉑金版看齊,鋼版Speedmaster Calibre 321採用黑色陶瓷表圈,測速計配以白色琺瑯字標增強鮮明對比,包括超霸迷不會陌生的Dot over Ninety字標。表面呈現典型的三個梯面累計小盤,12:00位置有舊裝「OMEGA」標記,指針亦將ST105.003的修長風格延續下來。 雖然,這枚鋼表現時的定價約11萬餘,比約五萬的標準月球表高出一倍以上,但細想一下,它可是三枚Calibre 321之中門檻最貼地的,而且,以這個價錢買到一枚當年改裝自經典Lemania機芯的Calibre 321,只消對比一下,現代一枚搭載近似級數的Minerva機芯計時表索價多少,其實Calibre 321極富競爭力呀!($117,000)大家不用懷疑自己,相信很多人都會滿腦子疑惑,到底67萬的Omega Speedmaster是怎麼一回事? 要是像去年11月日內瓦Phillips上拍的tropical dial初代Speedmaster CK2915-1,成交價破紀錄的高達2,600萬,那是可一不可再的vintage piece,我們都理解……以現代版Speedmaster來說,這枚新版的定價,是數一數二的高了。 不過Omega製作此表時相當不惜工本,表殼是品牌獨門的Canopus Gold(新白金),機芯更加是旗艦級的Calibre 321,總算說得過去。 以Canopus Gold製成的Speedmaster Calibre 321,背負慶祝Speedmaster誕生65周年的任務,當然不容有失,最保險的設計,自然是從收藏家心目中擁有最神聖地位的款式著墨,那還用說嗎,初代Speedmaster肯定不作他人選。新作參照1957年問世的CK2915-1作為造型藍本,當年腕表份屬市場上首枚將測速計放置於表圈的款式,2022年的作品也有很不一樣的表圈設計。以往Omega處理表圈刻字總是出人意表,由早期融合陶瓷和合金的Liquidmetal,到後來在陶瓷注入18K金的Ceragold,都是品牌的拿手好戲。這一回腕表雖然沒有陶瓷表圈,但品牌就選擇在不鏽鋼表圈以黑色大明火琺瑯填充刻字,包括Dot over Ninety和數字70對角圓點刻度等CK2915-1的經典元素,懷舊氛圍先聲奪人。 表圈有黑色大明火琺瑯,表盤同樣別樹一幟,以黑瑪瑙製成,賣相既明亮亦深邃,另外表盤上的闊箭形指針,以及品牌名字的橢圓形「O」字,都是讓人一眼辨識的初代CK2915-1象徵符號。五年前品牌為慶祝Speedmaster六十周年推出過1957 Trilogy復刻系列,時標和指針均塗抹上一絲仿古泛黃痕跡,這次則用回平實的白色設計,和黑瑪瑙表盤更加門當戶對。 也不得不提表冠的設計,用上只出現於早期Speedmaster NAIAD...

Continue reading

Patek Philippe:Advanced Research解難特集(下)

上集跟大家解構了Patek Philippe的Advanced Research前半部部分,包括2005年以矽材質製作擒縱齒輪,帶來Annual Calendar Ref. 5250;2006年研發Spiromax矽游絲,帶來Annual Calendar Ref. 5350R;以及2008年研發Pulsomax擒縱器,帶來Annual Calendar Ref. 5450P。 這裡將由2011年的第四個計劃開始,一直伸延至去年底矚目亮相的擴音系統Fortissimo,全部都是那麼劃時代性。 機芯動能最大化 擺輪的另類可能 作為機芯的心臟,游絲產能,擒縱系統就像它背後的management,主宰產能的力度和速度。如今我們知道management不好會令機芯動力傳輸以至走時精準度出現好多問題。以擺輪的運作為例,它藉着游絲的縮放來回擺動,過程中會帶動空氣,形成阻力;是故,擺輪的形狀設計是阻力形成範圍的關鍵。我們相信,只要拿捏到適合的擺輪形狀,便能重新主宰產能的力度和速度。所以,過去不時會有工字形、圓形,甚至蟹形擺輪的出現;在數量和方位上,亦會有雙擺輪、四擺輪、斜傾擺輪等相應配合。然後問題來了。如果給擺輪換上另一種物料又會點?「Silinvar矽材探索」來到第四回,自1915年問世的Gyromax專利擺輪終成為Patek Philippe的研究對象,一躍成為GyromaxSi專利矽製擺輪。然而,孤掌難鳴,單單一個擺輪無法引證機芯動能最大化。因此有Oscillomax組合的出現。這個革新組合集結了由Silinvar矽製的 Spiromax專利擺輪游絲、Pulsomax專利擒縱器和GyromaxSi專利擺輪三項技術創新,整體(未計獨立零件)的專利申請多達17項,以科研角度來看,肯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矽擒縱系統。 為求引證機芯動能最大化,Patek Philippe認定自動萬年曆機芯240 Q為新技術載體,同時載於37.2mm的950鉑金Calatrava表殼之內。面世至今剛好45年,只有3.88mm的機芯厚度是240 Q能夠成為經典的原因之一,而配備了Oscillomax組合之後的240 Q Si機芯厚度仍然保持不變。240 Q Si本身具備日期、星期和月相顯示,每日更新,兼備月份和年份顯示功能,必須產生相當動力,才可支持以上顯示不斷運作。 在 240 Q Si 機芯厚度依舊的情況下,動力儲備能夠由原來的48小時,成功提升至70小時,期間亦毋須改動主發條佈局,意味着矽製擒縱系統有利機芯動力效率的提升。這固然受惠於上述三大獨立Oscillomax組合零件所長,才得以把動力儲備提升近兩倍。其中又以 Pulsomax擒縱器和GyromaxSi擺輪居功至偉。由於Silinvar矽製部件,比傳統鋼製零件的重體低近3.5倍,由擺輪槓桿和擒縱齒輪的幾何形狀表現出色,GyromaxSi擺輪重體分佈均勻,令空氣動力範圍得以改善,減少動力散失的同時,亦提升動力效率,且能保持速率誤差不超過每24小時-3至+2秒的容限,令速率倍添準確。 游絲內端失重 革新時區設定裝置 2006年,PP 推出具有「外端凸緣」的 Spiromax矽游絲,以 Silinvar製造,大大改善了等時問題。惟在特定情況當擺輪處於縱向位置,游絲的重力中心與旋動的中心不一,縮放時會不斷抵銷當中差異,令擺動的速度受阻或加快,單靠「外端凸緣」無法完全解決這種質量中心失衡的情況。以往表匠會透過陀飛輪對策,但礙於裝置複雜,並不是每一枚表都合適採用。2017年,適逢Aquanaut 20周年,PP受系列首枚兩地時複雜功能Ref. 5164啟發,萌起以 Advanced Research 第5號革新時區設定裝置的想法。傳統的時區設定裝置,關乎兩個運動組合的互動,以及分離按鈕的運作,是相當複雜的運動構造,往往涉及槓桿和棘爪等一系列控制力量的零件。有沒有可能利用「靈活裝置」,優化舊有機械結構?PP 今次在 Spiromax 矽游絲的連體夾鉗位置附近添加「內端凸緣」,目的是要抵銷重力中心位置改變,確保游絲不論在任何方位下,速率都能夠保持最大可能的精確程度。而這意味著腕表不論所處位置,也不會走快或走慢。此新設計配合原先在2006年首次推出的「末端弧線」(又稱「外端凸緣」)設計,雙管齊下,明顯能減低游絲重力中心失衡對於本身等時性的影響。不同於新設計,「末端弧線」主要用作彌補擒縱器與擺輪擺幅旋動對等時性的干擾。 全新控制時區概念最終連同具有內外凸緣的Spiromax矽游絲,以鋼製靈活裝置為本,融入 324 S C FUS機芯的時區設定裝置之中,成就出Ref. 5650腕表。以不鏽鋼材製的「靈活裝置」,改良了現有的兩地時間裝置。裝置的原理在於利用物料本身的彈性,取代由樞軸和板簧構成的複雜機械組合。透過表盤9:00位置的鏤空視窗,從中可清楚看到,全新時區設定裝置內有四條交叉板簧——每枚調校按鈕各有兩條,一條對應設定槓桿、另一條對應用以推進輪圈的喙件,各自都有清晰的受壓點。新的時區設定裝置變得更簡潔、更有效率,零件數目亦從過去的 37 枚大幅減少至 12 枚,組裝更易、更快,厚度亦有縮減,最重要的是,由於沒有機械間隙和摩擦,亦沒有軸心損耗,因此不需要添加潤滑油也能運作。 如何以純機械方式將 三問打簧原音擴大 3 倍?過去三問報時表要顯著增大傳聲效果要不從表殼物料及其結構著手,要不改良打簧方式,全機械擴音系統聞所未聞。全機械式運作的 Fortissimo《ff》擴音系統以模組式裝置在表底板橋上,由一塊只厚 0.2mm 由藍寶石玻璃製成的擺動晶圓帶動,其大小差不多能覆蓋整個機芯。為求把打簧條的聲響傳達至藍寶石玻璃擺動晶圓,工程師團隊同時為系統配備一支由不鏽鋼製的懸掛式聲音槓桿,附於擺動晶圓的正中位置。這支槓桿一端連接打簧條,作用猶如音叉;另一端則備有一枚僅厚 0.08mm的靈活附件。當敲錘敲打打簧條,聲波震動傳至槓桿,槓桿會先把震動作第一重擴大,然後傳至擺動晶圓,在此再作第二重擴大,上下震動,令聲音倍添響亮。值得留意的是,傳統機械音錘敲打的方向,跟打簧條及表殼處於同一水平,無可避免會帶來消弭及雜亂;新設計則把兩者分為水平及垂直震動,互不干擾影響。 經擴大震動的空氣會經過鈦金屬圓環上的四個小孔傳音(分別位於腕表的 12:00、3:00、6:00 及 9:00 位置),而聲波最後會透過表底蓋與表側之間一道窄槽直接傳出表外。如此一來,研究所得音量會被放大至少 3 倍,一般三問腕表只能在 10 米範圍內聽到,這個新系統則遠至 60 米外也可清晰聽見。就此全新系統,百達翡麗已註冊三項專利。製作這個 Fortissimo 系統的難度在於如何掌握它與表底蓋的距離。距離如果太大,聲響便會減少;距離太小的話,則容易跟表殼摩擦而產生雜音。 Ref. 5750 腕表外形設計參考自2017年推出的 Ref. 5178,表盤則源於六十年代的汽車輪胎輻條,鏤通表盤襯托著黑色螺旋渦紋,帶來更立體及更深度的對比。40mm 鉑金表殼內搭備有48小時能量儲存的 R27 PS 自動機芯,是首次棄用不鏽鋼而改用鉑金打造音錘的三問報時表,亦是首次為不鏽鋼螺旋打簧條配備共面附件的作品。 Patek Philippe:Advanced Research解難特集上集

Continue reading

Patek Philippe:Advanced Research解難特集(上)

早幾年有段時間,接連有大品牌密集式推出三問,甚至「超問」報時表,打簧之餘,也「打鑼打鼓」正面交鋒,一浪接一浪,好不熱鬧。沒記錯的話Patek Philippe當時派了Ref. 5078G/5178G兩枚表迎戰,一樣都搭載了R 27 PS自動機芯。 數年過去,來到 2021,就在年末一個網上發佈會上,PP 發表了最新一枚Advanced Research Ref. 5750P三問報時表,表面上由 R 27 PS 自動機芯繼續發功,不同的是,這台機芯經專責部門幾何級數提升功力,配裝了一個獨立的機械式擴音系統Fortissimo《ff》,不但能將報時音量放大至少3倍,使得方圓 60 米都能清晰傳聲且無損音質,更重要是,這麼一躍,也將表迷的視線重投到Advanced Research之上。 難得企劃再有厲害的升級「解難」新作,不妨來個新舊表結集,難不成有更多發現。將「Advanced Research」直譯,就是「先進研究」,然而說它是品牌一個「初版」技術指標,也不為過。 早在1990年代,具有深度視野的Patek Philippe已將自家內部的研究及發展部門融合重整,成立了「先進研究(Advanced Research)」部門。本著「創新精神與製表傳統非互為排斥」的信念,部門在未正式規模化前便已立下大志,要為傳統製表工藝開闢新徑。其中一個研究範疇,正是研究一些毋需油劑潤滑機芯的方法,以解決一個困擾業界超過一世紀的技術性問題。期間,團隊不但召集旗下頂尖專家提供包括電腦模擬器材等的超新技術,亦不時夥拍獨立的研究機構,例如CSEM研究實驗室,以及洛桑瑞士聯邦科技學院(EPFL)等集思廣益,務求在新物料、技術和概念基礎上可以持續又全面地實踐高階研究,長遠提升腕表整體的「實用價值」。 這裡指的實用價值,固然不限於永續解決機芯抹油的問題。回顧企劃自 2005 年正式啟動後的一眾作品,其一概念特色,是每次技術躍進都會配合一款限量腕表,相關的創新零件亦會「率先」被採納其中,並在全面量產之前以「Advanced Research」之名登場應市,承先啓後。無論是載有Silinvar矽製擒縱齒輪(Ref. 5250,2005 年)、Spiromax矽製游絲(Ref. 5350R,2006 年)或 Pulsomax擒縱器(Ref. 5450P,2008 年)的「年曆」腕表;以 Oscillomax組合組裝(Calatrava Ref. 5550P,2011 年)的萬年曆超級複雜功能,或是經「靈活裝置」調控的兩地時時計(Aquanaut Ref. 5650 Travel Time,2017 年),每一枚表的透明底蓋都附有放大鏡功能,好讓表迷欣賞新技術精妙,當中既有針對機芯抹油問題的新物料開發(專利 Silinvar矽材零部件)、解決螺旋式游絲收放規律不均的突破設計(專利 Spiromax矽製「末端弧線」游絲),亦有著眼優化現有功能裝置的物理探索和應用(時區切換活動裝置),技術創新盡在骨子裡,其深度製表視野卻可透現眼前。Advanced Research至今推出了共6枚作品,由第一枚Ref. 5250,到去年末才面世的Ref. 5750,每一枚表所蘊藏的技術創新,從自身到世界,都是對製表歷史有深遠影響的傑作,並不限於AR企劃腕表獨有。這樣宏大的研究,確實是無論堅持或放棄都絕不容易的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也許正是這種「研究到底」的求知精神,使得PP團隊總能夠從別人以為足夠好的地方,重新發掘出可以不斷進步的空間。 接下來,筆者將按時序為每一枚「先進研究」腕表整理出《解難特集》,一併列舉作品的升級與解難方案,好等表迷重新認識這一個「信念」的形狀。 逃不了的 機芯抺油與能耗 直至本世紀初,幾乎所有腕表的零部件都由鋼材製造,需要潤滑處理。以擒縱齒輪為例,由於一般鋼材的維氏硬度只有700,加上密度質量高,其抗腐蝕性能在濕度較高的狀況下又有可能降低表現,假若長時間與擒縱叉上的紅寶石(維氏硬度 2,000)及其餘零件表面不斷摩擦,而又不定時以適量油劑潤滑(俗稱「抹油」)的話,難免會磨走本身的塗油,繼而出現磨損,造成表面不均的情況,這對擒縱齒輪端上與紅寶石直接接觸且容易聚集濕氣的「嚙合面」尤其致命。 鋼製擒縱齒輪亦同時因為密度質量高而面對着另一個問題:能耗。由於擒縱齒輪會因應擺輪的擺動頻率而停頓和加速,行內俗稱「半擺」,質量愈高,加速所需要的能量便愈多,亦即是說,傳到擺輪的能量便愈低。在典型鋼製的瑞士槓桿式擒縱器裡面,單是這種停止/起動的動作便會耗用擒縱器所發送能量的65%。因此,擒縱齒輪的質量對機芯的操作極之關鍵。按理,只要擁有完美的潤滑油,便可解決零件表面的耗磨問題。惟兩個世紀過去,科學家至今仍未找到可用於保養機芯的完美油劑。誠然,即使尋得完美的潤滑油,油劑再好再完美,Patek Philippe亦早已知道此舉不能解決由物料本身造成的能耗問題;再者,要將整台機芯拆開、清洗再抹油也絕非一勞永逸。是故,PP由一開始已決定改變研究方向,以新研物料對症下藥。 2005年,PP 發表了一項震撼表壇的創新專利技術:Silinvar單晶矽製擒縱齒輪。維氏硬度達1,100的單晶矽,具有與鑽石相同的晶格結構。將近17年後的今日,我們對這種由純淨多晶矽衍生而成的材質自然一點不陌生。矽本身不是金屬,所以不存在金屬彈性下降的問題;它不僅質輕、堅硬、耐磨、具有抗磁性和高抗腐蝕性能,以此質製成的擒縱齒輪造型也較任何鋼製齒輪完美。最重要是,因為單晶矽的表面性質平滑,齒輪上的嚙合面自然也不再需要潤滑處理。最終,PP揀選了對品牌有深遠意義的Annual Calendar年曆裝置腕表Ref. 5250,率先搭載備有「世上首個矽製擒縱齒輪」的Calibre 315自動機芯,配以直徑39mm的18K白金大型表殼;鍍銀放射表面,配上黑藍色的小時刻度和指針,與矽元素的典型藍黑光澤相呼應;齒輪組夾橋板上特別銑製開孔,讓灰黑色帶藍紫閃光的擒縱齒輪,能通過特設放大功能的藍寶石表底一覽無遺。值得一提的是,表底同時刻有「Patek Philippe Advanced Research」字樣,限量推出100枚。 螺旋式游絲與 它的不等時狀態 在各式的震動之中,「等時性」都是量度箇中時間誤差的關鍵。震動愈有規律,機芯速率愈見準確。若震動規律達致完美的話,便能稱之為「等時」,所指的是一種均等的狀態。不過,這種狀態卻會因為各種因素,諸如游絲擴張與收縮規律不均、由溫差導致的游絲彈性變化、磁場、游絲內外兩端連接點的物料異常、離心力與地心吸力、擺輪位置失衡,以及固定栓子之間的變化而受阻,繼而出現相反的「不等時」狀態。這種規律不均的情況在「螺旋式游絲」中特別嚴重。過去不少製表大師都設法嘗試消除這種時計狀況,像「寶璣式游絲」的「雙層盤繞弧線」(1795年),以及INVAR合金游絲(1897年)。前者雖令游絲最終能夠朝同心方向移動,但雙層設計卻增加了游絲所佔空間,無法應付重力之餘,亦不能抵銷溫差對游絲的影響;後者則恰恰相反。2005年,PP發表世界首個專利Silinvar矽製擒縱齒輪,以DRIE深活性離子蝕刻工序處理 Silinvar單晶矽幾何形狀;事隔一年,品牌推出以同一工序及矽材質製成的專利Spiromax擺輪游絲,正式以 AR 之名,開展「矽材探索」旅程。專利游絲是PP與CSEM共同研究的成果,研究顯示有足夠能耐去抵銷溫差對游絲的影響,同時可以平捲形式朝同心方向移動。雖然Silinvar物料本身不可根治螺旋式游絲速率不均的問題,但經配置嶄新專利的「末端弧線」設計後,不等時狀態卻能以物理力學方式來消除。弧線的特色在於游絲的外端較厚,能夠在棄用雙層盤繞式設計的情況下,引導Spiromax游絲在平坦曲張之時朝向同一軸心移動。游絲內部中心同時亦設有一個朝中連體式的專利底座,連接擺輪桿部份;外端則是一個連體並擁有獨特幾何形狀的連接短栓,能準確界定游絲的有效長度。 Ref. 5350「年曆」腕表,由18K玫瑰金製殼,限量300枚,內藏324 S IRM QA LU機芯,率先配上由Silinvar矽材製成的Spiromax游絲。與此同時,機芯亦一併配置了矽製擒縱齒輪,並使用了特製的平衡夾板軸承,透現游絲部分;21K金擺動陀配備鋯製滾珠軸承裝置。裝置秉承矽製擒縱齒輪的特色,無須油劑潤滑,能於乾爽的條件下運轉無阻。 擒縱如何整體提升? 瑞士槓桿式(又稱叉式)擒縱器,是迄今最普及的擒縱結構,擁有超過250年歷史,也基於其歷史悠久,為應付世界萬變,許多細節部件需要改良升級,比方是基本的抹油與等時問題。早年Patek Philippe帶頭研發的兩項新技術—— Silinvar擒縱齒輪及Spiromax矽游絲,正是針對此式擒縱結構而成;以此解決了上述問題後,下一步自然是要(真)完善整個瑞士槓桿式擒縱器。2005年面世的Silinvar擒縱齒輪,旨在配合傳統備有紅寶石擒縱叉的鋼製槓桿使用,而新研的 Pulsomax擒縱器,則有賴高度準確的機械切割技術,來製造突破性的Silinvar矽材槓桿(亦即 Pulsomax槓桿),令原來的槓桿式擒縱器,再無需要配合紅寶石擒縱叉來運作。這種機械切割技術,以DRIE深活性離子蝕刻工序運作,早在研發 Silinvar擒縱齒輪及 Spiromax矽游絲時經已出現,其精密計算同時具備了自由塑形任何大小矽材的能耐,容限也較蝕刻一般鋼製部件的工序收窄兩倍;經此幾何形狀切割的大型矽製擒縱叉綜合成 Pulsomax槓桿,不但能向擺輪傳輸更多能量,也提高了每個擒縱周期的效率,進而大幅增加腕表動力儲存達30%,減少誤差。此外,擒縱齒輪的幾何形狀亦因新槓桿而改變,由原來20輪齒,變為16輪齒的設計,能穩定齒輪速率同時提升機芯整體表現。 然則, Pulsomax擒縱器是集Silinvar擒縱齒輪、Spiromax矽游絲及Pulsomax槓桿三項技術創新之大成。有幸率先配備此一技術的,依然是Patek Philippe自家專利的「年曆」腕表,編號5450,搭載324 S IRM QA LU自動機芯,以39mm 950鉑金製表殼限量應市;受惠於 Pulsomax擒縱器,Ref. 5450的機芯動力儲存相對於Ref. 5350,也由最多45小時增加至最多 60 小時,表現出眾。 Patek...

Continue reading

Red Watch_website

Watch in Red 新一年紅運當頭

新一年要鴻運當頭,當然要紅表在手…… 老實說,紅面表並不是表壇常客,畢竟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如此搶眼的設計。不過隨著腕表設計愈來愈鮮艷,橙色黃色紫色屢見不鮮,紅色應該也會愈來愈為人受落。 特別是新正頭等佳節,紅表尤其受歡迎,以下數款紅表,正正適合替大家增添新年歡慶氣氛。 Chanel J12 X-Ray Red Edition 2022年的香奈兒,先聲奪人,一身奔放豔紅。過往品牌以黑、白、米色金和金色為設計主題,這次的紅色成為了品牌的第「五」元素。率先登場的三大紅人,要不是鏤通表盤,要不就是藍寶石水晶表殼明亮通透。第一款J12X-Ray Red Edition以兩年前J12廿周年重頭作J12 X-Ray為藍本,貴為表壇第一枚藍寶石水晶鏈帶腕表,本身已夠晶瑩剔透,這次注入紅寶石表圈及時標,對比更加鮮明亮麗。 腕表採用38mm表殼,表圈鑲嵌46顆長階梯形切割紅寶石,表面亦有12顆長階梯形切割紅寶石時標。腕表內藏Calibre 3.1手上鍊機芯,動力儲備約為55小時,貫徹通透主題,機芯夾板及搭橋均以藍寶石水晶製成,限量生產12枚。($5,440,000) Chanel Boy.Friend Red Edition Boy.Friend系列於2018年開始搭載自家製作的鏤空機芯,一環扣一環的機芯搭橋,構圖極具對稱建築美,而且身處長方形的表殼之內,很有方中有圓的豐富層次。全新的烈焰紅唇版Boy.Friend腕表,備有米色金或藍寶石水晶表殼兩個版本,不過當然以米色金殼配紅寶石的款式最吸睛,色彩對比讓人驚豔。 腕表尺寸為37 x 28.6mm,米色金表圈鑲嵌38顆長方形切割紅寶石,表面中央可見紅色搭橋,透視下層Calibre 3的金色機芯部件,機芯的動力儲備為55小時,限量發行55枚。($1,166,000) Montblanc 1858 Geosphere Special Edition 自2018年面世以來,萬寶龍1858 Geosphere系列已衍生出不同變奏,例如銅殼綠面、向Reinhold Messner致敬的銅殼藍面、黑白對照的UltraBlack,又或取材戈壁沙漠的銅殼啡面版本。今年品牌借鏡位處中國雲南省、海拔高達6,740米的卡瓦格博峰,以紅色表盤描劃從山腳仰望雪峰時可見被曙光薰染為那抹霜峰紅的壯麗景致。 上一回的戈壁沙漠款式,在表背以鐳射微雕技術勾勒了沙漠中的石崖,這趟就有卡瓦格博峰下旗幟飄揚的情景,下面更有以Montblanc中文馮唐簡體書寫的「卡瓦格博峰 中國雲南」與「雪山之神」的文字,份屬Montblanc首趟在腕表採用中文字體的設計。 腕表採用42mm鈦金屬表殼,配襯黑色陶瓷表圈,內藏MB 29.25自動機芯,備有兩地時間及世界時間顯示,限產188枚。($46,600) IWC Pilot’s Watch Chronograph 41 Edition “Chinese New Year” 恭迎農曆虎年,IWC以中華文化裡象徵幸運吉慶的紅色為主題,創作了虎年特別版飛行員表。設計以41mm不鏽鋼殼的Pilot’s Watch為藍本,配以品牌首次使用的勃艮第紅色表盤和同色系漸變小牛皮帶,傳統IWC飛行員表泰半搭配黑色表盤,或者藍、綠等色調,這次紅面造型絕對一新耳目。 表面矚目,表底也破格新穎,猛虎圖騰橫跨69380機芯的自動上鍊擺陀,轉動時甚有虎躍之勢。機芯備有46小時的動力儲備,可顯示計時、日期及星期,防水100米,限量500枚。($59,700)

Continue reading

Michael Jordan 腕表大搜尋

早前二手腕表買賣平台Watchbox宣布籌募到多達1.65億美金資金,背後的投資者除了公鹿隊MVP字母哥Antetokounmpo、太陽隊的Chris Paul及Devin Booker、公鹿隊老闆Marc Lasry,以及一些美式足球NFL球星,大眾最關注,還有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米高佐敦。 一舉手一投足依然仍萬眾關注的Michael Jordan,這次押注在Watchbox,除了證明他看好二手腕表市場,亦再次令世人回想起,他本身亦是一位腕表愛好者及收藏家。我們亦好趁這機會,重溫一下歷年來他出席不同場合佩戴過的腕表。說得真沒錯,他每「一舉手」,都成為攝影師的捕獵對象。 Rolex Daytona Ref. 116506 近期我們見到木村拓哉戴著這枚鉑金冰藍面Daytona去遛狗,但好幾年前我們已看到Michael Jordan戴起這枚為慶祝Daytona 50周年而推出的限量版Ref. 116506,證明這個冰藍跟深啡色組合,深獲男神的青徠。當年見到MJ入主NBA黃蜂隊,以老闆身分在球場內觀看賽事,手上便是戴著這枚2013年作品。 Roger Dubuis Excalibur Spider 算是最近期出現於MJ手腕上的腕表,是2020年4月ESPN為他拍攝的《Last Dance》紀錄片。當時MJ坐在梳化上細訴當年在公牛隊跟隊友如何並肩作戰,他手上戴著的是Roger Dubuis Excalibur Spider 腕表,這表是跟輪胎公司Pirelli合作而成,只限量88枚。。 IWC Big Pilot Ref. 5002-02 Michael Jordan曾於2016年在白宮接受當時總統Obama頒發自由勳章(Presidential Medal of Freedom),以表揚他在體壇內與外作出的貢獻。當他們相擁一刻,傳媒便拍攝到他手上戴著的是藍面鉑金版IWC Big Pilot Ref. 5002-02,大洋蔥表冠非常突出,亦跟他的深藍色西裝很匹配。 ROLEX Sky-Dweller Ref. 326934 2020年2月24日,在悼念新一代傳奇球星Kobe Bryant的追思會上,我們看到MJ含淚向這位後輩道別;在深色西裝下,襯托著一枚2017年推出的白金版Sky-Dweller,這款藍面Sky-Dweller兩地時間年曆表,是勞力士旗下的鮮有複雜功能款,當中包含了7項專利技術。 Richard Mille RM032 Diver Flyback Chronograph 直徑50mm的RM032對亞洲人來說當然不易駕馭,但落在神之手腕上,就匹配不過了;而且紅金表殼,亦跟MJ黝黑的皮膚襯托得好看。這款具備年曆及飛返計時功能的鏤空表盤腕表,曾陪伴MJ一起出席NBA黃蜂隊的記者招待會。 Urwerk UR-202S 籃球之神除了鍾情傳統大品牌,也身體力行支持獨立品牌,例如Urwerk。 他不只支持一次,傳媒從不同場合捕足過他佩戴3枚Urwerk作品,包括UR-203、UR-103、UR-202S,證明他是真心喜愛這品牌。Urwerk的腕表除了外形別樹一幟,它的小骰子衛星式報時亦成為品牌特色。 A.Lange & Sohne Datograph 2002年,當時仍是巫師隊班主的MJ,在一場跟費城76人賽事中,他佩戴著一枚朗格的Datograph。這款鉑金款的Datograph,兩個小表盤分別搭載小秒針及30分鐘累計,連同兩窗大日曆及小小的power reserve顯示,運動感中不失優雅味,算是鮮有地出現於MJ手上。 Jaquet Droz Grande Seconde 有點意想不到,外形剛陽硬朗散運動氣息爆棚的MJ,也會鍾意形象較典雅斯文的Jaquet Droz,而且是「沒甚特別功能」的Grande Seconde款式。當日MJ手上佩戴的,是44mm全黑陶瓷版(總算加添了運動氣息),超大秒針顯示有否幫助他觀看分秒必爭的NBA賽事呢? Rolex Explorer II Ref. 16570 by Bamford 籃球之神也愛改裝勞。在他的珍藏,原來也曾出現過一枚由Bamford改裝的全黑色勞力士Explorer II。腕表的表圈及鏈帶都換上一身黑裝,黑色表盤上除了有白色時標及時分秒針,更搶眼的,其實是淺藍色的GMT指針,以及6:00位置的BAMFORD logo字樣。 Audemars Piguet Millenary 如果要你為MJ選配一枚愛彼腕表,相信十居其九會㨂選Royal Oak或Royal Oak Offshore。對,這是大部分NBA球星的選擇,偏偏籃球之神在2009年的一場公牛對底特律賽事中選擇了一枚Audemars Piguet Millenary。場外的MJ一樣可以溫文爾雅。 Rolex GMT-Master II 116758-SANR 2011年,MJ曾戴上一枚十分罕有的Rolex GMT-Master II,在40mm的18K黃金表殼內,連同表耳及表冠護肩,一共鑲嵌了112顆鑽石及以12顆黑色藍寶石。 IWC Big Pilot’s Watch Annual Calendar Antoine de Saint -Exupery 除了在白宮戴過藍面8日鏈的大三針Big Pilot,MJ也曾於2019年的NBA All-Star記者會上戴上另一枚IWC腕表。這次是小王子版本的玫瑰金限量版年曆腕表,十分特別的棕色表盤裡包含十分多資訊,例如月份、日期、星期小視窗,分針盤以及能量儲存小盤。當然還有代表Antoine...

Continue reading

Audemars Piguet-Offshore_website

Audemars Piguet 鈦複雜三部曲

鈦金屬,質量輕、強度高、耐腐蝕、低致敏度,憑著這幾個優點,使它成為了高端製表業的寵兒,最常見於運動表。在Audemars Piguet旗下,鈦金屬表殼主要應用Royal Oak、Royal Oak Offshore及Royal Oak Concept之中,今年除了有一系列ROO鈦金屬計時表登場,還有其他配上複雜功能的鈦殼新品,包括Royal Oak系列的萬年曆和超問表,以及Royal Oak Offshore的飛行陀飛輪計時表,以輕盈的外殼包覆著重量級的機芯,這種算不算製表界的反差萌?三款鈦金屬複雜時計之中,以Royal Oak Offshore飛行陀飛輪計時表最具看頭,它是系列首款兼具飛行陀飛輪及飛返計時功能的自動腕表,並且採用新設計的43mm表殼,內外皆是全新組合,只限量生產100枚。 Royal Oak Offshore自2000年代初期推出44mm大尺碼款以來,今年是該系列的首次表殼更新,開發出43mm新殼形,其改變當然不只是縮減了一毫米,造型上還會更符合人體工學。首批採用43mm表殼的除了自動計時款外,就是這款Royal Oak Offshore Flying Tourbillon Chronograph。 新作的鈦金屬表殼經拋光倒角及微珠噴砂處理,加大了邊角位置的拋光倒角範圍,其表圈及表鏡於12:00至6:00位置的縱線拉出一道微弧,但要從側面才能清楚看到。同時擔當表冠護肩一職的計時按鈕保護裝置也換了造型,加入更多線條及角度,使表殼視覺上再緊密一點。此外,腕表搭置了全新的替換表帶系統,在表殼及表帶的扣接位置加入雙重推鎖裝置,按掣即可推出表帶,輕鬆裝拆,新作搭配黑色易換式橡膠表帶,膠帶上的雙溝紋是特別設計,與按扣位置對應,隨表還另附黑色鱷魚皮帶,讓表主可一嘗換帶之樂。新款表殼內裡是2967自動機芯,採用飛行陀飛輪系統,具有小三針及飛返計時功能,它首先見於愛彼Code 11.59系列,現在落到Royal Oak Offshore身上,但並非搬字過紙,而是重新設計以符合系列風格。整體而言,腕表已無所謂表盤及機芯之分,因為機芯夾板已經充滿魅力,開放式設計更讓視線可自由於多層次機芯架構之間遊移。 機芯夾板以鈦金屬製,經黑色PVD處理,表面飾以拉砂直紋,中央鏤空如視窗,內壁經霧面噴砂處理,邊緣則是手工拋光,突顯其立體厚度,呈現當代建築的結構美學,又可與邊緣的鈦金屬刻度圈相襯。機芯2:30及9:30位置是12小時及30分鐘計時盤,它們就如一對窗口,讓人觀賞內裡的齒輪組件,刻度圈以微珠噴砂及拋光交錯處理,指針及刻度則以鮮紅點綴。6:00位為飛行陀飛輪在所,沒有陀飛輪橫橋後,陀飛輪的轉動更清晰可見。 翻轉至表背同樣可看到機芯的精緻修飾,還有系列專屬的鏤空黑色PVD 22K金擺陀,全靠它為腕表不斷上鍊,滿鍊後便可走足65小時。(242,100瑞郎)2020年初推出的Royal Oak Perpetual Calendar China Limited Edition是愛彼首款全鈦金屬(表殼及鏈帶)萬年曆腕表,只限於中國巿場銷售,同年末續推出三文魚色表盤款,同樣是地區限量,獲得「恩寵」的是日本,到了今年終於有全球版本。 新作採用41mm鈦金屬表殼及鏈帶,經拉砂及拋光打磨,表殼僅厚9.5mm,相比中國版的紅指針及日本版的橙色面,新款色調更為經典。腕表配上新設計的雙色表盤,以藍色「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紋表盤襯托4個灰色副盤,這配色在Royal Oak萬年曆並不多見,記憶中同樣搭配雙色表盤的已是2019年推出的白色陶瓷版,但是以藍白為配色。單色、雙色盤各有好處,但後者能營造明顯的色彩對比,使副盤的資訊更為突出。驅動腕表的5134自動機芯是於2015年面世的薄裝萬年曆機芯,取替了經典的2120/2802機芯。它採用四盤萬年曆顯示,3:00及9:00位顯示日期及星期,12:00位顯示月份及閏年,6:00位是月相窗,最特別是加入了周數顯示,以中軸指針指示。透過表底可看到邊緣飾有巴黎釘紋的鏤空22K金擺陀。 雖說是全球版,但品牌安排它率先在美國獨賣一個月,然後才在其他國家發行,幸好未有說明限量數目,希望大家有機會買得到。($626,000)今年另一款配上鈦金屬表殼的愛彼複雜表是Royal Oak Minute Repeater Supersonnerie。這款超問表在2019年首度登場,品牌花了8年時間研發,最先用於Royal Oak Concept的超問報時系統被移植到Royal Oak之上,其時同步推出鉑金及鈦金屬款,直徑42mm,前者無疑夠矜貴,後者則具實力,因為研究顯示鈦金屬的傳聲效果更勝一籌。 超問報時系統由愛彼與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聯手研發,有別於傳統報時系統,例如其專利音簧並非固定於主夾板上,而是安裝在類似共鳴板的裝置,打簧調節器亦經重新設計及改良,並配有創新音簧栓,無論是傳音效果、音量、音速及消除雜音等各方面的表現都更為理想,而且設有保護裝置,可防止在報時期間誤觸表冠校時功能。首款鈦金屬超問表搭配藍色表盤,翌年續作採用三文魚色表盤,跟剛提及的三文魚面萬年曆一樣屬日本限定,只生產35枚,所以較少被提及。今年新作則是非限量版,採用煙燻灰色表盤,小三針格局,襯白金刻度與指針,在漸變灰及大陽放射紋妝點下更富時尚感。腕表未有設置透視底窗,但底蓋的音波圖案已成為特色之一。 新作還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未如前作般搭置2959手上鍊機芯,而是採用2953手上鍊機芯。就基本規格而言,兩者同樣備有小三針及三問報時功能、3Hz擺頻及72小時動力儲備,但2953機芯由362件零件組成,稍多於2959的359件,有趣是2953機芯早在2019年亦曾用於愛彼 Code 11.59 Minute Repeater Supersonnerie之中,至於當中奧妙,大概只有品牌才知道了。(324,500瑞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