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芯聲

2021 十大表事回顧

2021 10 News_website

以生意角度看,2021未必是開心的一年。

但回首2021年,仍然看到很多很開心的勢頭形成了;你看到姜濤看到Mirror有沒有大聲尖叫呢?

但願下年再做年度回顧,第一項就是「2022年表壇呈報復式V形反彈」!

01.

Nautilus 5711
送藍迎綠 完美謝幕

Nautilus 5711/1A今年初宣布停產,一如天皇巨星在最當紅之際突然宣布引退,震撼整個表壇。此表本身已是明星作,這兩三年在市場上炙手可熱,一表難求,waiting list據說長達8至10年,相當誇張。需求超大自然助長炒風,引起了Patek Philippe主席Thierry Stern的關注。他在訪問中直言,Patek旗下的腕表陣容鼎盛,多達140枚,不希望大家眼裡只看到一枚鋼表,況且以他們的產量,根本無法滿足到這個超乎想像的龐大需求,唯有剎停5711。他明白5711停產會令很多表迷失望,所以他同步準備了驚喜給大家,製作了5711的告別版:橄欖綠5711。

橄欖綠5711一出場,矚目程度與5711停產不遑多讓,要知道5711從來沒試過跳出黑、白、灰黑和藍色的框框,告別版意外用綠色上陣,而那抹橄欖綠配鋼殼確實有令人一見鍾情的本事,加上數目必然少(只在今年生產),結果趨之若鶩的情況更加嚴重。腕表四月才發布,年中即在拍賣會現身,以超高價41.6萬歐元,約370多萬港元成交,瘋狂度比停產的藍面5711還要高三倍。告別版除了鋼殼款式,還有另一款表圈鑲鑽設計,定價60多萬,市價同樣超過定價十倍以上。色調由藍變成綠,熱度有升無減。

及至12月,最後的告別作——Ref.5711/1A-018無預警下登場,用上令人十級意外的Tiffany blue表盤,還要是與Tiffany的聯手創作,表盤上同時出現「PATEK PHILIPPE」及「TIFFANY & CO.」雙標誌,帶有慶祝兩廠合作170年的紀念意義,只限量生產170枚,限於指定專門店發售。綠面5711尚算是面向大眾,這枚「Tiffany blue」就是向VVVIP的告別致意,因為一般人根本沒有機會買到。

不過,品牌還是讓大眾有一睹真身的機會,在12月11日,腕表登上了Phillips紐約拍賣會,由20萬美元開拍,不到幾分鐘已搶上數百萬,最後以650萬美元成交(連佣),即約5,070萬港元,這場告別式真夠刺激,同時也為5711定下極高身價,而收益將捐贈予The Nature Conservancy大自然保護協會,也是善事一樁,PP為5711安排的這場謝幕也太完美。

02.

上半年綠
下半年灰

與去年相比,今年新表實在豐富得多,綠色腕表更如大軍壓境,大半的品牌都有綠色新作推出,不同深淺的綠見於表殼、表盤,甚至機芯,搭配不同功能,就如一片綠海,讓人無法忽視。最先讓人感受到這股綠色力量的,必然是Audemars Piguet的綠色兵團,多款綠面Royal Oak腕表一同上場,由Jumbo至陀飛輪,此外還有Royal Oak Offshore的潛水表及計時表等;另一焦點就是本年停產熱話的主角——Patek Philippe 5711以綠面作結,而PP的綠還未止於此,接下來還有Aquanaut 5968G、5905/1A年曆計時表及5930P世界時計時表。事實上,你數得出的熱門品牌,Breitling、Grand Seiko、IWC、Longines、Panerai、Rolex、Tag Heuer、Tudor……無論哪個價位的品牌都有綠表登場,有誰能否定這顏色的熱度?

踏入下半年,綠面新作大都已經登場,偶爾還有一些零星現身,但此時已有另一種顏色悄悄冒起,Vacheron Constantin Traditionnelle Complete Calendar、Chopard Alpine Eagle Cadence 8HF、Hublot Big Bang Unico Berluti Aluminio以及Parmigiani的新PF系列等,皆以灰面登場,雖然未如綠浪般洶湧,但已足以佔據大家的視線。

宏觀而言,除了綠與灰,今年也有一些用色鮮豔的紅、橙及黃色表款,只是數量還是有差距,你又希望明年由甚麼顏色當主角?

03.

五個第一次

要了解表壇是否欣欣向榮,最簡單的做法,當然是觀察瑞士鐘表出口數據,或研究各大鐘表集團的年度總結。然而其實,還有一些生動的例子,側面反映表壇前景看俏,今年表壇就有五大才子(牌子),扭盡六壬創作表壇的第一次、自家的第一次,要知道,最艱難的時候,誰有心情魄力大費周章?Audemars Piguet、Panerai、Hermes、Bremont、Gucci這五大才子,就聯手公告天下,他們對鐘表業未來的光明願景。

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Concept “Black Panther” Flying Tourbillon

2021 News_Audemars Piguet

愛彼門下的Gerald Genta,今年重推了1984年問世的米奇老鼠表,讓經典重生;未來三十年後,我們會否不斷懷念及懇求品牌再造,2021年愛彼的黑豹超級英雄表呢?愛彼今年破天荒與Marvel漫威合作,主角人選沒太多人意料得到的是黑豹,但結合漫威超級英雄的光環和愛彼Royal Oak的地位,加上傳言明年未必會有新款漫威登場,表迷茶餘飯後,焦點始終落在高掛皇家橡樹的黑豹。42mm鈦金屬表殼配襯陶瓷表圈,表面的黑豹是品牌動用四位雕刻師和四位畫師的結晶品,又CNC機器裁切又手工雕刻又人手上黑漆,才能將黑豹和他的Vibranium戰衣造得栩栩如生。腕表定價15萬瑞郎,折合港幣逾120萬,是不便宜的,更因為限量250枚,供不應求,在8月佳士得的網上拍賣中,以375萬成交,較開賣價翻了兩倍。

Panerai

Submersible eLAB-ID PAM1225

2021 News_ Panerai Submersible eLAB-ID PAM1225

在環保這範疇上,Panerai的全心全意並沒有多少對手,畢竟,品牌的背景和海洋息息相關,用之海洋,當然也要回饋海洋,最佳的方法就是藉保育盡一點綿力。最新的PAM1225巴閉之處,不是用些環保物料製作表帶,不是每售出一枚就捐獻一點給環保組織,腕表的參與度、誠意度無出其右,再生物料覆蓋了整枚腕表的98.6%,寫下製表物料新一頁。話說回頭,Panerai的環保之路一直在進步,特別和探險家Mike Horn相濡以沫,兩年前創作了環保鈦金屬表殼和再造PET樹脂表帶,去年又誕下環保不鏽鋼(也衍生今年的eSteel),今年掛上「eLAB-ID」的冠冕,LAB-ID代表品牌前衛創新的科研成果,加上「e」字,就是最極致的環保概念,44mm表殼、三文治表盤、機芯夾板均由EcoTitanium製成,另外指針、夜光物料、藍寶石水晶、矽擒縱系統等亦是從不同的再生能源製造商借兵相助,成就了表壇史無前例的環保創舉。

Bremont

Longitude

2021 News_Bremont

師從George Daniels的英國製表師Roger Smith,曾呼籲大眾支持純正的英國製造,畢竟,大不列顛製表昔日很是輝煌,比如大家熟悉專門生產航海鐘的John Arnold,又或發明同軸擒縱的George Daniels,都是英國赫赫有名的製表大師。Bremont兩位創辦人Nick及Giles English兄弟大力響應,最近發表打正旗號英國製造的Longitude新表,機芯是腕表的靈魂,暫時他們還沒辦法真正由零開始研發一台機芯,於是他們向瑞士公司「THE+」取得K1機芯的專利,以此為基礎重新設計和改裝,幅度高達80%,並在英國自家表廠內研製及生產,所以機芯的名字取命為ENG300系列,第一台推出的是ENG376大日曆機芯,義正詞嚴地宣布英製機芯鳳凰再生,是自1971年Smiths表廠之後,五十年來英國首次大規模出產的腕表機芯。

Hermes

H08

2021 News_Hermes

製表工業未來的走向,或許愈來愈兩極化,一方面,傳統的製表或修飾工藝,會益發像藝術品,三問或陀飛輪,雕刻或琺瑯,會更販賣人手工藝的重要性;另一方面,科技普及,以往國家級的航天或賽車技術,會不斷傳入製表工業,尤其是物料或機芯零件的生產。愛馬仕的H08,就是以美學藝術性,包裝最現代嶄新的生產技術。腕表的表殼以石墨烯(Graphene)製成,這是一種二維碳材料,以碳原子組成薄膜,重量只有鋼的六分之一,然而強韌度卻是鋼材的200倍,數年前Richard Mille以此物料製造腕表,今年愛馬仕不甘後人,發表了旗下第一枚石墨烯腕表H08。腕表採用方形的輪廓,但表殼四角改成流線形,並於表盤中央加插圓形內圓,以及線條圓渾的藝術字體時標,將設計婉約的美感,融入硬朗的石墨烯表殼,別有一番情調。

Gucci

25H Tourbillon

2021 News_Gucci

要是2021年有更多像Gucci的品牌,很有信心,鐘表世界會更加美好。年初,讓一眾卡通迷歡喜若狂,交叉聯乘Doraemon,既有服裝飾品,又有別注版腕表;不久之後,再宣布自家製機芯第一回登場,更更更喜出望外的是,自家出品有超薄自動機芯,也有最高級別的陀飛輪,鄭重聲明,品牌認真投入製表的決心。25H系列採用鮮明的枕形表殼,自動表款僅厚7.2mm,再複雜一點的陀飛輪,也不過厚8mm而已,一出手便技驚四座。表盤刻上「GG727.25」字樣,後面的「T」代表陀飛輪,「A」則象徵自動機芯,靈感源自品牌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的幸運符號,「7」比喻完整、「2」象徵平衡與合作、「5」則包含好奇心與自由的意思。陀飛輪貴為頂級腕表功能,Gucci 25H也使用了門當戶對的表殼物料,包括鉑金和黃金,定價分別為157萬和111萬,躋身奢華鐘表的決心相當進取。

04.

細表重臨
男女皆宜

大約是十多年前,大表崛起,很多品牌也推出43mm或以上的腕表,而且不單是男士,甚至女士也喜歡戴大表;然而,喜好總會隨年月變化,慢慢大家又把目光回到尺碼小一點的作品,40及41mm的腕表又走向主流。到了今年,巿場出現不少40mm以下的作品,當中最佳代表,莫過於Rolex Explorer 36mm黑面款。

過去一段時間,36mm,甚至38mm都會被視為女裝表,但了解腕表史的人都知道,昔日男裝表就是這個尺寸,只是在大表熱潮下才出現「細表等如女裝」的想法,也許不少男人一直在心裡吶喊男人戴36mm也很好看。現在,我們可以跳出男女與尺寸的框架了,君不見38mm的Zenith Chronomaster Original、Grand Seiko Elegance SBGY007、Longines Heritage Classic;36mm的Rolex Explorer、Tudor Black Bay、Piaget Polo Date,男女皆可以戴得好看。大家不用再被尺寸是男還是女所困擾,既然男女也可戴大表,那麼男女也可戴細表。最緊要,你喜歡;最緊要,有得揀。

05.

Bvlgari 七年七破纖薄紀錄
不是奇蹟是甚麼?

今年4月7至13日在網上舉行的Watches & Wonders,Bvlgari帶來了一枚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腕表,很輕易又聚焦了全球表迷眼光,因為它隆重出場的身分是:「全球最薄萬年曆腕表」。七年來第七個世界纖薄紀錄,不是奇蹟是甚麼?還有品牌比他更Wonders嗎?

這枚只厚5.8mm的腕表(內搭只厚2.75mm的BVL305自動上鍊機芯),一舉打破了年前由愛彼皇家橡樹超薄萬年曆RD#2所創的6.3mm纖薄紀錄,引證「羅馬」確實非一日建成,再複雜的超薄表都難不到這個早早經羅馬歷史洗練的高級製表品牌。

作品打破系列過往只以鈦金屬材質製殼的常規,首次同步推出鉑金版本,讓表迷多一個質感上及重量上的選擇。當然,忠實表迷更會察覺到這腕表的窩心細節:驟眼看,這枚萬年曆只是欠缺了月相顯示部分,其實用心細味一下,會發現表盤上半部有一個開得很闊的逆跳日期顯示,跟6:00位置閏年顯示相對,這一大一小的扇形逆跳佈局,不就是Gerald Genta大師的設計精髓?

七年七破後,大家自然會期望八年八破、十年十破……我們關心的是勇奪接近60個國際性獎項、身在高處的Bvlgari有否不勝寒?這個期望能一直延續多少年?

06.

Mirror
現象

今年可說是被Mirror強力衝擊的一年,鋪天蓋地的宣傳攻勢,他們可說是無所不在。早在九月份,我們便已在網站上介紹過Mirror十二子的「帶貨」能力,除了腕表與珠寶,基本上各位成員穿的、戴的、食的、用的、搽的、噴的,甚至理財工具、外賣APP、電訊、基因產品等,你想像得到或想像不到的產品他們都有代言或賣廣告,而這些產品隨即會被「鏡粉」、「姜糖」、「神徒」、「爵屎」等粉絲加入shopping list,銷售量馬上曝增,各大品牌自然爭相邀請大家出席宣傳活動或拍攝宣傳相。

單以腕表品牌來看,最早登場的是為Cartier宣傳Love系列及Pasha de Cartier腕表的姜濤,隨後Edan(呂爵安)為Tudor新表拍攝照片;Ian(陳卓賢)戴上了Tag Heuer;Anson Kong(江爗生)先是為雜誌拍Citizen、後全力為Piaget Polo做宣傳;Jer(柳應廷)戴著Vacheron Constantin參與雜誌封面拍攝……另外,Edan及Anson Lo(盧瀚霆)所戴的Bvlgari首飾、Ian的Chaumet、Jer的Fred等珠寶,可以說是從入門級至高價位,都有粉絲入手。據說Cartier的Love系列與Bvlgari的Serpenti系列都賣得非常好,Piaget全新的Polo雙色計時表,更是將近斷貨,「前夫」自己買計時表的同時,還買了枚Polo Date 36mm給妻子,情侶裝上陣。面對如此強勁的消費力,品牌自然是喜上眉梢,但是相對地,宣傳的方式及層面亦顯得較為單一,期待2022年,會有新人上場,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視覺感受。

07.

將藝術融入生活

其實鐘表品牌與藝術家或藝術單位合作已非甚麼新鮮事,但每一年都仍然讓人充滿期待,因為在藝術加持下的表款,不止有著獨特的設計,並且能為時計帶來不一樣魅力。今年的傑作包括Bvlgari x 安藤忠雄、Hublot x 村上隆、Zenith x Felipe Pantone、Swatch x MoMA、H. Moser & Cie. x seconde/seconde/、Rado x 袁由敏等等。大家可能對於袁由敏比較陌生,他是內地平面設計師,同時亦是一位策展人及藝術總監。

今年,多個品牌亦策劃或贊助不少藝術活動,當中最新鮮熱辣的是剛剛開幕的M+博物館,當中二樓的「M+希克藏品:從大革命到全球化」的展覽便是由Hublot贊助,這個展覽展出了當代中國藝術從1970至2012年的變化,為大家介紹許多中國先鋒藝術家作品。而大力鼓吹「The Art of Fusion」的Hublot,當然不會只贊助一個展館,早前還贊助過第二屆Unscheduled藝術展覽,相信未來品牌與藝術相關的合作會源源不絕。

而愛彼早於2014年起便已啟動「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Audemars Piguet Art Commission),多年都有參與Art Basel展覽,今年則於Art Basel期間在中環大館古蹟及藝術館複式展室舉辦了一場大型裝置藝術展覽:《月逝無聲》(The Moon is Leaving Us),這項展覽屬於第五屆愛彼藝術創作委託計劃,由香港多媒體藝術家許方華與客席策展人郭瑛協同創作,以月球正緩慢地遠離「我們」這個事實作為創作基礎,探索關於月球的歷史及當代觀察。

其實在四月份Watches & Wonders舉辦期間,Hermès於瑞士日內瓦發電廠劇院(Batiment des Forces Motrices),邀請藝術家Clement Vieille和Pierre Pauze構思並創作一個由錄像和雕塑裝置組成的大型場景,同時展出品牌全新腕表。在如此具有歷史意義的場地,通過影象、結構,將大家帶入愛馬仕的時間想像空間。

08.

Only Watch
繼續破紀錄

兩年一度的Only Watch慈善腕表拍賣,參與品牌都會捐出一枚獨一無二的時計出拍,幾乎每一屆都拍出破紀錄的新高價,2021年也不例外。近年拍賣成績一浪高過一浪的F.P. Journe,上一屆捐出鉭金屬天文表Astronomical Blue拍出180萬瑞郎,已創出有史以來最高拍賣價的F.P. Journe腕表紀錄,今年憑一枚有趣的「手」表,拍得更高的450萬瑞郎,又再開創了新高價。這枚FFC的顯示方式不但從來未在F.P. Journe設計裡出現過,環顧整個表壇也是破天荒的新構思,藍色手掌的5隻手指每到整點會彈出彈入指示時間。
另一枚亮點是Tudor的Black Bay GMT One,用全黑上陣,不鏽鋼殼、表圈和鋼鏈帶都經舊化處理,黑色表盤紋理仿如經過歲月洗禮。這股獨特的古舊模樣甚得表迷歡心,估價才4千至8千瑞郎,最後成交價高達65萬瑞郎,又開創了最貴Tudor腕表的新紀錄。

愛彼派出熱賣的Royal Oak “Jumbo” Extra Thin上場,改用噴砂鈦金屬與Bulk Metallic Glass(非晶體金屬)做表殼,啞面灰配閃亮銀光帶來很少見的特別效果,同樣備受追捧,最高估價32萬瑞郎,最後以310萬瑞郎成交。至於拍品一向在Only Watch錄得最高拍賣價的Patek Philippe,今年也不例外,他們一改慣例不捐出腕表,而是特別炮製了一枱有31日鍊的萬年曆座檯鐘,拍得950萬瑞郎。全數53枚孤本今年為摩納哥肌肉萎縮症防治協會籌得3,000萬瑞郎作醫療研究費用。

09.

一年二手三級跳

鎖國封城大氣候,改變了群眾習慣,簡單一個問題:你上網蹓躂Chrono24、Watchfinder & Co.或拍賣行蹓躂的頻率,是不是比去實體店舖為高?二手鐘表交易平台的掌舵人,愈看外國調查報道,應該會愈興奮,有專家認為去到2025年,Pre-Owned市場的交易額將升至300億美元;最近又有調查顯示,約32%的受訪者表示很大機會在未來12個月購買二手腕表,你說這強心針有多猛烈!2021年之內,Pre-Owned鐘表市場出現了不少新動作,例如Wristcheck啟動了線上交易平台,同時又落戶香港開設實體旗艦店;Watchfinder & Co.增設上門收件服務,同時又開始在外地聯手同系的Mr Porter進行part exchange服務,客人放賣腕表,可轉化為credit購買其他類型的產品;Richard Mille更肥水不流別人田,夥拍四家官方指定店舖,出售原廠鑑定及復修的二手腕表,百花齊放。

10.

2021年瑞士鐘表出口:
寒冬過後有暖蛋

2020年受疫情影響,瑞士鐘表出口業經歷了極嚴寒的時刻。情況有多壞?讓數字跟大家說明白。

相比較2019年的217億瑞士法郎出口,2020年崩塌式下滑至只有170億瑞郎,幅度達21.8%,百分比僅比2009年金融危機的22.3%好些許。金額少,腕表出貨量也自然少,2020年瑞士總共輸出了1,380萬枚腕表,比2019年減少了三分之一。問問自己,比起2019年,在2020年可有買少三分一腕表?可以說,如果沒有中國,這些數字只會更叫人心寒。中國市場由2020年6月開始復甦,率先發力,整個下半年追回50.1%增長,亦令中國成為2020年全球唯一一個有增長(20%)的市場;而這個勢頭,一直由2020年帶往2021年……

至於香港,2020年總入口比2019年下跌了37%,是全球表現最差的地區之一,也令雄霸了12年瑞士腕表出口榜冠軍寶座,拱手相讓予中國,更下滑至英國之後成為第三名。

來到2021年,真的寒冬過後有暖蛋,大市終於有所回升。

根據「瑞士鐘錶工業聯合會」報告,今年頭10個月的總出口金額比去年上升了37%,近來首次登上冠軍的美國上升了60%、亞軍中國上升40%、力保第三名的香港則上升31%。頭10個月的總出口金額達182億瑞郎,已超越了去年總和的170億了。

如果集中看香港,2019年總入口是21億、去年下滑至11.4億,今年頭10個月則回升至17億瑞郎,情況是容許樂觀的。

返回選擇頁面