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聽「軍」一夕話 | 六十年代意大利空軍代表 | Leonidas

有點點像Blancpain的Air Command?又有點點早期Heuer計時表的影子?是的,這個來自十八世紀的瑞士鐘表品牌,歷史悠久的它還跟意大利軍表有極密切關係。 由英國(勞力士MilSub、IWC Mark 10、浪琴COSD)到美國(Benrus),今期Kevin又引領我們的軍表歷史之旅帶到意大利。不過要介紹的品牌不是來自意大利,而是追溯至 1841 年誕生於瑞士的Leonidas。 這個名字大家未必很熟悉,但它跟Tag Heuer的前身Heuer,有著同為一體的淵源。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Leonidas Watch Factory 跟浪琴表一樣,都是紮根於侏羅山區的 Saint-Imier,創辦人Julien Bourquin當年以銷售鐘表為主,後來不斷跟Bourquin 和 Jeanneret 家族合作生產時計,Leonidas的名字約出現於1902年,以研發和生產stopwatch及平價專利計時表為主。發展下去,品牌繼續跟Valjoux、Venus、ETA等公司合作,生產不同複雜功能的男女裝腕表,直到1964年,年輕的Jack W. Heuer把Leonidas收購,跟Heuer合併為Heuer-Leonidas。合併後的公司成了瑞士最大的計時表製造商,也提升到世界上最大及最有影響力的腕表品牌之一。把故事再說後一點,到了八十年代公司受到石英巨浪衝擊,品牌面臨架構重組,Heuer-Leonidas最終化身Tag Heuer,Leonidas 則黯然離場。直到2015年,品牌再以復古主題重生,並且表明不會製作電子石英機芯,不過聲勢及產品都無法跟昔日相比。說回今天Kevin跟大家分享的作品:CP-1,CP是「Cronometro da Polso」的縮寫,英文解作Stop Watch的意思。「這腕表於1964年製造,當年主要供應給意大利空軍,產量極之稀少,只有大約200枚左右。Leonidas對於六十年代的意大利軍表來說,佔有很象徵性的地位。」Kevin最欣賞CP-1的,是它的Bakelite Radium Bezel。Bakelite是一種聚合物橡膠,有稱「膠木」,也有叫作「電木」,CP-1採用Bakelite製成的夜光刻度表圈,要保存得好相當不容易:「因為Bakelite很易破碎,戴著它操控飛機很易招至損壞,所以現存下來狀況良好的十分罕有。我手上的這一枚,就是難能可貴保存完好的,所以我特別珍惜它。」買表講緣分,要買舊裝軍表更甚。「2018年Phillips曾出拍過一枚Leonidas CP-1,當年成交價為1,250瑞士法郎,可惜我錯過了。後來因緣際會,兩年後給我認識到這位買家,跟他交流了一會,他便以大約港幣12萬元把腕表轉讓給我。我當然十分高興,因為保存得這麼好的CP-1,傳世的未必有10枚。」談到腕表的特色,Kevin跟我們詳細解說:「很多collectors會稱CP-1為 Mini版Blancpain Air Command,它們設計上的確有幾分相似;不過我個人更愛Leonidas,因為稀有度它更勝一籌。腕表內裡搭載Valjoux 222飛返計時機芯,表殼採用clamshell翻蓋式設計,能加強防水及避震能力;它的表底蓋刻有AMI字母,代表著Aeronautica Militare Italiana意大利空軍的意思。另外,相比起後繼CP-2的43mm,CP-1的38mm尺寸更得我歡心,產量上, CP-1的200枚亦比CP-2的2,500枚更珍貴。」毋疑,Zenith、Universal Geneve 和 Leonidas 都曾為意大利海軍飛行員製造過 Tipo CP-2 計時表,它們比較經常在拍賣會出現,唯有CP-1曝光率低很多。

Continue reading

Kevin聽「軍」一夕話:美國Benrus軍表:簡約而不簡陋

之前三期Kevin為我們介紹了勞力士MilSub Ref. 5513、IWC Mark 10及Mark 12、Longines COSD三款很有代表性的英國軍方腕表,今期則跟大家飛越北大西洋去到亞美利堅,看看美國軍表有何不一樣之處。 要比較美國及歐洲的英國、法國、意大利等軍表前,先要明白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只是形式上參與協約國對抗以意大利為首的同盟國,主要為歐洲戰場提供軍事裝備,戰火不曾在本土爆發。至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如沒有日軍偷襲夏威夷珍珠港,美國也不會積極投   入戰事;在美軍參與過共46場戰役中,在美國本土發動的僅有一場。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在這個戰爭歷史前提下,可以理解美國軍表的種類及發展沒有歐洲那麼齊備及豐富。Kevin表示,一般美國軍表的造工比不上歐洲:「美國沒有投放太多資源製造軍表,在經濟大蕭條後也沒有很多高質原材料,造工方面及不上如勞力士、浪琴等歐洲鐘表大廠,設計是偏向簡單而不簡陋的。由於用料不算絕佳,所以在打仗時表殼很容易刮花,採用的尼龍帶如大力點拉扯,也會弄斷表柱的。」正因為這個原因,要找condition好的美國軍表並不容易。「以前的人不太respect這些表,甚至當爛銅爛鐵看待,所以要找狀態好的舊表,難度不會比勞力士的MilSub低。我在網上見得很多都是入過水、發漲過、用了代用膠、指針更換過……總之千瘡百孔。」今次Kevin要為我們介紹的,是1921年成立於美國紐約的鐘表品牌Benrus。Benrus 在六十年代開始為美國軍隊製造野戰腕表,七十年代初美國軍方發布軍表生產規範MIL-W-50717,品牌便為美國Navy Seal(海豹突擊隊)與Demolition Team(水下爆破隊)設計新表,包括Type 1及Type 2。Kevin表示:「腕表的生產期為1972至1979年越戰時期,恰好取代了成本較貴的Blancpain TR-900軍表;越戰時美軍人人獲派一枚Benrus,一旦退役腕表需交還國家。Type 1總共生產了6,000枚,主要提供給US Navy、CIA、Green Berets佩戴,而備有24小時刻度的Type 2則主要給陸軍用,數量有9,000枚。它們的表殼直徑為43mm,呈淺灰色不鏽鋼表殼經Parkerize磷酸鹽膜處理,內搭ETA 2620自動機芯,儲能42小時,能防水365米。「當中Type 2分有Class A及Class B,前者的刻度設有夜光,後者沒有夜光物料的則特別給核子潛艇軍人用,以免其輻射性帶來核爆炸風險。」Type 1的表盤只有時刻並無任何數字顯示,底蓋則刻有很多不同軍事數字,不過品牌也曾訂製過沒有甚麼數字解碼的「Stérile」版,這設計是給如CIA或特種部隊配戴,他們一旦不幸被俘虜,也不容易被敵方識別出國家所在。Kevin認為,如要儲美國軍表,Type 1是不能錯過的。「我很喜歡表殼左右不對稱的設計,因為右邊特別加厚以保護表冠。另外我知道品牌曾經推出過一款底蓋沒有編號的Type 1給CIA專用,我很想找但一直未有緣分遇到。如果是Type 2,個人會更喜歡沒有夜光的Class B,曾經有個賣家的爸爸是在核潛艇工作,把腕表留了給他,他再割愛給我,十分罕有。當年我以約1萬美元購入Type 1,Type 2則用了約3、4萬港元,由於這些表都只供美軍使用,未有推出過民用版,所以不容易搜尋。直至早年日本的Beams及近期Hodinkee推出了復刻版,又引來不少collectors追捧,價格便再水漲船高。」

Continue reading

複習一下愛彼的複雜

製作複雜腕表,是各大品牌必爭之地。你有七項我有十項他再誇張點擠進十五項功能在一枚機芯內。但一枚好的複雜表,不只功能要多,還要設計得靚、還要工藝修飾美得醉人、還要又薄又細戴得舒適。愛彼在這方面經驗多多,作品也一籮籮,不若在這裡跟大家盤點一下、複習一下愛彼的複雜作……打頭陣的飛行陀飛輪,經歷了「撳扁,收細,再收細」,過程得來不易。愛彼Royal Oak的飛行陀飛輪腕表, 一向以2950機芯為主,尺寸為31.5 x 6.24mm,配上表殼的標準size為41 x 10.6mm;直到今年年初,品牌為Royal Oak 50周年迎來一大堆新作,當中包括一款首度配備超薄陀飛輪的Jumbo,鼎鼎大名的RD#3備有十分搶眼的「雲夜藍50」色Petite Tapisserie小型格紋表盤,而僅厚8.1mm的39mm不鏽鋼表殼更是纖巧得叫人驚訝。 一切功勞,歸功於研發了5年的2968機芯。 2968機芯的尺寸為29.6 x 3.4mm(比之前的2950差不多薄了一半)。如拿它跟全球最薄的自動陀飛輪機芯相比,Bvlgari BVL 288的尺寸為36.6 x 1.95mm,愛彼是輸了厚度但贏了直徑。 「收細」之後,今天帶來的新RD#3「再收細」,由39mm縮多2mm至37mm,表盤亦換上墨紫色,無論尺寸及顏色都更從中性落墨,男女都不能抗拒。如何成就這壯舉,品牌的研發總監Lucas Raggi如是說:「我們首要目標是把飛行陀飛輪納入直徑39mm的Jumbo超薄腕表中。接著,我們進一步讓這機芯容身於37mm表殼中。這迫使我們重新設計陀飛輪架構,以及全新的擒縱系統。」而全新擒縱系統,主要是把擒縱輪的振幅加大,以提高機芯可靠度及精準度,另外也加強動力管理。構造上,以鈦金屬打造的陀飛輪系統,把傳動裝置移至機芯外緣以減少厚度;另外有助減少厚度的設計,包括游絲由2950的雙層游絲改為扁平游絲、擺輪砝碼微調由外部改為嵌入式等等。 全新RD#3的墨紫色小型格紋雖沒採用煙薰效果,但應用了CVD化學氣相沉積塗層技術製作,表面色澤不但更亮麗而且也更持久。表盤上的指針及時刻則採用元祖1972年的「Baignoire」細長橢圓造型,當然也經過螢光塗層處理。表迷最關心的,當然還有鍍銠色22K玫瑰金自動擺陀,對,是有的,它備有為Royal Oak皇家橡樹系列50周年而設的鏤空標誌,只限今年推出。 也跟大家溫故知新。品牌於2015年推出第一款RD#1,那是一枚在聲學性能、報時音量與悅耳音聲三方面大躍進的成品,推出後翌年便贏得GPHG的「非凡機械腕表獎」。2018再推出表殼厚度只有6.3mm的萬年曆RD#2,內搭著僅厚2.89mm全球最纖薄的自動上鏈萬年曆機芯,翌年又為品牌贏得GPHG的「金指針獎」。好了,2022年推出僅厚8.1mm的飛行陀飛輪RD#3,憑藉37mm嬌小鋼殼身軀,會否再贏得日內瓦鐘表大獎呢?還看2023年……愛彼的陶瓷,例不虛發,每一個部件也是精品,製作標準非常嚴格。師傅要先把二氧化鋯以14000C窯燒,混合黏合劑調後轉化為陶瓷坯體,再以人工進行霧面打磨與拋光倒角修飾。統一陶瓷色調的愛彼萬年曆,首次出現於2017年的全黑41mm版,兩年後同樣搭戴5134自動機芯的白色版本也宣布誕生。今年新作是品牌首次以全藍色陶瓷打造腕表,經PVD處理的電光藍色Grande Tapisserie大型格紋固然是亮點,連小表盤、表冠甚至鍊帶也換上一身藍調,奪目程度我們認為是Royal Oak 50周年作品頭三甲。全身藍色萬年曆41mm表殼只厚9.5mm,背後得靠2015年研發的5134自動機芯,不過新版本把22K金鏤空擺陀移到更外緣,發條鼓也改用懸空式設計,用盡方法令它更纖薄(4.3mm)。Royal Oak Concept可謂無心插柳地成功,早在2002年為慶祝Royal Oak誕生30周年,品牌推出了一枚結合鈦金屬與Alacrite 602航太合金的概念表,市場反應極熱烈,促成品牌於2008年研發出鍛造碳陀飛輪計時表。再隨後,陀飛輪GMT、跟Schumacher合作圈速計時、超問表「RD#1」、女裝飛行陀飛輪,以至去年的「黑豹」飛行陀飛輪……見證著Royal Oak Concept的急促成長。今年新作是把鈦金屬首次搭配綠色陶瓷,經手工霧面打磨與拋光倒角交錯處理的綠色陶瓷,散落於表圈、表冠與按扭,跟機芯大部分黑色元素形成對比,也令玫瑰金色的飛行陀飛輪、指針,以及立體「AP」標誌更為突出。腕表搭載著2954手上鍊機芯,能提供237小時約10天能量儲存,3:00位置有GMT日夜顯示、6:00位置則設有H、N、R三個字母的功能顯示器。極複雜的功能,也能以極優雅簡潔形態出現。這款CODE 11.59飛行陀飛輪腕表,結集了天然寶石、貴金屬及高科技陶瓷於一身,不能小覷;它們分別是設於表盤的黑色縞瑪瑙、散布表殼表圈及表底蓋的18K白金,以及八角形表殼的中層,是品牌第一回採用的配搭組合。同樣是品牌首回嘗試的,是以黑色PVD塗層製作飛行陀飛輪框架,旋轉起來跟玫瑰金部件尤其好看。這片獨一無二的黑色縞瑪瑙表盤,美得出神,由瑞士拉紹德封的Someco表盤廠所製,如今它成了愛彼的合作夥伴。41mm表殼內搭了2950自動機芯,一絲不苟地飾有日內瓦波紋、拉絲打磨、蝸紋裝飾、粒面畫圈打磨等,能量儲存65小時。欣賞這抹CODE 11.59的藍,有4個層次。一,是套用在表殼中層的陶瓷藍,品牌稱為電光藍,製作過程跟文章開首的RD#3一模一樣;二,是內表盤的藍色漆彩;三,是經CVD(化學氣相沉積)處理而成的藍色內表圈及鏤空機芯部件。最後是覆以藍色橡膠的小牛皮表帶,上面還配以織紋裝飾。 欣賞由2948手上鍊鏤空機芯提供的陀飛輪,在層層表橋下飛舞旋轉固然悅目,另一方面也提提大家,在41mm 18K白金表殼跟陶瓷中層間,兩者在圓弧與棱角相間的表面上,表匠為打磨出整齊劃一的效果花了不少工夫,才能做出千變萬化的光線反射效果。腕表厚度僅有10.7mm,備72小時動存,限量發行50枚。這是一枚腕表,也是一座當代建築,更是一件3D立體藝術品。一切得靠愛彼的精密機芯表匠,以及傳統獨到的人手修飾。看看這個由479個零件組成的超複雜自動機芯,裡面的夾板及零件共有111個經過V形倒角噴砂處理,還有層出不窮的手工霧面打磨及亮面拋光交錯加工,每個機芯都需經過表匠至少70小時裝飾。顏色上以黑色襯玫瑰金色,結構上層層遞進立體感超凡,當然還有在6:00位置飛舞的主角陀飛輪,以及具計時功能的小副盤。直徑41mm 18K玫瑰金外殼黑色陶瓷中層表殼下,包裹著具65小時動力儲存的2952自動機芯,以兼具陀飛輪及飛返計時功能下,只厚13.8mm的身軀算是輕盈了。限量發行50枚。

Continue reading

Kevin聽「軍」一夕話:浪琴吞拿魚罐COSD

先回顧一下Kevin的英國軍表夢。他最渴望集齊的三枚作品,包括前期介紹的勞力士MilSub Ref. 5513、上期報道的IWC Mark 10及Mark 12,以及今期要為大家詳細講解的Longines COSD。 解讀英國軍表歷史會接觸到很多有趣名詞,「MilSub」是勞力士Military Submariner縮寫、「MoD」代表英國國防部Ministry of Defense、「十二金剛」是Dirty Dozen,乃當年瑞士共有12個品牌參與生產軍表予英國軍隊的計劃;至於「COSD」,全寫是Combined Operations Stores Depot,是指二戰時期英國戰爭辦公室屬下聯合作戰司令部。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Kevin開始跟我們詳談COSD的故事:「COSD在軍表界稱得上擁有神檯級地位,要追溯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軍人使用的腕表除了外觀不太靚,機械也不是太精準,誇張點說是那時連三餐糧餉也是問題。但去到二戰時,無論財力上、科技上、裝備上都有明顯進步,腕表的發展也進入另一層次。當年美軍登陸法國諾曼第D day、聯軍打上荷蘭,英軍給散兵及特種部隊佩戴的,就包括這款COSD表,據知這時計當年深受傘兵部隊喜愛。」Kevin搜購回來的浪琴COSD,是第一代的版本,直徑40mm,外形酷似一罐吞拿魚罐頭,擁有大表冠設計,方便潛水時也可以調校,腕表內置的12.68N機芯由Longines所製,不過表殼則交回MoD自行生產:「儲這類軍表一定要check機芯的range,如果不在range內就不是COSD了。COSD底蓋刻有不同batch數字,不同batch代表著不同任務;我手頭上的是2340,屬於第一代製品。現在市場流通的COSD不多,我估計不超過10枚;如果要找condition好的,相信不會超過3枚。軍表從來以黑色為主,白色表盤數量不多,這枚白、紅、黑配銀的配搭就更少;這表殼其實由銅製造,外面再包一層鋁金屬,因而成為銀色。」Kevin再跟我們分享他的抹油經驗。「拆開表底蓋便明白,腕表的表殼之所以這麼厚,是因為內裡設有緩衝空間,機芯有點呈懸浮狀態,相信是讓軍人跳降傘時有更佳的防震效能。」這些軍表未必價值連城,未必有很多人認識,也未必會很顯眼,但在軍表界或Kevin眼中,這些作品都是當年英軍打過仗的重要見證,要知道二戰比起七、八十年代的不同大大小小戰爭要轟烈很多,所以那個時期的軍表意義來得更大、味道更強。Kevin更認為,看著戴著這些腕表:「真的能聯想起當年聯軍打德國、打希特拉的狀況。」如果讀者對這款COSD有興趣,其實浪琴曾在2015年復刻了這腕表,名為Heritage Military COSD,外形非常神似,內搭的是具42小時動力儲存的L619.2自動機芯,表盤數字和指針均加上Super-LumiNova夜光塗層,襯上軍綠色Nato表帶,當年定價大約萬多元而已。

Continue reading

Kevin聽「軍」一夕話: 英軍「十二金剛」之IWC

上次Kevin給我們介紹了受英國海軍強力加持的勞力士MilSub Ref. 5513(不記得的話趕快去我們的網站重溫吧),連同今次細談的IWC Mark 10及Mark 11,加上下期才介紹的COSD,總算圓了Kevin對英國重要軍表追求的小美夢。 未講IWC Mark 10前,先要了解一下有「十二金剛」(Dirty Dozen)之稱的歷史來龍去脈。話說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加入盟軍對德國開戰時,因為國內的零件生產商都被徵召去製造打仗的軍用器材,所以無暇兼顧生產腕表零件,那時英國國防部(MoD,Ministry of Defense)便唯有向他方外求,委託鐘表王國瑞士幫忙製造軍表。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要陪伴士兵征戰沙場,軍表的標準自然比民用的更嚴苛,當時軍方的標準稱為W.W.W,指的當然不是現代互聯網World Wide Web,而是Watches Wristlet Waterproof的簡稱。要附合W.W.W,除了最必然的精準、耐用、可靠,還包括要有黑色表盤、阿拉伯數字、夜光指針及時標刻度、軌道式分鐘圈、藍寶石水晶鏡面和不鏽鋼表殼。結果這計劃有十二家表廠參與,依字母順序為Buren、Cyma、Eterna、Grana、Jaeger-LeCoulture、Lemania、Longines、IWC、Omega、Record、Timor及Vertex。今時今日想要集齊一套「十二金剛」,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Kevin對「十二金剛」中的IWC情有獨鍾,幸運地從一名收藏家中購入了condition不俗的Mark 10及Mark 11,很符合他購買vintage表要「精,真,新」的宗旨。「先說Mark 10吧,它是Dirty Dozen內唯一一款採用snap-on嵌入式表底的腕表,它內置的IWC Cal. 83機芯稱得上是十二金剛裡質素最好的,亦是最罕有的。據文獻記載IWC的Mark 10只生產了6,000枚,它們都陪伴過英軍披甲上陣,經歷過槍林彈雨。當年我買它時用了7千美元,現時大約值1萬2千美元吧。」Kevin認為腕表最特別的地方是保留了原裝的Radium dial,配上未經打磨的表殼,當然最開心的,是購買時還附有原廠IWC證書。「再說Mark 11,它搭載具天文台級數的Cal.89機芯,大三針兼具停秒功能,當年主要供應給RAF英國皇家空軍佩戴。以表盤計前後可分為三期,第一期為"white 12" Radium盤,缺點是在黑暗時比較難閱讀時間。五十年代第二期仍然沿用Radium作夜光物料,只是把原來的"white 12"轉成三角形顯示,時針亦改為平頭粗針。第三期即是我手上的這枚,生產期是1948至1952年,由較安全的Tritium取代會散發輻射的Radium,是為Circle T dial面。Radium表不能經常戴啊,否則手腕會有麻痺感覺的。」由二戰至八十年代中期,Mark 11的產量約有8,000枚,比Mark 10多了約2,000枚;價錢方面,當年Kevin的入手價約8千美元,現時升值至約1萬3千美元。問Kevin對IWC的現代軍表有何意見,他笑笑表示對新表提不起太大興趣,對於能擁有Mark 10及11已經很滿足,始終它們對IWC的軍表歷史來說,佔了很重要的一回章節。

Continue reading

愛彼 Royal Oak 50周年丨10枚全球矚目皇家橡樹腕表拍賣成交

Royal Oak 50周年之際,Audemars Piguet推出一系列新表以嚮表迷,周年版Jumbo全球一表難求。皇家橡樹金禧大壽之際,蘇富比結合NFT拍賣Gerald Genta手稿及其珍藏腕表,Phillips亦舉辦了「The Royal Oak 50th」專拍;今年橡樹遍地開花,以下10枚成交拍品,全球矚目!一)年度最震撼的拍品,它是不二之選,金鋼款式的39mm Royal Oak Jumbo,不算十分罕有,但它卻是Gerald Genta本尊的私人收藏,頓時升價十倍、千倍、萬倍,平常金鋼Ref. 5402可能四、五十萬交易,這次估價本來界乎30至50萬瑞郎,原來大家都小覷了它,在8位收藏家你爭我奪、劇戰足足6分鐘之下,最終以210萬瑞郎成交,折算港幣約1,660萬,成績驕人,刷新了古董Royal Oak的世界拍賣紀錄。二)5月6日在日內瓦Phillips拍賣會上,多達88枚Royal Oak同台較量,結果金榜題名的落在此枚編號「A2」的Ref. 5402身上。當愛彼於1972年巴塞爾世界鐘表博覽會推出Royal Oak的時候,開幕儀式上共有四枚Royal Oak予大眾觀賞,這是其中一枚,亦是史上第二枚生產的Royal Oak,極富收藏價值,最後成交價為105萬瑞郎(港幣約850萬),曾改寫了古董Royal Oak拍賣紀錄,只不過後來又被Gerald Genta本尊的藏品打破。三)明明這是型號Ref. 5402ST,本該是不鏽鋼表殼,為何轉化成黑色表殼?背後推手可能是時裝界殿堂級人物Karl Lagerfeld。根據拍賣行調查,此表於1973年售出之後,不久便經過黑色PVD塗層處理,眾所周知,Karl Lagerfeld酷愛黑和白色,在1974年更被拍攝到身處Chloe時裝騷時,手上佩戴一枚全黑Royal Oak,外貌跟此拍品極為相像,故此極大可能為老佛爺藏品,使其遠遠超越一般Ref. 5402的身價。四)由1977年開始,愛彼為經典的Ref. 5402注入白金款式,歷來大約生產了150枚,這是編號「29」的一枚。腕表首次進入拍賣市場,據考屬唯一搭載石字和tropical dial的Ref. 5402白金款式,表盤飽歷風霜後呈現金光閃閃的銅色,外緣逐漸變深,而且其石字更是1980年之前才出現的「Mark 1」款式,圓形鑽石以圓形托座鑲嵌,1980年之後已改用方形托座。另外腕表擁有只在早期Royal Oak出現的小型格紋,更添其獨特性。五)不是只有勞力士才有中東面的,愛彼也有;Royal Oak也不是只得格紋表盤的,像這枚阿曼蘇丹特別型號的平滑表盤。這枚隸屬Ref. 5402 A Series的拍品,原屬人所共知鍾愛腕表的阿曼蘇丹Qaboos bin Said al Said所有,表盤一改灰面或藍面傳統換上黑面,格子紋也鳴金收兵,並加入鑽石時標及6:00位置的阿曼國徽圖騰。資料顯示,愛彼曾於1973年接受客人訂製要求,製作了6枚這樣表盤布局的款式。六)30年前,Royal Oak慶祝二十歲壽辰,特別創作了限量系列Ref. 14802,當中鉑金表殼僅佔20枚,其中一部分搭載石字藍面,另一部份搭載這種錘擊粒狀紋理的藍面表盤,光線折射煞是好看,收藏家賦予這設計一個詩意的暱稱:Tuscan Dial,跟明亮的鉑金表殼非常登對。放眼愛彼腕表設計,Tuscan Dial大多入籍品牌旗下的萬年曆,這是唯一一枚time-only的Tuscan Dial Royal Oak款式。七)愛彼於1987年以Ref. 25654取代第一代Royal Oak萬年曆,產期一直維持至1998年,不鏽鋼版本共有315枚,而黃金、金鋼及鉑金款式分別約有430枚、68枚和38枚。腕表最吸睛之處,在於罕見的三文魚色面,另外表面6:00位置則刻有Mark I款式的細小「AUDEMARS PIGUET」字樣,同時不設閏年顯示,和現代所見的萬年曆賣相有所出入,增加了腕表的罕有性。八)是次Phillips拍賣不光Royal Oak拍品眾多,更打破了多項皇家橡樹的世界拍賣紀錄,包括此枚Ref. 25654PT,成為史上最昂貴的Royal Oak萬年曆。上文提及過,Ref. 25654只曾生產38枚鉑金型號,難得的是這枚掛上「1」號身份,表背更印上倫敦分銷商Asprey的名字。腕表搭載獨特的棕色表盤,飾以經典格紋,並呈現放射紋理,賣相極為吸引。看得多Royal Oak藍面萬年曆,棕色難免予人耳目一新的感覺。九)Royal Oak Green的款式,難以入手程度比天高,要不然,為何定價84萬的綠面Ref. 15202PT,成交價竟然高達約港幣357萬?腕表去年問世,只限愛彼專門店發售,產量稀少,此為首度亮相拍場的款式。表面換了綠色,也大膽換下經典格紋,讓漸變色彩更明顯搶眼。2022年愛彼加推了鋼版Ref. 16202PT,搭載專屬的五十周年上鍊擺陀,應該會進一步拉高綠面RO Jumbo的身價。十)此表製於1996年,傳承了兩大愛彼獨特因子:萬年曆和鏤通表盤。先說萬年曆,品牌於1955年推出首款萬年曆,八十年代在萬年曆不怎樣蓬勃的時候,他們都在默默耕耘這種複雜功能;品牌亦於1930年代發展鏤空工藝,並在1981年推出首枚鏤通Royal Oak,這枚Ref. 25636正正結合了兩大拿手好戲。根據拍賣行的資料,愛彼生產了264枚Ref. 25636,黃金款式約佔126枚,相當稀有。

Continue reading

Kevin 聽「軍」一夕話:英國海軍加持 Rolex MilSub Ref. 5513

上期跟大家介紹從事迷你倉生意的Kevin Chan如何「遊戲人間」,他不只愛收藏古董旅行喼、腕表、藝術畫作、潮流玩物,而且全部有所鑽研,有點像周身刀張張利的火麒麟。當中尤其鍾情軍表,他收藏軍表的格言是「精,真,新」,即是追求精緻、真品、新淨。Kevin愛分享,我們也老實不客氣地翻開他的軍表珍藏表櫃,每期找一枚出來,聽聽他說故事…… 第一枚出場的,是勞力士MilSub。 MilSub是Military Submariner的縮寫,顧名思義是軍用的Submariner,也就是五十年代英國國防部委託勞力士生產的軍用潛水表。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Submariner誕生於1953年,但1957年英國海軍Royal Navy開始使用的Rolex腕表並不是Submariner,而是A6540及A6538。翻查歷史,後來英國國防部MOD(Ministry of Defense)改用了Omega的Seamaster 300給潛水人員佩戴,服務期為1967至1971年。之後,勞力士再次回歸MOD,在1971至1979年期間,依次推出了MilSub Ref. 5513、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及Ref. 5517。之所以有double reference,因為在表耳刻有5517字樣,而表耳之間則刻有5513。Kevin幾年前購入這枚MilSub Ref. 5513,過程不可說是輕易,因為要找一枚長相好的舊軍表很講緣分,通常是膠鏡有破損。「很難找到一塊合適的膠鏡。如果不是原裝的話,在太陽反射下會出現不一樣的折射效果。」Kevin再為我們詳細解構腕表的細節:「我這枚屬於Serif Dial截線面版本,秒針特別修長,相比普遍的肥型較為罕見,相信是當年MOD特別為駐伊朗的潛水員而訂造,據說當年伊朗國王叫英軍教他們的敢衞隊添置裝備時,見到英軍的勞力士表很漂亮很實用,於是也叫勞力士訂造一些。根據網上資料,它們應該不會超過二十枚。在表底蓋上,這表刻有0552/923-7697數字,當中0552代表SBS海軍小艇隊(Special Boat Service)的編號。下一行的100/74,即是腕表是1974年製作第100枚的意思。」再集中欣賞表盤,我們可看到代表Tritium的T有一個圓圈圍著,稱為Circle T Tritium Dial;表圈上出現全60分鐘刻度,跟一般Submariner只有開首15分鐘有所不同,是為了配合軍事上的潛水應用;指針方面,也摒棄了Submariner常用的Benz針,採用較寬闊的造型,外界稱之為Sword Hand。而因應實際需要,腕表採用Fix bar連接表殼和表帶,以減少表帶鬆脫的可能。 Kevin最欣賞這表的地方,是在Submariner的世界,軍潛地位數一數二:「甚至比私人潛水公司Comex更罕有。要知道,軍表的處理更為嚴謹,一般戰後或士兵退役後,裝備及衣履都要歸還給軍隊,不容許隨便流出市面;而國家處理的方法,不外乎銷毀,或是以拍賣形式出售。另外,勞力士軍表在英國MOD內比起IWC、Longines等算是貴價貨,當年製造的數量不多,大多assign給高級官員佩戴。」有朝一日,Kevin想收集齊Ref. 5513 Mark I & II(手頭這枚是Mark II)、Ref. 5513/5517 double reference及Ref. 5517;他坦然,有錢的話,要買齊不難,但要買到condition好的,則很難很難。現時,他會在周末期間不用穿西裝時戴上這枚Ref. 5513,悠閒地周圍逛,不會因為它身價約值200萬港元而把它長年鎖在夾萬裡。談到最想收藏的勞力士軍表,Kevin眉飛色舞:「終極想買枚MilSub Ref. 5510。它的表冠特別大,而且沒有護肩設計,表圈則有紅色倒三角,是當年越戰澳洲特種部隊潛水士兵用的;據知全球只有4枚,估價大約7至800萬港幣。」

Continue reading

LVMH Watch Week 2022 : Zenith 唯快不破

要用一個字形容今年 Zenith 在 LVMH Watch Week 推出的這三款腕表,我們可以很快的回答你,就是「快」。不只功夫唯快不破,腕表只要夠快,留住表迷視線也就愈久。表不可以貌相,用來形容這枚 Defy Skyline 最匹配了。 以為它只是一枚普通的小三針腕表?大錯特錯了,它的魔鬼細節早顯露於 9:00 小表盤的「10」字內。這個「10」,代表小指針每 10 秒便旋轉一圈,比一般正常秒針快了 6 倍。要成就這全新顯示,得靠內裡搭載的全新 El Primero 3620 型機芯。某程度上,這視覺效果會令人聯想品牌的 1/10 秒計時功能,沒錯,這款全新自動機芯的佈局結構的確跟具 1/10 秒計時的 El Primero 3600 機芯類似。腕表還有兩大特色。一是 41mm 八邊形表殼內配十二邊造型的表圈,外形別樹一幟;其二是表盤密密麻麻的鐫刻了四芒星,這是來自品牌六十年代的圖案,今天以新方法演繹這「雙 Z」標誌。腕表分有藍、黑及銀色表盤,前兩者分別配藍及黑色橡膠帶,銀色盤則配橄欖綠色橡膠帶。透過快速更換系統,大家都能輕鬆換上附送的另一條不鏽鋼表帶。約售 $66,500。 不要嫌我們煩,這枚Defy Skyline,真的要拿上手欣賞的。Defy Extreme 的快,不只體現於腕表內,還飛馳於越野電動車競技賽裡。 去年才推出的 Defy Extreme,曾跟 Extreme E 越野電動車錦標賽第一季中歷經不同嚴峻考驗,作為賽事的官方計時兼首位合作夥伴,Zenith 今年乘勝追擊推出全新腕表版本,以迎接將在沙地阿拉伯舉行的第二季 Desert X Prix。碳纖維是構成腕表的主要成分,也是首次披上 Defy Extreme 系列腕表身上,遍布於表殼、表圈、表殼及計時按鈕,跟以微噴砂鈦金屬製成的 12 邊形表圈及按鈕保護零件,無論顏色及質感都帶來鮮明對比。表盤內的黃、綠、藍色彩,其實是呼應著錦標賽中「X Prix」賽事顏色,而內搭的El Primero 9004 型自動機芯,代表它備有 1/100 秒計時本領。購買腕表會附送3條表帶,包括黑色橡膠帶、紅色紋理橡膠帶及黑色 Velcro 魔術貼帶,同樣地可透過快速更換系統自行替換。約售 $195,400。考考大家,在這枚全啞光白色陶瓷表殼的 Defy 21 Chroma 內,3:00 小盤的黃色指針、9:00 小盤的紫色指針,甚至下面白色表帶的左右側以藍及綠色線縫上,是按甚麼規律的呢?心水極清的你,只要看看表盤 12 個時刻顏色,順時針方向就是紅、橙、黃、綠、青、藍至紫的彩虹變化,大家便恍然大悟,腕表任何 parts 不論表冠、機芯零件或表帶,色彩都是依照這彩虹方位呈現。既有心思,又極搶眼。當然,表盤外緣也依照這 formula,0-100代表它具備 1/100 秒計時功時,由 El Primero 21 型機芯驅動,計時秒針每一秒會在表盤飛快旋轉一周。一個機芯分有兩組齒輪系統,振頻 5Hz 及 50Hz 的分別主宰普通走時及 1/100...

Continue reading

是腕表,其實也是一部Leica相機⋯⋯

兩三年前,Leica已經有消息公布會推出腕表,而且不是隨便印個logo的甚麼紀念版,而是新研發充滿德國風格及相機意念的機械腕表。今天Leica終於宣布,Leica L1及兼備GMT功能的Leica L2要上市了!一直製作相機的Leica,為甚麼會染指腕表市場? 最合情理的解釋是——大家都是由超精密的零件組成。但品牌的解釋更富藝術成分更有意思:「A snapshot is an attempt to capture time. Photography it’s more than the snapshot, it’s more than just capturing time – it’s about art. 」其實,品牌早於石英表熱潮已萌生製作腕表念頭,直到約2012年才決定把計劃發展;期間,他們為慶祝品牌誕生100周年,跟Valbray合作推出了表盤猶如相機快門的EL 1 Chronograph,當年限量100枚引來一時佳話。直到幾年前,品牌以慶祝徠茲公園三期開幕,以及恩斯特·徠茲作坊(Ernst Leitz Werkstätten)工作坊開始正式運營為理由,正式帶來自家腕表 L1及L2的消息。Leica推出腕表,自不然令人期待當中有甚麼相機元素融入設計內。負責操刀的是曾設計不少Leica相機的Achim Heine教授,他投放了不少心思,包括把經典Leica紅點以寶石姿態放在表冠、Leica鏡頭則顯現於表冠的凹槽及弧形表鏡、早期的測光錶設計也融入於腕表power reserve裡。 當中, 最特別最富趣味的,是獲得專利設計的push-piece crown。一般腕表要調校時間或上鏈,要先拔出一或兩格表冠,但在Leica設計裡,最有象徵意義的紅色表冠,就取了相機shutter意念。大家會怎樣操作shutter?不會拔出來而是按下吧,所以新表冠設計也不用大家拔出來,只要按一或兩下便可以了!平時旋轉表冦可隨時替腕表上鏈,只要按一下表冠,秒針會立刻歸零,表盤右邊的圓點會由白色轉為紅色,代表腕表進入「調校時間」狀態,校完後只需再按一下便可;要成就這調校系統,當中涉及column wheel等零件。如果一下子按兩下表冠,腕表便會進入「調校日期」狀態,之後每按一下便能把日期推進一天,也算方便。Leica是德國品牌,製作機芯時曾找來同樣來自德國的Chronoswiss及A. Lange & Sohne的資深工匠磋商,到最終品牌還是放棄自行製作機芯,委託由Lehmann Präzision GmbH生產,再交由Ernst Leitz Workshops加工完成。 腕表共有兩個型號,L1是小三針,L2則兼具GMT功能。它們都配備藍寶石水晶鏡面及透明底蓋,備有中央時分針、小秒針設於6:00位置、3:00位置是日曆窗、9:00位置是60小時動力儲存、41 mm表殼以316L不鏽鋼製、防水達50米。設有GMT功能的Leica L2,多了一個第二時區內表盤,由4:00表冠調校;再看看表盤右側多了個小圖圈,那是代表second time zone的日夜顯示。品牌沒有標明這是限量版,但之前估計首年生產量不多於400枚,也預告L2將會推出18K玫瑰金特別版。價錢方面,當年估計Leica L1約售1萬歐元,今天正式公布L1定價$10,000美元,L2則定價$14,000美元。為甚麼沒有港幣價錢?壞消息要來了,品牌表示,亞洲市場裡只有日本、中國及星加坡會發售,香港表迷(及相機迷)想擁有的話,要由網上入手了⋯⋯表殼:不鏽鋼 尺寸:41mm 機芯: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日期、能動顯示 動力儲存:60小時 表帶:黑色小牛皮帶 防水:60米 約售:$10,000美元表殼:不鏽鋼 尺寸:41mm 機芯:自動 功能:時、分、小秒、日期、第二時區、日夜顯示、能動顯示 動力儲存:60小時 表帶:黑色小牛皮帶 防水:60米 約售:$12,000美元

Continue reading

Kevin Chan珍藏:儲軍表格言「精、真、新」

上到Kevin Chan的辦公室房間,偌大的空間有桌球檯、小型酒吧、古董旅行喼、藝術家畫作,還有很多潮流玩物⋯⋯一看便知是個興趣多多的長不大男孩。不只的,他的嗜好還有收藏腕表。很少買新表的Kevin:「新表有錢總有機會買到,我慢慢追求有錢也買不到的東西,這樣才夠特別。另外我也不太喜歡跟人撞表呢。」 Kevin四十出頭,已是一間迷你倉集團的主席:「對,我的生意是賣空間的,當你空間夠大,你的時間自然便會來。雖然每個人每天的時間是有限的24小時;但我們要做的事,是沒有limited by 24小時⋯⋯」寥寥幾句,道出了他的生意(空間),跟時間(腕表)的關係。腕表收藏家及迷你倉集團創辦人簡單介紹一下這位生意人Kevin,在加拿大讀高中的他,後來回到HKU修讀電腦,畢業時股票市道暢旺,專做IPO backend project的他賺到了第一批資金;後來他發覺IT人比較難管理,於是想起加拿大很流行的存倉生意,結果由百幾元一平方呎的工廠大廈迷你倉,做到今天管理超過170萬平方呎空間的集團主席,Kevin漸漸累積到財富,他認為每個人的財富應分為四部分:一是工作、二是現金等流動資金、三是房地產、四是興趣喜好:「它們分別放在四個pocket,我的原則是第四個pocket絕不能影響頭三個。」買vintage認識專家很重要 在第四個pocket中,其中一部分是腕表。「我本身做生意,所以會特別留意腕表品牌的背景,尤其是他們的成功要素。我研究不同品牌的歷史書籍,發現到很多百年品牌的成長中,頭40年都不算賺大錢,以勞力士為例,他們是由約創立60年開始,加入了運動元素,開創了Submariner等表款才急促成長;當中marketing策略尤其重要,marketing如做得不好,機芯或設計有多好也事倍功半。」Kevin大約在15、6年前接觸腕表,起初都是買Rolex、AP、Richard Mille等等優質大品牌腕表,後來認識了VRHK的Jim Lai及John Ng(同樣是敝刊的專欄作家),慢慢便愛上古董勞力士:「我們經常有聚會,十多人一起交流,買vintage一定要認識專家,他們的經驗是無價的,能讓你快速學習。買好表是困難的,很容易會買錯,所以一定要靠朋友、信朋友,再慢慢累積經驗,當中沒有幸運成分。」大約3年前開始,Kevin找到儲軍表的樂趣。「我細個很喜歡玩士兵公仔,玩海陸空戰棋很愛擺陣。現實世界不能儲軍槍,軍衫也不容易,如想以最小空間儲最大量軍事用品,腕表是最好選擇。」起初屬門外漢的Kevin,會在網上廣結世界各地的軍表愛好者:「其實只要找到有地位有信譽的專家,跟著他們的portfolio去買就不會錯;就算貴一點也不緊要,買貴一定比買錯好。」精、真、新、筍 Kevin認為,買舊軍表不能處處從金錢及升值著眼,首要條件是要——真。他儲軍表的格言是「精、真、新」。精是要精細、精緻;真就是不能買贋品;新即是無用過。軍表通常是軍人退役後交回軍部,有機會翻新後再拿出來拍賣,又或是從未有人戴過的才有價值。正如古董也是,出土的代表埋葬過,價值會減少。最後一點才是筍,under or above value,精、真、新齊備但如果賣家開天殺價,也不值得收藏。」談到儲舊軍表的樂趣,Kevin喜愛每一枚軍表都有屬於它的歷史。「買舊軍表要懂得分真假,過程中會培養起欣賞腕表的細節位。當你搜尋一枚心頭好,還會訓練到跟其他人洽談技巧,這value比腕表的價值可能更高。又例如當你儲了一定數量舊表,在市場上多了人認識又多了叫價能力,便有機會train到你的談判技巧。由儲表引伸出來的學習,可謂無止境的。」由購買第一枚Mark 11英軍軍表開始,到今日積極搜尋英國登陸諾曼第一隻COSD表, Kevin很樂意跟大家分享其珍藏。由下期開始,他會為大家打開腕表夾萬的珍藏,有興趣聽聽腕表故事的讀者請不要錯過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