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度專題

Audemars Piguet 鏤下 — 歡欣的印記

Audemars Piguet 鏤下-歡欣的印記 - website

這枚 Audemars Piguet  愛彼表 ,那管日與夜,光芒也是想掩蓋也掩蓋不了。夕陽西下,霜金技術錘擊而成的表殼,猶如灑落滿地的月光,閃閃發亮;紅日高照,表圈上的彩虹寶石,又如點亮大地的七彩光暈,斑斕繽紛;還有中間的鏤空表盤,融合八十多年的製表精華,穿透月影或日光。你,戴好太陽鏡了嗎?準備迎接它的光芒萬象了嗎?

愛彼鏤聲機

其實,甚麼是鏤空工藝?形象化來說,一位百米飛人,在田徑場上九秒九跑畢一百米;鏤空就是他在獨木橋上,也要一樣九秒九完成百米路程。

鏤空是指沒有真正表盤的設計,在主夾板或搭橋之間切切割割,加上手工潤飾或雕刻拋光,讓光線遊走其中,形成立體通透的格局。不過,在展現各式各樣修飾工藝美感的同時,卻不能因為鏤空減少了主夾板用作支撐的部分,損及機芯的功能性與穩定性,要靚,也要命!

鏤空不是陀飛輪或萬年曆,它沒有複雜功能的光環;鏤空也不是琺瑯彩繪或寶石鑲嵌,沒有明顯絢麗的圖案。但它和琺瑯彩繪異曲同工,每一位鏤空表匠的手法略有不同,加上各門各派的雕刻或打磨風格,只要你是手工處理的鏤空表,肯定有其獨特之處,除非那是機械代工的流水作業貨色……

鏤空表的起源,最初大概應用於懷表的前蓋,然後十六世紀微型化工藝萌芽,開始有人在擺輪夾板進行鏤空和潤飾。一直至上世紀三十年代,鏤空腕表出現,Audemars Piguet 就是當時的先驅份子,經歷兩次危機,促使愛彼不斷鑽研鏤空技術。第一次發生於1929年,華爾街股災癱瘓全球經濟,奢侈鐘表首當其衝,愛彼唯有積極裝備自己,創新鏤空工藝,三十年代第一款鏤空腕表,時標成為了鏤空的一部分;及後的五十至六十年代,Audemars Piguet  又將琺瑯時標轉移至表圈之上,騰空原有表盤空間予鏤空工藝大展所長。第二趟挑戰出現於七十至八十年代,石油危機席捲全球,鐘表業又一次面臨困境,愛彼再度增值自家鏤空工藝,先後創作了超薄及超迷你的鏤空機芯。

鏤空的起源時期,只能依靠雙手完成,利用鋼絲鋸切割心目中的位置;現代鏤空可說進入了機械化的層次,可依賴CNC機器進行初步切割,確保剔除的部件或位置分毫不差,然而,倒角打磨雕刻等潤飾環節,依然以手工完成,提升其藝術價值。

情鏤八十年

愛彼Royal Oak固然是鏤空腕表的橋頭堡,其實另一邊廂Code 11.59也有過不少鏤空腕表,要是再循昔日細數,愛彼更是到處鏤情,在形形式式的設計上施展鏤空工藝,包括以下十二枚。

1937年
愛彼盤古初開的鏤空腕表,亦是市場上首批鏤空作品之一。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1939年
同屬愛彼初期的鏤空作品,表殼以鉑金和水晶製成。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1956

1956年
擴闊鏤空的空間,琺瑯時標由表盤遷徙至表圈,鏤空視野更一望無際。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1980

1980年
獨特的八角形表殼,鏤空裝飾空間更多元化,儘管設有自動上鍊擺陀亦不礙事。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1984

1984年
鏤空僅厚1.64mm的機芯,百米飛人何止在獨木橋,更像是在鋼線上奔馳……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1993

1993年
精致的30mm Royal Oak女裝鏤空表,超薄機芯收藏於鈦金屬和不鏽鋼殼之內。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1994

1994年
挑戰鏤空工藝極限之作,在金幣之內搭載特製鏤空機芯。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2000

2000年
紀念愛彼創立125周年的鏤空懷表,採用經典的八角形表殼。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2009

2009年
千禧系列的Chalcedony型號,鏤空以玉髓製成的基板,難度系數極高。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2012

2012年
慶賀Royal Oak誕生40周年的款式,創新採用鉑金表殼及現代化鏤空設計。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2012

2012年
同為Royal Oak面世40周年的紀念款式,鉑金表殼設有陀飛輪。

Audemars Piguet Code 11.59 2018

2018年
Royal Oak雙擺輪鏤空腕表,白金表殼飾以霜金工藝。

開芯鏤連忘返

千禧年之前,愛彼的鏤空陣營,設計還是十分古典優雅,和傳統千絲萬鏤;不過其後,前衛氣息逐漸抬頭,以2012年皇家橡樹四十周年的鏤空特別版為例,線條更直率、色澤也變得摩登,設計換上一派工業風,更不用說去年誕生的Code 11.59 by Audemars Piguet Selfwinding Flying Tourbillon Chronograph,openworked表盤儼如機械人的臉龐,工整對稱,但又構圖鬼馬。

論近年愛彼最陣容龐大的鏤空表,腦海裡第一個泛起的名字,大概是Royal Oak Double Balance Wheel Openworked,尺寸沒有性別歧視,女的有37mm男的有41mm;物料沒有厚此薄彼,從最親民的不鏽鋼,到貴金屬如黃金、玫瑰金或白金應有盡有;打磨亦沒有固步自封,既有愛彼簽名式的拉絲直紋,也有這幾年聲名鵲起的霜金錘擊技術;今年開始,還加入七彩寶石表圈,彩虹的朝氣,和鏤空的暗黑,出奇不意地效果極好。

準繩乘雙

在Audemars Piguet之前,其實表壇不乏雙擺輪的設計,Greubel Forsey和Arnold & Son有,MB&F更是恰如雙擺輪的代言人,然而愛彼雙擺輪卻是只此一家的同軸上下疊置模式,跟其他品牌的分離式布局大相逕庭。配備雙游絲的愛彼雙擺輪,好處是互相制衡,補償調節彼此之間的速率誤差,令走時更穩定、更精準。搭載雙擺輪的Cal. 3132自動機芯,最早見於2016年,落戶於41mm的不鏽鋼或玫瑰金表殼。

始於盤古初開,愛彼雙擺輪只和鏤空表盤雙宿雙棲,原因很簡單,建構於同一軸心的兩個擺輪,一上一下,若然使用密封表盤,誰能從表面洞悉雙擺輪的架勢陣容?跨越鏤空表盤6:00至9:00位置的雙擺輪,只消將腕表稍稍傾斜,便能窺探連接在一起的雙擺輪廬山真面目。

好事成霜

然後到2018年,Audemars Piguet  雙擺輪正式傳授女弟子,加入37mm尺碼款式,備有玫瑰金及白金型號,後者更加一新表迷耳目,以霜金工藝點綴,女士們會像看到鑽石般興奮。

這種名為「Frosted Gold」的霜金飾紋,同樣於2016年亮相人前,視作1976年Jacqueline Dimier所創作的第一枚女裝Royal Oak四十周年賀禮,以37mm版本示人。表殼由意大利籍珠寶設計師Carolina Bucci操刀變身,採用了起源於意大利佛羅倫斯的古老霜金工藝,利用尖端為鑽石、每分鐘震動12,000次的工具錘擊表殼和表帶,使表面形成微細的凹紋,豐富了光射折射,猶如鑽石般璀璨。雖然看起來凹凸不平,但最意想不到的,是表面觸感保持一貫平滑,不會出現刮手的情況。

豔麗無雙

2021年Royal Oak Double Balance Wheel Openworked Rainbow的這份浪漫,男或女都很難抗拒,它的意境,就像在雪地灑上一道彩虹,詩意澎湃。

表圈鑲嵌32顆長方形切割寶石,要成就紅橙黃綠藍靛紫彩虹七色,並非七種寶石便大功告成的……愛彼用上紅寶石、鈣鋁榴石、祖母綠、黃玉、丹泉石、紫水晶和不同顏色藍寶石等12種寶石,總重量為1.91克拉,方可達至理想的漸變效果。

新作備有5個款式,ladies first,Audemars Piguet  繼2019年問世的37mm霜金白金鏤空雙擺輪款式之後,今年新增玫瑰金及黃金兩個版本,女士們不用三心兩意,兩枚都買就是一心兩意了……此兩枚女裝款有別於男裝款,鏤空機芯呈現呼應的玫瑰金色和金黃色,平添一份瑰麗氣質。

男裝新品合共三款,直徑為41mm,首度結合彩虹表圈,霜金黃金和霜金玫瑰金也是第一次現身於這41mm系列。很容易分辨男或女款的,剛才說過,37mm女款使用同色系鏤空構圖,41mm男款貫徹前衛未來感,以NAC塗層把夾板轉為深灰色,反而令8:00位置的表殼同色雙擺輪更形突出。

返回選擇頁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