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itling Navitimer-website

Breitling Navitimer 70年無止境

去年末,Breitling與AOPA再度聯手成立「百年靈航空獎學金」,已預告今年Navitimer 70周年紀念將有大件事。話口未完,一個重磅的Navitimer系列2.0已蓄勢待發,連同全新任務小隊「Navitimer Squad」,包括被稱為#GreekFreak「字母哥」的籃球巨星Giannis Antetokounmpo、美國芭蕾舞史上第一個非裔女首席Misty Copeland及曾駕駛「Solar Impulse」環遊世界的飛行探險家兼精神科醫生Bertrand Piccard,一門三傑,火速登上「駕駛艙」,無止境一直飛。老老實實,會追捧Navitimer的表迷又怎會不知道這枚表與美國「航空業者和飛行員協會」(AOPA)的關係?問題是,世上表牌那麼多,為甚麼AOPA當年偏偏會向Breitling招手,委請時任的品牌大佬Willy Breitling為協會成員創作專屬的計時表?1952年是一個甚麼年代相信不用多說。AOPA此時想為旗下會員引入一枚實用腕表,要求也肯定不會低。 AOPA這個成立於1939年的非牟利機構,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飛行員俱樂部,屬下會員幾乎涵蓋所有美國飛行員。然則,儘管瑞士當時仍然中立,AOPA的會員不會不知道Breitling曾在戰時為英國皇家空軍(Royal Air Force)提供專利飛行儀器協力擊敗納粹軍,也不會不知道Breitling早在四十年代初已有推出厲害的陸空專用計時dresser watch。在人人渴求休養生息卻又敏感不安的五十年代,這些大抵都成為AOPA向Breitling招手(1952年)的最有力關鍵因素。歷史當然不是無緣無故,但說實用設計,怎樣的計時表才合符AOPA的要求呢?Willy Breitling劈頭便想到設計一款腕戴式飛行「儀器」來滿足AOPA的要求。他先以Chronomat機械表原版(在1940年取得專利)的對數滑尺調整為航空用途,然後再整合到旋轉表圈裡面,如此一來,飛行員只需要一步簡單操作便可進行包括平均速度、行進距離、耗油量、爬升率等所有必要的飛行運算。 作為Breitling旗下最重要的靈魂腕表之二,Chronomat與Navitimer兩者均以滑尺對數的方式,成功將涉及數理工程學等複雜機械運算功能集於一身。不同的是,後者無論在外觀或實際功能上都以「導航」(navigation)和「計時器」(timer)兩大準則為設計方向。諸如以小顆圓珠環繞表圈增加手感;又或以當時罕有的41mm大尺寸、超大型的鍍鐳阿拉伯數字及全黑面反白字的正副表盤示人,在視覺上形成鮮明對比,全都有別於Chronomat的正裝表風格。正因這種以飛行員為主體考慮的設計,Navitimer終在1954年正式署名為「AOPA官方腕表」,往後更經常出現在收藏家評選的「最值得擁有的10款腕表」的名單之上。這枚編號806的Navitimer是Breitling首個帶有AOPA「飛翼」標誌而未有協會簽名的歐洲常規版本。由於Navitimer最初只是受AOPA委託設計,僅限會員使用,表盤在12:00位置本來就不帶Breitling品牌名稱,只刻有AOPA署名的「飛翼」標誌而已。直到1955年,Navitimer航空計時表公開上市,僅保留了沒有署名的「飛翼」標誌,同時在上方召回品牌名號,於底蓋編號806。往後幾年,就在大多數航空公司競相提供跨大西洋航班之際,Navitimer Ref. 806成為了所有駕駛艙的中流砥柱。 翻查Breitling資料庫,會發現在1955-60年間,在Navitimer「飛翼」頭上的「Breitling」標記及字款原來也改動過幾次,當中又以後者於1959年面世的款式最經典、最受歡迎。2019年,品牌首次將這一款表復刻發行,帶來Navitimer Ref. 806 1959 Re-Edition,搭載自家B09手上鍊機芯,兼獲COSC認證,定價港幣6萬5。踏入1960年代,Breitling沿用SuperOcean系列的美學修飾,為Navitimer計時表增添了不少現代元素,除了加入對比鮮明的白色小表盤外,還破格將原來的圓珠表圈變身成鋸齒狀,而且更推出具有「雙噴射機」標記的款式。此表正是第一枚刻有「雙噴射機」標記的 Navitimer;1965年面世,箇中標記由兩架飛機重疊而成。據稱這一嶄新設計當時亦將「飛行員最鍾愛的計時腕表」提升到全新層次,除了飛行員之外,名人用家不計其數,像著名爵士音樂家Miles Davis和一級方程式冠軍Jim Clark、Graham Hill、Jo Siffert等更是頭號擁躉,令這枚「雙噴射機」一度成為年代曝光率最高的海陸空專業計時表。主旋律底下,大概沒有多少人對「Breitling in Space」有印象,可不少資料也顯示,在未有任何官方確認腕表之前,Navitimer(又名Cosmonaut)曾偕太空人Scott Carpenter進行「水星任務」,算是有紀錄以來的第一枚太空表。 「水星任務」(1958-63年)一共有6次載人太空任務紀錄。其中,Scott Carpenter佩戴了經過特殊改裝的Navitimer腕表駕駛Atlas7(1962年)進行任務。根據Carpenter在訪問中口述,當時腕表不但將測速儀(Tachymeter)改成了24小時刻度,有利太空飛行;表盤上的「Navitimer」也換上了「Cosmonaut」字樣,法譯為「太空人」。2012年即「宇宙神7號」升空後50年,Breitling為紀念此一重大成就,便先後發表了兩枚直徑43mm的Navitimer Cosmonaut 1962 Scott Carpenter和Navitimer Cosmonaut Blacksteel限量版表款。搭載Caliber 11 Chrono- Matic機芯,此表既是全球第一批具有計時功能的自動機械表,也是Breitling首度推出具有48mm超大表徑的Navitimer。 在1960年代後期,石英突襲,潮流更替,一眾年輕顧客對機械表熱情不再。Breitling不但沒有坐以待斃,反而聯手Dubois Depraz、Heuer-Leonidas和Buren-Hamilton研發全球首台具有計時功能的自動機芯。1969年3月3日,Chrono-Matic自動計時機芯面世;同年,品牌將Navitimer原來41mm的表殼尺寸增大至48mm,推出革命性的Navitimer Chrono-Matic Ref. 1806。腕表的表冠刻意置於9:00位,6:00位加日期視窗,其餘兩個計時按鈕則繼續留守原位。與自動機芯版本一樣,經重新編號的Ref. 816手上鍊版本及經典的41mm Navitimer計時表此時仍在生產中,而且都配備了全新的專利防水旋轉表圈,在功能上不斷升級。時光荏苒70年,為了打造全新的Navitimer常規系列,Breitling一方面保留腕表最易識別的飛行設計元素,並加以潤飾,另一方面卻通過大膽的表盤配色,把Navitimer變得時尚兼夾個人化。 從遠處看,一些基本設計如環形飛行滑尺、巴頓式刻度、熊貓表盤及鋸齒狀表圈在此統統不缺。然而魔鬼在細節。最明顯不過的,是腕表的表圈、表耳及滑尺均採用了扁平式設計,配合圓拱形水晶表鏡,其空間與輪廓的錯視感亦比之前任何一款Navitimer都更為豐富、有趣和輕盈;把視線再拉近一點,甚至會留意到箇中以拋光和拉絲混合處理的金屬效果相當具層次,富有光澤同時卻又很低調。誠然,是次redesign最令人驚喜的,必然是在12:00位召回未經署名的AOPA「飛翼」標記,相對於現時系列沿用的「B」字標記,更符合Navitimer的歷史源起。 搭載Breitling自製的B01自動機芯,腕表防水深度30米,可提供約70小時的動力儲備;表盤主要以1960年代流行的對比色設計為基調;日期視窗首次被整合到6:00位置的小表盤內,使得表盤布局看來工整對稱。常規系列備有46、43或41mm三個不同尺寸選擇,腕表除了經典的不鏽鋼表殼外,每個尺寸亦會額外推出一個18K紅金款式。其中,藍色、綠色和銅色以不同深淺色澤配對定義了更新版的表盤選擇。特別推介46mm的深綠面及43mm的冰藍面Navitimer,兩者同樣配置黑色計時盤,風格截然不同。長篇大論過後,究竟Navitimer(1952年)的「飛行滑尺」如何操作運算?事實上,Navitimer的「飛行滑尺」是通過倒置外圈刻度的旋轉方向,再對應內圈刻度數字而得出「兩數相乘」、「兩數相除」或「下降速率計算」等等不同計算。將外圈的「被乘數」旋轉對準內圈刻度「10」,此時對應內圈「乘數」的外圈數值即為運算結果。 例如圖中要計算7 x 12,先把外圈的「12」旋轉到內圈「10」,這時內圈的「7」便對應著答案「84」了。(同一圖同時顯示著9 x 12等如108等算式)將外圈的「除數」旋轉對準內圈的「被除數」,此時內圈刻度「10」對應的外圈數值即為運算結果。 例如圖中要計算120 / 4,先把外圈的「12」(即120)旋轉到內圈「40」(即4),這時答案「30」便會出現於內圈「10」對應的位置。(同樣也顯示著150/5等等算式)如要將英里轉換為海里,只要將外圈的英里旋轉到內圈的「STAT」,這時內圈「NAUT」所指示的外圈數值,便是英里了。 例如圖中要轉換60海里,只要把外圈的「60」轉到內圈「STAT」位置,再對應一下內圈「NAUT」紅色三角指示的,便是52海里了。假設英鎊跟瑞士法郎的匯率為1:1.5。我們想將40英鎊兌換瑞士法郎,方法是先將外圈刻度兌換率「15」旋轉到內圈「10」。這時內圈刻度的數值代表英鎊,外圈則是瑞士法郎,即時看到40英鎊能兌換60瑞士法郎。環形「飛行滑尺」除可進行上述簡單的乘除運算外,透過內圈刻度上各種航空學常用單位的標識,也可即時進行平均速度、下降速率計算、飛行距離、油耗或不同單位的換算。正如較早前提到,Breitling早於1940年已初嘗在計時腕表上設置環形滑尺,以協助數學家及工程師利用單一腕表進行複雜運算。最終,具有多項計算功能包括測速儀、測距儀及脈搏計的Chronomat專利計時表應運而生,為Navitimer的「飛行滑尺」工具埋一伏筆。

Continue reading

Patek Philippe:Advanced Research解難特集(下)

上集跟大家解構了Patek Philippe的Advanced Research前半部部分,包括2005年以矽材質製作擒縱齒輪,帶來Annual Calendar Ref. 5250;2006年研發Spiromax矽游絲,帶來Annual Calendar Ref. 5350R;以及2008年研發Pulsomax擒縱器,帶來Annual Calendar Ref. 5450P。 這裡將由2011年的第四個計劃開始,一直伸延至去年底矚目亮相的擴音系統Fortissimo,全部都是那麼劃時代性。 機芯動能最大化 擺輪的另類可能 作為機芯的心臟,游絲產能,擒縱系統就像它背後的management,主宰產能的力度和速度。如今我們知道management不好會令機芯動力傳輸以至走時精準度出現好多問題。以擺輪的運作為例,它藉着游絲的縮放來回擺動,過程中會帶動空氣,形成阻力;是故,擺輪的形狀設計是阻力形成範圍的關鍵。我們相信,只要拿捏到適合的擺輪形狀,便能重新主宰產能的力度和速度。所以,過去不時會有工字形、圓形,甚至蟹形擺輪的出現;在數量和方位上,亦會有雙擺輪、四擺輪、斜傾擺輪等相應配合。然後問題來了。如果給擺輪換上另一種物料又會點?「Silinvar矽材探索」來到第四回,自1915年問世的Gyromax專利擺輪終成為Patek Philippe的研究對象,一躍成為GyromaxSi專利矽製擺輪。然而,孤掌難鳴,單單一個擺輪無法引證機芯動能最大化。因此有Oscillomax組合的出現。這個革新組合集結了由Silinvar矽製的 Spiromax專利擺輪游絲、Pulsomax專利擒縱器和GyromaxSi專利擺輪三項技術創新,整體(未計獨立零件)的專利申請多達17項,以科研角度來看,肯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矽擒縱系統。 為求引證機芯動能最大化,Patek Philippe認定自動萬年曆機芯240 Q為新技術載體,同時載於37.2mm的950鉑金Calatrava表殼之內。面世至今剛好45年,只有3.88mm的機芯厚度是240 Q能夠成為經典的原因之一,而配備了Oscillomax組合之後的240 Q Si機芯厚度仍然保持不變。240 Q Si本身具備日期、星期和月相顯示,每日更新,兼備月份和年份顯示功能,必須產生相當動力,才可支持以上顯示不斷運作。 在 240 Q Si 機芯厚度依舊的情況下,動力儲備能夠由原來的48小時,成功提升至70小時,期間亦毋須改動主發條佈局,意味着矽製擒縱系統有利機芯動力效率的提升。這固然受惠於上述三大獨立Oscillomax組合零件所長,才得以把動力儲備提升近兩倍。其中又以 Pulsomax擒縱器和GyromaxSi擺輪居功至偉。由於Silinvar矽製部件,比傳統鋼製零件的重體低近3.5倍,由擺輪槓桿和擒縱齒輪的幾何形狀表現出色,GyromaxSi擺輪重體分佈均勻,令空氣動力範圍得以改善,減少動力散失的同時,亦提升動力效率,且能保持速率誤差不超過每24小時-3至+2秒的容限,令速率倍添準確。 游絲內端失重 革新時區設定裝置 2006年,PP 推出具有「外端凸緣」的 Spiromax矽游絲,以 Silinvar製造,大大改善了等時問題。惟在特定情況當擺輪處於縱向位置,游絲的重力中心與旋動的中心不一,縮放時會不斷抵銷當中差異,令擺動的速度受阻或加快,單靠「外端凸緣」無法完全解決這種質量中心失衡的情況。以往表匠會透過陀飛輪對策,但礙於裝置複雜,並不是每一枚表都合適採用。2017年,適逢Aquanaut 20周年,PP受系列首枚兩地時複雜功能Ref. 5164啟發,萌起以 Advanced Research 第5號革新時區設定裝置的想法。傳統的時區設定裝置,關乎兩個運動組合的互動,以及分離按鈕的運作,是相當複雜的運動構造,往往涉及槓桿和棘爪等一系列控制力量的零件。有沒有可能利用「靈活裝置」,優化舊有機械結構?PP 今次在 Spiromax 矽游絲的連體夾鉗位置附近添加「內端凸緣」,目的是要抵銷重力中心位置改變,確保游絲不論在任何方位下,速率都能夠保持最大可能的精確程度。而這意味著腕表不論所處位置,也不會走快或走慢。此新設計配合原先在2006年首次推出的「末端弧線」(又稱「外端凸緣」)設計,雙管齊下,明顯能減低游絲重力中心失衡對於本身等時性的影響。不同於新設計,「末端弧線」主要用作彌補擒縱器與擺輪擺幅旋動對等時性的干擾。 全新控制時區概念最終連同具有內外凸緣的Spiromax矽游絲,以鋼製靈活裝置為本,融入 324 S C FUS機芯的時區設定裝置之中,成就出Ref. 5650腕表。以不鏽鋼材製的「靈活裝置」,改良了現有的兩地時間裝置。裝置的原理在於利用物料本身的彈性,取代由樞軸和板簧構成的複雜機械組合。透過表盤9:00位置的鏤空視窗,從中可清楚看到,全新時區設定裝置內有四條交叉板簧——每枚調校按鈕各有兩條,一條對應設定槓桿、另一條對應用以推進輪圈的喙件,各自都有清晰的受壓點。新的時區設定裝置變得更簡潔、更有效率,零件數目亦從過去的 37 枚大幅減少至 12 枚,組裝更易、更快,厚度亦有縮減,最重要的是,由於沒有機械間隙和摩擦,亦沒有軸心損耗,因此不需要添加潤滑油也能運作。 如何以純機械方式將 三問打簧原音擴大 3 倍?過去三問報時表要顯著增大傳聲效果要不從表殼物料及其結構著手,要不改良打簧方式,全機械擴音系統聞所未聞。全機械式運作的 Fortissimo《ff》擴音系統以模組式裝置在表底板橋上,由一塊只厚 0.2mm 由藍寶石玻璃製成的擺動晶圓帶動,其大小差不多能覆蓋整個機芯。為求把打簧條的聲響傳達至藍寶石玻璃擺動晶圓,工程師團隊同時為系統配備一支由不鏽鋼製的懸掛式聲音槓桿,附於擺動晶圓的正中位置。這支槓桿一端連接打簧條,作用猶如音叉;另一端則備有一枚僅厚 0.08mm的靈活附件。當敲錘敲打打簧條,聲波震動傳至槓桿,槓桿會先把震動作第一重擴大,然後傳至擺動晶圓,在此再作第二重擴大,上下震動,令聲音倍添響亮。值得留意的是,傳統機械音錘敲打的方向,跟打簧條及表殼處於同一水平,無可避免會帶來消弭及雜亂;新設計則把兩者分為水平及垂直震動,互不干擾影響。 經擴大震動的空氣會經過鈦金屬圓環上的四個小孔傳音(分別位於腕表的 12:00、3:00、6:00 及 9:00 位置),而聲波最後會透過表底蓋與表側之間一道窄槽直接傳出表外。如此一來,研究所得音量會被放大至少 3 倍,一般三問腕表只能在 10 米範圍內聽到,這個新系統則遠至 60 米外也可清晰聽見。就此全新系統,百達翡麗已註冊三項專利。製作這個 Fortissimo 系統的難度在於如何掌握它與表底蓋的距離。距離如果太大,聲響便會減少;距離太小的話,則容易跟表殼摩擦而產生雜音。 Ref. 5750 腕表外形設計參考自2017年推出的 Ref. 5178,表盤則源於六十年代的汽車輪胎輻條,鏤通表盤襯托著黑色螺旋渦紋,帶來更立體及更深度的對比。40mm 鉑金表殼內搭備有48小時能量儲存的 R27 PS 自動機芯,是首次棄用不鏽鋼而改用鉑金打造音錘的三問報時表,亦是首次為不鏽鋼螺旋打簧條配備共面附件的作品。 Patek Philippe:Advanced Research解難特集上集

Continue reading

Patek Philippe:Advanced Research解難特集(上)

早幾年有段時間,接連有大品牌密集式推出三問,甚至「超問」報時表,打簧之餘,也「打鑼打鼓」正面交鋒,一浪接一浪,好不熱鬧。沒記錯的話Patek Philippe當時派了Ref. 5078G/5178G兩枚表迎戰,一樣都搭載了R 27 PS自動機芯。 數年過去,來到 2021,就在年末一個網上發佈會上,PP 發表了最新一枚Advanced Research Ref. 5750P三問報時表,表面上由 R 27 PS 自動機芯繼續發功,不同的是,這台機芯經專責部門幾何級數提升功力,配裝了一個獨立的機械式擴音系統Fortissimo《ff》,不但能將報時音量放大至少3倍,使得方圓 60 米都能清晰傳聲且無損音質,更重要是,這麼一躍,也將表迷的視線重投到Advanced Research之上。 難得企劃再有厲害的升級「解難」新作,不妨來個新舊表結集,難不成有更多發現。將「Advanced Research」直譯,就是「先進研究」,然而說它是品牌一個「初版」技術指標,也不為過。 早在1990年代,具有深度視野的Patek Philippe已將自家內部的研究及發展部門融合重整,成立了「先進研究(Advanced Research)」部門。本著「創新精神與製表傳統非互為排斥」的信念,部門在未正式規模化前便已立下大志,要為傳統製表工藝開闢新徑。其中一個研究範疇,正是研究一些毋需油劑潤滑機芯的方法,以解決一個困擾業界超過一世紀的技術性問題。期間,團隊不但召集旗下頂尖專家提供包括電腦模擬器材等的超新技術,亦不時夥拍獨立的研究機構,例如CSEM研究實驗室,以及洛桑瑞士聯邦科技學院(EPFL)等集思廣益,務求在新物料、技術和概念基礎上可以持續又全面地實踐高階研究,長遠提升腕表整體的「實用價值」。 這裡指的實用價值,固然不限於永續解決機芯抹油的問題。回顧企劃自 2005 年正式啟動後的一眾作品,其一概念特色,是每次技術躍進都會配合一款限量腕表,相關的創新零件亦會「率先」被採納其中,並在全面量產之前以「Advanced Research」之名登場應市,承先啓後。無論是載有Silinvar矽製擒縱齒輪(Ref. 5250,2005 年)、Spiromax矽製游絲(Ref. 5350R,2006 年)或 Pulsomax擒縱器(Ref. 5450P,2008 年)的「年曆」腕表;以 Oscillomax組合組裝(Calatrava Ref. 5550P,2011 年)的萬年曆超級複雜功能,或是經「靈活裝置」調控的兩地時時計(Aquanaut Ref. 5650 Travel Time,2017 年),每一枚表的透明底蓋都附有放大鏡功能,好讓表迷欣賞新技術精妙,當中既有針對機芯抹油問題的新物料開發(專利 Silinvar矽材零部件)、解決螺旋式游絲收放規律不均的突破設計(專利 Spiromax矽製「末端弧線」游絲),亦有著眼優化現有功能裝置的物理探索和應用(時區切換活動裝置),技術創新盡在骨子裡,其深度製表視野卻可透現眼前。Advanced Research至今推出了共6枚作品,由第一枚Ref. 5250,到去年末才面世的Ref. 5750,每一枚表所蘊藏的技術創新,從自身到世界,都是對製表歷史有深遠影響的傑作,並不限於AR企劃腕表獨有。這樣宏大的研究,確實是無論堅持或放棄都絕不容易的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也許正是這種「研究到底」的求知精神,使得PP團隊總能夠從別人以為足夠好的地方,重新發掘出可以不斷進步的空間。 接下來,筆者將按時序為每一枚「先進研究」腕表整理出《解難特集》,一併列舉作品的升級與解難方案,好等表迷重新認識這一個「信念」的形狀。 逃不了的 機芯抺油與能耗 直至本世紀初,幾乎所有腕表的零部件都由鋼材製造,需要潤滑處理。以擒縱齒輪為例,由於一般鋼材的維氏硬度只有700,加上密度質量高,其抗腐蝕性能在濕度較高的狀況下又有可能降低表現,假若長時間與擒縱叉上的紅寶石(維氏硬度 2,000)及其餘零件表面不斷摩擦,而又不定時以適量油劑潤滑(俗稱「抹油」)的話,難免會磨走本身的塗油,繼而出現磨損,造成表面不均的情況,這對擒縱齒輪端上與紅寶石直接接觸且容易聚集濕氣的「嚙合面」尤其致命。 鋼製擒縱齒輪亦同時因為密度質量高而面對着另一個問題:能耗。由於擒縱齒輪會因應擺輪的擺動頻率而停頓和加速,行內俗稱「半擺」,質量愈高,加速所需要的能量便愈多,亦即是說,傳到擺輪的能量便愈低。在典型鋼製的瑞士槓桿式擒縱器裡面,單是這種停止/起動的動作便會耗用擒縱器所發送能量的65%。因此,擒縱齒輪的質量對機芯的操作極之關鍵。按理,只要擁有完美的潤滑油,便可解決零件表面的耗磨問題。惟兩個世紀過去,科學家至今仍未找到可用於保養機芯的完美油劑。誠然,即使尋得完美的潤滑油,油劑再好再完美,Patek Philippe亦早已知道此舉不能解決由物料本身造成的能耗問題;再者,要將整台機芯拆開、清洗再抹油也絕非一勞永逸。是故,PP由一開始已決定改變研究方向,以新研物料對症下藥。 2005年,PP 發表了一項震撼表壇的創新專利技術:Silinvar單晶矽製擒縱齒輪。維氏硬度達1,100的單晶矽,具有與鑽石相同的晶格結構。將近17年後的今日,我們對這種由純淨多晶矽衍生而成的材質自然一點不陌生。矽本身不是金屬,所以不存在金屬彈性下降的問題;它不僅質輕、堅硬、耐磨、具有抗磁性和高抗腐蝕性能,以此質製成的擒縱齒輪造型也較任何鋼製齒輪完美。最重要是,因為單晶矽的表面性質平滑,齒輪上的嚙合面自然也不再需要潤滑處理。最終,PP揀選了對品牌有深遠意義的Annual Calendar年曆裝置腕表Ref. 5250,率先搭載備有「世上首個矽製擒縱齒輪」的Calibre 315自動機芯,配以直徑39mm的18K白金大型表殼;鍍銀放射表面,配上黑藍色的小時刻度和指針,與矽元素的典型藍黑光澤相呼應;齒輪組夾橋板上特別銑製開孔,讓灰黑色帶藍紫閃光的擒縱齒輪,能通過特設放大功能的藍寶石表底一覽無遺。值得一提的是,表底同時刻有「Patek Philippe Advanced Research」字樣,限量推出100枚。 螺旋式游絲與 它的不等時狀態 在各式的震動之中,「等時性」都是量度箇中時間誤差的關鍵。震動愈有規律,機芯速率愈見準確。若震動規律達致完美的話,便能稱之為「等時」,所指的是一種均等的狀態。不過,這種狀態卻會因為各種因素,諸如游絲擴張與收縮規律不均、由溫差導致的游絲彈性變化、磁場、游絲內外兩端連接點的物料異常、離心力與地心吸力、擺輪位置失衡,以及固定栓子之間的變化而受阻,繼而出現相反的「不等時」狀態。這種規律不均的情況在「螺旋式游絲」中特別嚴重。過去不少製表大師都設法嘗試消除這種時計狀況,像「寶璣式游絲」的「雙層盤繞弧線」(1795年),以及INVAR合金游絲(1897年)。前者雖令游絲最終能夠朝同心方向移動,但雙層設計卻增加了游絲所佔空間,無法應付重力之餘,亦不能抵銷溫差對游絲的影響;後者則恰恰相反。2005年,PP發表世界首個專利Silinvar矽製擒縱齒輪,以DRIE深活性離子蝕刻工序處理 Silinvar單晶矽幾何形狀;事隔一年,品牌推出以同一工序及矽材質製成的專利Spiromax擺輪游絲,正式以 AR 之名,開展「矽材探索」旅程。專利游絲是PP與CSEM共同研究的成果,研究顯示有足夠能耐去抵銷溫差對游絲的影響,同時可以平捲形式朝同心方向移動。雖然Silinvar物料本身不可根治螺旋式游絲速率不均的問題,但經配置嶄新專利的「末端弧線」設計後,不等時狀態卻能以物理力學方式來消除。弧線的特色在於游絲的外端較厚,能夠在棄用雙層盤繞式設計的情況下,引導Spiromax游絲在平坦曲張之時朝向同一軸心移動。游絲內部中心同時亦設有一個朝中連體式的專利底座,連接擺輪桿部份;外端則是一個連體並擁有獨特幾何形狀的連接短栓,能準確界定游絲的有效長度。 Ref. 5350「年曆」腕表,由18K玫瑰金製殼,限量300枚,內藏324 S IRM QA LU機芯,率先配上由Silinvar矽材製成的Spiromax游絲。與此同時,機芯亦一併配置了矽製擒縱齒輪,並使用了特製的平衡夾板軸承,透現游絲部分;21K金擺動陀配備鋯製滾珠軸承裝置。裝置秉承矽製擒縱齒輪的特色,無須油劑潤滑,能於乾爽的條件下運轉無阻。 擒縱如何整體提升? 瑞士槓桿式(又稱叉式)擒縱器,是迄今最普及的擒縱結構,擁有超過250年歷史,也基於其歷史悠久,為應付世界萬變,許多細節部件需要改良升級,比方是基本的抹油與等時問題。早年Patek Philippe帶頭研發的兩項新技術—— Silinvar擒縱齒輪及Spiromax矽游絲,正是針對此式擒縱結構而成;以此解決了上述問題後,下一步自然是要(真)完善整個瑞士槓桿式擒縱器。2005年面世的Silinvar擒縱齒輪,旨在配合傳統備有紅寶石擒縱叉的鋼製槓桿使用,而新研的 Pulsomax擒縱器,則有賴高度準確的機械切割技術,來製造突破性的Silinvar矽材槓桿(亦即 Pulsomax槓桿),令原來的槓桿式擒縱器,再無需要配合紅寶石擒縱叉來運作。這種機械切割技術,以DRIE深活性離子蝕刻工序運作,早在研發 Silinvar擒縱齒輪及 Spiromax矽游絲時經已出現,其精密計算同時具備了自由塑形任何大小矽材的能耐,容限也較蝕刻一般鋼製部件的工序收窄兩倍;經此幾何形狀切割的大型矽製擒縱叉綜合成 Pulsomax槓桿,不但能向擺輪傳輸更多能量,也提高了每個擒縱周期的效率,進而大幅增加腕表動力儲存達30%,減少誤差。此外,擒縱齒輪的幾何形狀亦因新槓桿而改變,由原來20輪齒,變為16輪齒的設計,能穩定齒輪速率同時提升機芯整體表現。 然則, Pulsomax擒縱器是集Silinvar擒縱齒輪、Spiromax矽游絲及Pulsomax槓桿三項技術創新之大成。有幸率先配備此一技術的,依然是Patek Philippe自家專利的「年曆」腕表,編號5450,搭載324 S IRM QA LU自動機芯,以39mm 950鉑金製表殼限量應市;受惠於 Pulsomax擒縱器,Ref. 5450的機芯動力儲存相對於Ref. 5350,也由最多45小時增加至最多 60 小時,表現出眾。 Patek...

Continue reading

積家 Reverso 九十周年大件事

嚴格來說,今年11月才是Reverso系列的90大壽,不過,Jaeger‑LeCoultre積家早在4月的Watches & Wonders已提早為它祝賀,發表了史上第一枚四面腕表Reverso Hybris Mechanica Calibre 185 Quadriptyque,也在9月時包場高先電影院,舉行歷時數個月的Reverso 90周年展覽,一舉將裝飾藝術、電影與歷史——這些跟Reverso系列有深厚淵源的重要基因,再一次遠道帶到這城市跟前⋯⋯回頭細數,積家翻轉90周年,的確可以好大件事。 社會上有好多蛛絲馬跡告訴我們,90年時間並不很長,畢竟光陰似箭,更何況是一個擁有接近二百年歷史的腕表品牌,或是一個面世將近一世紀的腕表系列。對兩者而言,90年,大抵只是一場熱身賽。正如積家翻轉系列Reverso腕表的傳奇故事,非常巧合地,也始於一場激烈的馬球比賽。「賽事」即將進入世紀大直路,回頭細數,肯定精彩。 「翻轉」   表壇 一如群星閃耀,世間所有大事都已然決定在一瞬之間且一觸即發。1930年,與Jacques-David LeCoultre和巴黎公司Jaeger S.A.有鐘表業務往來的企業家Cesar de Trey前往印度旅行,適逢當地的英國軍官參與馬球比賽,這位企業家隨即被問及,世間究竟有沒有一枚表的表鏡和表盤,能抵得住激烈的馬球比賽而不受破壞?一條看似簡單的問題,瞬間挑起了de Trey的創作神經,並萌生了設計可翻轉表殼的想法。de Trey聯絡了LeCoultre安排生產腕表,並透過Jaeger 相熟的法國工業設計師Rene-Alfred Chauvot著手設計表殼。至1931年3月4日,巴黎專利局收到一份關於「設有滑動底座並可完全翻轉的腕表」之註冊申請;同年7月,de Trey 向Chauvot購買設計版權,並在11月以「Reverso」之名註冊腕表,且正式與LeCoultre發展成生意拍檔,開始投產腕表。在提交專利申請後不足九個月,第一枚搭載064型號機芯的黑面Reverso問世,「翻轉」表壇。往後的,都是歷史。Reverso面世之初,表殼的長方形狀細節蘊含裝飾藝術精髓,表盤上下的水平式直線設計亦洋溢現代風格,在推出後即備受關注。腕表當時大多採用金質或相對新穎的Staybrite不鏽鋼製殼,頭一年已著手推出多女裝款,比方具有吊墜式設計的Reverso Sac(1931年)及酒紅色面的Reverso Dame(1931年),既可作吊墜或手袋別針,又可以不同的姿態佩戴在手腕,而且都可以選擇色彩鮮明的訂製漆面表盤,翻轉第二面金屬表盤亦可綴以雕刻和漆藝等個性化裝飾。變化多端的形態設計,令Reverso風頭一時無兩。 無奈是,三十至七十年代是歷史風眼,先後經歷二戰(1939-45年)及石英危機(1969年)雙重打擊,加上大眾品味隨時代改變,曾一度令以裝飾藝術風格自居的 Reverso 腕表被人遺忘。1975 年,就在石英表風靡之時,積家的意大利經銷商 Giorgio Corvo 不認命,毅然購買最後僅餘的 200 個 Reverso 腕表表殼,憤然載上機械機芯。豈知一載之下,腕表竟在一個月內全數售罄。或者是經典不死,又或,石英機芯在當時不過霎眼嬌,經不起時間考驗。無論如何,這麼一賭,配合天時地利與人和,也確實能夠重燃起大眾對機械表,特別是對 Reverso 腕表的好奇。 表殼   革新 越過高山又越過谷,萬千世界,積家隨後決定自行生產Reverso表殼,並於1981年委任其中一名工程師——Daniel Wild重新微調設計。4年後,經優化的Reverso表殼面世,這是第一款由積家採用CNC技術製成的設計。原型表殼由23枚零件組成,而新款表殼的部件數目則大增兩倍,多添了防水及防塵功能,更重要是,採用了全新的翻轉機制,並配備表現更出色的表耳固定裝置和基座。表殼結構雖然更為嚴謹,但在外表風格上,卻完全與原版腕表毫無差異。 復興機械  三十年 看到這裡,大家可能已發現,Reverso 整個系列在頭 60 年,除了表殼設計革新之外,其實從來沒有融入任何複雜機械功能,且依然是一款用來顯示時間的簡約腕表,與今時今日大家所認識的 Reverso,每隔幾年便洋洋灑灑地推出要表壇哄動的超級複雜作品,單是今年的四面表盤話題作 Reverso Hybris Mechanica Calibre 185 Quadriptyque,已差天地別。又,積家在最初設計 Reverso 的腕表表殼和造型機芯時,確實不旨在搭載複雜功能,只純粹為了保護表盤免受馬球撞擊,才靈機一觸。那麼,究竟 1991 年即 Reverso 面世 60 周年前後發生過甚麼事,令往後 30 年劇本瞬間改寫?看到這裡,大家可能已發現,Reverso 整個系列在頭 60 年,除了表殼設計革新之外,其實從來沒有融入任何複雜機械功能,且依然是一款用來顯示時間的簡約腕表,與今時今日大家所認識的 Reverso,每隔幾年便洋洋灑灑地推出要表壇哄動的超級複雜作品,單是今年的四面表盤話題作 Reverso Hybris Mechanica Calibre 185 Quadriptyque,已差天地別。又,積家在最初設計 Reverso 的腕表表殼和造型機芯時,確實不旨在搭載複雜功能,只純粹為了保護表盤免受馬球撞擊,才靈機一觸。那麼,究竟 1991 年即 Reverso 面世 60 周年前後發生過甚麼事,令往後 30 年劇本瞬間改寫?1991年,在系列踏入60周年之際,適逢機械表在石英危機後重獲新生,連帶一些行將失傳的手工技藝都再備受關注,自此,Reverso開始向全系列發展,與正裝腕表雙軌並行。以時序劃分,頭十年基本上是系列的功能開發期,大工坊為此訂立「十年目標」,揚言要在10年內為Reverso設計6款全新腕表,每一款搭載一項經典複雜功能⋯⋯積家向來擅長創造超卓的複雜功能,這本來沒甚麼大不了,然而,礙於Reverso的長方形機芯結構,與一般的圓形機芯截然不同,則更考表師深厚功力。10年6枚新機芯有甚麼?824型機械機芯當時專為系列60周年紀念腕表 Reverso Soixantieme(1991年)研發,以中央指針指示日期,配備動力儲存顯示,是第一枚搭載複雜功能的Reverso表款,亦是首個設有藍寶石水晶底蓋的系列表款。1993年,積家推出系列首枚陀飛輪腕表Reverso Tourbillon,載有828型長方形機芯,陀飛輪刻意置於第二面表盤下方,感覺含蓄低調。翌年,系列首枚三問表Reverso Repetition Minutes面世,搭載微型三問報時裝置,由史上第一款長方形三問報時機芯943型號驅動。隨後系列隔年便有新作推出。先是1996年,Reverso Chronographe...

Continue reading

自信小男人_WEBSITE

自信小男人

花美男當道,戴表潮流也跟住變得小巧精緻。三字頭甚至表徑尺碼更細的腕表大行其道,話就話一表兩用,老公老婆男男女女同性兩性好友可以輪流一齊戴,其實也是給準前夫前男友重新認識自我的大好機會。嘻嘻,始終身體最誠實,戴上手就知。以下精選十枚 36mm 止步的細碼表款,功能上有繁有簡,設計上有動有靜,偶爾官仔骨骨,但更多的是醒目有型,統統都是花美男配搭適用。時下花美男的定義寬廣,既好動又好靜,不一定要官仔骨骨,偶爾也會穿穿短袖。說到穿著短袖衫,一枚硬度奇高且能防撞防刮的運動表固然是好選擇,合適戶外佩戴之餘,也有平衡視覺的fashion效果。愛彼為旗下的皇家橡樹系列首推的這枚細碼自動表,以全黑陶瓷製成大小組裝零件,另配黑色經典「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紋表面、18K玫瑰金製作的指針、小時刻度與六角形表圈螺絲等細節,打造出雙色對比的有型設計,真心要推介予動靜皆宜的花美男子。 誠然,幾十萬買一枚陶瓷表,外表重要,但技術層面不可忽視,而愛彼這一枚搭載5800號機芯的全黑作品,需先著墨的,也是高科技陶瓷製表背後的技術難度。基本上,製作一枚高科技陶瓷腕表都會用到二氧化鋯(ZrO2)粉末、顏料,以及特製的黏合劑,三者互相調和融合後,藉助一連串高精密的加工技術,便能將原料轉化為特定色調的陶瓷零件;由於每一品牌表廠所用的配方與比例各有所取,故腕表最終所呈現的光澤、亮度和顏色也不盡相同。其中,顏色的掌控尤其難,因為顏料本身對溫度變化非常敏感,因此要讓所有零件顏色一致,都是技術上的一大挑戰⋯⋯可別忘記這類陶瓷奇硬無比,既要在此營造出深邃光滑的效果,又要確保箇中完美的外觀比例、拋光與霧面打磨,絕對是難上難!但這枚Royal Oak黑陶瓷自動表做到了,還要在只有34mm的小表徑上made achievement,如此睇得、戴得、用得且經得起challenges,內涵是也。($362,000)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Self-winding 34mm說到三字頭的細碼運動表,勞力士有超級多選擇,尤其是旗下的36mm,無論是DateJust 36,抑或Oyster Perpetual 36,近幾年更是鋪天蓋地。單是Oyster Perpetual 36已經連續兩年有新色新設計,去年更換埋新機芯,既有新的擒縱系統,又有無敵的三日鍊;今年則輪到Explorer有新動作,重推36mm之餘,更破例推出金!鋼!版!本!同樣載有全新的3230機芯,具備70小時動力儲存,為本身已經好熱鬧的勞力士36mm再添一員。 綜觀二手表市場上,表徑小而又有濃厚運動味的,原版的Explorer 36mm絕無僅有。雖然沒有粗大的表圈設計,卻多得特大的3、6、9數字時標及寬闊的Benz指針大大力加持,令到這枚只有三針時分秒功能的腕表,長期位列勞力士細碼運動表三甲位置。不過,Explorer的表徑後來被加大至39mm,原有的濃厚運動味稍稍退減,無可避免地比例上出現了空洞感。是故,今日你問十個勞力士表迷,相信九個都會偏心於原版的36mm細碼表徑。無他的,細少少,看來總紮實一點。如是者,勞力士今年重推Explorer 36mm,相信對很多偏心於原版款式的表迷來說也是個喜訊。當然,黃金比例以外,為Explorer加推金鋼黑面版本也是本年度一個重大驚喜,為向來只有鋼殼黑面及少量白面的款式上,加多個選擇。($84,500)Rolex Oyster Perpetual Explorer 36mm耗時兩年,卡地亞早前終於成功研發出SolarBeat機芯並已生產使用。這枚以光電原理運作的全新機芯,以環保概念為先導,首載於今年經重新設計的 Tank Must 腕表之上,令這個系列表款,順理成章,成為卡地亞今年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腕表創作。 Tank Must腕表自1977年問世,其靈感源自Tank Louis Cartier腕表(1917 年)的經典線條設計:圓潤的垂直表耳、重新配置的表盤比例、鑲飾凸圓形寶石的圓珠形表冠等。新設計則分兩大主題,一是向八十年代所流行的單色風尚致敬之作,搭載石英機芯的單一大型款腕表具紅、藍、綠三個型號;二是初嘗將光電原理應用至Tank腕表表盤上的技術與美學挑戰,搭載卡地亞自家研製的SolarBeat光電機芯,備有大小型兩個尺碼。 與一般靠電池震動石英運作的機芯不同,由光電來驅動機芯,一般可省卻更換電池的麻煩。就說,新版Tank Must腕表所載的SolarBeat機芯,平均壽命有16年,用家只要在這段時間讓光伏元件接觸光源,便可確保腕表保持運作而毋須頻繁地更換電池。所謂的光伏元件,亦即是我們經常聽到的半導體,基本造型大同小異;要將如此四正平板的物料元件與製表工藝結合,在美學外觀上,卡地亞先從表盤著手,為新版Tank Must腕表配備一個現代光電表盤之餘,更將光伏元件隱身於被挑通的羅馬數字時標底下。如是者,太陽光便可通過穿孔接觸到藏在表盤下的半導體,繼而發電。(小型號$19,600)Cartier Tank Must細碼表近年實在好爭氣,就說專業潛水表,過去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四字頭上落,碩大無比,要找表徑小一點的選擇不多;即便難得找到了,又可以因為機芯結構所限,無法與大碼型號功能完全相同。Tag Heuer今年重推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除了43mm之外,竟然還推出了36mm(而非在結構上較易相容的38mm)表款選擇,尺寸足足縮細了幾個碼,而且都載有Calibe 5自動機芯,表殼都由不鏽鋼打造,都附有單向旋轉潛水表圈,以及可以延長或減少達1.5cm長度的全新鏈帶微調系統,功能上完全無異。 要知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是品牌一個經典型號。1978年以Ref. 844破格問世,除了具有基本潛水功能,如夜光小時刻度、清晰的分鐘刻度及旋轉表圈外,表盤更飾有紅色24小時制內圈刻度,可在水底更快速向潛水員報告時間,加上橡膠表帶上的八角形疏水孔眼,實用細節令這枚專業潛水表甫推出已成為經典。今年的新設計重新修飾了表圈的內部齒形,也在6:00位置的日期顯示底部添加了一面放大鏡,更寬、更顯眼的劍狀時針跟2004年推出的2000系列末代型號的時針相近,表冠的保護裝置也參照了Ref. 844的風格重新設計,非常進取。不過個人最喜歡的,還是藍綠雙色區間的 Super-LumiNova夜光塗層,時針和小時刻度是夜光綠,而分針則是夜光藍,又實用又靚!值得一提的是,36mm的藍、黑或銀色表盤以波浪紋飾面,有別於43mm的原版水平條紋刻面,更靚!($22,650)Tag Heuer Aquaracer Professional 300 36mm談到朗格,識貨者定必知道品牌多年來堅持採用黃金套筒、藍鋼螺絲、德國銀製夾板、手工雕刻擺輪夾板,還有分別經前後兩次反覆測試的機芯及腕表組裝,製表工藝及打磨裝飾的規格都極高,在行內可謂數一數二。單是這枚全新的Little Lange 1月相表,18K白金製(182.086 型號)跟鑲鑽(182.886 型號)表殼同時上架,實心銀表盤上面飾有深藍色砂金石玻璃,帶點點銅藍光澤,視覺效果猶如懸浮一樣,像極了微縮的宇宙。正是這份貴在骨子裡的德式美學視野,裡外兼收,叫人心思思。 雖說表盤帶有閃亮效果,但基於砂金石經受熱銅化後,與實心銀上下交疊的視覺層次,整體效果其實僅屬微閃程度,像真之餘,也非常含蓄。值得留意的是,朗格並不常採用這類面盤裝飾,是近幾年才有,暫時只在去年Saxonia Thin的黑色砂金石玻璃改版跟 2018 年的原版藍色盤上出現過。不過品牌當時以單一塊大表盤製作,難度自然不及出動到三塊砂金石玻璃製作的Little Lange 1月相表;加上今次腕表直徑只有36.8mm,要將三塊大小不同的砂金石玻璃微縮至此,更同樣以18K白金製成微型月相小秒盤,部件切割與組裝技術自然更考工夫。 功能方面,月相表內載朗格自製的L121.2型三日鍊手動機芯,由兩個發條鼓驅動;在阿拉伯數字以外貼鑲了星型刻度的偏心式時分盤,配置了大日曆與動力儲存顯示,繼續向品牌一貫經典的表盤佈局致敬。佈局背後有段故,好有意思,大家有興趣可自行上網搜索有關「森帕歌劇院」與品牌的歷史源由,此處就不贅了。(鑲鑽版$44 4,000)A. Lange & Söhne Little Lange 1 Moon Phase 36.8mm雖說你必先要很努力才可看來毫不費力,但其實除了很努力之外,膽識一樣好緊要,不然你以為要怎樣跳出所謂的comfort zone?只是努力還不夠!就說帝舵,是要夠大膽才可以二萬蚊左右入門價錢,定價一枚搭載T600型自動機芯、具備38小時動力儲存、採用316L極級不鏽鋼表殼、配備旋入式表冠及底蓋、走時精準又有150米深度防水功能,兼可無需登記就能擁有五年可轉讓保用保證的高性能 Black Bay 運動表。 無論是製表工藝質量,抑或裝飾打磨等細節,帝舵這枚Black Bay 卻都跟足大佬勞力士的最高標準。雪花指針、覆有 Super-LumiNova夜光塗層、超立體的白色鐘點標記、清晰易讀的分鐘刻度、輕輕向上彎的「Self-winding」字樣,加上雙段式打磨表殼,Black Bay表盤的佈局和視覺比例本來就無可挑剔。其實單是經典的雪花指針已值回票價,換上銀面之後,表盤上所有細節更是無所遁形,還未計鋼帶以外兩款深淺棕色皮革表帶,或高質法蘭西提花織帶選擇,讓人人都有得揀,襯返個人⋯⋯再睇多次價錢,即時令人對這枚大三針運動表加足十分。 不知這裡有沒有想要挑戰比 36mm 或是表徑更小的花美男,如有,一定不要錯過 Black Bay 36mm和32mm的銀面選擇!黑面經典,藍面易襯,但銀面的確是真心靚、真心推介。($22,100)Tudor Black Bay繼過去幾年重磅宣傳Clifton Baumatic系列過後,品牌今年隆重發表Rivier第五代新版鋼表,推出表徑分別為42mm及36mm兩個大小尺碼。其中,直徑42mm款式以全自動機芯列陣,除了通用機芯,另備一式兩款的Riviera Baumatic型號,頓成革新焦點。然而那邊廂 36mm細碼表也不弱,備有通用自動機芯與Ronda石英機芯兩個款式,表盤顏色選擇比大碼自動表更多,上至基本的銀、黑兩色,下至今年大熱的天藍色和草綠色,一應俱全。 事實上,作為突破同期以軸珍型金表主導的風格代表,在七十年代石英誕身的Riviera不可多得。靈感源自今日大家都難以去到的法國蔚藍海岸里維耶拉(French Riviera),Riviera 的原版設計以當時極為創新、一體成形的鏈帶結構,以及對應表盤上十二個時標、呈十二邊形的表圈造型,再加上不鏽鋼製表殼,營造出一種富有獨立精神的現代主義風格。隨後經歷好幾次革新,系列至今來到第五代,同樣以原版的創作精神為本,修改了十二邊形的表圈設計並加入了四顆醒目的定位螺絲,想要展示的也是一種求變求新的態度。 雖說今年新增的細碼表款開宗明義以女生為對象,但港幣萬餘的入門定價,加上表盤顏色風格比大碼表款更大膽豐富,抵買抵玩,why...

Continue reading

Citizen_Series 8_website

Citizen 進擊的機械表

進擊,決不是在絕望中求生,而是要在逆境中求勝。 Citizen 今年全力進擊,不但將以往僅限於日本境內獨家銷售的兩個系列 Series 8 和 The Citizen 正式推上國際,更分別為兩個系列搭載上全新研發的機械機芯,實行突破品牌一貫的石英傳統,全速拓展機械表版圖,在逆市中出奇制勝。兩個系列起初均以日本內銷市場為主,同樣奉行極簡美學設計;The Citizen主打高性能的中高檔腕表路線,Series 8則以入門級機械表自居。據說,自1995年面世的The Citizen系列曾短暫打入鄰近亞洲市場,可匆匆而去,自此更叫表迷望穿秋水。那麼,Series 8又如何?系列自2008年在日本首度問世後,便一直選擇在島國保留實力,累積名氣;雖說是本土派,卻又因其俐落流暢的外觀設計,以及骨子裡富有動感的現代風格造型,一度成為各地潮流達人「瀛遊」日本時必然入手的時計配飾。故此系列今年以870、830、831三款全新機械腕表型號載譽歸來,相信無論是對時尚界,抑或對表壇來說,都是一大喜訊。 有關新版Series 8系列的最大賣點,非三款腕表所載、具有超強防磁性能的Cal. 0950和Cal. 9051纖薄機械機芯莫屬。要知道,身處數碼年代,我們經常都會接觸到智能手機、電腦及平板電腦等電子設備,而這些設備又會釋放出磁場,不但會影響腕表的穩定性,其內部零件,特別是擺輪的日常運作,也會因接觸到磁場而受到負面影響。除非能為腕表進行消磁,否則磁化會嚴重影響機芯表現,進而令腕表精準度降低。如今,Series 8系列腕表使用的兩款自動機械機芯:Cal. 0950(870和830型號)和Cal. 9051(831型號),機芯厚度雖然只有4.1mm,卻具備了經增強的耐磁性能設計,即符合日本工業規格「JISB 7024耐磁攜帶時計種類一」,能將16,000A/m的直流磁場影響降到最低。然則,即使與產生磁場的設備距離不足1厘米,腕表仍能維持正常運作而不受磁場干擾,其中Cal. 0950機芯的精準度甚至可達日差-5至+10秒,而Cal. 9051機芯亦最高可達到-10至+20秒的日差;以機械機芯靜止的狀態來計算,表現出眾!內搭Cal. 0950機械機芯的Series 8 系列870型號(NA1004-87E)兩個系列起初均以日本內銷市場為主,同樣奉行極簡美學設計;The Citizen主打高性能的中高檔腕表路線,Series 8則以入門級機械表自居。據說,自1995年面世的The Citizen系列曾短暫打入鄰近亞洲市場,可匆匆而去,自此更叫表迷望穿秋水。那麼,Series 8又如何?系列自2008年在日本首度問世後,便一直選擇在島國保留實力,累積名氣;雖說是本土派,卻又因其俐落流暢的外觀設計,以及骨子裡富有動感的現代風格造型,一度成為各地潮流達人「瀛遊」日本時必然入手的時計配飾。故此系列今年以870、830、831三款全新機械腕表型號載譽歸來,相信無論是對時尚界,抑或對表壇來說,都是一大喜訊。 有關新版Series 8系列的最大賣點,非三款腕表所載、具有超強防磁性能的Cal. 0950和Cal. 9051纖薄機械機芯莫屬。要知道,身處數碼年代,我們經常都會接觸到智能手機、電腦及平板電腦等電子設備,而這些設備又會釋放出磁場,不但會影響腕表的穩定性,其內部零件,特別是擺輪的日常運作,也會因接觸到磁場而受到負面影響。除非能為腕表進行消磁,否則磁化會嚴重影響機芯表現,進而令腕表精準度降低。如今,Series 8系列腕表使用的兩款自動機械機芯:Cal. 0950(870和830型號)和Cal. 9051(831型號),機芯厚度雖然只有4.1mm,卻具備了經增強的耐磁性能設計,即符合日本工業規格「JISB 7024耐磁攜帶時計種類一」,能將16,000A/m的直流磁場影響降到最低。然則,即使與產生磁場的設備距離不足1厘米,腕表仍能維持正常運作而不受磁場干擾,其中Cal. 0950機芯的精準度甚至可達日差-5至+10秒,而Cal. 9051機芯亦最高可達到-10至+20秒的日差;以機械機芯靜止的狀態來計算,表現出眾!Series 8系列的原版腕表表殼採用簡約大氣的設計風格,系列今年重新上架,首推三枚直徑40mm的國際版新作,不鏽鋼腕表外形乍看雖然非常相似,然而細節不能忽視。870型號腕表以嶄新的兩段式拋光打磨點綴動感表圈設計,辨識度極高;830與831兩個型號則採用八角形表殼設計,相較於870型號腕表表圈經收窄並以多面切割拉絲打磨,呈現出現代而富有動感的造型設計。 兩段式是這樣的 單看 870 型號機械腕表獨特的兩段式表圈設計,鏡面拋光與拉絲工藝修飾的組合突顯了表殼的線條和質感,尤其後者帶啞光的髮絲效果,造得特別細膩。至於表殼與表耳部分,以多個線條俐落的切面加強了腕表的結構感,視覺上看來更見平衡;與此同時,由表耳延伸至鏈帶的一體式結構,也令佩戴更為舒適。秉承日式減法藝術,此型號腕表整體設計簡潔,配搭了大膽鮮明的指針,小時刻度清晰易讀,無論是黑色或白色的表面都具特色;搭載Cal. 0950自動機械機芯,兼具超強防磁性能及100米防水,動力儲存足以應付50小時最長運作,以萬五港幣左右的入門級價位來說,非常吸引! 點止八角形表殼 同樣搭載Cal. 0950自動機械機芯,830型號腕表以更具競爭力的港幣定價,為表迷帶來全新的抗磁及視覺體驗。這款腕表的特點是一個帶有三層式設計的表盤。採用了珍珠貝母和金屬層細意打造,表盤底部最先以金屬表盤承托,中層則以透薄的珍珠貝母製成,最後以鑲貼有時標的金屬格覆疊頂部,連同鏤空指針,珍珠貝母的幻彩色調瞬間自底層透現。這一創新的表盤設計帶來了一種精妙的紋飾風格,既不張揚,也不單調,加上感覺硬朗的八角形表殼,形成鮮明對比。值得一提的,是這款腕表同時備有「時尚銀」和「現代灰」兩個表殼選擇,表迷大可按自己個性挑選窩心設計。內搭Cal. 0950機械機芯的Series 8系列830型號(NA1010-84X)內搭Cal. 9051機械機芯的Series 8系列831型號(NB6012-18L)另一帶有八角形表殼的831型號腕表,則備有經典的藍色太陽紋表盤配鍍金表殼,或黑色表盤配不鏽鋼表殼兩款設計,將視覺重新聚焦到呈現在腕表上、近乎完美的修飾工藝;以拉絲打磨的表圈、表殼及表帶,工整筆直的線條感令拋光表圈設計更為突出。其他細節如末端收窄的時分指針設計,從中心向表盤外緣逐漸變得纖細,也為腕表額外增添優雅感覺。搭載Cal. 9051自動機械機芯,腕表具有40小時動力儲備,不用港幣一萬元便可唾手擁有。 誠然,在競爭激烈的入門級別腕表範疇裡,表迷有很多選擇,但觀乎要找一枚內外兼收,既有超強的實用防磁性能,又有討好的表殼外觀設計,而且打磨修飾工藝都同樣出色獨到⋯⋯沿用 Citizen 的日式減法理論,其實要揀,也不是太過困難,我們且期待即將在港發售的Series 8。「Better Starts Now」向來是 Citizen 的製表理念:永遠有進步空間,即永遠都有超越自己,甚至超越世界的可能。今年年初,The Citizen 系列便以全新的機械機芯 Cal. 0200 預視了品牌未來更進取的發展方向:超越極限。 突破標準齒輪系 2012年,品牌母公司集團Citizen Watch成功獲瑞士La Joux-Perret 加盟旗下;La Joux-Perret 是業內有名的機芯製造廠,從複雜功能到基礎機芯都有生產供應,不但為品牌貫注無限動力,也為品牌拓展機械表版圖成功打好基礎。 全新的Cal. 0200便是雙方共同研製的機械機芯。採用高性能製表技術,配以無卡度游絲擺輪結構打造,機芯精準度甚至超越瑞士ISO 3159官方天文台認證標準,達至平均日差-3至+5秒。素知,無卡度游絲擺輪結構具有高效抵禦撞擊的能力,以及高度的耐磨損性,能令機芯的穩定性更加持久;其中,擒縱結構採用LIGA物料製作,並採用了光石印術和電鑄等技術進行加工,特別適合製造用於高精密和微結構的零件之上。 高精密零件 美學藝術加持 除此以外,Cal. 0200機械機芯在零件設計上亦彰顯了美學藝術。其中最搶眼的,莫過於擺輪上精緻的表面處理工藝,那種近乎藝術品的美學水平,連帶主夾板、夾板、橋板等在內的所有齒輪系零件,在裝飾方面都一併提升。單單是經緞面拋光的夾板和橋板,品牌便以細緻密佈的拉絲進行表面修飾;邊緣經過鑽石切割工藝處理,與各個飾面形成鮮明對比,在視覺上更增強了充滿層次的深邃感覺。 前瞻性設計 其中,NC0200-90E型號腕表的外觀設計前衛新穎,大方簡約,無表耳設計為腕表打造出獨特的輪廓感。直徑40mm的腕表應用了精湛的表面處理技術,將不鏽鋼材質特性發揮到極致;當中黑色表盤特別採用了電鑄工藝,勾勒出鮮明而別致的沙紋圖案,由此產生的光影層次,在單色表盤上更營造出妙絕的色彩變化⋯⋯更不用說,表殼與表帶上的拉絲工藝與鏡面拋光,其所呈現的折射效果與鮮明對比,令這枚 The Citizen 系列的新成員更氣質出眾。 事實上,品牌作為一家專業的綜合型腕表廠商,製表流程囊括了從單一元件製造到腕表組裝的各項工序,而且所有工序均由製表工匠在日本手工組裝;不只,此前,腕表更要經過長達17天、以「六位、三溫度」環境下進行的嚴格測試,才可配發一紙出廠合格證明書,以確保每一枚腕表性能符合標準,並通過品牌內部所有檢測。https://www.citizen.com.hk 地址:旺角彌敦道 610號荷李活商業中心地下G22號舖 電話:(852) 2997 5305 地址:尖沙咀加拿芬道16號金輝大廈地下C號舖 電話:(852) 2194 0060

Continue reading

Bvlgari 的數字意涵 chronomen website

Bvlgari 的數字意涵

七度蟬聯世界薄表之首、與安藤忠雄的二度合作、樂用意象表達的六邊形蛇鱗切割紅碧璽,還有兩個系列、四種不同的意式生活體現⋯⋯種種數字觸踫,對應彩色寶石大師風範與意大利機械美學精髓,不就是 Bvlgari 首次參展「鐘表與奇蹟」Watches & Wonders 2021 的新品傑作巡禮?「七」在宗教層面向來有無限之意,放諸鐘表界,原來也隱喻萬年時光。說的是 Bvlgari的最新傑作 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 超薄萬年曆腕表,以震撼的 5.8mm 表殼厚度,七度蟬聯世界薄表之首,且打破系列過往清一色以鈦金屬材質製殼的慣例,首次同步推出鉑金版本,正好讓表迷多一個窺探萬物軌跡的選擇。 Bvlgari 超薄萬年曆之路 誠然單憑一個數字,無法參透腕表背後精髓,要深究萬物的軌跡和底蘊,便得把焦點放到整個系列,也就是事件本身的脈絡與歷史之上。 稍稍將時序推前,Octo Finissimo超薄系列自2014年問世,短短七年間已先後憑藉超薄手上鍊飛行陀飛輪(1.95mm BVL268 機芯)、超薄三問報時問表(3.12mm BVL362 機芯)、超薄自動上鍊表(2.23mm BVL138 機芯;5.15mm 厚度表殼)、超薄自動上鍊陀飛輪(BVL288 機芯;3.95mm 厚度表殼)、超薄整合式自動上鍊兩地時間計時表(BVL318 機芯;3.30mm 厚度表殼)、超薄自動上鍊鏤空陀飛輪計時表(3.50mm BVL388 機芯),以至2021年最新發表的超薄萬年曆(2.75mm BVL305 機芯;5.8mm 厚度表殼)勇奪接近60個國際性獎項;而本年度的超薄萬年曆腕表更一舉打破了年前由Audemars Piguet皇家橡樹超薄萬年曆RD#2所創的6.3mm纖薄紀錄⋯⋯更加引證「羅馬」確實非一日建成;成功不但要靠雄心與恆心所至,更要用時間向市場一步步證明:再複雜的超薄表都難不倒這個早早經羅馬歷史洗練的高級製表品牌。七年裡七破世界纖薄腕表紀錄的Octo Finissimo家族,本身已是一項世界紀錄了吧。 5.8mm內收納了甚麼? 那麼,這枚再一次締造了歷史的萬年曆腕表,其所搭載的機芯又如何?同樣擁有驚為天人的纖薄厚度,由品牌自製的 BVL305 自動上鍊機芯除了具備基本如時、分、日期、星期、月份和閏年顯示功能之外,日期及閏年兩項更刻意以逆跳的方式顯示。採用超過408枚零件裝嵌,整個機芯卻僅能在5.8mm的表殼空間內和諧運轉,品牌位於Le Sentier的表廠最終採用了全新的製表工藝手法,搭載微型自動盤,並在不縮小零件尺寸的情況下,充分利用機芯零件之間絕無僅有的狹小空間,成就出叫人震撼的2.75mm厚度。微型自動盤以鉑金打造,表面施以黑色噴砂處理,並刻有「Perpetual Calendar」字樣,在藍寶石透明底蓋下層次更為分明,絕對屬鑑賞級數。 提起腕表鑑賞度,心水清的表迷大抵也發現到,這枚Octo Finissimo超薄萬年曆腕表的表盤佈局並沒有像一般萬年曆般配備月相顯示,反倒是以一個挖得很闊的逆跳日期顯示來帶動節奏。事實上,只要細心看萬年曆腕表上的表盤,不難發現面盤配置處處透露了向 Gerald Genta 致敬的味道,特別是兩個分佈在正點(日期顯示)與 6 時位置(閏年顯示)、一大一小的扇形逆跳佈局,更見其精髓所在。 誰是Gerald Genta? 相信對大部份表迷來說,Gerald Genta的名字並不陌生,他既是不少驚世巨作的背後推手,其獨到風格也是引領Bvlgari成為高級製表巨頭的設計基石。畫師出身的Genta擁有先天玩味的藝術觸覺,他不僅定義了運動型時尚表款及超級複雜功能腕表等設計,更透過逆跳和雙逆跳機芯,為業界引入了嶄新的扇形讀時方法,開創先河。自1969年成立同名品牌後,Gerald Genta的設計更見大膽,譬如說八十年代,他將迪士尼卡通人物結合逆跳功能的多枚巴洛克式腕表;又如九十年代出品、結合了鐘樂報時與萬年曆的Grand Sonnerie西敏寺報時問表、全球首枚兼備跳時和逆跳分的Arena腕表傑作等,現在都已成為熱門的珍藏拍賣。 2000 年,Gerald Genta的品牌團隊由Bvlgari收歸旗下,並與位於Le Sentier的表廠進行全面整合,大師終能重拾畫家身分,閒時為品牌繼續創作。2011年,Genta與世長辭;2019年,適逢Gerald Genta 創牌50年,Bvlgari便發表了一枚同樣帶有巴洛克色彩的Gerald Genta Arena Bi-retro鉑金紀念腕表,隨後更推出另一枚以鈦金製的Arena Bi-retro Sport表款,向創意無限的大師致敬。如今再看,新作突破過去6年以鈦金屬打造的專屬風格,趁大師歸天十年之際同步推出藍面鉑金版本,或許早有端倪。影響很多後世腕表設計的Gerald Genta大師。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以鈦金屬(右)及鉑金殼(左)登場,售價分別為6萬與9萬歐元。 5.8mm的背後是未來 至於有關這枚萬年曆的功能調校,正如品牌代表在剛過去的首個Watches & Wonders虛擬發佈會中所說,大致上會透過三個按鈕來進行,包括 2:00位置調校日期、4:00位置調校月份,以及在 8:00和9:00之間的星期調校鈕。藏家只要以上鍊表盒為萬年曆保持動力,便毋須在2100年2月前調校各個指示;直至2100年遇上閏年,才需再進行校正。值得一提的還有長達60小時的動力儲存,以此複雜耗能的逆跳萬年曆功能來說,非常難得。 萬年曆是放眼廿二世紀的臻品,既以數字作為彼此相通的密碼,更像是種溫柔,叫人保守初心般成就;Bvlgari今以Octo Finissimo超薄萬年曆腕表七度蟬聯世界薄表之首,除可以萬年作證,又可用毫米做單位,帶領表迷回到未來,然後講聲,無論身處何地,大家一往無前,也總算是深究了萬物的軌跡和底蘊。究竟如何以精緻優美的方式建構和詮譯時間?一彎新月又何以為時間作註?Bvlgari再度聯手日本知名建築大師安藤忠雄仔細揣摩,最後透過160枚Octo Finissimo Tadao Ando安藤忠雄限量版超薄腕表,在今年的虛擬表展上以壓軸對話的方式一一為表迷解答。 " I wanted to make a watch that would inspir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